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我在美国当职业伴娘

我在美国当职业伴娘

www.zhiyin.cn 2018-09-19 09:10:29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24岁的中国女孩邓嘉,原本是一名来美国念建筑学的留学生,可毕业后,她没去做工程师,反倒做了一名婚礼上的常客——“职业伴娘”。她可以在登机前五分钟写好婚礼贺词,在机场的休息室里做好造型,在12小时的飞行后继续精力充沛……这让她成为全美知名的职业伴娘,下一次的预约都要排到半年后。在意识到这是一块巨大的市场蛋糕后,邓嘉开办了自己的伴娘公司,专业为新娘们提供最贴心的伴娘服务。未来,她甚至打算把自己的经验带回中国,继续撬动世界上最庞大的婚礼市场……

  车到山前必有路

  “嘉,我要结婚了。”凯利含羞带怯地向邓嘉宣布这一喜讯。邓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激动地喊道:“祝你幸福!”凯利脸上洋溢着新嫁娘的甜蜜,热情地邀请邓嘉给自己当伴娘。作为好友,邓嘉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

  今年24岁的邓嘉是个哈尔滨姑娘,大学毕业后到美国强生威尔士大学学习建筑学。在这里她认识了阳光开朗的西雅图女孩凯利,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凯利天真浪漫,婚礼筹备期间,她突然兴奋地告诉邓嘉,想邀请丈夫所有的前女友来参加:“我要告诉她们,以后威廉就是我的了,谁都别想觊觎!”

  凯利的未婚夫威廉长得高大帅气,因此也桃花不断。但在邓嘉的印象中,威廉性格内向沉稳,可能不会喜欢凯利这个决定。

  在邓嘉的再三劝说下,凯利终于拨通了威廉的电话,沟通关于邀请前女友的事。果然,威廉坚决不同意,凯利也只好作罢。

  事后聊天,威廉得知是邓嘉的劝说才阻止了一场闹剧的发生,便特意对她表示感谢,并郑重地拜托她帮助凯利筹备婚礼。

  作为凯利的好友,邓嘉当然愿意帮忙。无论是挑选婚纱、宾客名单,还是邮寄请帖、组装宾客回礼,她都尽心尽力地帮着凯利完成。

  2015年4月9日,婚礼的前一晚,几个好友为凯利举办单身派对。在美国,新郎新娘们都会和最亲密的朋友们呆在一起,通过各种形式的活动,来度过最后一个单身夜。凯利的单身派对在酒店独栋别墅里举行,好友们集体穿睡衣、戴面具,在节奏强劲的音乐下畅快地跳舞。凯利玩兴大发,嚷嚷着要跟大家一醉方休。邓嘉突然想起之前在网上看到过关于新娘单身夜上喝多酒耽误婚礼的新闻。于是,她果断出言阻止了凯利。

  “邓嘉,你为什么要扫兴?”凯利有些不满。邓嘉耐心地跟她解释:“凯利,宿醉不但会耽误婚礼,脸色也会憔悴,甚至脸部浮肿。到那时,再厉害的化妆师也帮不了你。难道你不想当一个漂亮的新娘吗?”这番话犹如醍醐灌顶,凯利当晚十点便结束了派对,自觉回家睡美容觉。

  第二天,邓嘉陪着艳光四射的凯利坐上婚车,赶往婚礼现场。为保万无一失,邓嘉一双眼像雷达般在凯利身上扫视,做最后的检查。多亏了邓嘉的仔细,凯利才发现自己的丝袜被勾破了。虽说划痕不大,但凯利的短款婚纱根本遮不住。而且,谁也不保证接下来的仪式里丝袜不会脱丝,到那时凯利非出丑不可。

  凯利惊慌失措,邓嘉心里同样慌乱,脑子却飞快地转着。“我有办法了。”她兴奋地喊道,迅速从包里掏出一瓶透明指甲油。在众人的疑惑中,邓嘉将指甲油抹在勾破的线头上,再轻轻地刮平。几分钟后,干了的指甲油将线头牢牢地粘住。危机解除,凯利感激地喊着:“邓嘉,你怎么这么厉害?”

  邓嘉被凯利夸得有些羞涩。她说自己的母亲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的主管,她小时候长得粉嫩可爱,经常被妈妈带到酒店婚礼上当花童。对于婚礼的各种场面,也算司空见惯。指甲油粘线头,也是她仿照妈妈的做法。

  婚礼仪式顺利地进行,神父带领一对新人宣读誓词。神圣而庄严的气氛,让在场的每一个人既肃穆又动容,凯利更是感动得落泪。站在邓嘉身旁的另一名伴娘,正准备上前给凯利送纸巾。邓嘉瞥见摄影师在抓拍凯利真情流露的这一刻,于是轻声阻止了那名伴娘。

  照片洗出来,凯利果然对自己梨花带雨的样子很满意。对于邓嘉的屡屡救急,更是怀着万分感激。经过她的宣传,邓嘉的出色表现被同学们津津乐道了好一阵子。甚至有几位不太熟的同学,也邀请邓嘉担任自己婚礼的伴娘。

  婚礼是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既然同学们如此信赖,邓嘉也不好意思拒绝。她接连参加了好几场婚礼,对于状况百出的婚礼现场,应对得越来越游刃有余。

  无心插柳柳成荫

  出色的能力让邓嘉在学校里渐渐小有名气,邀请她担任伴娘的人源源不断。凯利很为她开心,建议她把伴娘当成兼职来做。但邓嘉认为兼职伴娘不一定会有市场。

  凯利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分析:“作为新娘,面对婚礼这样重大的事情,心情是紧张而忐忑的。如果有一名经验丰富的伴娘帮忙处理这些事,又不用花很多钱,她们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邓嘉在一个广告网站上贴出提供伴娘服务的消息。不到两小时,已经有十几个人打电话过来咨询。邓嘉彻底信服凯利的话,她选择一名时间最近的咨询者,接下兼职伴娘的第一单。

  在婚礼前,邓嘉详细地了解了新娘的性格、喜恶,以及一些特殊的习惯。这位新娘叫杰西卡,是一位旅行达人,她跟丈夫相识于阿旺斯的旅途中,因此,两人决定将婚礼办在阿旺斯。出发前,邓嘉在网上了解到,阿旺斯的6月非常炎热,每天都是四十几摄氏度的高温,而杰西卡的婚礼还是在露天的公园里举行。

  邓嘉认为这不是一个理想的婚礼场地,但作为一名职业伴娘,她并没有提出异议,而是想着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提前做好防御措施。针对阿旺斯高温的特点,邓嘉提前做了一个救急包,除了婚礼常见的备用物品外,还准备了防中暑药、止汗喷雾、湿巾等对抗高温的物品。

  6月15日,婚礼如期举行,让邓嘉担忧的状况还是发生了。因为太热,新娘赶到婚礼现场时,整个人大汗淋漓,早上画好的精致妆容变得一塌糊涂。幸好邓嘉坚持让化妆师一路跟着,杰西卡才得以利用进场前的一点时间重新化妆。

  为了穿束身礼服,杰西卡刻意没吃早餐。一早上的奔波加上高温暴晒,宣读誓词时,她脸色发白,摇摇欲坠。邓嘉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好不容易等到誓词宣读完毕,便立马扶着杰西卡到一旁搭起的简易更衣室里休息。

  询问了杰西卡的状况后,邓嘉从包里拿出一块巧克力让她补充能量,见她的脸色好转,又掏出备好的防中暑药让她吃下。邓嘉的贴心与周到,让杰西卡佩服又感激,连连许诺要增加伴娘费用。邓嘉拒绝了杰西卡的好意,她觉得自己只是做到了该做的。

  这场婚礼给邓嘉赚来上千元的收益,也给了她动力和信心,她连着接下好几场婚礼,除了国外的新人,还有打算举行海外婚礼的同胞。

  2015年8月,邓嘉接下一场在迈阿密举行的中式婚礼。新娘在国内大学教授古典文学,新郎是在巴西工作的中国建筑工程师,两人因相亲走到一起。伴娘团由新娘大学时的好友组成,设计的抢亲游戏极富专业特色。有猜灯谜、对对子、行酒令、作诗词,问题全取自《山海经》《阅微草堂笔记》《诗经》等专业文学书籍。但是新郎和伴郎们是典型的理工科男,对于古典文学知识一窍不通。两边僵持不下,眼看着就要耽误迎亲吉时。邓嘉灵机一动,偷偷将答案写在纸巾上塞给伴郎团。

  事后新娘告诉她,当时心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可是闺蜜们执意要考验新郎,她也不好意思拦着。但两边的家长都讲究吉利,迎亲时间、婚宴时间全是提前计划好的,要是耽误了肯定会不满。因此,她十分感谢邓嘉的解围。

  “你这样专业,不如去开个伴娘机构好了。”新娘诚恳的建议,引起了邓嘉的深思。兼职伴娘以来,她获得了不菲的收益。短短两个月时间,就赚到了半年的生活费。虽然心动,好在邓嘉没有因利益冲昏头脑,她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做了一套策划案,将职业伴娘分为三类:提供幕后指导的“虚拟伴娘”、出谋划策的“秘密伴娘”以及全方位支持和陪伴的“终极伴娘”。根据等级的高低,收取几百到几千不等的费用。不仅如此,她还说服精通市场营销、网站维护的朋友们合作,共同创立了一个“出租伴娘”网站。仅半个月时间,就有上百位求职者。邓嘉筛选出十位,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场地给她们统一培训。

  有心栽花花且开

  在培训中,邓嘉教这些女孩如何根据新娘的性格、习惯,在现场做出恰当的反应;如何表现得更像新娘的亲密好友等等。尽管邓嘉慎之又慎,做了周全的准备,但业务并不如想象中开展得那般顺利。

  2016年2月,邓嘉接到了一单生意,服务一对华人同胞的婚礼。邓嘉立马想起团队里有个叫艾米丽的美国女孩,性格古灵精怪,培训时表现得很出色。她毫不犹豫将任务派给最为看好的艾米丽。

  整场婚礼,艾米丽都表现得很好,让新娘赞不绝口。邓嘉对她特别满意,准备将艾米丽当做例子,给其他女孩树个榜样。没想到,第二天却收到新娘的投诉。原来,在跟客户接洽时,艾米丽正好听到伴郎团在商量怎么闹洞房。她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绝佳的主意。

  艾米丽推荐伴郎团去网上多买几个铃声响的闹钟,定时到后半晚每隔半小时响一次,偷偷塞到新人的房间。艾米丽得意地告诉伴郎团:“这个闹洞房的方式,绝对让新郎新娘终身难忘。”

  伴郎团采纳了艾米丽的主意,结果一对新人的洞房花烛夜,就在此起彼伏的闹铃声中度过。新郎新娘找了一晚上闹钟,累得筋疲力尽。第二天,新郎打电话给伴郎团兴师问罪,才知是艾米丽的鬼主意搅黄了自己的新婚夜,他怒火中烧,不依不饶地问邓嘉讨说法。

  邓嘉焦头烂额,她没想到艾米丽的聪明会用在恶作剧上。在严厉地教训了艾米丽一顿后,还赔了新人一大笔钱,这件事才算了结。总结教训,邓嘉发现国外女孩不了解华人的风俗习惯。就像艾米丽,她根本不知道中国新人对新婚夜的重视。于是,邓嘉特意给她们补课,普及中国的风俗习惯。凡是国内来的客户,也尽量让华人女孩接待。

  但作为一个新兴行业,职业伴娘依然有被人不理解的时候,甚至引发矛盾。2016年3月,邓嘉又接到了一单国内同胞的婚礼。通过半个月的接洽,前期工作已经基本做好。可婚礼的前几天,邓嘉却突然接到新娘的电话,说要取消合作。原来,新娘的母亲听说女儿找了个职业伴娘,立即提出反对。“我妈觉得已经找了婚礼策划,没必要再花冤枉钱。我拗不过她,只能毁约了。”新娘委屈地解释。

  为了取得老人的支持,邓嘉特意打电话跟她沟通,告诉她婚礼策划侧重掌控流程,为新娘打造一个理想的婚礼。而职业伴娘是为新娘提供贴心细致的服务,解决各种突发状况,让新娘在婚礼上展现最完美的自己,二者的分工是不一样的。可即便邓嘉磨破了嘴皮子,老人依然认为职业伴娘可有可无。邓嘉无法可施,只得放弃了这单生意。

  对于老人的不理解,邓嘉倒是能够想通。新兴行业要得到大众的认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邓嘉的想法很简单,问题来一个就解决一个,事后再总结经验教训,争取下次不再犯同样的错误。抱着这样的心态,生意越做越好,她很有成就感。将来,她会让职业伴娘成为令人憧憬的朝阳产业!

  编辑/平凡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