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祸起“寄血验子”,灰色检测太不靠谱

祸起“寄血验子”,灰色检测太不靠谱

www.zhiyin.cn 2018-09-26 09:48:56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我国“双独二孩”和“单独二孩”政策放开后,几乎所有想生二胎的夫妇都希望能圆一个儿女双全的梦,想做胎儿性别鉴定的人多了起来。在内地,鉴定胎儿性别是非法的,而在香港是合法的。于是,一些逐利中介便瞅准这一“商机”,暗中牵线搭桥,形成灰色利益链条,一项横跨全国的“寄血验子”服务应运而生。

  温州男子程雪峰为实现“儿女双全”的梦想,也想鉴定二孩的性别却苦于没有合适的途径,当他得知昔日的情敌周国栋在从事“寄血验子”这个项目后,为了心想事成,想方设法找周国栋做了“寄血验子”,没想到却出了错误,最终引发一桩血案,由此揭开了“寄血验子”的灰色利益链条……


  为检验二胎性别,

  向昔日情敌主动求和

  2015年6月的一天晚上,程雪峰委托同学高骏把昔日情敌周国栋约到喜来登大酒店吃饭。10多分钟后,周国栋推门而入,见到程雪峰,他明显吃了一惊:“高骏也约了你吃饭吗?”说完,转身要走。程雪峰赶紧上去拉住他,讪讪地解释:“周国栋,当年是我混蛋不讲究,无视哥们情义把赵莹从你身边夺走,我内心也非常愧疚!今天我特意委托高骏把你约你,是想当面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都过去这么久啦,还提它干啥?再说我现在的老婆也不比赵莹差啊……”周国栋的回答大度而又刻薄。其实,程雪峰也并非真心想跟周国栋道歉,实则另有目的!

  时年34岁的程雪峰出生于浙江丽水,父母在柯桥轻纺城做布匹印花染色生意,家境殷实,大学时就与周国栋住同一寝室。周国栋,1982年3月生,浙江温州苍南县人,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他俩因是浙江老乡,性格也相投,所以格外亲近。2004年大学毕业后,两人同时进入杭州一家外企上班。后又在公司附近合租了一套小单元房,形影不离、情同手足。

  2005年夏天,公司新来了一个名叫赵莹的美女。周国栋对赵莹一见倾心,并展开猛烈的爱情攻势。2006年年初,周国栋将赵莹成功升级为女友。得知这个消息,程雪峰很郁闷,原来,他也一直暗恋着赵莹,还没等他向赵莹表白,就被周国栋抢先一步。

  两人公布恋情后,周国栋经常带赵莹到宿舍一起吃饭玩耍,三人也处得很开心。程雪峰很会做饭,有时周国栋在单位加班,还特意拜托他给女友做饭。

  每次程雪峰都满口答应,周国栋对他感激万分。可让周国栋做梦都没想到的是,程雪峰竟趁机向赵莹频频示好,还故意告诉赵莹以前暗恋过她,还没等他表白,却被周国栋捷足先登。得知程雪峰以前暗恋过自己,赵莹的心态慢慢有了变化,程雪峰高大帅气、家境殷实,周国栋虽然嘴甜,平时却很懒散、任性,家境也不如程雪峰。她觉得,程雪峰才是自己理想的男友。最终,两人决定向周国栋摊牌。

  得知程雪峰无视哥们情义,“撬”走自己的女友,周国栋将程雪峰痛打一顿,从那之后,两人彻底绝交,再无任何交集。

  受此打击,周国栋无心工作、夜不能寐,终日借酒浇愁,2006年5月,因一次工作上的失误,周国栋被单位劝退。这年10月,程雪峰和赵莹结婚了。自从结婚那天起,程雪峰父母便时不时暗示赵莹,一定要给程家生一个男孩。对于这个要求,夫妻俩非常理解,程雪峰几代单传,自然希望有个男孩继承家业。遗憾的是,2007年12月,赵莹生了一个女儿。一心想抱孙子的公婆很失望,不仅不帮着带孩子,还处处挑剔赵莹的不是,家里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程雪峰劝妻子:“你别怪爸妈,他们也是抱孙心切。你能生女儿,也能生儿子,过两年再生一个就是。”赵莹别无他法,只好忍下来。

  日子在磕磕碰碰中过着,转眼女儿已经6岁。此时,国家对二胎政策也有所松动,至少户口不像以前那么难上,程雪峰身边生两个孩子的同学朋友越来越多。夫妻俩开始考虑生二胎。2015年4月,程雪峰和妻子造人成功。赵莹怀孕1个月多月时,婆婆李娟对夫妻俩提出:“好不容易开放的二胎指标,可别又生个女儿,你们还是想办法给胎儿做个鉴别吧。”

  但一番了解下来,程雪峰才知道,在内地进行胎儿性别鉴定是非法的,没有医生敢铤而走险;而且做B超检查胎儿性别得16周才能看清楚,那个时候胎儿很大了,如果不要的话就得住院做引产手术,对身体伤害很大。

  就在夫妻俩为此事发愁之际,2015年6月的一天,程雪峰受邀参加大学同学高骏为第二个儿子举办的“满月酒”。席间,大家聊起关于“二胎”这个话题,大部分人都希望儿女双全,一致认为胎儿性别鉴定很重要也很难。高骏当即给大家支招:“我们班有个叫周国栋的同学就在杭州做香港寄血验子业务,去年我妻子怀二胎时,就找他做过,检测结果说是男孩,还蛮准确的,你们谁想做的话,我可以帮你们引荐。”

  得知昔日情敌能做胎儿性别鉴定,程雪峰心情复杂,他既想找周国栋做寄血验子,又担心他拒绝。最终,夫妻二人商量一番后,为确保肚里胎儿的性别,程雪峰特意委托高骏将周国栋约到酒店,决定拉下脸向他求和。

  性别鉴定出错痛失儿子,

  一对情敌心生嫌隙

  在程雪峰的再三恳求下,周国栋只好勉为其难坐下来一起吃饭。把话说开后,两人借着酒劲开始东拉西扯,程雪峰故意将话题往“二胎”扯,还说自己眼下正为胎儿性别鉴定而发愁。时隔多年,程雪峰又是请自己在高级酒店吃饭,又是主动道歉,周国栋还以为他良心发现。但随着谈话的深入,周国栋猜到程雪峰道歉只是个幌子,想找自己做“寄血验子”才是真实目的。

  周国栋故意不点破,安慰程雪峰不必为胎儿性别鉴定发愁,他正好就在做香港“寄血验子”,可以帮他做胎儿性别鉴定。看到周国栋不计前嫌愿意给自己做“寄血验子”,程雪峰很感激:“说实话,我是听高骏说你在做‘寄血验子’,我想找你做,又担心你拒绝,这才硬着头皮委托他把你约来。现在听你这样一说,我真的挺感动也挺意外!”

  周国栋也很坦诚:“以前的我恨你死的心都有,但后来我慢慢想通了,能被抢走的爱人根本不算爱人,而且我也算是因祸得福吧,虽然你害我没了女友,但后来上天又给了我一段还算美满的姻缘……”接着,周国栋借着酒劲打开了话匣子:9年前,周国栋被辞退后没多久,跟着在杭州做医药销售的表哥做了一名医药销售。2009年春,他在推销药品时和一家药店的女老板刘莉擦出爱情火花。当年6月,周国栋和刘莉结婚,婚后第二年,刘莉生下一对龙凤胎。后来,刘莉便一直待在家里照顾两个孩子,周国栋负责打理药店的生意。2014年年初,周国栋开始在经营的药店里跟香港一家公司合作开展“寄血验子”业务。

  从周国栋讲述中,程雪峰了解到:“寄血验子”就是孕妇怀孕满7周以后,抽取静脉血液10-12毫升,将血液冷藏空运至深圳,再由中介转运至香港做化验。如果在血样中发现Y染色体,那么就是男孩,如果没有,则是女孩。

  接着,周国栋告诉程雪峰,他提供寄血验子服务一年多了,已为近百名孕妇做过检测,从来没有出过差错。周国栋还告诉程雪峰,香港血液鉴定胎儿性别是合法的,所以无需担心法律问题……

  听周国栋这样一说,程雪峰愈加放心了。回家后,他高兴地告诉妻子自己已经跟周国栋和解成功,可以做寄血验子了。赵莹似乎不太放心:“咱们以前毕竟伤害过他,你说他会不会糊弄咱们呢?”为让妻子放宽心,程雪峰将周国栋对他说的话一五一十告诉赵莹。赵莹这才放下心来。为巴结讨好周国栋,心思伶俐的赵莹决定给他介绍一单业务。赵莹有个闺蜜叫李静,因为头胎是个儿子,他和老公特别希望生个女儿。2015年5月,李静怀孕了,也特别想知道孩子性别,并为此焦灼不已。

  在赵莹的撺掇下,李静果然心动了。2015年6月18日,程雪峰带着赵莹还有李静夫妻一起来到周国栋经营的药店。见程雪峰夫妻给自己带客户过来,周国栋显得特别热情,介绍完寄血验子的相关流程后,周国栋才告诉他们:这种抽血测胎儿性别准确率有98%,只有客户认可这2%差错率,他才会做这个业务。程雪峰和李静夫妇一致表示认可。

  接着,双方各缴纳了6000元中介费后,签订了一份“寄血验子”协议。随后,赵莹按去社区门诊抽了3管静脉血,然后用周国栋提供的干冰包裹、装进保温箱后交给周国栋。周国栋说会立刻发往香港,两天后便会有结果。

  两天后,程雪峰接到周国栋的电话,说香港医院的化验结果出来了。随后,程雪峰从周国栋那里拿到一张化验单,化验单上写了各种数据,结论是:胎儿为女性。李静检测结果是个男胎。

  面对这一结果,程雪峰和妻子既失望又难过。得知赵莹怀的是个女娃,婆婆李娟黑着脸勒令赵莹“趁着月份还小,赶紧做掉。”赵莹当即表示明天就做人流。

  第二天,已经怀孕3个多月的赵莹在丈夫的陪同下到医院忍痛做了人流手术。让程雪峰始料未及的是,胎儿流出后,医生告诉他是个儿子!程雪峰当场懵了,验血结果明明是个女孩啊,他追问医生:“真的是个儿子吗?会不会搞错了?”见程雪峰不相信,医生肯定地告诉他:“真的是个儿子呢”并将死胎拿到他眼前:“你看他的‘小鸡鸡’在这呢。”亲眼见到流掉的是个男孩,程雪峰犹如五雷轰顶!当时他脑子里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肯定是周国栋嫉恨自己当年横刀夺爱,所以才故意使坏报复。”赵莹听说后也是悲痛难当,夫妻俩一致认定是周国栋使坏!

  怀疑静脉血“掉包”,

  讨伐情敌惊酿命案

  2015年6月21日,气愤的程雪峰和赵莹一起找到周国栋,指责他公报私仇,害他们失去儿子,要他负责。面对夫妻俩“公报私仇”的说辞,周国栋却矢口否认,指天发誓自己压根就没使过什么坏,全是按正常程序做的,检测出了问题他也没办法。他还拿出当初双方签订的协议,说他们是认可这2%差错率的,所以自己只能说声抱歉。

  一方坚称“公报私仇”,另一方却问心无愧,双方争吵了半天也没吵出个结果,程雪峰和妻子别无他法,只好自认倒霉。

  几天后,李静来看望小产后的赵莹,并告诉她自己虽然希望能儿女双全,但还是决定听从命运的安排,再生个男孩。而赵莹自打那次流产过后,虽然夫妻俩积极造人,却始终未能怀上,程雪峰对周国栋的怨恨越积越深……

  转眼,十月怀胎结束,2016年1月28日,赵莹得知李静竟然生了个女孩,她心里忽然生出一个可怕的想法:当初检测结果显示李静怀的是男孩,结果李静却生了个女孩,她检测的是女孩,结果却是个男孩!难道?赵莹不敢再往下想。当晚,赵莹将心中的疑虑说给程雪峰。程雪峰顿时恍然大悟:“听你这么一说,我敢肯定当初一定是周国栋那个王八蛋把你和李静的静脉血掉包了!”夫妻俩一致认定周国栋“使坏”了。

  程雪峰越想越气,第二天一大早,火气之下的程雪峰决定找周国栋讨说法。想到周国栋身强体壮,担心到时候万一打起来自己会吃亏,程雪峰特意在口袋里揣了一把防身用的军用刀。

  当天9点钟左右,程雪峰来到周国栋的药店。见到周国栋,程雪峰开门见山地表示,周国栋故意将赵莹和李静的静脉血掉包,害死了他的儿子,要他赔偿100万元。见程雪峰再次找上门,还狮子大开口索要100万,周国栋气得浑身哆嗦,以为程雪峰想借此讹诈巨额钱财,也开始口不择言起来:“当年你背着我抢了我的女人,现在你又想明目张胆来‘抢’我的钱,像你这样厚颜无耻的人根本不配有儿子……”周国栋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激怒了本就狂躁的程雪峰,他迅速掏出随身携带的军用刀,不由分说朝周国栋捅去,周国栋猝不及防,被刺中胸部,倒在地上。程雪峰愣了一下,意识到自己杀了人,不由得瘫坐在地上。药店的员工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傻了,很快,有人拨打了120和110报警。杭州市公安局淳安分局接到报警后,立刻派刑警赶赴现场,将程雪峰带走。然而,周国栋因为失血过多,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之后,警方调查时,程雪峰说出周国栋的寄血验子服务。杭州警方当即立案,因周国栋已死亡,不追究其非法行医的刑事责任,由此,一条寄血验子的利益链条暴露在公众视野内,周国栋生前与“寄血验子”相关联的地下黑市被彻底捣毁。

  2016年11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做出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程雪峰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编后:如今,二胎政策正式放开,很多人因此想“挑选”着生一个男孩或者女孩,甚至不惜为此而铤而走险,做违法的胎儿性别鉴定。可任何鉴定都是有一定的误差率的,不能因为一项检查就断送掉一条鲜活的小生命!孩子是上天赐予的财富,无论性别如何,都是我们最珍贵的家人!

  (因涉及隐私,除犯罪嫌疑人,其余人名、地名为化名)

  编辑/平凡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