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不做主持人的张泉灵去哪了:“爱的分贝”唤醒沉

不做主持人的张泉灵去哪了:“爱的分贝”唤醒沉睡的耳朵

www.zhiyin.cn 2019-02-25 09:45:04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撕下央视主持人的标签,忘掉投资人的身份,张泉灵成了一名致力帮助聋哑儿童的公益人,跟她并肩同行的还有李修平、王小丫、鲁健等,她和她的这群靠“说话”谋生的主持人朋友,组成了“爱的分贝”,决定一起为这些不能说话的孩子做些事儿,成为照亮他们漫长人生路上的那把火炬。

 

  爱的分贝,

  唤醒沉睡的耳朵

  从1997年到2015年,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这份工作贯穿了张泉灵18年的岁月。这个1973年出生于上海,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女生,总是留着干练的短发,说话语速极快,逻辑清晰,这也是当年她成功进入央视的原因之一。

  从刚初入主持业的懵懂,到精准地把自己的工作性质定位成“体验并把新闻的快乐传递给观众”,张泉灵用了五年。2002年3月,为了获得第一手素材,张泉灵进入战火犹存的阿富汗,深入其北部灾区做采访,成为第一个进入如此险境进行电视报道的女主持人,她所表现出来的勇敢和敬业精神,受到广大观众和电视同行的高度赞赏,这次经历为她在2008年荣获第19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做了很好的铺垫。

  主持人的工作,看似光鲜,其实却有着不为人知的辛苦,从采访到文案,再到后期的录音,直到站在亿万观众面前,张泉灵苦乐参半坚持了下来,这个过程她哭过,也笑过,但真正引起她心灵撼动的是一次关于儿童聋哑人的节目。

  2012年9月的第四个星期日,是国际聋人节,张泉灵跟随节目组到青岛进行一组采风,对象是一名叫做淇淇的三岁女孩。淇淇出生后不久,就被诊断出患了极重度耳聋,父亲选择了逃避现实,消失不见了,妈妈一个人拉扯淇淇,住在一间17平米的屋子里,一边艰难谋生,一边四处求医问药,她花光了手里所有的积蓄三万块钱,为淇淇装了一个助听器,却起不到任何作用。

  在尝试了无数方法之后,淇淇妈妈找到了有效的方法:植入人工耳蜗。极重度先天性聋儿,如果在婴儿时期及时植入人工耳蜗,顺利恢复后与普通的小孩没有任何区别,但是高达20多万的手术费以及术后康复训练费用,让淇淇妈妈一度陷入了绝望。

  如果无法及时接受人工耳蜗植入手术,即便日后有了再多钱,最佳治疗时机也已经永远错过,这注定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事情,淇淇妈妈流着眼泪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听到女儿亲口叫我一声‘妈妈’。”这原本是世界上所有母亲最幸福的时刻,可是淇淇妈妈却享受不到这个权利。

  在跟淇淇接触的过程中,张泉灵感到心痛,她经常默默地想:“在这个听不见声音也不会说话的小女孩眼中,世界又是怎样的呢?”而当她一天天长大,进入社会,将不可避免被标上“残疾”的标签,她可能遭遇恶意的嘲弄,更无法应对某些潜在的危险。张泉灵觉得自己无法再继续想下去了。

  在高昂的人工耳蜗植入费用面前,难道让许多像淇淇一样贫困家庭的孩子,错过治疗时机,永远失去聆听世界,放声高歌的权利吗?张泉灵在内心狠狠地对自己说:“不!”

  用耳朵听世界,用声音表达喜怒哀乐,这是作为人类最基本的本能,但在这些聋儿面前,却成了不可能实现的理想,跟自己靠“听说”谋生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张泉灵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作为一个公众人物,为什么不依靠自己的职业影响力去帮助他们呢?”这个想法一经出现,便在张泉灵心里成了执念,她开始试着去联系自己的同行们,结果让她欣喜,很多人都愿意走进那个无声的世界,试着去帮助他们。

  2012年11月,张泉灵牵头组织了自己的主持人朋友们,她把淇淇的录像放给大家看,当他们看到淇淇那小鹿一样容易受惊的眼神时,无一例外不感受到了心疼。大家纷纷问张泉灵,我们能为她做点什么?对于如何去帮助这些听障儿童,张泉灵早有打算,她尝试联系了多家基金会和慈善机构,最后在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的帮助下,发起了一个救助贫困聋儿的公益项目——爱的分贝,为婴幼儿时期的聋儿募款进行人工耳蜗手术,唤醒这些被上帝吻过之后沉睡的耳朵。

  人生归零,

  与时间赛跑

  《新闻联播》主持人李修平,《今日关注》的鲁健,掌舵《经济半小时》的姚雪松,季小军,郎永淳……这些主持界的前辈和精英们纷纷成了张泉灵的战友,加入了“爱的分贝”计划组。

  在“爱的分贝”第一次理事会上,张泉灵给大家分析了中国聋儿的现状:“目前大约有2780万听障人士生活在无声世界里,其中约20万患者不足7岁,每年还有3万新生听力障碍儿童,说话对他们来说,不再是一种本能,而是一个奇迹。植入人工耳蜗,是他们唯一的希望!”看着大家热切的目光,张泉灵受到了鼓舞:“7岁以前,90%的听障儿童可以通过植入人工耳蜗,接受康复训练从而恢复听说能力,他们的最佳治疗期是0—7岁,最佳干预期是7—12岁。所以,我们要尽快筹到款项,这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比赛!”

  为了能让聋儿在最合适的时间接受手术,张泉灵跟伙伴们尝试了很多方法,短时间内筹到了一部分善款,但需要帮助的人太多,李修平是爱的分贝副理事长,曾经深入接触过多个听力障碍儿童家庭,所听所见,让一向心善的她在每次评审会上,总是会忍不住说:“哎呀,太可怜了,把善款给了吧!”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在善款的分配上,做出选择是痛苦的,但是他们还是尽量保证每一笔善款能发挥尽可能大的效果,不浪费这些宝贵的爱心捐助。

  一边工作,一边进行公益,让张泉灵的时间排得更满了,经常是录制完夜班节目后,就马不停蹄地跟理事会的同行们开会,研究受助家庭的情况,分配善款。繁忙的日程一度让张泉灵陷在体力不支却必须强打精神的旋涡。在这种高强度的状态下,张泉灵的身体终于还是向她发出了警报。

  2015年初,张泉灵突然天天咳血,咳到她以为自己得了肺癌。幸运的是,最终诊断结果不是肺癌。虽然只是虚惊一场,却让张泉灵做了一个重要决定:跳出职业的范畴,把人生归零,去挑战一种新的活法,做这场与时间赛跑的比赛中的主力。

  从央视辞职后,一时间,圈内都在盛传“张泉灵不堪压力从央视辞职”的新闻,因为这股热度,她被《奇葩说》邀请去做了嘉宾,当被金星问到辞职背后的原因时,张泉灵忍不住几度呜咽:“当你走近那些贫困聋儿时,我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会被他们无助渴望的眼神打动。竭尽全力帮助他们,将是我以后新的事业!”现场有短暂的寂静,人群里传来小声啜泣,紧接着爆发出的掌声让张泉灵忍不住拿出自己拍摄的短片给大家看,一幅幅画面,一个个急需帮助的家庭,让采访变成了募捐会。

  付出的爱心,最终变成全世界最动听的一声啼哭。淇淇,这个第一例接受资助手术的孩子,在人工耳蜗开机的那一瞬间,第一次接受到声音讯号的她,因为声音的“惊吓”一下子哭了出来,那一声啼哭,在妈妈的耳中,如同天籁。转眼,从接受手术至今已经过去三年了,2015年六一儿童节那天,张泉灵的手机上收到了一组淇淇妈妈发来的视频,那是淇淇参加少儿模特大赛的录影,T台上,她踩着音乐的节拍,自信极了。

  一个只有1分20秒的视频,却让“爱的分贝”所有成员一下泪流满面,他们感到高兴的,是在自己和募捐者的共同努力下,为一个天使亲手撕去了可能会被硬性贴上的“残疾”标签。

  耳朵叫醒了,

  世界热闹了

  从“爱的分贝”创立至今,时间已经过去了5年,一千多个日夜的不断磨合后,计划组也有了一套实践出来的救助流程和项目评审会,张泉灵所理解的公益核心也越来越醇厚,承载了公众的爱心和信任,必须用最扎实的项目落实,才能不辜负捐助者的善意。

  张泉灵经常默默给自己打气,既然开始了这个事业,就必须认真坚持,她非常清楚的知道,这背后是能够改变孩子一生的转折点,所以计划组的成员们经常为了救助哪个孩子而争得面红耳赤,从家庭情况到孩子的成长教育环境,从耳蜗手术到术后康复,每个细节都不放过。

  一个接受过资助的家长,是一个村镇小学的音乐老师,当她三岁的女儿蓉蓉,会开口叫爸爸的那天,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澎湃和激动,亲手写下了:哗啦啦,小河奔跑,轰隆隆,要下雨了,呼啦呼啦,北风大笑,我的世界真热闹……这首简单却意义非凡的曲子,从女儿蓉蓉的口中唱了出来,并成为了爱的分贝主题曲。

  2017年初,爱的分贝举办了一场主题为“时间的玫瑰”公益朗诵会,现场所得全部纳入善款。如今,这样的公益朗诵会已经举办了9场,60多位知名主持人累计募款1500多万元。爱的分贝还陆续通过新浪公益、蚂蚁金服、百度公益等渠道进行众筹,截止到2017年7月,筹款已经突破4000万元,为10000多个听障儿童家庭提供了救助服务,让350多个儿童接受了人工耳蜗植入手术。

  在张泉灵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记录着:林林,听见这个世界第455天,已经会叫叔叔,阿姨,你好,谢谢;澎澎和灏灏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他们6岁了,在北京市聋儿诗歌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在笔记本的最后一页,有张泉灵写下的一段话:与20多万的听障儿童数据相比,我们现在做的只是杯水车薪,在这场与时间赛跑的赛场上,还需要凝聚更多的力量,救救这群贫困家庭的聋儿,救救他们的未来。

  路漫漫,其修远,在救助聋儿这条公益大路上,张泉灵和她的伙伴们已经当成自己的事业去做。但张泉灵却也接受过来自外界的质疑,有人嘲讽:“放着主持人不做,非要去做公益,难道还嫌自己的名声不够大吗?”被怀疑哗众取宠,张泉灵感到苦恼,但丈夫李松的一句话,瞬间打消了她的顾虑:“你会因为几个人的反对,而让那么多聋儿的世界一辈子无声吗?”张泉灵摇摇头:“决不会!”夫妻俩相视一笑,张泉灵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

  为了让爱的分贝声音更加响亮,2017年8月30日,爱的分贝第十场公益朗诵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举行。耳朵睡醒了/太阳出来了/背上小书包/快快去学校。一首简单的儿歌,却是听障儿童内心最深处的渴望。每当有一位聋儿能听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抹声音,张泉灵都会亲自教他们唱响这首歌。

  植入人工耳蜗,需要20万,对很多人来说,这也许就是一部汽车的价格,一场欧洲旅行的花费,但却是这些聋儿将要走过的漫长一生的“火炬”,为了让这个火炬愈来愈明亮,张泉灵跟她的伙伴们,会让爱的分贝继续走下去。 编辑贺长虹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