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旅行者”酒吧里的爱情故事

“旅行者”酒吧里的爱情故事

www.zhiyin.cn 2019-03-11 10:13:43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爱上了一个大3岁的美女,遭到拒绝怎么办?北京男孩曾志从关心入手,旅程为主线,拉近与心上人的距离,点点关怀,丝丝情意,让美女怦然心动。2017年,元盼在北京的咖啡馆讲述了她的恋情——

 


  爱上了一个大3岁的美女,遭到拒绝怎么办?北京男孩曾志从关心入手,旅程为主线,拉近与心上人的距离,点点关怀,丝丝情意,让美女怦然心动。2017年,元盼在北京的咖啡馆讲述了她的恋情——

突遭关怀

  2003年初,28岁的元盼跳槽到北京CBD商圈一家美资公司做企划专员。这是一家有着典型欧美文化的公司,同事大多都是与她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公司给员工的薪酬很优厚,但压力也很大,因此下班后,常常七八个“单身贵族”约在一块儿吃饭、泡吧、HI歌,变着花样找乐子。

  7月初的一天,他们一群人在建国门的“金鱼盆”吃完了水煮鱼,有人提议去不远的体育馆打保龄。玩了一会儿,元盼的胃就隐隐作痛起来。因为头年在美国耶鲁大学留学的男友移情别恋的巨大打击,因为巨大的工作压力,她的心情一直非常抑郁,患上了严重的胃炎。没想到这会吃多了辣的,就又发作了。看着大家玩得那么高兴,元盼怕说出来会影响大家的兴致,就若无其事地强忍着走到一边坐下来。

  “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元盼抬头一看,是技术部的工程师曾志。这个比她小3岁的大男孩有着一张阳光俊朗的面孔,平时大家在一起玩,曾志永远是最热闹的一员,没想到他今天竟然细心地注意到自己的脸色。元盼有些感动,小声地告诉他自己胃有点疼,他点点头,随即下了楼。

  几分钟后,一包胃药和半杯开水放到了元盼的面前。曾志帮元盼冲好了胃药,看着她喝下去。元盼咽下最后一口药,曾志又端来一杯清水。生病时被人照顾总是最幸福的,元盼不由得对曾志生出几分感激。

  国庆节放了7天长假,元盼打算好好休整一下。上网浏览新闻,入眼都是“黄金周”各地旅游的消息。她突然心有所动:记得上大学时就很想去闻名天下的桂林及阳朔,何不这次就去呢?主意拿定,她当即就订了次日飞桂林的班机。

  晚上收拾行李的时候,元盼才发现自己一整天都没有开手机。刚一开机,就连续有十几个未读短信讯号闪烁。逐一打开,竟都是曾志发来的,从早上9点开始,几乎每隔半小时一条,内容都是一样的:“今天好吗,在干吗?”元盼连忙给他发送了问候的短信,告诉他自己打算次日去桂林。很快就接到他叮嘱的回复:“一路顺风,玩得开心。”

  第二天中午,元盼刚刚进入首都国际机场28号候机厅,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天啊,竟然是曾志!曾志很快发现了元盼,朝她走过来。

  为了解开元盼的疑团,曾志主动解释说他得知元盼的行程安排,也想到“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游玩,便冒昧地想和她做伴。元盼觉得一路上有个男生相互照应倒也不错,错愕的同时也欣然接受这个现实。

求爱遭挫

  当天下午,两人到达了桂林,找了个宾馆分别安顿下来,并定好了次日一早从漓江前往阳朔的船票。

  10月3日上午近9时,两人坐旅行大巴准时到达了磨盘山码头,随即上了一条豪华游船。行船时间为5个钟头,据说这是桂林山水中最精华的一段。元盼倚在船头,看着两边飞驰而过的美景,平日积攒的压力不知不觉卸了下来。随着游客们的惊呼“九马画山”,前方拐弯处现出一面巨大的较平整的岩壁来,上面竟真的像有数匹马形态各异。元盼不禁暗暗称奇。

  没等元盼开口,曾志赶紧帮她张罗着找好位置,抓拍下了数张照片。在满眼的山水奇景中,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也许自然的环境比喧嚣的都市更能令人敞开心扉,元盼竟对曾志谈起自己失败的恋爱、她想要自助游各地的梦想,曾志也说起他的奋斗经历和以后的打算。

  下午两点多到了阳朔。一踏上那条向往了很久的青石板路,元盼的心就安静下来。她在西街一家“可可酒店”落脚,因没有合适的房间了,曾志去了相隔不远的四海饭店。

  美美地在散发着原木清香的房间里睡了一觉,已5点多了。元盼换了套衣服,打算出去觅食。刚走出酒店的门,就见曾志一脸阳光地朝着她微笑:“怕打扰你,就没打电话站这儿等了,请你去泡吧怎么样?”

  西街上风格各异的酒吧很多,正是华灯初上之际,一盏盏古典的路灯亮起幽幽的红光。见元盼拿不定主意,曾志提议说:“‘旅行者’吧的披萨据说是西街上味道最地道的,你不是很喜欢吃披萨吗?要不就这家吧!”

  “旅行者”在四海饭店的斜对面,是一家装饰清雅的小店。元盼点了份水果披萨,曾志要了黑椒牛排并给元盼点了土豆泥和苹果派。桌上烛光摇曳,若隐若现的爵士乐低低回旋,元盼感觉到曾志的目光常常深情地停驻在自己的脸上,像烙铁般灼红了她的脸。于是元盼聊起音乐,想打破这种难言的尴尬。一说起音乐,曾志就变得滔滔不绝起来,从蓝调到朋克,说得头头是道。两人聊得甚是开心。

  4日早上,又是曾志安排,带元盼去吃桂林米粉,然后租上单车,在田间任意地飞驰。山随着两人位置的变化而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形态,时而在漫无边际的田野中穿梭,时而在雄山峻岭下滑行,时而战战兢兢地通过木头搭成的浮桥,时而与潺潺的河水做伴。

  中午的时候他们到了月亮山脚下,曾志提议去吃农家菜。等碧绿的青菜上桌的时候,元盼问曾志:“你以前是不是来过啊,怎么这么熟悉?”曾志神秘地笑了笑:“暂时保密!”

  傍晚,两人到漓江边散步。不知为什么,平时在都市里浮躁的心一见到这平静流淌的江水,立刻变得安宁起来。他们找了个临江的大石块坐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更多的时候是一言不发地沉浸在自然的美景中。

  天渐渐黑了下来,元盼拍了下曾志的肩膀:“我们回去吧!”曾志顺势抓住了女孩的手,有点紧张地说:“如果我告诉你我喜欢你,你会怎么办?”

  他的话让元盼一下子蒙了!在单位里,元盼一直把曾志当同事小弟看待,想象中的男友绝不是他这样的小男孩。再说,他们之间相互还不太了解,自己也不想来一段“快餐爱情”啊!元盼的脑袋转得飞快,终于想到一句让双方都不难堪的话:“这也很正常嘛,咱们能成为好朋友,前提就是相互欣赏呀!”曾志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犹豫了一下又把话咽了回去。

  临别的前晚,两人又到西街泡吧,可能是“旅行者”令人放松的气氛让人喜欢吧,他们再次去了这家酒吧。临出门时,元盼的外套忘了拿,刚想回座位去取,服务小姐已拿了递给曾志:“先生,您女朋友的衣服。”元盼霎时间红了脸,偷眼看他,曾志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异,却有掩藏不住的欢喜。

  快乐的假期结束了,一切又开始如往常一样,朝九晚五。只是,这次阳朔之行成了元盼和曾志之间秘而不宣的事,他们也似乎比别的同事多了许多了解。但不知为什么,一帮单身男女再聚餐、玩乐时,曾志不像以前那样活泼了,眉眼间像藏了心事,偶尔和元盼视线相对,他也总是慌乱地躲闪着。

  11月15日,元盼终于圆满完成了一个项目的策划案,决定周末两天好好放松。收拾东西快要出办公室的时候,收到了曾志发来的短信:“请你去金鱼盆吃水煮鱼,庆祝一下!”他已等在大厦的门口,不由分说把元盼拉上一辆的士,前往建国门的这家店。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曾志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漂亮的包装盒,示意元盼打开。

  里面是一条精致的古绮丝巾。曾志有些慌乱地说:“其实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他的话印证了元盼从阳朔开始的猜测。她看着曾志的眼睛,眼神清澈、目光坚定,可是许多人多年的相恋都能得出“不合适”的结论,何况自己和他只是短短的相处呢?

  元盼的担忧让曾志沉默了。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面带笑容地说:“先不说那个问题吧,你就把我当好朋友好了,那好朋友邀请你明天去密云水库烧烤、露营,有没有兴趣?你可以带女伴哦。”

  曾志的计划让元盼很兴奋,因为野外露营是她存在心底的一个梦想,她答应了曾志的邀请。

水到渠成

  11月16日一大早,曾志租了一辆越野车,接上元盼和女伴,奔赴他早就看好了的目的地——密云一处有小山、有湖泊的地方。

  一路上,元盼兴奋极了。待到了地方下车,曾志负责扎帐篷,元盼和女伴兴致勃勃地到处跑着摘不知名的小花,拿石子往湖里打水漂,高兴得像个孩子。

  蓝色顶的帐篷宽敞漂亮,四周贴着几个饰有花边的字:旅行者。元盼不由好笑起来。可是走进帐篷里,她呆住了:在能容纳6人左右的内部,摆放着一张用来盘膝对坐的小餐台,上面摆放着烛台、精致的西式餐盘和刀、叉等用具,还有一个小巧的咖啡壶。

  曾志不知何时走到了元盼身边,“平时工作太忙,又没有假期能经常去阳朔之类的地方放松,于是我想到了送你一个流动的‘旅行者’吧,可以利用周末在北京就能感受到在自然中休息的乐趣……”曾志的眼睛满是笑意。

  中午是曾志准备好的野外烧烤。看着他熟练地从车上搬下烧烤炉点着火,像变戏法似的拿出搁架、网塞、油刷、肉串、火腿、茄子……元盼和女友又惊奇得连连称赞。吃过丰盛的烧烤餐,他们一起钓鱼,作为晚上的主菜。曾志说:“你今天显得特别容光焕发,与我平日所见的那个矜持的、职业化十足的女孩似乎判若两人!”女友也说:“是啊,好像从没见你这么开怀大笑过!”元盼看着曾志,感激地对他笑了。

  当满天的星斗像一张幕布一样笼罩下来的时候,大家谈天说地,聊兴浓浓。最后,分别钻进睡袋里,枕着小虫的呢喃声沉沉睡去。

  这一次野营拉近了元盼和曾志的距离,她开始乐于和他一起,驾着越野车,带着那个流动的“旅行者”吧在密云、怀柔、昌平等地方的自然风光中流连。春暖花开的时候,他们还去了承德。这种新奇又富有乐趣的旅游方式,让元盼感到工作的压力和生活的烦扰层层褪去。

  几个月过去,元盼的变化让周围的同事们惊奇:“工作压力这么大,可你总是神采奕奕的,人也比以前开朗、活泼多了。”面对大家的赞叹,元盼明白这些都归功于曾志那个很棒的“减压方式”。而很多个晚上,曾志的脸总在元盼面前闪现,他阳光灿烂的笑容,他的细心和体贴,他富于情趣的安排,他的眼神,让她心跳加快。她不禁问自己:真的陷入情网了吗?

  2004年元旦,曾志开着越野车,带元盼到达了呼伦贝尔大草原。虽然绿草已经变得枯黄,虽然少见牛羊,但元盼仍陶醉在那“天苍苍、野茫茫”的雄浑和壮美之中,忍不住放声欢呼,曾志也扶着她的肩大叫起来。元盼想放下他的手,他却乘机握住了她的手,不由分说把她拉进了帐篷里,说要送她一个特别的礼物。

  原来是一个大容量的背包!曾志说:“你不是一直希望能背着包自助旅行吗?更主要的是,背包上印的两行字:把我的缺点告诉你,把我的优点存起来……”元盼拿着这个并不十分昂贵的背包,心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在清晰地流淌。曾志说:“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原来,他很早以前就喜欢她了,只是不敢表白。那次阳朔之行,以及后来很多次的野游、露营,他之所以会那么熟悉,其实是暗地里查阅了不少资料。

  话已至此,什么都不用再多说。元盼红着脸答应了曾志做他女朋友的请求。曾志诧异地问:“你不再考验考验我了吗?”元盼明白他指的是她曾说的“合不合适”的问题。元盼故作深沉地说:“马克·吐温不是说过吗,要想知道自己与一个人在一起到底是欢乐还是痛苦,那就和他一起去旅行吧,没有比这更可靠的办法了!”

  “那你的感觉呢?”曾志紧张兮兮地问。

  元盼眉眼弯弯:“在那么多次的‘旅居’中,在那个‘旅行者’酒吧和帐篷里,我早就考验完了——我很快乐!”

  两人幸福地拥抱了彼此……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