发现最美铁路:探访太行山

发现最美铁路:探访太行山深处的
当前位置 > 知音多少事 > 知音下半月 > 爱心行动 > 美丽的夭亡:老父守望一朵清荷

订阅知音杂志

美丽的夭亡:老父守望一朵清荷

www.zhiyin.cn 2013-09-24 16:36:42 我要评论

字号:T|T

女儿去世后,阎纲陷入巨大的悲痛中。2012年11月,他撰写的13万字泣血之作《美丽的夭亡》出版。清荷遽逝,刻骨思念,暗香一缕,读之无不下泪。

  阎纲眼角湿润了,女儿想还大家以轻松和快乐,殊不知,她正是所有人快乐的源泉!他要女儿知道,她活着,大家才有快乐可言。

  2000年3月13日,阎荷出院了。这天正好是她和陆刚结婚15周年纪念日。屋里挂满了气球和彩球。阎荷一进门,所有的灯都打开了。伴着掌声和乱叫声,大家高喊着:“阎荷出狱了,欢迎咪咪!”阎荷激动不已,她摸着女儿的脸说:“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丝丝了。”丝丝亲昵地偎依在阎荷怀里:“我想妈妈!”

  大家设宴庆贺。在大家的起哄声中,陆刚讲起他跟阎荷的爱情史:“那年我20多岁,刚到舞蹈家协会工作,中直机关到十三陵水库绿化基地植树,一个女孩子把我吸引住了。她笑眯眯的,高挑个儿,梳着马尾辫,透出灵气,我不知偷偷看了她多少眼。我打听到她在作协《文艺报》工作,便暗自下定决心,一定找机会和她接触,把她追到手。上山时,我故意走在她前面拉她一把,下山时从旁边扶她一下,极力献殷勤。只要有她,让我一辈子在这儿种树也愿意。”陆刚站了起来:“我,陆刚,人长得不俊,却把白雪公主娶到了家!咱陆家大人小孩个个喜欢她,离不开她。”在丈夫的深情表白里,阎荷满脸的冲动和欣喜。

  在亲人的浸润下,阎荷变得通达、坚强了,不但积极配合治疗,还把笑传递给了病房的其他人,病友们说:“阎荷的床位就是我们的快乐角。”

  然而,这种状态仅仅维持了一个月,阎荷的肠梗阻复发了。她全身剧痛,打止痛药收效甚微。九九八十一难,一难一难折磨着她,可阎荷总是强忍着痛苦,轻松地开着玩笑。一次,她拿起家人的名字开起了涮:“咱家的人都起了些什么名字呀,硬邦邦,干巴巴!什么烟缸儿(阎纲),烟粒儿(阎力),烟盒儿(阎荷)!”“咱们家不但有做鞋(中国作协)的,而且还有做舞鞋的(中国舞协)!”周围的人无不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还有一次,阎纲、阎力和看护一起帮她按摩,阎荷笑嘻嘻的:“这不是享受‘三陪’嘛!”阎纲说:“我这是花发人伺候黑发人。”阎荷更乐了:“爸真好!挺孝敬女儿的。”大家笑作一团。

文章来源:知音下半月2013年第11期 --- 浏览原版杂志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知音》国内版稿酬千字1000元到2000元。且每月、每年再从稿件中评选出优秀作品给予额外高额奖励,同时有机会参加世界各地知音旅游笔会。欢迎大奖踊跃提供新闻线索及投稿!

热销订阅杂志
微博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

知音微信公众平台,把最精彩的知音故事送到您的眼前。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3 Zhiyi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