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最美铁路:探访太行山

发现最美铁路:探访太行山深处的
当前位置 > 知音多少事 > 编读茶座 > 《知音》作者:我对知音体的理解与体验

订阅知音杂志

《知音》作者:我对知音体的理解与体验

www.zhiyin.cn 2014-03-13 09:17:40 我要评论

字号:T|T

“知音体”能成为受众眼球的聚焦处,是有其必然性的。作为一名与《知音》杂志签约多年并在该刊多次发表头条稿件的作者,想用一位身体力行者与《知音》将近10年的深度合作的观察和体验,来管窥、剖析一下“知音体”的成功之处。

  在中国期刊界,“《知音》现象”是保持着热点的话题。这一现象之所以热度不减,一方面是因为《知音》杂志受到千百万读者的拥趸,发行量在非文选文摘类的原创性期刊中遥遥领先;另一方面,则是“知音体”的独特写作风格为《知音》的目标读者所喜爱和欢迎。

  “知音体”能成为受众眼球的聚焦处,是有其必然性的。作为一名与《知音》杂志签约多年并在该刊公开发表有《生命泣血吟唱,我们是睡在上下铺的姐妹》、《为了一双孤女,绵绵深情溯江千里》、《扬州妈妈,亲亲骨血何时归》、《在生死践诺中爱上你:“江苏幸子”啊最美的新娘》等头条稿件的作者,想用一位身体力行者与《知音》将近10年的深度合作的观察和体验,来管窥、剖析一下“知音体”的成功之处。

  成功之一:

  真实性与客观性,一个都不能少

  《知音》是一本原创性纪实期刊,“知音体”顾名思义,其实就是一种被《知音》风格化了的纪实报道。我所理解的“知音体”的纪实报道,兼具真实性和客观性。

  作为纪实报道,“知音体”对真实性是有严格要求的,不容许进行虚构。“知音体”的真实性,一是表现为纪实报道必须具有新闻事实的“5个W”,即新闻五要素;二是作者对所报道的事实要有信源依据而不是闭门造车。新闻五要素和写有所据,能够确保作为社会新闻领域的“知音体”纪实报道的新闻真实性。曾经有一位作家跟笔者提出过他对《知音》纪实报道真实性的质疑。他找出了几个“知音体”式的标题,其中有一篇正是笔者所写的《中国盲女读哈佛,父爱携我向着阳光飞翔》(刊于《知音》2007年35期)。在采写中,我对这篇纪实报道的新闻真实是不含糊的。接手盲女吴晶这个题材后,我先从网络上、报纸上搜索了大量的资料,经比对,凭着多年做记者的经验去伪存真,根据真实可信的资料拟定采访思路和采访提纲;之后,查找到吴晶父亲的电话,联系并约好时间上门采访。通过对吴晶父亲的采访,我获得关于吴晶与她的父亲的许多第一手材料。但这些对于纪实报道是不够用的,没有接触第一信源,对主人公没有面对面的感受。其时,吴晶正在美国读书,我请求其父亲通过电脑网络,与大洋彼岸的盲女吴晶通过QQ视频进行“面对面”的沟通。通过这样的途径对父亲与女儿同时访谈,父女相互验证,确保了每一个细节的真实。采访回来后,我将写成的初稿发给吴父核对无误后,再投给《知音》杂志。《知音》对纪实报道的真实性审核异常严格,一路上要通过“五关”,即编辑初审关、主编二审关、副总编三审关、总编四审关,法务部最后复核。无论你是新作者,还是签约的老作者,这“五关”都免不了。就拿我这篇稿子来说,主人公签名、联系电话、照片、各类获奖证书以及一些有效的书证等原件或复印件均一应俱全地传给了杂志社,法务部进行认真审读后,又四处打电话核实,最终认定真实可信才放行。之后责任编辑又嘱我将编辑稿再给主人公审看一遍。当时已是深夜,主人公正在医院里看病,不方便看稿子,我只能通过电话将六千字的稿子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给其核对。稿子核实结束,我才将最终稿发给了编辑上版。自觉恪守新闻真实性,是纪实报道采写的成功基础之一。

  作为纪实报道,“知音体”对客观性是有严格要求的,那就是尊重新闻事实,尊重其他事实,尊重事实的准确性、科学性和完整性,尊重信源。首先,尊重信源。讲求信源的可靠,接触新闻事实的当事人、知情人,注意信源的多元性;对于信源所介绍的新闻事实,我注意核实;如果无法通过其他渠道核实,或是弃而不用,或是交代信息出处以保证信息出处的真实可靠。其次,尊重社会新闻事实的准确性、科学性和完整性,注意全方位地推敲事实。对此,纪实报道的作者必须有清醒的认识。

  在真实性与客观性的关系方面,要避免片面性。真实性与客观性是并重的关系,处理好双方的关系有助于减少纪实报道的片面性。离开客观性的真实性是“伪真实”,离开真实性的客观性是“伪客观”。比如,笔者的《走向另一个深渊:受辱少女再遇网友色狼》(刊于《知音》2011年第34期),讲述江苏淮安市的一位少女不慎交上一个色狼网友,被骗出去强奸,因为害怕不敢报警,反而向一位承诺给她出气的网友倾诉。女孩子被后面这个网友以“出气”的名义骗出,再度遭到强奸。这篇文章如果仅从事实的真实性出发,有可能放弃立场,一五一十,陷入自然主义的描写窠臼。如果仅从客观性出发,可能写成谴责“色狼网友”一面倒的状态,也有可能谴责“无知少女”,同样会写成一面倒的状态。事实上,在这起离奇的案件中,“色狼网友”理当遭到谴责和法律的严惩,而“无知少女”的一错再错也不容忽视。对新闻事实,记者是不能片面看待的。只有兼顾了真实性与客观性,即看问题的完整性,才能揭开这起案件的面纱,还原事实的真相,使案件的警示性更深刻、更宽广。真实性与客观性是相得益彰的。

  成功之二:

  人性、人情与美,一个都不能少

  弘扬人性美、人情美是《知音》一以贯之的办刊理念。作为社外作者为《知音》写稿子,不了解该刊的办刊理念是很难成功的。不过,在对“知音体”人性美与人情美理念的感知上,若不能根据实际准确把握,就难免产生误解。

  其一,“小众”与“大众”的天然抗拒。这里所说的“大众”即下里巴人,指普通的尤其是社会中下层的读者群体,而“阳春白雪”则是小众的精英人群。在一些人眼中,“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似乎有一种天然的对抗,大众中的流行常被所谓的高雅之堂所排斥。一位作家说:“我写的作品如果大众都能看懂,那就不是好作品。”其实,中国文学史中的诗词、戏曲、小说无一不发自民间。《知音》杂志面向普世大众,面向市场办刊,就是要为广大读者,尤其是社会的中下层读者提供积极、健康的精神食粮。而作为新闻工作者的我,为蓝领服务,同样无上光荣啊!“知音体”的纪实报道深入广大读者,具有特别的亲和力。

  其二,“文雅”与“通俗”的交锋碰撞。网上曾经传过一个用“知音体”制作标题的帖子,觉得“知音体”的标题过于通俗,显得不文雅。我对此不以为然。比如笔者所撰写并刊发在《知音》上的《护子何惧数万黄蜂,“赤裸”的母爱情动湘潇》、《救命骨髓只捐一半,“悔捐”之过谁与评说》,这些标题属于明显的“知音体”,信息丰富,饱含情感,让人一看就懂,这样的“知音体”很合乎《知音》、《家庭》这一类纪实期刊目标读者的接受心理。试想,如果把这些标题都制作得如“唐诗宋词”,需要琢磨才能看懂,大众还能接受吗?

  其三,“片面”与“多元”的相互冲突。一位作家曾经问过笔者这样一个问题:“你是《知音》的签约作者,《知音》不是一直提倡人性美、人情美吗,可为何却刊发那些血腥的案子?”对于这个问题,笔者哑然失笑,因为他的理解太片面了,把人性美与人情美定格到那种苦难的、至善的、励志的条框之内。其实,当前的中国社会是多元化的,而人性与人情却无处不在。《知音》既然走的是大众路线,自然有责任触摸这个多元的世界。笔者在与《知音》的多年合作中,撰写了一些正面的稿子,也触及了大量的案件题材。在案件的纪实报道中,照样不能缺少“人性美、人情美”的光辉照耀。

  比如笔者撰写的《怒证负心郎“瞒奖”700万:来自情敌的一抹亮色》(刊于《知音》2012年4月综合版)一文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已婚的男人在外面有了情人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中了福彩大奖,获得700万元奖金。情人出谋划策让其向妻子瞒奖,并步步紧逼其离婚离婚后,那位妻子仍不知道前夫曾中大奖,也没有得到丈夫离婚时承诺的钱款,日子过得很凄苦。那位小三在情夫离婚后,因为情夫另有所爱而同样没能如愿以偿地与情夫结婚。失落的她这时看到情夫前妻的苦日子,良心发现,将男人中奖、瞒奖的事情向其和盘托出,于是两个女人由反目成仇到结成同盟,打了一场要求对大奖奖金合理分配的官司。在这篇报道中,笔者并没有刻意去描写那位游走于数名女人之间的“陈世美”,而是将着墨点放在这位“小三”从恶到善的转变上,通过她的转变历程、转变感悟,以及那个受害女人的大义与宽容,来启发世人:善有善因,恶有恶果。笔者对于人性中的“丑”横眉冷对,对于人情中的“美”热情讴歌,立场鲜明,褒其所美,贬其所丑。我以为,这个世界再多元,我们向社会提供精神文明产品时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读者对生活中的美丑判断产生摇摆、误断。

  “知音体”看似很浅,其实却博大精深。“知音体”的纪实报道通过一个个鲜活、真实的个体命运,折射我们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的五光十色和我们对美的应有的把持、坚守。不少读者将《知音》称为“蜜蜂”的召唤者,我算得上是其中的一只“蜜蜂”吧?采得百花酿甘蜜,唯有用心,才能品尝出蜂蜜特有的甜美。

  (作者简介:徐向林,江苏盐阜大众报报业集团编辑、记者,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知音》杂志签约作者)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知音》国内版稿酬千字1000元到2000元。且每月、每年再从稿件中评选出优秀作品给予额外高额奖励,同时有机会参加世界各地知音旅游笔会。欢迎大奖踊跃提供新闻线索及投稿!

热销订阅杂志
微博平台
微信公众平台

知音微信公众平台,把最精彩的知音故事送到您的眼前。

集团简介 - 知音动态 - 知音招聘 - 投稿指南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知音邮箱 - 知音传真 - 知音图库
知音网版权所有 © 2000 - 2013 Zhiyi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