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富家公子殒命“精神贫血症”,都是父母拜金惹的

富家公子殒命“精神贫血症”,都是父母拜金惹的祸

www.zhiyin.cn 2019-03-12 09:39:35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2017年5月10日,重庆市一名高一男生在家中自杀身亡。在他的床头柜上,一封不到60个字的遗书错字连篇,但透过那简短的文字,能让人看到这个孩子的绝望与无助。闻讯赶回家的父母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纵使千万身家也换不回儿子年轻的生命。他们对儿子第一次真正地了解,居然是在他生命凋零之后……

 

  富家子弟厌读书

  上高中之前,黄冠是“读书无用论”的拥护者,这完全是受了他的父母的影响。黄冠的父亲黄新政与母亲韩文萍都只有初中文化,来自重庆的农村,但作为第一批甲鱼养殖专业大户,在西南地区赫赫有名。

  1999年10月黄冠出生时,黄新政夫妇的存款就有了500多万元;等到甲鱼养殖遍地花开后,他们早已另立山头,做起了房产装修工程。

  因为夫妻俩太忙,黄冠刚满月,就被丢给了奶奶和保姆。没有时间陪伴儿子,黄新政夫妇只能尽力在金钱上无限地满足孩子。在父母的娇宠下,黄冠在幼儿园,以物质诱惑团结了一批小朋友,每次黄冠闯祸,从父母那里非但听不到批评,反而是鼓励。

  2006年9月,黄冠上小学了。第一个学期期末考试结束时,校长将黄新政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地表示:“这孩子上课从不听讲,调皮捣蛋成性,我们担心再这样下去,孩子就废了。跟你说实话,我从教快30年了,还从没见过这样的学生。”

  黄新政也很坦诚:“校长,真是让您费心了。真人不说假话,我们这些年赚的钱,黄冠就是两辈子也花不完。所以,我也不想为难孩子。再说,上了大学又能咋地?工作照样不好找。我和他妈妈也就初中毕业,论做生意,10个大学生也不是我俩的对手。”黄新政的话,让校长哑口无言。可这是黄新政夫妇的真实想法,让黄冠上学并不是为了让他学出啥出息,就是有个地方可待,把年龄混大。

  有了父母这样的想法与行动撑腰,黄冠更加无心学习。久而久之,读书无用、金钱万能的思想,深深根植于黄冠的人生观。

  日月如梭,转瞬间到了2016年新学期开学,黄新政花费尽了周折,又是送礼又是送红包,花了大价钱才将儿子送进市内一所私立高中。黄冠入学后仗着有钱,学习不用功,整天对一帮小哥们喝五吆六的,俨然是全班同学中的大哥大。

  2016年7月初,美国一所高中邀请20名重庆高中生去美国参加夏令营活动,名额竞争激烈,学校选送的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最后,黄新政居然以赞助20个学生和3位带队教师往返机票的方式,为黄冠争取到一个宝贵的名额。

  正是这次美国之旅,彻底改变了黄冠的人生。25人的访问团于7月17日从重庆出发,先坐火车去北京。20个孩子中除了黄冠,个个都是尖子生,黄冠很快感觉到自己与他们格格不入。一次,同学们热烈地讨论着美国社会的各种新鲜事儿,黄冠插不上话,被冷落在了一边,只得低头玩手机。

  不一会儿,他发现两个同学还未离开国土,就开始用英文对话。他很不服气地讥讽道:“会说几句鸟语了不起吗?臭显摆什么呀?”一个同学轻蔑地用英文骂了他一句,黄冠敏感地问:“你说什么?”其他同学都在捂着嘴,强忍着不笑出声来。

  哑巴吃黄连的黄冠很窝火,大声叫道:“你们这些小人,吃着我的,用着我的,对我还这么不客气!都给我滚下车,走到美国去!”一句话犯了众怒,19个同学纷纷掏出自己的钱包,拿出钱来,扔给黄冠:“是你爸死皮赖脸地求着给我们出机票的,现在我们不需要了,你拿着这些钱,下车!我们大家不欢迎你。”见惹众怒,黄冠这才觉得形势不妙,只好坐回座位,一路沉默。这之后,他明显感觉到大家对他的排斥。

  访美闹出大笑话

  而真正的丢人现眼还是到了美国之后。美国学生为迎接来自中国的朋友,做了充分的准备,有些孩子光问题就罗列了四五张纸,且内容相当丰富,民族的、自然的、社会的,无所不及。

  整整五个小时的交流会,黄冠一句话没听懂。最后,一个美国孩子过来,礼貌地问黄冠的带队老师:“他是不是哑巴?我会手语。”老师赶紧解释:“由于路上晕机和时差的关系,他很不舒服。”

  这时,同行的一个很看不惯黄冠的孩子凑过来,把实情告诉黄冠,他重重地打出了一拳,同学的鼻子顿时血流如注。可想而知,这样的斗殴让大家觉得,黄冠把脸都丢到美国去了。

  最难堪的事情还在后头,夏令营有一个重要的活动就是生存考验:在规定的时间内,让大家身无分文地出去谋生。队伍刚撒出去不久,黄冠就出事了——由于内急,又不懂英文,找不到公厕,他居然在街角随地小便,被当地市民送到了警察局。

  回国途中,同学们都热烈地讨论着此行的收获,唯独黄冠沉默不语。火车快到重庆时,带队的李老师把黄冠叫到开水间,对他说:“黄冠,你还认为读书没有用吗?”黄冠迷茫地看着老师:“我不知道。”“黄冠,你还小,从现在开始努力,一切都来得及。别让自己成为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的人。”

  从美国回来之后,黄冠的变化很大。黄冠的班主任记得,2016年10月的一天,黄冠到办公室找她,很诚恳地请教:“老师,我想好好学习,但上课时我什么也听不懂,你说我该怎么办?”班主任很吃惊也很高兴,对他说:“好好学习有许多种,首先让自己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也算一种。你的底子很差,建议让爸爸妈妈给你请个家教,把初中的课程补一补。老师得给你打个预防针,这个过程可能挺辛苦,需要毅力。思想有反复时,别忘了来找老师,帮你打打气。”黄冠很认真地点点头,走出了门,又折了回来规规矩矩地给班主任鞠了一躬。这一鞠躬,让班主任很感动

  那天回家后,黄冠把爸爸妈妈都叫回家,说了想请家教补课的决定。

  自弃踏上绝命路

  黄冠有向上的愿望,但缺乏自律的意志力。黄新政为黄冠请了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五门家教,还请了两个保姆,一个是酒店的退休厨师,专门负责给老师和黄冠做饭,另一个是退休的高三班主任,专门在家教之余,辅导黄冠的学习。

  然而,大半年过去了,老师们都看得出来,黄冠十分努力,但效果仍不大。学习也是件很费力的事,有时困了,听不进去,黄冠就对老师说:“老师,你掐掐我的脚吧。”老师不动手,黄冠就自己掐。但不睡觉,不代表就听得进去。

  这五科当中,黄冠学英语的劲头是最足的。老师每天除了从字母和音标教起,还会教他一句口语。黄冠很上心,过春节,跟爸妈回姥姥家时,还主动跟上初三的表弟对话。结果表弟笑得一塌糊涂:“哥,你说的是带着严重川味的重庆英语!”这句话,让比表弟高出一头的黄冠很难为情,也很受打击。

  2017年春节时,家教老师还没到家来,他一个人捧着那些书在看。有时,明明困得头如捣蒜,却仍然不肯脱衣上床睡觉。从前的混世魔王变得越来越沉默。

  让黄冠最受重创的,还是物理家教的离去。黄新政看着儿子对老师有些依依不舍,便大着嗓门对老师说:“张老师,不就是钱吗?想加多少,你开个价,不用为难孩子。”张老师回了一句:“不是钱的事。黄冠就毁在你们家太有钱了。”然后不辞而别。

  黄冠当时眼圈儿就红了,这让黄新政更加恼火:“你一个男孩子怎么没事就挤猫尿?我最看不惯了!信不信老子掐死你?”黄冠强忍着没有让眼泪流下来,小声地说了一句:“我也想掐死我自己。”韩文萍将儿子劝回了卧室。

  2017年春节后,其他几个老师也陆续以各种理由离开了黄家。黄冠送走了最后一个老师后,就把家里的两个保姆都送走了,他说:“你们不用陪我了,我就是一个废人。”黄冠没有回学校,因为他觉得那里没有谁会想念他。他又开始上网,想开个博客,倒倒心中的郁闷。可是,繁琐的注册手续还是让他放弃了。无所事事,他只能打游戏,没日没夜。他也试图结交网友,QQ聊天,可是没说几句话,人家就说“你是初中生吧”,拒绝再和他深聊。

  2017年3月的一天,黄冠出去吃饭时,在肯德基遇到了跟他一起去美国的李老师。黄冠刚想过去打招呼,看到好多学生围着李老师在热烈讨论着什么话题。于是,他买了一份套餐,让服务员送到李老师那儿去。他快出门时,李老师追了出来:“黄冠,怎么不打个招呼就走?”

  “李老师,我学习还那么差,没脸见你。而且,我一张嘴说话就让人烦。”“可是,老师觉得你现在比原来稳重多了,肯定想了很多问题。留个手机号给你,随时欢迎你来倾诉心事。”黄冠掏出手机,十分认真地记下了,然后,跟李老师说了再见。

  据韩文萍的回忆,有一次,黄冠曾问她:“妈,如果没生过我,你是不是就不用这么累了?”“那可不是!那样的话,我和你爸就不用再这么卖命地做生意了。谁不知道钱好花?我俩拿着钱环球旅游,咋潇洒就咋过。”像以往一样,韩文萍一边疼爱,一边抱怨,但她没有想到,这句话问过没有多久,黄冠就以极端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花样年华。

  韩文萍患有神经衰弱,家里常备着安眠药。2017年5月10日上午9时左右,黄冠吞食了100粒“安定”后,又害怕死不成,用水果刀割断了手腕上的动脉。

  没有人知道黄冠在吞下安眠药那一刻在想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操刀划开血管时那绝望的神情,为什么父母的千万家产留不住他年轻的生命,决绝地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在他留给父母的遗书中,黄冠这样写道:

  “亲爱的爸爸、妈妈,我走了,原谅儿子的不笑(孝),下背(辈)子一定好好学习,不让你们躁(操)心,做你们引以为骄敖(傲)的儿子,我是一个废人,实在活不下去了。”不到60个字的遗书,写得歪歪扭扭、错字连篇。

  安葬了儿子之后,伤心欲绝的韩文萍放下了生意,遍访黄冠生前的师友。她想知道,是什么让儿子最终决定离开这美丽的人世间?

  随着走访的深入,她才知道,儿子几乎没有朋友,与他交往最深的,居然是同去美国的李老师。李老师对韩文萍的一席话,让韩文萍与黄新政痛不欲生。

  “其实,在孩子最需要鼓励的时候,你们再一次用钱把孩子推向了绝望的深渊。从美国回来后,他想上进。可你们呢?一句鼓励的话都没有,反而再次用自己肤浅的视野,把他往后拽。钱可以让他衣食无忧,可是,钱买不来朋友,买不来与人交往的乐趣。他可以不是一个学习成绩优秀的孩子,但他应该体会到求知的快乐,知道通过自己的努力而收获的滋味。这些,是钱能替代的吗?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与去美国时那个暴发户的混混儿子相比,他简直像变了一个人,自卑又敏感,向上又怯懦。那是他人生中最难过的阶段,也是希望与绝望的临界点。你们当家长的了解吗?你们给过他真正有营养的哺育吗?”

  儿子走后不久,黄新政突发急性肺炎。虽不是致命的疾病,花了不少的钱,却总也好不彻底,可见其伤心伤身之深。躺在医院病床上,他总是喃喃自语:“没了儿子,那些钱都是废纸……”

  编后:如今的家长都把孩子捧在手心上,怕他冻着、饿着、受委屈……许多家长爱孩子的方式就是给孩子提供最好的生活和学习条件,不让孩子吃一点苦,只让他们衣食无忧。这究竟是爱孩子还是害孩子?黄冠的悲剧就是一个明确的答案。过度的保护,过分的溺爱,只会让他们更无知、更依赖,更不知如何面对人生的大风大浪。舍不得孩子吃苦,将来他会更苦!

  (为尊重当事人,本文均采用化名,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上网)

  编辑张小婧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