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集团互动站-读者家园 注册领红包 做版主得杂志客服 知音首页·海外版·打工·好日子·知音女孩·知音文摘·第1生活·新周报
新婚首页 >> 会客厅 >> 我那尴尬的洞房花烛夜
我那尴尬的洞房花烛夜 (1)
2008-08-10 09:39:34  编辑:nee  来源:东方今报   浏览次数:5668  文字大小:【】【】【

  尽管时代已经充斥太多快餐文化,但是每个女人,还是希望一个难忘的“洞房花烛夜”,不过难忘的形式,也有可能是因为哭笑不得的哦……

  那是1996年的情人节,我嫁人的日子。

  吃罢晚饭老半天了,还没一个半大小子来闹房。

婆婆坐在老式堂屋里,脸阴得想下雨。按当地的风俗,没人闹房是不吉利的,闹得越凶,来年小俩口的日了就越红火。我猜想:或许那个耳把子甩得太响亮太干脆,那些愣头青不愿再来自讨没趣吧!

  我倒是想真真切切地欢呼一声——正如诗中所说:我想拉着你的手逃向初晴(不,应该是“初阴”)的田野,不畏缩也不回顾。 我用眼角瞟老公,他正愁眉苦脸地偷眼瞟他的妈。

  他肯定在想回老家办喜事的选择是多么愚蠢。

  我拉他出来,说:“演了一天戏了,出去走走如何?”他凶我:“你以为这还是在大西北,天高皇帝远没人管呀?人家又没拿你往床上撂,不就是亲亲抱抱嘛!我还不在意呢,你就把耳刮子甩人家脸上了。想学以前的贞烈娘儿们?行啊,把人家摸过的那个膀子砍掉喂狗!”

  我的泪汹涌而出。听听!“我还不在意呢”!他见我哭了,慌了,手忙脚乱地哄,总算堵住了泄洪口。

  夜已深了,告辞了姑们姨们舅们,走出公婆的屋子,我心头漾起阵阵紧张与兴奋交织着的热浪,发冷子似的。正想着美事儿,婆婆从后面叫住:“今儿晚上有压床的吗?瞧这大喜日子连一个打诨的小子也没来,压床的也不来一个。你哥你弟结婚时闹洞房的小子们撞破头,压床压了3个晚上,每晚上都有三、四个,现在可好……”

  “什么压床?……”

  老公赶紧拉我:“压床就是找几个小伙子和新娘睡……”

  “什么?!你……”

  “别紧张,我也睡在床上。只是……什么也……干不成……”

  “那俩小子会不会……”

  “敢吗?半真半假开几句

[1] [2]
相关文章
集团相关单位
知音集团版权所有,未经许可禁止复制或转载
地址:武汉市武昌区东湖路169号知音传媒集团(430077)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鄂)字 006 号
信息产业部许可证号: 鄂ICP证 B2-20080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