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亚洲第一生存狂人”:绝境求生真的很刺激

“亚洲第一生存狂人”:绝境求生真的很刺激

www.zhiyin.cn 2019-02-27 11:46:03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提到朱炜强,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但提到贝尔·格里尔斯,肯定很多人都会惊呼:你说的是那个野外生存大师吧!其实朱炜强正是著名的“贝尔魔鬼生存训练营”走出的第一个中国人。

 


  提到朱炜强,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但提到贝尔·格里尔斯,肯定很多人都会惊呼:你说的是那个野外生存大师吧!其实朱炜强正是著名的“贝尔魔鬼生存训练营”走出的第一个中国人。2015年5月,世界极限运动组织授予朱炜强“全球顶级探险家”称号,他成为“亚洲第一生存狂人”。

迷恋野外生存

  朱炜强,1987年出生在上海原南汇区的东海镇,从小开始,当大家都喜欢到附近的公园玩时,他却喜欢上攀登附近的山,在他的笔记本上还记录了数百种植物和蘑菇,什么有毒什么能吃,他都能准确无误地说出来。

  2005年,朱炜强考入伦敦的布鲁内尔大学,读的是国际商务专业。学习之余,他还参加了射箭和空手道,以及一个户外运动社团,每个周末,社团都会组织学生到学校周围的高山探险。有一次,英国野外生存专家克里斯·凯恩到学校举行讲座,听着克里斯讲他户外探险时的种种经历,埋藏在朱炜强孩提时享受野外生存的乐趣被彻底激发了,朱炜强当即报名参加了克里斯办的户外生存学校。

  克里斯的户外生存学校课程价格十分昂贵,一周五天四晚的课,差不多需要800英镑。为能顺利上课,朱炜强调整大学的课程时段。为了筹集学费,他还做起了外卖,以及和朋友开了一家公司。

  1个月的理论学习后,克里斯带领社团的成员第一次来到郊外,他随意从地上抓起一把草递给朱炜强说:“强,你嚼一嚼草叶,看看是不是类似青苹果?”朱炜强半信半疑地咀嚼起来,竟然还真有点儿青苹果的味道。

  接着克里斯又随手抓起一把草,并把草叶除掉,让朱炜强将草根煮开了喝。在等待水开的时间里,克里斯告诉朱炜强这是“荒野运动”咖啡。几分钟后,朱炜强一喝,果然是一种苦咖啡的味道。

  看着朱伟强凝思的样子,克里斯说:“只要我们善于发现,大自然早就给我们准备了各种食物!”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彻底震撼了朱炜强,只见克里斯从包里拿出一根空心钎子往旁边的树干上一扎,一道水线流到了杯子里,他悠然地喝了起来。眼前的场景让朱炜强不由感慨:“这‘荒野求生’也太有意思、太神奇了!”

  之后一段时间,朱炜强经常参加凯恩的课程,每练三个月就去参加一次大型的户外生存活动。平时,他也会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好友一起开车到农场,搭个帐篷,打打野兔。最长的一次,他曾经在一处没有人烟的峡谷中生存了7天。

  在享受野外生存乐趣的同时,他也碰到了各种危险。有一次,他冒雨在树林中穿行,突然一棵大树迎着他前进的方向倒了下来,当时他只想着快步前进,并没有注意到倾倒过来的大树,电光火石之间,他感到眼前一阵发凉,接着便是“轰隆”一声,大树的树梢仅仅距离他1米的距离轰然倒地。可是,即使是这样,朱炜强仍然对“荒野求生”乐此不疲……

  2010年7月回国后,朱炜强参与组建了上海FRC赛车俱乐部,并在2011年获得了全国俱乐部赛的总冠军,但是由于高昂的开销没能坚持下来。

  除此之外,朱炜强还应聘到马来西亚驻沪总领事馆,担任商务经理的职务,可是这种按部就班的生活,他很快就厌倦了。

  不久朱炜强就将朋友于2012年开办的道格沃夫生存学院更名为生存狂学院,体验户外魅力的同时,还学习更多野外生存自救的技能,并在上海浦东建立22亩的基地,作为户外生存及救援培训所用。在一片质疑声中,朱炜强开启了“生存狂”项目,他在网上公布教学视频,争取一切机会向公众传达正确的野外生存方法和理念,在他看来,这些基本的生存技巧并非只针对特定的荒野,普通人经过系统的学习,都能让自己在日常生活、旅行中受益。

参加训练营

  再次走进大自然,让朱炜强的身心得到陶冶,很快他和学员的足迹遍布了丛林、沙漠、海岛、雪山。

  2013年,朱炜强在网络上看到“贝尔生存训练营”的招募启事,他动心了:格里尔斯是世界著名的求生专家,他曾经在英国皇家陆战队服役,由于在非洲的一次跳伞中发生意外,背部3处遭受重创。伤愈之后的他去爬了一次珠穆朗玛峰,成为英国最年轻的成功登顶并且活着下来的运动员,并入选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此后朱炜强的户外探险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在号称英国死亡地带的野外生存过19天,还为世界探索发现频道录制过一系列野外生存专题节目,被冠以“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能成为“贝尔生存训练营”中的一员,无疑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可是让朱炜强有些担忧的是,“训练营”在全球只招募10个人,而报名者已经超过5万。苛刻的是,报名者还要提供不间断山路小跑半小时、1分钟完成100个俯卧撑、不间断游泳半小时等视频材料。

  幸运的是,半个月后朱炜强接到了通知:他成为了十名幸运者中的一人。可是片刻高兴之后,朱炜强发现,其他入选的九人不是野外生存达人,就是健身达人,他能够坚持到最后吗?

  2013年下半年,朱炜强从国内启程,前往营地所在的英国苏格兰高地。可是刚到营地,他就见识了当地残酷的自然环境:苏格兰高地位于英国最北端,是一片荒芜的野外无人区,每小时风速可达274公里,地貌险要荒芜,毒草丛生,湿冷的空气会随着百英里时速的狂风钻进身体,让人体会到什么叫彻骨的寒冷。

  负责训练的教官是达伦·斯威夫特,他曾经在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服役过29年,经历过阿富汗、伊拉克战争。

  第二天,达伦·斯威夫特就给大家制定了残酷的体能训练计划:负重20公斤慢跑5公里山路,做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星十字跳。下午则是在绳索上横穿相距80多米的悬崖,耳边风呼呼地刮过。

  没开始多久朱炜强的手指就冷得失去了知觉,前面还有三四十米,而绳索下是三四十米的冰河,他闭着眼睛,在狂风中慢慢挪动着身子,十分钟后终于到达了对岸。朱炜强等待着达伦的赞许,可达伦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下次再这样慢的话,途中就变成了冻人!”

  接下来是一连串的户外求生技能训练,如何搭建庇护所、如何做陷阱捕猎、如何在野外生火等。为了能够生存下去,朱炜强要想尽各种办法寻找食物,蛆、面包虫、苔藓、昆虫、兔子、各种野草,只要是能找到的食物,都拿来吃。

  有一次,朱炜强从腐败的干树枝上找到了一条四厘米长的白色虫子,饥饿的他把虫子头一拧,拉出内脏,然后直接扔进了嘴里。尽管他表现出吃得津津有味,可是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如有其他选择,我相信没有人愿意吃,但身处荒野,如果说不吃的只能够存活10分钟,吃了能够多存活一分钟,那就必须吃,因为救援可能就在那一分钟赶到。”

  训练营的随后一个环节,是在直径2公里的荒岛上度过三天三夜。由于要跳冰河,不少人腿部抽筋甚至休克;晚上,周边的声音嘈杂得像放鞭炮,队员们根本无法睡觉……一天后一位队员选择了退出,第二天又走了两人。

  相对于残酷的自然环境,更让朱炜强难以忍受的是荒岛上的孤独,他想起了国内的朋友,更想起了不支持他到野外探险的父母。

  就在朱炜强几乎坚持不住时,他想起了朱丽叶,她是参加这项活动的唯一女性,“她都能够坚持下来,我一定不能输!”在这种信念的支配下,朱炜强坚持了下来,成功通过了贝尔生存训练营的考验。

分享经验

  在随后一段时间,朱炜强到过南太平洋无人小岛、巴布亚新几内亚原始丛林、内蒙古老鹰嘴、大兴安岭、桐庐魔鬼十字峡谷等地。为了全面推广野外生存这项运动,2014年7月份朱炜强与多家媒体合作,前往黑竹沟录制大型“荒野求生”节目《绝境求生》。黑竹沟山势险要,地形复杂,暗河、深谷、峭壁横生,并且常年云雾缭绕,诡异莫测,是国内著名的无人区之一。

  朱炜强要挑战的是:在三天两夜的时间里,不携带任何食物的情况下,只使用小刀、打火石、绳子、水壶4件东西,穿过让人毛骨悚然的无人区。

  为了增加趣味性,他还决定携带一名搭档——名模孟鹭,孟鹭也是户外运动的热衷者,虽然对“荒野求生”知之甚少,但是她还是很爽快接受了邀请。

  进入黑竹沟的第一天,朱炜强拿出过去吃过的眼镜王蛇的照片,还把眼镜王蛇的习性一一讲解给孟鹭听,“荒野生存中,蚯蚓、蛇、蝎子等生物,都是不错的食物。”朱炜强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孟鹭却听得毛骨悚然。

  第二天清晨,突然山体坍塌,朱炜强不得不放弃了原定的路线,从旁边的一座桥上“桥降”下去。朱炜强三下五除二地固定好绳索,然后利落地从桥上降了下去。在朱炜强的催促下,孟鹭流着眼泪完成了“桥降”。

  第三天,朱炜强与孟鹭的身上起了很多红色小疹子,朱炜强采集了一些车前草,这种草有清热解毒的功效,是野外常用的应急草药。

  傍晚时分,朱炜强与孟鹭准备“安营扎寨”,突然下起了密集的阵雨。等雨停后,两人的衣服全都湿透了。朱炜强先在一棵大树下勉强将“庇护所”搭了起来,接着,他取出了包里的打火石生火,可是几次尝试之后都失败了,他的眼光落在了孟鹭的头发上,因为头发里含有一定的磷与油脂,很容易点着。果然头发点燃后,火苗一下子就蹿了起来。

  探险结束后,朱炜强问孟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孟鹭说:“这一路上经历了太多的惊险,我现在既不饿也不累,反而有一种极其亢奋的感觉,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原来野外生存竟有这样大的魅力。这种户外的经历非常珍贵,相信会对我的生活起到很大的启示和励志作用!”朱炜强默然地点头,因为这就是他希望看到的。

  当他们还陶醉在黑竹沟探险之旅时,却发生了让朱炜强心痛的事情,2014年8月中旬,5名驴友来到黑竹沟探险,有驴友此前从未有过丛林生存的训练和经验,最终他们之中只有两人安全退回,三人丧生。

  看到这样的消息时朱炜强感到非常遗憾,为了防止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他开设了一个微信公众号,每天更新内容,介绍户外求生、灾难自救方面的各种知识和讯息:

  “在野外最重要的搭建庇护所,庇护所可以保护身体,遮挡阳光,抵御雨水、野兽等恶劣环境对人的伤害,庇护所要选择离开水面至少海拔5米以上的地方,与整个山坡保持一定距离,防止落石、泥石流的侵袭,搭建前先拿竹竿拍打地面,可以有效驱赶蛇虫鼠蚁等。”

  “在野外,需要保证每天饮用1.5~2升的水,因此寻找水源、学会净化水是关键中的关键。但像荒岛这样的环境,淡水资源非常缺乏,椰子汁过多补充又会导致身体不适,那么掌握高效的海水蒸馏方法就很重要。”

  “在野外要寻找食物并不是很难,但需要注意的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学贝尔吃生食,呕吐、腹泻损失的能量会比获得的更多。即便在国外的生存训练中生食也是被严格禁止的,而是提倡彻底熟食、安全无忧。”“学会正确的求救是帮助自己在野外脱离困境的有效办法,通常的做法有使用基本的信号镜、发送狼烟草以及SOS信号,每一种做法都有相应的操作细节需要掌握。”

  2015年5月,朱炜强被世界权威户外运动组织授予“全球顶级探险家”称号,成为“荒野生存”运动的亚洲第一人。

  曾经有人询问他在野外有没有害怕过,对此,他表示自己并没有超越人体的极限,只是不断地克服挑战,为了梦想而生存,并将“野外生存”作为一种信仰来奉献给大家。 “荒野中求生很刺激,让人不断地超越自我,激发出你都想象不到的能量与激情,在这项运动中,你可以深刻地体味到,我的生命我做主……”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