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集团互动站-读者家园 注册领红包 做版主得杂志客服 知音首页·海外版·打工·好日子·知音女孩·知音文摘·第1生活·新周报
知音文摘首页 >> 情感 >> 昔日“北影之花”张金玲:淡出影坛二十年
昔日“北影之花”张金玲:淡出影坛二十年
2010-07-19 11:04:02  编辑:杨芳  来源:《知音文摘》2010年第14期   浏览次数:0  文字大小:【】【】【
  •   张金玲是上世纪80年代红极一时的电影明星,与刘晓庆、李秀明并称“北影三朵金花”,她主演的《渡江侦察记》《许茂和他的女儿们》《从奴隶到将军》《黄英姑》等一系列经典影片,至今仍让亿万观众津津乐道。 但在最辉煌的时候,张金玲突然息影,消失在影迷的视线里。沉寂多年后,张金玲以著名画家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先后20多次在国际国内举办个人画展,画作被英国、法国、加拿大等国家博物馆永久收藏,一幅画作被拍卖到120万元。

枝    子

淡出影坛婚姻破碎,
“北影之花”再入围城
1982年9月,张金玲应邀在著名导演李翰祥执导的影片《火烧圆明园》中扮演女一号慈禧太后,可就在影片开拍不久,张金玲意外地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将自己怀孕的事向剧组作了汇报,制片主任滕洪升明确告诉她:“你要孩子就不能拍戏,拍戏就不能要孩子,给你一天时间考虑。”
在事业与母爱的较量中,母爱最终占据了上风,张金玲就这样放弃了许多女演员奋斗一辈子也争取不到的机会,忍痛回归家庭。
那时在张金玲看来,艺术就是她的生命,没有什么能割断她与电影的联系。可自从做了妈妈后,张金玲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她的世界里只有儿子,至于以后红不红,还有没有戏拍,她全然不顾。张金玲,这个大红大紫的影星,像普通家庭妇女一样,亲自给孩子哺乳、洗尿片,孩子的一声咳嗽、一声啼哭都令她紧张不安。
就在张金玲沉浸在做母亲的喜悦中时,她与丈夫徐敏的感情却出现了裂痕。徐敏是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当红小生,因为忙,两人团聚在一起的时间不到半年。而今,张金玲回归家庭,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张金玲发现,她与徐敏无论在性格、生活习惯,还是为人处世方面都很不合拍,这让张金玲忧伤痛苦。
张金玲和徐敏都很爱孩子,为了不让儿子受到伤害,两人尽量克制自己,不与对方发生争吵。渐渐地,压抑和对彼此的不满像刺一样扎在两人心头,虽然没有争吵,但家里的气氛却令人窒息。张金玲是个追求完美的女人,既然婚姻成了鸡肋,不如彻底放手。1988年年初,她和徐敏平静地办理了离婚手续,儿子徐艺倍跟随张金玲生活。
婚姻解体了,张金玲虽然内心深处有一丝隐痛,但她明白,她理想的另一半是有涵养、有学识的知识分子。
就这样,张正走进了张金玲的生活。张正是江苏无锡人,父亲曾是上世纪60年代台湾联邦影业公司三大股东之一。张正身高1.80米,魁梧挺拔,外表帅气,一副白边眼镜让他格外斯文儒雅。张金玲对他印象很不错。
而在张正眼里,张金玲高贵典雅、美若天仙,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彰显着女性的魅力。一次,张正去北影家属区的筒子楼看望张金玲,当时正是1月,冷风飕飕,张金玲穿着粗布衣服,将楼下的煤球用簸箕往屋里端。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汗水和着乌黑的煤灰沾在她的额上。这样一位大红大紫的女明星,却像普通家庭妇女一样过着艰辛的生活!张正的心一阵刺痛。张正没有说话,接过张金玲手里的簸箕,将楼下的煤球全部搬进了屋子里。一丝温暖顿时在张金玲心头蔓延……
为了用真情感化张金玲,张正经常过来看望他们母子,每次都不忘与小艺倍加深感情。他耐心地陪孩子下跳棋,与他捉迷藏,还趴在地上让孩子当马骑。童心如雪,孩子最容易被“收买”,一来二去,小艺倍越来越离不开张正,只要张正几天没来,他就仰着小脸问母亲:“妈,张叔叔怎么不来看我了?”
小艺倍6岁生日那天,张正特意为他在酒店订了一个包间,还买来了生日蛋糕。柔和的灯光下,三个人紧挨着坐在一起,那表情、神态和从骨子里流露出来的默契,分明就是一家人。张正让小艺倍吹灭一根根蜡烛,许下心愿。小艺倍看看妈妈,又看看张正,快乐地说:“我希望张叔叔经常出现在我和妈妈身边。”
张正动情地问小艺倍:“倍倍,张叔叔想与你和妈妈成为一家人,我们天天在一起好吗?”“太好了!”小艺倍在张正脸上亲了一下。这一幕,让张金玲眼里涌出了激动的泪花,联想到张正对她和儿子的呵护,张金玲真切地感受到,这是个豪爽大气、很有爱心的男人,把自己和儿子托付给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1989年冬天,张金玲再入围城,与张正在北京组建了家庭。
走过痛苦挣扎,
书画成为昔日影星的寄托
张金玲和张正将家安在亚运村附近的一个普通小区,张金玲洗尽铅华,一心一意在家相夫教子,张正挑起了养家的担子。作为可口可乐公司中国区的顾问,张正的收入虽不算太高,但足以维持家庭的正常运转,一家三口过着普通的平民生活。见张金玲因操持家务,手变粗糙了,张正心疼不已:“金玲,你本可以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现在跟着我受苦了。”正在拖地的张金玲抬头看了丈夫一眼,淡然一笑:“我在农村出生长大,不奢望豪华生活,你对我和儿子那么体贴关心,我很知足!”
1990年9月,7岁的小艺倍进入亚运村小学就读,张正一天到晚在外面奔波忙碌,空荡荡的家里只剩下张金玲一个人。曾经忙碌是张金玲生活的主旋律,现在骤然空闲下来,她感到无所适从。每天将儿子送到学校后,她就无所事事地坐在窗前,看着院子里明晃晃的阳光,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再看看刘晓庆、张瑜等众多与自己一同出道的女演员,一部接一部地推出经典影片,成为炙手可热的一线女星,张金玲的心就有一种撕裂般的痛。
如果不是因为儿子,自己也不会放弃钟爱的演艺事业。可小艺倍哪里能体会到母亲的付出与心灵挣扎?调皮的他在洁白的墙壁上乱写乱画;将洗发液挤到地板上,用脚来回踏出泡沫;家里的毛巾、鞋子和枕头,被他扔得到处都是……张金玲心里本就憋着火,儿子还如此淘气捣乱,她揪住儿子的耳朵狠狠地扇他的屁股。小艺倍疼得哇哇大哭,张金玲也泪流满面。
张正也劝慰她,但是他更知道,再入情入理的安慰开导,也无法化解张金玲内心的疙瘩,要让她告别失落痛楚,唯一的办法就是充实她的生活,帮她找到精神寄托。联想到张金玲曾经为让儿子安静下来,专门报名陪小艺倍参加书法学习班,她对书法的领悟和专注精神被老师称道,张正想,既然妻子有书画方面的爱好和天赋,何不让它成为妻子新的事业支点?
张正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妻子,张金玲不自信地问:“我就陪儿子学过一年书法,且从未接触过绘画,我能行吗?”张正目光紧紧地看着妻子:“我了解你,你的智商是一流的,做演员你特别棒,相信在书画领域你也会出类拔萃。”丈夫的鼓励给了张金玲自信和勇气。
张正与刘海粟、启功、娄师白等书画大师私交甚密。那天,他带着妻子找到娄师白,希望娄师白能将张金玲收为弟子。娄师白看了看张金玲,摇了摇头:“练书画很枯燥,你这么漂亮,吃得了这份苦吗?”不等张金玲回答,张正连忙接过话茬:“娄老,金玲在农村长大,很能吃苦。就是在她大红大紫的时候,还经常回农村帮父母收玉米、割麦子。”
随后,张正研墨,让张金玲给娄老写下“平安是福”几个字。见张金玲字体飘逸娟秀,充满灵气,娄师白觉得张金玲很有潜质,决定将她收为关门弟子。
张正给张金玲买来了最好的笔墨纸砚等文房四宝,还将采光条件最好的那间房子收拾好,作为张金玲的画室。他为张金玲制定了作息时间:星期三和星期五上午去娄老家里交画作;平时上午练书法,下午作画。并叮嘱儿子:“妈妈写字画画时,你不要去打扰她。”在张正的操持下,张金玲有了舒适、安静的作画环境。
最开始,娄师白教张金玲画虾。张金玲画了三个月后,将最得意的一张交给娄师白指点。娄老捋捋胡子哈哈大笑:“金玲,你画的虾怎么看都像海参,让我很有食欲。”娄老幽默的批评,在张金玲心里掀起惊涛骇浪:难道自己不是学画画的料?自己画来画去有什么收获呀!那一刻,张金玲忧伤不已。
张金玲恹恹地回到家里,一言不发地将画笔和宣纸扔到沙发上。张正轻轻地问她:“你怎么啦?”张金玲含泪将娄老的话转述给丈夫,张正语重心长地说:“金玲,你要有心理准备,画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娄老画了几十年才有今天的成就,你要沉得住气呀!”说完,张正提笔在纸上写下了“普通人、平常心、常自在”九个字,将它压在张金玲的案头。
就这样,每当焦虑烦躁时,一看到这几个字,就有一股镇静淡定之气在她心头萦绕。一只虾,竟让张金玲整整画了3年!1994年5月,张金玲第50次去给娄老交画作,娄师白赞叹不已:“金玲,你出师了,画的虾可以拍卖了!”想起这些年的付出,张金玲眼含泪水,娄老是为了安慰自己才这样说吗?自己真的画得很好吗?
两天后,两位收藏大师主动找到张金玲,以每幅2000元的价格买走她三幅作品。张金玲惊喜交加地告诉丈夫:“张正,我的画作都有人收藏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我以后要当画家,办个人画展。”张正狠狠地夸赞了妻子一番,只是他没有告诉张金玲,那两个收藏大师是张正的朋友,是张正给他们钱,让他们买走妻子画作的……

……

相关文章
集团相关单位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鄂)字 006 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 鄂ICP证 B2-2008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