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林忆莲:隐藏在情歌里的爱情传奇

林忆莲:隐藏在情歌里的爱情传奇

www.zhiyin.cn 2018-09-25 09:26:17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2017年一开年,备受关注的音乐真人秀《歌手2017》节目中,林忆莲以一首《不必在乎我是谁》惊艳全场,成为《歌手》第一期最大亮点,也毫无悬念地受到现场观众和媒体热追。

  林忆莲是流行情歌的钻石级代言人。作为香港新流行音乐的领军人物,她的金嗓无敌吸粉,唱功也完美无瑕,连带一双丹凤细眼都成为风情万种的最佳注解。而她鲜明的个性、独到的选歌和择偶眼光,也叫粉丝们不只喜欢她的歌,还对她率性而潇洒的人生态度欣赏不已。

  事实上,林忆莲的每一任恋人,都是她音乐道路上的良师益友,她的每一首经典情歌里也都有藏着她“爱”的传奇!

  爱如海绵,滋润自我

  才女往往爱才子,但也因为才子往往都很多情,且最爱一晌贪欢,处处留情,很容易就叫才女们的爱迅速萎谢。而以独特风情登上天后宝座的林忆莲却从不担心被弃,情路上爱的才子一个又一个。

  能提携情歌天后的男子,一个个皆非俗物。林忆莲首张专辑《爱情?Idon‘tknow》的监制冯镜辉,就是林忆莲的蓝颜知己。第三张专辑《忆莲》的形象顾问、唱片监制许愿,则是林忆莲公开承认的前男友。

  林忆莲从1983就加盟了新力唱片,出首张唱片时,她被包装成了叛逆少女,曾入选十大中文金曲的《灰色》就是这时期的歌曲。但没过多久,日本电视连续剧《阿信》风靡香港。由于小眼睛的林忆莲长得很像扮演青年阿信的日本影星田中裕子,于是,她开始被有意识地包装成浪漫、感伤但又不乏自信的日系风格。

  尽管如此,效果并不很理想。这也让林忆莲对自己的形象定位很有些茫然。1987年,许愿经公司安排成为林忆莲的形象顾问和排舞老师。许愿也认为过分日本化包装不适合林忆莲,在他看来,形象应该不单是表面的包装,而是需要配合音乐路线、歌手性格来全面打造,如果单走外表路线是不会恒久被人接受的。在深入研究了林忆莲的音乐风格后,他建议林忆莲试走一些高格调的音乐路线。

  俩人接触没多久,林忆莲就惊喜地发现自己和许愿在很多方面都很合拍,于是好感倍增。在许愿的精心规划下,林忆莲凭借都市触觉系列《灰色》《CityRhythm》《逃离钢筋森林》《Faces(Places》,成功确立了自己西化、成熟、知性、独立的香港都市时尚女性代言人形象。1989年,许愿为林忆莲《激情》专辑设计的爆炸头造型,也好评如潮。其后他更担任林忆莲唱片《野花》的监制,二人日久生情,无比甜蜜。

  但随着事业发展,工作繁忙,俩人感情也逐步变淡,1993年正式分手。1996年许愿和一见钟情的港星李丽珍闪婚,俩人被媒体称为“美女与野兽”组合。但这期间,林忆莲最为人熟知的就是那首《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而与许愿的分手感受,或许正如林忆莲歌中所唱“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等待一扇不开启的门,善变的眼神,紧闭的双唇,何必再去苦苦强求,苦苦追问”。

  林忆莲曾评价许愿:“他在形象和音乐上都给了我新的构思和概念,让都市触觉系列每一张都有它讨好和有特色的地方,但又不失本身性格。”

  许愿之后,媒体曾传林忆莲和伦永亮的绯闻。但其实,许愿和伦永亮,是林忆莲差不多同时遇见的人,不过她选择了许愿,而伦永亮却把自己最好的作品都给了林忆莲,许多年一直如此。与许愿分手加盟华纳后,伦永亮开始为她量身定做的创作歌曲,逐步使林忆莲转型为大都市茫然女子的风格,深受都市女郎们欢迎。

  作为梅艳芳、吕方、黎明、蔡琴等音乐大咖的幕后制作人,伦永亮却鲜有绯闻,每当林忆莲开演唱会时,他总是自告奋勇做嘉宾,于是被很多人默认为林忆莲的追求者之一。林忆莲曾公开向媒体表示:我把伦永亮当作一生知己,如果我到了64岁还未出嫁的话,我就嫁给伦永亮。不过,这段感情一直未能开花结果。

  不念过去,不畏将来

  林忆莲的感情经历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当属她和大自己18岁台湾音乐教父李宗盛的师生恋。李宗盛曾大赞林忆莲:“像林忆莲这样的女人,听她的声音就足以爱上她。”

  1992年的林忆莲和李宗盛皆处在各自事业高峰。俩人因合唱《当爱已成往事》假戏真做,也迎来了“爱情它是个难题”的烦恼,毕竟男方此时已有妻女,这段“师生恋”也因此背负着巨大压力和骂名。

  这段备受争议的地下恋情持续了好几年。为了摆脱情伤,1994年林忆莲选择远遁加拿大,但痴情的李宗盛竟然暂停音乐工作去了加拿大。据说,当时在林忆莲住处的楼下,李宗盛站了一天一夜,哪怕天下着大雨也没有退却。据说,脍炙人口的金曲《为你我受冷风吹》就是李宗盛当日在温哥华苦苦等候林忆莲给自己开门时的情景,以至于林忆莲每每演唱李宗盛为自己写的这首歌时,都会忍不住红了眼眶。1997年,李宗盛终于与妻子朱卫茵办好离婚手续。1998年初,这段苦恋终于有了结果,两人举行记者会宣布怀孕的消息。2月于温哥华注册结婚,5月在台湾省诞下女儿李喜儿。

  热恋中,李宗盛为林忆莲量身定制了《LoveSandy》这张专辑,除了《为你我受冷风吹》《伤痕》《听说爱情回来过》等无一不经典。这也是林忆莲加盟滚石唱片后的首张专辑,为她创下了空前的唱片销售纪录。仅台湾地区就大卖80万张。香港到台湾发展的女歌手至今没有一个能超越这个纪录。据悉该专辑总共在亚洲销量200万,是林忆莲所有唱片的销量之冠。慵懒又动情,舒缓又激越的林氏嗓音,完美诠释了都市中人的孤独与向往。林忆莲的歌、李宗盛的词,一度成为华语乐坛的最亮眼风景线。

  然而,可惜的是,两个在音乐事业上都很坚持的人,最终因为事业的发展方向不一样,而导致了各种矛盾。李宗盛曾经说:“在音乐上分心太多后给妻子林忆莲的爱就少了!”林忆莲也说过:“我希望自己不被忽视,但是也要有自己的空间!”

  就像两人刚开始唱的《当爱已成往事》的歌词那样,“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2004年7月12日,李宗盛与林忆莲发表声明宣布分手。

  爱到尽头,覆水难收。李宗盛在分手声明里说:“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祝你幸福,找到你要的、你认为值得的。”林忆莲则写了《微凉》的歌词回应:“爱是一阵野风,爱是夏日玫瑰的香气,爱是远处传来的一声口哨,随时都会消失。”

  没有撕破脸皮,也没有互泼脏水,好聚好散。如此诗意的离婚声明,让他们堪称优雅分手的典范。

  然而,多年后,李宗盛在演唱会上,和大屏幕上播放的林忆莲影像,一起隔空完成《当爱已成往事》的合唱时,还是几度哽咽,掩面强忍泪。

  爱如空气,宛若新生

  当许多华语流行乐的偶像女歌手,已经唱乏了时,林忆莲却始终给人以信心,即便经历了离婚撕裂般的痛楚,她也不曾颓废,仍精心打造自己作品,离婚第二年就凭借《本色》拿下了第六届音乐风云榜粤语最佳女歌手奖。

  爱情从来不是幸福的唯一标准,在林忆莲身上尤其如此,但爱情却永远没有离开过她。

  离婚并没有叫林忆莲萎谢。因为她和20年前的男友陈辉虹重逢了。陈辉虹是前香港商业电台DJ、前亚洲电视艺员,香港资深音乐人,著名的词曲作品有王菲《暗涌》、陈慧琳《风花雪》等,后任香港EMI唱片亚太区新媒体副总裁。

  18岁时,林忆莲曾和陈辉虹相恋,彼时俩人都是电台DJ,半年后分手。兜兜转转,都已离异的俩人旧情复燃,甚至众目睽睽下十指相扣。在演唱会上,她唱着前夫李宗盛为她写的歌,现男友陈辉虹给她上台送花。那一刻,很多粉丝称相信了爱情也相信了友谊。但最终,俩人的恋情还是在爱情的余火烧尽后选择了分手。

  2011年,已经45岁的林忆莲再次被爆出和比自己小11岁的音乐人恭硕良相恋。1977年出生的恭硕良,外祖母为中墨混血儿,母亲为土生葡人,父为菲律宾人。他生于香港,早年居于澳门,后赴纽约城市大学主修音乐。1999年推出首张专辑《Here&Now》,有“澳门第一鼓手”美誉。张学友、方大同、陈奕迅的演唱会,都邀请他担任鼓手。2011年他曾凭借电影《东风破》的原创歌曲《Heretostay》,荣获当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原创歌曲。

  从2010年2月林忆莲上海站演唱会开始,俩人的感情不断升温,两月后在北京共同庆祝林忆莲生日。作风西化,才气逼人的恭硕良,一向不拘小节,鲜有东方人的含蓄,总喜欢给林忆莲的音乐提意见,这反而给林忆莲留下了鲜明印象。俩人走在一块也算是水到渠成的事。

  相恋后恭硕良搬进了林忆莲位于香港赤柱的别墅,林忆莲的豪车也成了小男友座驾,只要恭硕良有工作通告,林忆莲都会派司机接送。每逢开演唱会,林忆莲也铁定请恭硕良担任“御用鼓手”。此外,林忆莲还赞助恭硕良当老板开录音室,生活和事业处处替小男友着想,既是情感的外露,也是惜才表现。

  这难免让外界给这段姐弟恋贴上了“女尊男卑”的标签。对于外界的看法,恭顺良说:“论事业成就,我当然及不上她。她唱《灰色》时,我还在澳门读书;她是歌坛的偶像,而我只是个音乐人,只想帮歌手做音乐。”而一向鲜少谈论感情话题的林忆莲,却于2013年发声明承认恋情,力撑小男友。

  牵手旅行、去苍蝇小馆进餐,在小男友面前,林忆莲甜如少女。八卦党并不看好这段爱情,但林忆莲从不自寻烦恼,而是乐在其中。她认为,“爱情是非常美妙的一件事,它应该是给你动力,给你享受,可是你要先找到自己是怎么样一个人,自己一个人过得很快乐很自在,那么当爱情来的时候它才会是一个美妙的东西。”

  最让林忆莲开心的是,她那正值叛逆期,性格亦特立独行的女儿,在认识恭硕良后对音乐的兴趣大增,并认真向恭硕良学习打鼓和弹吉他,这让母女关系更为亲密。可是由于“大男孩”恭硕良有恐婚症,林忆莲跟他达成了默契,约定先不结婚、不生小孩。

  一句“不念过去、不畏将来、享受当下”,成了林忆莲爱情的金句。也正是这样,这段恋情,让林忆莲的音乐生涯再次大放异彩。

  2012年,恭硕良担任制作人的专辑《盖亚》,一改过去风格,颇具实验气质,不再低吟小女人的情感而是拯救地球环境和寻回人类灵魂。“敢爱我吗?拥抱我吧?释放你的心听听你身体,在说什么……拥抱我吧,释放你身体,听听你的心想要什么……”这首由林忆莲参与作词,恭硕良作曲的《假释》,虽然褒贬两极分化,但却被视为对新恋情的最好纪念,也预示着林忆莲在音乐上的一次新生。

  前男友许愿帮林忆莲成功包装出了香港都市女性的前卫时尚感,让一个灰姑娘一跃成为地铁海报上的女神;《不必在乎我是谁》,是李宗盛写给林忆莲的“音乐情书”,对林忆莲有着非凡影响。

  当林忆莲登上《歌手2017》第一期舞台,再度唱起前夫李宗盛创作的名曲《不必在乎我是谁》时,她身后的鼓手是现任男友恭硕良。当香港有人非议她参加《歌手》是自掉身价时,前男友许愿却在媒体上公开力挺:“一个女歌手在她这个年纪仍有坚持、能力和技巧这样做,香港人应感到骄傲……香港媒体没颁奖过最受欢迎女歌手给她,虽然她从不看重这些奖项,但我认为她是应得的。”

  一个女人,能够“爱时投入,分时无怨”,能和情路上的每个男人“再见亦是朋友”,估计也只有林忆莲能够做到。

  “林忆莲”的名字,是父亲取的。之所以给女儿取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他以前的一个女朋友。林忆莲说:我觉得我妈很大方,她一定很爱我爸。这个记录着一段年少恋曲的名字,或许早就暗示了林忆莲的一生,注定要在爱情里纠缠,也被爱情成就。

  编辑/贺长虹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