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做贼心虚”岂能失守底线,那关不上的“潘多拉

“做贼心虚”岂能失守底线,那关不上的“潘多拉魔盒”啊

www.zhiyin.cn 2018-09-18 11:42:06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原因匪夷所思:仅仅是张敏在出租房里与情人激情,被身为中介的王晓文带客户时撞见,此后张敏一直担心王晓文“惦记”,做贼心虚的她给他钱物以图封口,最终竟燃起了这个在贫困悬崖挣扎青年的恶念之火……

\


  2015年12月12日,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中介王晓文将自己的客户张敏勒死在出租房里。

  原因匪夷所思:仅仅是张敏在出租房里与情人激情,被身为中介的王晓文带客户时撞见,此后张敏一直担心王晓文“惦记”,做贼心虚的她给他钱物以图封口,最终竟燃起了这个在贫困悬崖挣扎青年的恶念之火……

富翁之妻神秘死亡

  2015年12月12日,正在青岛出差的厦门一家陶瓷公司的老总赵延东突然收到一条银行发来的成功转出15万元的提示短信。想到可能是妻子张敏转走的,赵延东并没多关注。

  38岁的赵延东是福建省宁化县人,2000年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厦门市海沧一家陶瓷公司做销售。在那里,他认识了比自己小2岁的张敏。张敏是江西省赣州市人,两人于2002年结婚,次年生下儿子赵杰峰。

  2004年初,赵延东夫妻一起辞职创业,在稍有积累后,赵延东注册了一家陶瓷公司,打拼多年后,积累了上千万资产。

  然而,赵延东第二天赶回厦门家时,妻子不见踪影,电话显示关机。在多方联系无果后,预感不妙的他赶紧报案。

  集美分局民警当即在银行调取监控录像,发现15万元是通过中国工商银行自助银行的柜员机转到了账户户主“陈放”。警方找到陈放,却发现他是个在校读书的大学生,上月刚弄丢了身份证。

  2015年12月15日早上8时左右,集美公安分局接到一位摩的司机报案称,在集美车站一废弃的砖瓦厂发现一个纸箱里装着女尸。经赵延东辨认,死者正是妻子张敏!

  警方通过走访,很快从一位专门从事私人运输的面的司机张建口中了解到——

  2015年12月12日晚上10时许,他曾替人从集美海韵花园小区载过一个大纸箱到抛尸路段,雇请他运货的是位约28岁上下的年轻男子。根据这一线索,警方很快从监控视频里发现了他。就在此时,警方还发现“陈放”的银行卡在福建龙岩市区的一家银行柜员机上被人陆续提款,调阅监控录像后,发现该男子与海韵花园小区雇车的年轻男子为同一人。

  该男子具有重大作案嫌疑。经赵延东确认,发现该男子是自己半年前,将位于海韵花园小区一套房子委托其出租的房屋中介王晓文。昔日的房屋中介,是怎么样盯上自己的客户的?2015年12月29日,随着王晓文被抓获归案,谜底终被揭开……

“封口费”引发杀身祸

  王晓文,1987年出生于福建省武平县农村,父母都是农民,他有个比他大4岁的姐姐,和正读高中的弟弟。

  2014年7月,刚大学毕业的王晓文和女友陈凌燕一起到厦门打拼。王晓文专业是市场营销,在超市做了几个月的促销员后就辞职了。直到2014年11月初,他应聘到厦门市集美区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做了业务员。

  2015年6月中旬的一天晚上7点多,来了一对中年夫妻,找到王晓文,将位于海韵花园的一套四室二厅面积达200平米装修豪华的房子,委托他所在的中介公司出租。中年夫妻就是张敏和赵延东。在签下委托协议后,夫妻俩留了钥匙离开了。

  8月7日的下午2点左右,中介来了一对外国夫妇,对张敏那套房子表示出极大的兴趣。王晓文当即就带着老外夫妇去看房,谁知他刚开门,就发现卧室里传来异常的声响。

  王晓文三步并作两步推开卧室门,却赫然发现张敏和一个男人在床上翻云覆雨。王晓文忙带上门并连声道歉,随即带着租房客迅速退了出去。

  据王晓文交代:当他巧遇这幕后,最初他一直不安,觉得以后再面对张敏难免尴尬。一周后,他接到张敏电话,约他说有事要跟他谈谈。

  晚上8点多,王晓文如约而来。犹豫许久后,张敏吞吞吐吐地说起了那天的事,一再恳求王晓文不要把这事告诉丈夫,否则自己的家就完了。王晓文开始还为自己冒失撞见张敏的隐私而不安,没想到张敏反而主动恳求自己,他一再保证绝不会搬弄是非。听到他的保证,张敏才千恩万谢地离开。

  没想到,两天后,张敏再次约王晓文。这次她送给王晓文一万元的红包。“张姐,你这是干什么?”“你带人看了那么多次房,生意虽没做成,但也辛苦,就算给你的补偿。”张敏诚恳地说。

  无功不受禄,王晓文对接受这笔“巨款”心有不安,坚决拒绝了。见他不接受,张敏突然跪在他面前:“那事只有你知我知他知,我们都是有家庭的人,如果此事一旦传出去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你一定保密。”王晓文点头承诺。张敏临走前,硬将一万元塞给了他。

“惦记”出轨,养虎成患

  2015年9月底,张敏又给了王晓文1000元的商场购物卡,让王晓文中秋给父母买点礼物。“我老公最近一直在问房子怎么还没租出去,我担心他会给你打电话,你可要保守秘密。”

  在王晓文的再三保证下,张敏满意离去了。从撞见张敏出轨后,张敏不断给王晓文施着小恩小惠。刚开始王晓文还心存感激,可时间一长,看着张敏做贼心虚紧张的样子,王晓文又好气又好笑,尤其是目睹她驾着她的宝马绝尘而去,他甚至想:“要是把这秘密交换张敏的豪车,不知道她肯不肯?”王晓文嘲笑自己胡思乱想,也就忙别的事了。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

  2015年国庆节前夕,和王晓文谈了三年的女友提出分手。眼见厦门的房价越涨越高,而男友和自己的工作都没起色,两人的矛盾也越来越多,看不到希望的陈凌燕最终离去。

  打击接踵而至。2015年10月下旬的一天晚上,王晓文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他父亲到医院检查,被查出尿毒症中晚期,医院说必须马上换肾,手术费需要十几万元。

  放下电话,王晓文慌忙找出存折:折上只有1.6万元!看着每个月存折上几百几百的存款额,王晓文有点心酸。况且,他在这城市举目无亲,谁会借钱给他呢?

  正在王晓文哭泣的时候,张敏的电话来了,她说朋友刚送来一筐螃蟹,让王晓文明天在那套出租房里等着自己给他送来。挂断电话,王晓文的希望冉冉升起:张敏是阔太,对自己又这么好,想来找她借十万也不是什么难事。再说,自己一直替她把守着这么大的秘密,就算是拿十万块的封口费也不算过分。

  张敏可能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样主动频繁示好,已悄悄开启了王晓文心底那扇欲望之门。第二天下午6点,王晓文便如约去了张敏的出租房,张敏笑吟吟将螃蟹交给他,临走又说:“晓文,我老公最近给你打电话问房子没?你没跟他说什么吧?”王晓文连连摇头,张敏满意点了点头就要走,王晓文跟在张敏身后,嗫嚅说道:“张姐,你……能不能借我10万?”

  一听王晓文开口借10万元,张敏顿时脸色骤变。“我父亲得尿毒症急需换肾,张姐,你借我钱我一定会还给你的。”王晓文带着哭腔请求。张敏不客气道:“小王,做人不能这样,我当初就是觉得你人不错,才对你这么好的,你别以为我是害怕。”张敏丢下这话后开着车绝尘而去。

  借钱遭到拒绝,又被张敏羞辱一番,王晓文倍感屈辱。不过,张敏临走的话倒是点醒了王晓文:好你个张敏,我遵守承诺一直帮你守着这天大的秘密,你却这样对我。他脑海中突然冒出用这“秘密”好好敲诈张敏一笔的念头。

  罪恶的念头一旦滋生就很难压制。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再次加速了王晓文罪恶念头的燃烧:由于房地产业受国家调控,房屋交易量萎缩,王晓文所在的中介公司几乎一个月难有一单房产交易业务。2015年11月中旬的一天,老板通知王晓文等业务员,到12月底,他就要把店面转让出去,不再经营了。

  失业在即,父亲的治疗费仍然没着落。走投无路的王晓文,脑海中敲诈张敏的念头变得愈发清晰起来。

  眼看面临失业的日期越来越近,父亲那边的治疗费也声声告急,王晓文坐立难安,决定铤而走险了。2015年12月11日下午两点左右,王晓文假称有人看中张敏的房子,让张敏到房子里见面谈谈具体条件。也许是感到自己对王晓文太绝情怕恼了他,张敏如约而至。张敏见并没有租房客来,好奇地问:“租房的人呢?”

  “随后就到。”王晓文答。没有防范的张敏走进了门,王晓文随手将门悄悄关上。

  抱着一线希望,王晓文再次请求张敏借10万给自己,并承诺会尽快还她。张敏不悦道:“你别想拿这敲诈我,我老公换了手机号码,以后你也联系不上他了,这套房子嘛,我也准备收回,不出租了,你就死了这个心吧。”

  张敏的话字字敲在王晓文心上,他突然从心底升起一股熊熊怒火:我替你保守了这么长时间的秘密,你想这么就打发了我!说时迟,那时快,王晓文趁张敏不注意,绕到她身后,掏出随身准备好的水果刀比住她的脖子。张敏一面挣扎一面放声大喊救命,王晓文用随身准备好的毛巾塞住张敏嘴巴,并用尼龙绳将其捆绑起来:“快,拿出10万块钱来,我绝不伤害你性命。”

  张敏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并用眼睛示意自己掉在地上的包,王晓文颤抖着手捡起包,从里面掏出多张银行卡。他拿开张敏嘴巴里的毛巾,用刀比着她脖子:“说,密码多少?我只要钱不要命。”张敏说出了密码,央求王晓文放过自己。王晓文用毛巾塞住张敏嘴巴,拿着银行卡去楼下不远处的一个柜员机上查询密码正确后,回到楼上准备放掉张敏。

  瞬间成恶,酿成命案

  就在王晓文为张敏松绑的瞬间,他敏感捕捉到了张敏眼里转瞬即逝的怒火,他的手不由得停了下来:虽然张敏有把柄在自己手上,可就如她所说的,自己又没证据,反倒是张敏,如果事后报警正好借着这机会除掉自己……

  想到绑架勒索罪的严重后果,王晓文哆嗦了一下,他脑海里突然冒出把张敏弄死的念头。

  张敏看到王晓文拿着绳子要往自己的脖子上套,似乎也意识到情况不妙,嘴里“呜呜呜”直叫,并不断往后挪,眼睛里尽是哀求。王晓文伸手抹了一把汗,掐住张敏的脖子将她往床上拖。张敏拼命挣扎,用脚使劲蹬向王晓文的下身,被踹疼了的王晓文抽出随身带的匕首,不分青红皂白朝张敏身上捅去。

  几分钟后,见张敏没有动弹,已经彻底陷入癫狂的王晓文又用绳子使劲勒住张敏的脖子,直到张敏彻底不动弹,王晓文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做完这一切,王晓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然后,他到外面买了个大纸箱,回到房内将张敏的尸体抱到箱子里,用胶带封好,当晚10点多,他便从外面雇了一辆面的,将尸体运到了废弃砖窑旁边,随后将纸箱扔到破损的砖窑内。

  第二天下午,王晓文来到银行,用前段时间自己捡到的一张身份证办了张“陈放”的银行卡。经过一番精心伪装后,他来到集美一处人流很少的柜员机内将钱转到了自己事先准备好的银行卡上,再逃回龙岩老家,于是出现了在龙岩市区一柜员机上取钱的画面。

  无法面对妻子的背叛带给自己的伤痛,赵延东很快转让了在厦门的公司带着儿子离开了。在看守所里,王晓文痛哭流涕:“我一开始并没想到要置她于死地,是张敏三番五次提醒我,才点燃了我体内的恶念啊……”

  王晓文的入狱,带给他这个本来苦难重重的家庭几乎是灭顶的打击。王晓文的父亲在得知自己寄予厚望的儿子居然成了杀人犯后,气急攻心的他很快就撒手人寰。

  善恶原本一念间。是的,文中的王晓文本是一个刚踏出校门不久的大学生,涉世未深的他尚纯良,可是他却在张敏“做贼心虚”的诱导下,一步步失去了自己做人的底线,从而滑向了犯罪的深渊。可能张敏至死也没明白,是自己的“心虚”让自己送了性命。

  2016年7月18日,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王晓文死刑。王晓文不服,上诉至福建省高院,2016年10月28日,省高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定。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