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跨国“淘宝”风云突变,千万富豪梦碎蜜蜡偷情

跨国“淘宝”风云突变,千万富豪梦碎蜜蜡偷情

www.zhiyin.cn 2019-03-04 10:19:08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随着2016年文玩热的大面积退潮,文玩市场盛景不再:麻核桃正陷入水深火热,崖柏紫檀也跌落神坛,作为一代黑马的各类菩提更是一片狼藉……

 


  随着2016年文玩热的大面积退潮,文玩市场盛景不再:麻核桃正陷入水深火热,崖柏紫檀也跌落神坛,作为一代黑马的各类菩提更是一片狼藉……遍地哀鸿中,蜜蜡却全然置身事外,价格不降反升: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一串老蜜蜡佛珠竟拍出1.08亿,平均每颗佛珠100万的天价顿时惊艳了整个文玩圈。

  蜜蜡和琥珀是一种树木脂液经千万年石化后形成的有机宝石(透明的称为琥珀,不透明的称为蜜蜡),自古以来便深受国内外王公贵族和广大藏家的钟爱,可是,因其属于不可再生物质,随着近年来资源越来越稀缺,主产区国家大多采取了限制采挖和出口的政策,导致蜜蜡价格一路飞涨,克价远超黄金。不料,这也引来人们的倍加关注,随之形成了一种更病态的疯狂……

红粉知己的大胆计划

  因为柳莎莎的一次拜访,彭波不但看到了未来的希望,更从心底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期许。

  彭波是一名蜜蜡商,十年前“东漂”到青岛时,还只是个摆地摊的文物小贩。幸好他脑瓜灵活,腿脚勤快,敏锐地发现了人们对琥珀蜜蜡超乎寻常的喜爱,于是果断专营这一行。几年后,赚得盆满钵溢成为一位正经的蜜蜡商人。

  柳莎莎是彭波的对门邻居加同行,时不时地会上门向彭波请教一些问题。一来二去的,两人便成了朋友。柳莎莎来自湖北襄樊,身材娇小、容貌妩媚。闲聊中,彭波发现她走过的发家路和自己如出一辙,顿时对这个女子刮目相看,心底也萌生了一种莫名的好感。

  随着深入接触,彭波还发现两人有太多的共同点:柳莎莎的老公不喜欢操心,店里的一切事务全交给妻子打理,而彭波的老婆也乐得安逸,把彭波逼成了里里外外一把手。两人同病相怜,闲聊时总会不自觉地抱怨另一半,于是关系也在不觉间越拉越近。

  在经历了2015年火爆后,2016年上半年,文玩市场的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几乎所有的文玩艺术品都遭遇寒冬,风光不再。蜜蜡价格虽没有大起大落,可是人气暴跌,有时彭波坐在店里一整天都盼不来一位顾客。冷清的场面让他寝食难安:如果生意继续惨淡下去,像自己这种实力不大、产品又不是十足过硬的商家,只能在新一轮的洗牌中被淘汰出局。

  和彭波相仿,柳莎莎的店外也门可罗雀,下半年的一天,她突然找上门,开口就说:彭哥,我们不能乖乖等死啊!

  彭波一怔,急忙询问解决办法。柳莎莎告诉他:眼下的蜜蜡市场是畸形发展的,泛滥的微商和很多小商贩利用假货和次品牟利,导致市场价格极其混乱,诚信度和价值一再饱受质疑。只有靠物美价廉的精品才能重新吸引顾客,我们的产品都是从波兰来的国际邮件,自己根本控制不了货色的好坏,只有把好进货关,才能顺利跨过这道坎,以后肯定能赢来新一轮的大发展。

  一个女子把病根找得如此准确,让彭波心生敬佩。可是既然找到了好办法,为什么不快点实施呢?听了彭波的困惑,柳莎莎痛心疾首:别提了,我家那口子就是个不思进取的窝囊废,我把嘴皮子都磨破了,可是人家偏偏愿意和别人一样等死。

  至此,彭波心里渐渐有了点眉目,果然,柳莎莎满眼热望地说:彭哥,我看你是个敢闯敢干的男人,要不,我们合伙干吧,你去负责进货,我负责把我们两个店打理好。

  连自己的老公都不相信,却选择了自己,本就对柳莎莎心存好感的彭波,在这样的信任和期望面前不忍拒绝,他盯着柳莎莎的那双美目,思索片刻后便同意了,毕竟自己也想不出更好的其他办法。

  2016年的10月,彭波已经准备好了行程,分别前,柳莎莎执意为他送行,在一家小酒馆里,柳莎莎一个劲地叮嘱他注意安全,那份担忧和体贴,让醉眼朦胧的彭波顿时将她看成了一位依依难舍的情妹妹,仿佛正要送自己去走西口一般。

异域他乡淘海金

  几天后,彭波去了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这里紧邻波罗地海,是世界上第一大蜜蜡主产区,蜜蜡产量占世界的80%以上,其中有一半以上出口到了中国。

  蜜蜡在当地采挖的历史悠久,自古以来就被作为珍贵的装饰品材质使用。可是,产量如此巨大的宝物,却根本无法通过官方的正规渠道交易:因为当地一贯优先扶持本国琥珀企业,出口到中国的原料都是挑剩下的渣料。时间一长,吃过苦头的人再也不敢碰合法渠道的原料。像彭波一样,越来越多的人宁愿冒着违法的风险前来淘宝。

  第二天,彭波就兴冲冲地到了采挖现场,真实地目睹了采珀人的艰难作业。从海中采琥珀是当地人多年赖以谋生的手段,虽然采挖蜜蜡的是一片浅海区,常年都难见到大风大浪,可是近年来,当地加大了对非法私挖的限制。渔民想要挖蜜蜡必须花费1300卢布办一张采珀证,如果采挖多了还要交税,挣到手的辛苦钱被大肆盘剥。

  10月份的加里宁格勒已经非常寒冷,凛冽的寒风中,采珀人呵气成霜,他们三五成群,站满了漫长的海岸线,这些人大多是年轻力壮的汉子,也有须发皆白的老人,他们在厚厚的棉衣外又穿上皮裤,每个人手里都有一个自制的拖网,外形如一根长杆拖着一个口袋,口袋的下部是一根粗钢筋,拖动时可以紧贴水底,刮起的泥沙和蜜蜡便全部装进后面的网兜里。

  在这么冷的水中作业,每个人都不敢掉以轻心,他们往嘴里猛灌几口烈酒,然后便径直走进冰冷刺骨的海水中,直至走到海水将漫过皮裤的胸部,才拖着网向岸边返回。涤净泥沙,只要在网中发现蜜蜡,便会开心地大叫起来。几乎每个人都忘记了寒冷和饥饿,一次次返回冷海,继续采挖改变命运的希望。

  彭波凑上前,发现那些蜜蜡品质很好,没有石皮包裹的蜡质细腻,纹理自然,温润如玉、璀璨胜金,虽然很少有大块头,但是绝对是国内少见的精品。

  但俄罗斯黑恶势力也横插一杠想来分一杯羹,他们垄断了蜜蜡的收购源头。彭波知道惹不起他们,于是只能和当地一位华裔朋友一起托关系,酒桌上,彭波请到的几个俄罗斯大汉嗜酒如命,一起拼起了酒,当晚他差点连胆汁都吐出来。

  正吐得昏天黑地时,柳莎莎给他打来了电话。得知他差点醉死时,竟在电话另一端呜咽起来。有个女人为自己哭泣,彭波痛苦的脸上露出笑意,他感觉自己受的苦都值了。

  第二天,彭波再到采珀现场时,果然再没人过问他的收购行为。彭波抓住机会,在几天的时间采购了五十多公斤上等的蜜蜡,花的资金连国内时的四分之一都不到。

  因为当地查禁走私的风头已越来越紧,想直接带出境非常难。好在多年做生意,彭波结识了波兰的朋友,他听从了朋友的建议,将蜜蜡分成四个包裹,绕道波兰,通过国际邮件发回国内。

  2016年底,彭波回到国内,还没进家,就发现两家的店面里人头攒动,很显然,柳莎莎已靠物美价廉的商品又聚拢了人气,他对这个女子的喜欢更深了一层。

  在自己的小作坊里,彭波见到了忙如陀螺般的柳莎莎,四目相对时,他发现柳莎莎惊喜的眼中溢出泪花。晚上,柳莎莎执意为彭波接风,酒至半酣,四目再次相对时,瞬间就烧起了冲天大火……

心怀鬼胎后的狼藉

  柳莎莎和彭波成了情人,2017年春节前,工人和家人都已返乡过年,只有他们两个借口要抓住旺季销售没有回去,短暂的春节假期成了他们的蜜月。享受着偷情的激动和愉悦,两人对自己的另一半更加不满。尤其是柳莎莎,她早就对那个没有进取心的老公深恶痛绝,因此她主动提出:都离婚吧,然后我们两个一起过!

  被激情冲昏头脑的彭波想也没想便同意了,随后的几天,两人开始谋划如何离婚的事宜。两人决定再凑一大笔钱去进货,之后谎称因涉嫌走私财货两空,然后柳莎莎先离婚,在外地重新找一个文玩店面,以便接收货物。然后,自己也离婚,离婚后便和柳莎莎会合。

  靠这些货物,两人不但可以东山再起,更能一步步飞黄腾达。柳莎莎对这个建议非常赞同,之后她便开始将钱一笔笔打到了彭波的卡上。因为已经是“自己人”,她连收条都没有让彭波写。

  等家人和工人重新回来上班后,两家人的日子也变得鸡飞狗跳起来,柳莎莎对丈夫不再忍让,稍稍不如意便大发雷霆,几天后便和丈夫分居,早早为离婚作好了铺垫。仅仅一个假期便判若两人的样子,让她的老公错愕之余,也将质疑的目光投向了彭波。在这样逼视的目光下,每当柳莎莎约自己出去谈心或幽会,彭波都提心吊胆,惹得柳莎莎一再怒其不争。

  因为柳莎莎的争吵和风言风语,妻子也对彭波起了疑心。彭波曾试图模仿柳莎莎那样争吵,不料,妻子一个电话便将公公婆婆和娘家人叫来助阵。群愤声讨下,彭波很快败下阵来,他感觉自己成了烤板上的鱼,腹背受敌。柳莎莎的柔情邀约,开始对他成为甜蜜的折磨,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同意离婚的决定过于轻率了。

  因为这样的日子太不好过,等自己的钱凑得差不多后,彭波便出逃一般外出进货去了。几天反思下来,彭波决定不再为了这个女人去冒险,并做了一个很不道德的决定:把这次进的货全部独吞,自己重新找一个清纯的女孩,让人生从头再来。

  彭波这次去了乌克兰的罗夫纳地区,这里虽距波罗的海600公里,但出产的矿珀质好块大,且与波罗的海的海珀同根同源。只是,这里的乱象较俄罗斯更甚一层:虽然官方一再禁止盗挖行为,可是全民盗挖的大戏仍在上演,较大的盗挖分子组成团队,车辆、枪手、直升机……装备得一点也不比政府军差。官方的每一次严打,都有人丧命或蹲进班房,可是盗挖者仍前仆后继,书写着生生不息将盗挖坚持到底的悲壮。

  彭波惊喜地发现:在乌克兰收货比较容易,他找到一家盗挖公司,很快便谈妥了价钱。对方承诺,十天内准时将货交给他。

  还没细细体会生意场的愉悦,柳莎莎又打来电话让他添堵:她告诉彭波,自己为了快点离婚,选择了净身出户。现在已经在济南静候佳音。彭波听了有些后怕,想不到这个不管不顾的女人竟真的离婚,自己已经给她造成婚姻的损失,如果以后再负了她,会不会以后想起来便承受良心的折磨?他想也不敢去细想。

  十天后,彭波拿到了近千万元的蜜蜡。可是想寄往波兰时,却出现了意外:波兰的朋友告诉他:波兰已不再是盗挖走私的重要中转站,自年初开始,波兰海关实施严打,这条路已被彻底封死。因为无路可走,彭波只好呆在盗挖公司里,寻求其他路子。

  一个月后,有两位东北的客商前来进货。见对方经验老到,彭波急忙向他们求救。对方告诉他:自己多次来一直是先取道去俄罗斯,然后运往东北。毕竟这些蜜蜡不是俄罗斯产的。听说这招有效,彭波急忙央求对方运货时叫上自己一起。

  不料,三人刚进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科利佐沃机场,就被海关人员抓了个现行。海关人员当场将蜜蜡没收,并拘留了他们。原来,年初时,俄罗斯已将蜜蜡定义为“战略资源”,禁止随便出口,即使是从乌克兰盗挖取道俄罗斯的也不例外。

  身陷囹圄,彭波彻底心灰意冷,自己已经彻底失去了大好前程,就连对柳莎莎的亏欠,也只能在监狱中偿还了。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