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职场公道何在?忠心员工百万勒索案幕后真相

职场公道何在?忠心员工百万勒索案幕后真相

www.zhiyin.cn 2019-03-29 09:34:31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2017年5月28日上午9点左右,福建省福州市警方接到一家生产健身器材的老板报案,称其父亲遭人绑架,向其勒索100万人民币。接到报案后,警方极为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经过民,家里特别穷。起初何龙武是为了帮他,才叫他到自己的批发商行上班的。张海华头脑灵活,何龙武对他特别器重。当何龙武隐约听其他员工说,张海华辞职是想自己经营健身器材,心里很不高兴。那天,当张海华来辞职时,他非常直接地问:“海华,听说你要自己出去做?”

  “你听谁说?没有啦,我怎么会干这样的事。”张海华知道何龙武的性格,没有当面承认。

  然而,让何龙武意想不到的是,2012年3月,张海华还是在城区开了一家健身器材销售店,虽然代理的品牌与他的不同,何龙武仍然很不高兴。

  为了争一口气,几天后,他特意在张海华的店面旁也开了一间店面,并把产品价格压得很低。有时,还让店里的员工故意找茬,与张海华店里的员工发生冲突,使得他的店面无法正常经营,有意想挤垮他。

  何龙武的批发商行里有一个叫江鹏程的员工,是湖北人。时年25岁的他,一心渴望得到老板重用,想在老板面前好好表现自己,所以不管何龙武让他做什么,他从不打折扣。

  2012年5月中旬的一天,何龙武特意把原先在批发商行负责安装的江鹏程调到店里,还用非常信任的口气对他说:“小江,我现在正要警走访调查,2017年5月29日凌晨,将绑匪抓获,并成功解救人质。

  尽管警方公布的案情与普通绑架案无异,但记者通过采访得知,这个绑架案的主犯原是老板手下的一名员工,绑架的目的竟是为自己讨公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公道”需要如此激烈的方式讨要呢?这场职场绑架的背后究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

  “好”员工“顶罪”入狱

  今年42岁的何龙武,家住福建省福州市。2002年,他开始代理广州一个品牌的健身器材,生意做的一帆风顺,不但有了自己的店面,还注册成立了一家大型批发商行。

  何龙武批发商行的业务主管张海华,因为经手公司的许多业务,发现这行业的利润空间特别大,也萌生了自己经营健身器材的念头。2011年底,张海华便向何龙武提出辞职。

  张海华和何龙武是邻居你出力的时候,你得多帮帮我。”

  都说危难之际见忠心,江鹏程见老板如此信任自己,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表现机会,满口应承。接着,何龙武又对店里的几名员工说:“你们不用操心这间店的生意,就帮我想办法弄得张海华没法做生意就好了。”

  听了老板的话,一心想表示忠诚的江鹏程特别卖力,去张海华店里找茬,他比谁都积极。虽然经常被叫到派出所处理,但事情不大不小,派出所只能批评教育一顿就把他们放了。

  一天,何龙武开车路过店里,刚好看见对面的张海华做成了一单生意,心里非常不舒服,就停车进店对江鹏程说:“小江,你们几个再想办法给我弄狠一点,出了什么事情我担着!”

  江鹏程听了老板的话,胆子更大了。2012年8月初的一个晚上,正当张海华店里的员工准备下班关店门时,江鹏程和几名同事手持西瓜刀冲了上去,对着张海华他们就是一阵乱砍。张海华和三名员工赶紧躲闪,但有一名员工躲避不及,被砍成重伤。

  当何龙武得知他们是用刀砍伤对方,而且对方伤得很重时,预感到事情不妙。考虑到其他几名员工都是自己的亲戚,他特意把江鹏程叫来,对他说:“小江,他们几个都成家了,弄进去不太好,干脆你先把责任担下来吧。你放心,我会想办法帮你打点的,应该不会判很重。”同时他还许诺如果江鹏程真的关进去,自己会每月照样算工资给他,补偿他的损失。

  此时,因为妹妹刚好要上大学,需要一笔不小的开支,再加上自己又确实出手伤了对方,也难辞其咎,江鹏程思来想去,就答应了。经鉴定,被砍伤的员工左手伤及神经,使手掌失去原有的功能,被确认为重伤。检方以故意伤害罪公诉了江鹏程。由于江鹏程认罪态度好,最终被判入狱三年。

  大老板过河拆桥

  江鹏程入狱后,何龙武果不食言,给他家里支付了8万元的安抚费。这时,他也发现要挤垮张海华,不那么容易,加上发生了刑事案件,觉得自己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便慢慢接受了这一事实。此后,何龙武一直忙着经营,渐渐地把江鹏程抛在了脑后。

  到了2015年8月中旬,江鹏程刑满出狱。他找到何龙武,提出要回公司上班。此时,何龙武的生意已经做大了,不但有批发商行,还开了一家工厂。碍于情面,他爽快地答应了江鹏程。

  那天,刚好何龙武的妻子周秀英也在公司。江鹏程离开后,心有顾虑的她提醒丈夫说:“江鹏程在牢里呆了三年,谁知道结识了些什么人,重新回来上班我都有点怕。干脆再给他一点钱,让他到别的地方去做。”

  “我知道。可他毕竟当初是为我们进去的,面子上怎么过得去?要他走也得慢慢来。”何龙武也有些犹豫地回答说。

  2015年9月初,还蒙在鼓里的江鹏程重新回到何龙武处上班,被安排到工厂的组装车间。开始一段时间,江鹏程工作得也挺卖力的。后来,他发现原先和自己一起打架的几个同事有的当了主管,有的当了组长,唯独自己还是个普通员工;他们每次领工资都是五六千元,自己才只有三千来块钱,心里很不是滋味。

  2016年2月初,单位发年终奖,班组长和主管八千到一万,江鹏程因为进厂不到半年时间,只发了1000元。和他一组的姚军平,因为是普通工人也只领到1500元。那天坐在值班室里,姚军平便带着几分怨气说:“我们干活比他们累多了,年终奖才这么一点,太不公平了。特别是你,当初给老板那么卖力,不给你安排个班组长当当,至少也要加点工资吧。”

  江鹏程也觉得他的话有道理,那之后,他没有以前积极了,每当组长何健叫他做事情,他还爱理不理的。

  2016年3月底,到了发工资时,因为有一次何健让江鹏程加班他没理,所以扣了他一百元钱。江鹏程正好找到了发泄的机会。那天下班,何健刚走出车间,江鹏程就冲上去理论,幸亏被旁边的员工拦下,不然就动了手。

  何龙武知道后把江鹏程和何健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询问。得知缘由后,何龙武竟安慰道:“那一百元钱我下次让会计补给你,你再出去记得请个假。”

  看着老板对自己这么迁就,江鹏程心里不免得意起来:看来老板还是记得自己对他的恩情的。从那以后,他更不把组长何健放在眼里,一有事就到老总那里告状。而何健见老总每次都偏向他,也不太管他了。

  没想到,何龙武越“放纵”江鹏程,他就越得意,工作上也开始随心所欲。2016年6月中旬的一天,何龙武有事去车间。刚进门,便听设在车间门口的吸烟室里有人小声地说:“江鹏程,何总来了。”

  “何总来了又怎么样?当初我为他打架坐过牢的,整整三年啊,我对他有恩啊,他不该好好地补偿我?我还没向他索要青春损失费呢。”江鹏程以为同事开玩笑,毫无遮拦地随口吹牛。

  原本想让着江鹏程,收伏他的心,没想到,江鹏程会恃宠而骄,讲出这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话来。何龙武心里很是气愤,同时他也意识到,把江鹏程留在这里,迟早会出问题,不如尽早想办法辞退他。

  经过仔细思量,何龙武觉得只有让江鹏程自己主动辞职,他才无话可说。思来想去,觉得肯定要有另外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而且是江鹏程能胜任的工作,他才会主动辞职。何龙武几经思索,决定自己出资找一个销售部信得过的员工,去外面开一家门面,然后鼓动江鹏程跳槽去他店里当经理,这样江鹏程说不定看中职位和工资,会主动辞职。到时开三四个月,然后假装没法经营下去,关门了事,无非损失一点房租。

  主意拿定后,何龙武没有声张,私下里找到销售部一位叫郑海平的业务主管来实施。第二天下班,郑海平就有意请江鹏程吃饭,然后在饭桌上试探性地说:“我觉得一直打工也没什么意思。你看张海华现在不是干得挺好的?不瞒你老兄,我也想自己出去做,就是找不到懂业务的帮手。你愿不愿意出来帮我?”

  郑海平还给江鹏程许诺,到时让他负责管理,工资比现在高二倍。听到这样优厚的条件,江鹏程心里暗暗高兴,满口答应。于是,2016年7月底,郑海平假装辞职,开始租门面,准备开店事宜,同时也不停地催江鹏程辞职。江鹏程看他忙得像模像样,不知是计,便满心欢喜向何龙武提出辞职。

  一怒绑架勒索100万

  看到江鹏程果真如自己原先设想的那样,落入为他设计好的陷阱,何龙武不禁暗暗得意,爽快地接受江鹏程辞职,还开玩笑似的说:“小江,以后发财了可别忘了我。”

  2016年9月初,经过筹划,郑海平的店面,正式开始营业。被郑海平“任命”为部门经理的江鹏程,上任后真是干劲十足。然而,由于有何龙武背后操纵,郑海平的店子无法拿到订单,全靠一些零售业务,加上地段不是很好,第一个月就亏了3千多元。

  此后,连续几个月都亏损。到了2016年11月,规划局果然出了通知,郑海平所在的店面要统一拆迁。郑海平便趁机结束了生意。无奈之下,江鹏程也只好认命。

  2017年1月,一直没找到合适工作的江鹏程,只好回到老家。而郑海平完成何龙武交给他的“光荣任务”后,又重新回到公司搞销售。

  然而,一件意外却让何龙武的如意算盘被江鹏程知晓。郑海平回公司后,因为南宁的一家经销商,拿货后未付款就关门大吉,导致损失了几万元。郑海平原以为何龙武会看在自己有“功”的份上,不用他承担损失。没想到何龙武却一本正经地说:“公司给你承担百分之二十,你自己承担百分之八十,到时在你工资里扣。”

  从何龙武办公室里走出来,郑海平想到当初自己对他言听计从,他却一点情面都不给自己留,看来他这种老板就是认钱不认人的。越想越气的郑海平决定不再替何龙武隐瞒,2017年4月初,郑海平特意打印了一封匿名信,把何龙武引诱江鹏程辞职的内幕说了个一清二楚,用挂号信寄给了江鹏程。

  江鹏程得知真相后,怒火一下子燃烧了起来。自己为何龙武出生入死,不惜坐牢,何龙武居然这样算计他,简直是恩将仇报!他顿生报复的念头。当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朋友陈胜平时,陈胜平听了也非常生气,鼓动他说:“找几个人绑架他,让他出点血,不然他还以为你好欺负。”

  江鹏程听他这么说,更加坚定了报复的念头。于是,两人一合计,便打电话联系了他们的铁哥们林贵生、刘平、伍军。三个人一听是个有钱的老板,当即应允。为了便于作案,江鹏程和陈胜平还特意租了一辆东风雪铁龙小轿车做交通工具。

  2017年5月20日,他们从湖北潜江来到福州,着手实施绑架的前期准备工作,然后开始跟踪何龙武,可他们发现何龙武上下班都和自己妻子、小舅子等同车回家,不太好下手。就在跟踪过程中,他们却意外发现何龙武的父亲何福贵经常骑摩托车独自出门,觉得对何福贵下手更容易。

  2017年5月27日晚上11点,当何福贵从位于鼓山路的一处出租房里出来,骑着摩托车往回走时,江鹏程、陈胜平等人驾车尾随其后,到一条偏僻的路段,几个人便用车堵住了何福贵的去路,强行将他架入小轿车内,然后载至他们早已在城郊租好的一出租房内看管起来。

  第二天早上8点左右,江鹏程等人便持刀威逼何福贵,让他打电话给家人准备100万元赎金。接到电话的何龙武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打电话报警。

  接报后,福州警方立即组织警力开展侦查工作。在警方的安排下,受害者家人没有立即同意绑匪的要求,而是与绑匪开展拖延战术。此后,警方通过多种侦查措施,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行踪。5月29日凌晨3时许,为尽快拿到赎金,江鹏程等四人乘着小轿车载着人质从城郊出租房附近出来,准备与人质家属交换赎金,被民警抓获。

  得知绑架父亲的绑匪,居然是江鹏程时,何龙武沉思良久,发出一声叹息。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初自己想尽办法让江鹏程离开,可最终还是没有挡住危险的来临。而这件事发生后,许多客户都觉得何龙武为人做事不地道,纷纷不再跟他订货,导致他的生意一落千丈。

  【编后】其实,何龙武没有明白“错误的开始必有错误的结果”,如果他当时不是纵容江鹏程等人作恶,又怎么会引来后来的灾难?而之后对江鹏程的算计,则是他犯的又一个错误;同时在员工郑海平身上再次埋下了错误的种子。其实,作为创业的老板,为人用人都应慎重,能真诚地欣赏他人的优点,对人诚实、公正、宽容,才有人愿意为你做事,也才能最终成事。 编辑贺长虹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