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亲情营销”是陷阱,伪装的“孝心”岂能走远

“亲情营销”是陷阱,伪装的“孝心”岂能走远

www.zhiyin.cn 2018-09-20 11:14:45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2016年5月,随着厦门故意伤害案的发生,揭开了女营销员长期“潜伏”在空巢老人身边,进行“亲情营销”引发血案的幕后故事,读来引人深思。

\


  空巢父母家突然空降一位“干妹妹”,伴随而来的还有大堆保健品,疑窦顿生的儿子好心提醒却遭责难。直到有一天,父亲因被骗走所有积蓄而一病不起,“干妹妹”却芳踪难觅。儿子王宇该何去何从?

  2016年5月,随着厦门故意伤害案的发生,揭开了女营销员长期“潜伏”在空巢老人身边,进行“亲情营销”引发血案的幕后故事,读来引人深思。

空巢父母意外之喜,天上掉下个“干女儿”

  2014年五一,家住厦门海沧小区的王宇,一早就给住在岛内的母亲张良英打电话,说中午全家过来吃饭。上午11点多,当王宇带着妻儿回到父母家,就发现有个三十出头、长相朴实的陌生女子在厨房忙前忙后,态度十分殷勤。

  张良英告诉王宇,这个女子是她与老伴刚刚认的“干女儿”熊丽蓉,特意叫来跟他们认识的。

  张良英和老伴王文焕都是年过七旬的退休老人,夫妻俩原本有一双儿女,大女儿王芳嫁到厦门集美,2000年8月却因一场车祸意外身亡。小儿子王宇1971年出生,是厦门金嘉工程有限公司的造价师,儿媳陈娟在海沧一家物业公司做出纳。由于小夫妻俩都在海沧上班,房子便买在了那边。王宇也曾提出把父母接到海沧一起居住,但张良英老两口担心与年轻人的生活习惯不一样,而且自己所在小区又在市中心,交通便利,看病方便,还是选择独居。

  起初,王宇和妻子每个周末都会从海沧回来看望父母。儿子上学后,周末要上各种培训班,想着父母身体不错,能相互照应,除了逢年过节,他们回来得便越来越少了。得知父母都没有跟他商量,就轻易认了一个“干女儿”,王宇的心里直犯嘀咕:“这年头还认什么干女儿。”

  虽然不以为然,然而看着熊丽蓉“干爸干妈、哥哥嫂子”叫得亲热,父母因此笑容都多了几分,王宇也不想违拗老人的意愿,只是私下里提醒他们:毕竟认识时间短,在钱财上要留心,不要被骗了。

  事后,王宇了解到熊丽蓉是一家保健品公司的职员,她走近张良英夫妇的生活,是2014年1月初的一天早上。那天,张良英去菜市买菜回来,刚进小区大门,就听见身后有人招呼她“张阿姨”。正当她疑惑之际,对方主动介绍说是几天前在小区门口帮他们免费测血压的小熊,和她住在同一小区。

  张良英很快想起这回事:那天她早锻炼路过小区门口时,正好有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子在摆摊免费帮老人测血压,当时还让她填了一张表格。

  “阿姨,我来帮您提吧。”说着对方就伸手接过张良英手上的菜篮子。那天,熊丽蓉一直帮张良英把菜送到家里,还小坐了片刻。听说王文焕有高血压,熊丽蓉又特意送来了一台血压测量仪。张良英要给她钱,熊丽蓉死活不收,最后实在拗不过,就说象征性的收一百元。测量仪张良英夫妇不会使用,熊丽蓉又每天主动上门帮忙。

  开始,张良英夫妇还有些警惕。可相处一段时间下来,发现熊丽蓉从不开口推销,更没提过什么要求,每次来家里,还会带点水果或者保健品,抢着帮张良英拖地、做家务。遇到张良英留饭也不见外,显得特别跟人亲近。

  2014年4月初的一个周末,熊丽蓉又来看望两位老人。午饭过后,王文焕突然说头晕,脸色红得异常,张良英一时手足无措。还是熊丽蓉反应迅速,赶紧叫来的士将王文焕送到医院。那天,熊丽蓉忙前忙后,直到把他们陪护到家才离开。

  这件事,让王文焕夫妇对熊丽蓉感激之余更是感慨万千:虽有亲生儿子,关键时刻还不如近在身边的熊丽蓉有用。

  “如果伯伯、阿姨不嫌弃我笨,我就当您们女儿吧!”有一天,当王文焕夫妇再次提及此事时,熊丽蓉甜笑着说。想到女儿早年去世,王文焕夫妇便真认下了熊丽蓉这个“干女儿”。

孝心还是“潜伏”,“干妹妹”让父子生隙

  认“干亲”之后,熊丽蓉来得更勤了。2014年5月底的一个晚上,熊丽蓉又提了一盒保健品来看望。王文焕夫妇发现干女儿情绪明显不对:心事重重,唉声叹气。他们忙询问熊丽蓉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事了。

  “我可能马上就要丢工作了。”在他们的再三追问下,熊丽蓉才吞吞吐吐地说出原委。

  原来,熊丽蓉所在的公司给业务员都定了业务量,三个月没完成,就会被辞退。熊丽蓉这个季度还差15000元的工作量。

  “文焕,要不我们买点帮帮丽蓉吧?”想到交往这么久,熊丽蓉帮了他们许多忙,他们都没有回报过,而且这些保健品也“对症”,张良英有了主意。王文焕自然赞同。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去银行取了15000元交给熊丽蓉。

  第二个月底,熊丽蓉又给两位老人提来了“健脑特”、“蜂胶”等几盒公司的保健品,并称自己这个月还差四千元的业务量,只好掏钱把产品买了下来,送给干爹干妈。既尽一份孝心,也保住自己的工作。王文焕夫妻俩感动之余,也替她担心:熊丽蓉一个打工的,租房吃饭,还要寄钱回老家给孩子,着实不容易。

  老夫妻俩有心想帮“干女儿”,对熊丽蓉送来的礼物,并不拒绝,但非要按价付钱。并称熊丽蓉能有这份孝心,他们老两口就非常开心了。熊丽蓉最后不再拒绝。

  从那以后,熊丽蓉提着三四千元的保健品来“孝敬”“干爹干妈”的戏码频繁上演。不过每次王文焕夫妇给她钱时,她都会少收几百元,称自己总要尽点孝心。王文焕夫妇开心地花了不少钱,根本没意识到落入了熊丽蓉设计的陷阱里。

  2014年8月,王宇带着放暑假的儿子来岛内看望爷爷奶奶。惊讶地发现父母房里,多出了许多花花绿绿的保健品。得知这些都是从“干妹妹”熊丽蓉手中购买的,王宇非常生气,责怪父母不该轻信她的忽悠,买这些没用的产品。

  见儿子责怪“干女儿”,王文焕夫妻忙替她辩解,称熊丽蓉从没向他们推销,都是他们主动开口要买的。王文焕还一再强调:“上次我生病幸好有她在,不然我都差点死了。她与我们非亲非故,对我们比你这个做儿子的好得多。”

  “现在卖保健品的都这个套路,不对你们好怎么会上钩?骗的就是你们这些老年人。”听到父母不但替熊丽蓉辩解,还责怪自己,王宇也很生气,一再强调电视和网络上也经常报道这种案例,推销员利用老人打亲情牌让他们买保健品,让他们别再与熊丽蓉来往。

  王文焕被儿子的话气得七窍生烟,愤愤地说:“都说了是我们主动买的,你不关心我们,我们自己买来补身体不行吗?你是不是想让我们早点死?”

  见父亲脸气得通红,王宇只好作罢。他再三提醒父母不要再买这些东西,如果需要什么补品,跟他说一声,他去帮他们买。父子俩当天不欢而散。

  2015年元旦,当王宇再次来看父母时,没再看到保健品,还以为父母总算把他的话听进了耳中。孰料下午妻子帮父母收拾棉絮,竟在房间顶柜里发现了一大堆的保健品!看来父母不但没有停止购买,还处心积虑要瞒着他们。王宇不由大发脾气,说那些保健品看批号就是食品,根本没有药效,他要去举报熊丽蓉,找她算账。

  秘密被揭穿,又被儿子指责,王文焕老两口脸上都有些挂不住。听说他要去找熊丽蓉算账,当即又气又急:“买保健品花的是我们的钱,你管不着。这个干女儿比你孝顺,受骗上当我们也乐意!”最后,盛怒的他们竟把王宇往外赶,称不想看到他这个没良心的儿子。

  “好,我不管你们了,看她把你们的钱骗光!”见父母好像被熊丽蓉洗了脑,王宇又憋屈又无奈。

“亲情营销”惨剧,人财两失惊痛人心

  自那以后,王宇气得很长一段时间没来看望父母。直到2015年春节,他来看望父母时,也不提及熊丽蓉这个话题了。反倒是父母主动告诉他,熊丽蓉年前已跳槽到某银行上班,不再做保健品推销了。王宇不由长舒一口气。

  孰料,2016年4月18日下午3点多,正在公司上班的王宇,突然接到母亲张良英的电话,说父亲突发脑溢血被送进了医院抢救,让他赶紧带钱过来交住院费。

  放下电话,王宇跟经理打了一声招呼,就急忙开车赶往医院。路上,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父母退休工资加起来有七八千,多年下来,也有一定积蓄。怎么连住院费都交不起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王宇急匆匆赶到医院,母亲张良英赶紧把他拉到一边,哭着告诉他,他们被熊丽蓉忽悠投资,一辈子积蓄30万元全被套了进去。他爸这是气急交加犯了病,并让王宇千万别再责怪父亲。

  原来,在熊丽蓉的情感攻势下,看“干爹干妈”如此上道又有钱,熊丽蓉的胃口越来越大了,到银行做理财专员后仍然“惦记”他们,不时打电话对他们嘘寒问暖。

  2015年3月的一天,得知“干爹干妈”一笔存款到期,熊丽蓉便建议他们把钱用去理财。见干女儿时常惦记他们,王文焕夫妇心里暖暖的,便听从熊丽蓉的建议购买了一种理财产品,开始两期都按时收到了利息和本金,让他们对熊丽蓉更是言听计从。

  2015年7月的一天,熊丽蓉又说她一个原同事李金媛跳槽到了平安银行,手上有一款高息理财产品,是“政府项目”,给高速公路做绿化要融资,年化收益率13%,只卖给朋友和老客户。在她的忽悠下,王文焕一下把手上所有的30万元全投了进去。

  2016年3月24日,这笔理财产品到期时,王文焕却发现账户毫无动静。他赶紧联系李金媛,对方却说她已经不在平安银行了。

  王文焕急忙又找熊丽蓉。她开始还挺热情,说会想办法。可后来态度就变了,经常不接电话。4月18日中午,王文焕找到熊丽蓉在小区里的出租屋,才听房东说她一个星期前已经退租搬家了,搬到哪儿不知道。王文焕又气又急,这才突发脑溢血。

  听了母亲的讲述,王宇气愤不已。而据主治医生分析:王文焕的病情本不该如此严重,他可能是太相信那些保健品的功效,而把应该按时服用的降压药给停了,才造成了目前这种状况。医生的分析在张良英那里得到了印证,让王宇更是怒火中烧。

  几天后,待父亲病情稳定下来,王宇拨打了熊丽蓉的电话,可她一直不接。王宇怀疑她知道自己的手机号码,故意不接。无奈之下,王宇又找到李金媛所在的平安银行投诉,却惊讶地得知,王宇父亲购买的那份理财产品,并非是他们银行出售的,很有可能是理财专员私自出售的某理财公司的产品。他们不知情,也无法负责。

  得知这一情况,王宇又拨通了李金媛留给父亲的手机。李金媛起初一个劲儿推脱。王宇发脾气说:如果她不配合,他就报案!李金媛这才说了实话,称自己与这笔业务没有关系,她只是帮熊丽蓉做了一回托,那个理财产品实际上是熊丽蓉私自帮其他公司非法集资。在王宇的威压下,李金媛终于把熊丽蓉的新地址告诉了他。

  2016年5月10日,王文焕出院。虽因送医及时救回一条命,但左边手脚还是留下了后遗症。看到父亲的惨状,王宇下定决心要找熊丽蓉讨回公道。

  5月12日晚上6点多钟,王宇找到熊丽蓉位于厦门前埔金峰小区的住所。见他找上门来,熊丽蓉开始有些紧张,但很快镇静下来。

  “钱又不是我拿走了,我只是给你父亲推荐理财产品。”熊丽蓉振振有词,还辩解说:理财本身就有风险,购买理财产品是王文焕夫妇自觉自愿,她只是拿了业务提成,合理合法。现在她也没钱退,让王宇尽管报案。最后还讥讽说王宇平时对父母不闻不问,要她一个陌生人帮着尽孝,收点辛苦钱也是应该的。

  本想着熊丽蓉多少会还一点钱,但没想到她却态度生硬,一点回旋地余地都没有,还对他一番讥讽。王宇顿时大怒,起身欲打熊丽蓉。

  熊丽蓉见他动手,立刻对着他连抓带挠,还大声呼救说他强奸。王宇生怕邻居听到说不清楚,急怒之下随手操起身旁的木凳,朝熊丽蓉头上狠狠砸去。鲜血顿时从熊丽蓉头上喷涌而出,随即跌倒在地不再做声……王宇好半天才平息急促的喘息,见到熊丽蓉的惨状,他自知闯下大祸,选择主动报警。

  熊丽蓉被送医后,虽经全力抢救捡回一条命,但因颅脑损伤,造成五级伤残,日常生活受限,需要护理。

  2016年12月,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王宇有期徒刑七年的终审裁定。

  【编后】案件虽已尘埃落定,但回顾案件发生的过程,不禁令人感叹:归根结底,对方是抓住了老年人缺少亲情陪伴、退休后孤寂的特点,再加上缺乏医学常识、渴望健康的心理,伪装“孝心”、大打亲情牌,灌输“健康理念”,用小恩小惠、情感陪护等服务方式赢得信任,从而实施骗术。很多像王宇父母这样的空巢老人,被一些推销员用“亲情营销”的方式拉下马,轻则被骗大量金钱,重则身体受到伤害,人财两空。

  尊老爱幼本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可不良商家却利用老人寻求抚慰的心理抢占“商机”,实属不该。这就要求相关部门加大打击力度,杜绝老人陷入此类的“忽悠圈”。与此同时,父母最渴望的就是子女的陪伴,“常回家看看”不应只是一句口号,而应化作每位子女的行动。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