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知名数学家之死,那个“闪婚”妻子还有多少秘密

知名数学家之死,那个“闪婚”妻子还有多少秘密

www.zhiyin.cn 2018-09-06 11:20:37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新加坡数学家林腾波,是新加坡数学家李秉彝教授的得意门生,是国际数学教育委员会会员。在德国获得博士学位后,曾供职于国际著名的德国洪堡数学研究所。

 

\

  新加坡数学家林腾波,是新加坡数学家李秉彝教授的得意门生,是国际数学教育委员会会员。在德国获得博士学位后,曾供职于国际著名的德国洪堡数学研究所。在一次去北京访问时,一名视他为“国际数学界青年偶像”的女粉丝苏音为他在酒店接风,酒酣耳热之际,两人发生了一夜情。

  没想到,苏音此后以怀上了他们的孩子为由,跨洋逼婚,林腾波的发妻黄可意在痛苦中离婚!孰料,林腾波新婚不到三个月,却突患肝癌。

  前夫去世后,黄可意发现:苏音所“生”的儿子,竟是为了达到和林腾波结婚、移民德国而“借来的”!而苏音在林病逝后,从德国遗产局领取了林腾波100余万元的遗产,并拟和黄可意及女儿争夺巨额房产!这场扯不断理还乱的家庭纠纷和法律难题该如何收场?

粉丝主动献身,数学家有了一夜情

  2010年2月,在沃达丰德国D2电信公司工作的黄可意突然发现,一向木讷的丈夫林腾波,最近天天晚上煲电话,据说是给个中国“女粉丝”授课。这年5月,两人又因这神秘的中国来电大吵起来。最终,林腾波黯然道:“我们离婚吧!”想起两人当年一步步打拼才有今天这幸福小家,黄可意不禁辛酸落泪!

  1964年黄可意和林腾波均出生于新加坡,双双从新加坡理工大学毕业,大学时热恋。1986年,林腾波考取德国波恩大学数学专业硕博连读。1989年,两人结婚,黄可意赴德陪读。1991年10月,女儿林小璇在德国出生。当时,林腾波还在读博,孩子满月后,黄可意边照顾孩子边打工。1996年初,林腾波应聘到国际数家界尖端机构的洪堡数学研究所工作,同年,黄可意考取了波恩大学计算机专业硕士。2001年夏,年近四十的黄可意应聘进沃达丰德国D2电信公司工作,任高级工程师。这年9月,林腾波应聘进奥伯豪森市一家计算机公司。他们在该市按揭了一套房。同年底,一家三口获得了德国国籍。

  2009年,林腾波被深圳一大学软件学院聘为名誉教授,并被新加坡一家软件研发公司聘为首席研究员。为此,他辞去了德国的工作,定期飞往中国、新加坡任教任职。自此,林腾波开始了“空中飞人”生活。

  当晚林腾波告诉黄可意,和他电话的女子名叫苏音,中国南京人,他们的孩子再过几个月就要出生了。据林腾波说,2009年11月,他去北京参加学术会议,一女粉丝来到他所在的酒店。她说,听说过林腾波经历,因此特地给她崇拜的数学偶像接风!女子名叫苏音,1974年生,系江苏省南京市一科研机构研究员。苏音当晚请吃饭,35岁的她举手投足间尽是风情,林腾波十分着迷。酒酣耳热中,两人发生关系……

  次日,两人匆匆分手。林腾波原以为这只是“一夜情”,不料三个月后,苏音突然打来电话,称怀上了他的孩子!她说,她与丈夫分居,就是因为他不想要孩子,现在她怀上了林的孩子,实乃天意,于是离了婚。林腾波震惊之际,劝她做流产。苏音却坚决要留下孩子。林腾波被苏音哭得心软,没再要求她堕胎。

  想到苏音为生下自己的孩子不惜离婚,又漂亮知理,林腾波顿生怜惜之情。其时,他因准备和朋友在德国创办家软件公司,一时顾不上去中国,就给苏音打了一万欧元,让她保胎。而林腾波的柔情,也让“怀有身孕”的苏音给情人电话倾诉思念,直到黄可意发现……

弃妻迎娶“小三”,新婚三月患肝癌

  毕竟与黄可意患难过,林腾波觉得愧对妻女。辗转几夜后同意与苏音断绝来往。谁料2010年11月初,苏音说,她已于2010年8月25日生下了儿子,取名彼得,中文名林念念!林腾波激动不已,瞒着妻子飞往中国。

  林腾波后来对黄可意说,苏音哭诉在中国,一个单亲妈妈带私生子太艰难,单位要研究处理她。苏音哀求林腾波娶她,把她和孩子接到德国。看着孤苦无助的苏音和胖乎乎的儿子,林腾波心软了,于是回德后提出离婚,黄可意死活不同意。

  无奈,林腾波只好到杜塞尔多夫法院递交了离婚诉状。离婚大战持续一年……2012年3月,在黄可意因生病和过度伤心缺席的情况下,法院判离婚。法院的依据是,两人感情已破裂,远在中国的一岁半的林念念更需要父亲。因黄缺席,法院并未对两人财产进行分割。

  而黄可意因悲痛工作失误频频,险被公司开除。离婚后,她搬到公司宿舍。

  黄可意事后通过她和林腾波的好友,留德博士刘啸了解到:得知林腾波离婚后,苏音当即飞到德国。

  2012年4月,林腾波和苏音办理结婚手续,但按德国法律,须要在林离婚三个月后才能办理。急于想移民的苏音等不及,5月2日,两人前往丹麦领了结婚证。

  婚礼上,林腾波特意邀请了在德国工作的近百名老乡、同学和同事参加。林腾波多年前就患有乙肝,在黄可意照顾下,乙肝一直没发作。在婚礼上,他忘记自己要绝对禁酒,竟喝了不少。刘啸当时劝他别再饮,孰料,苏音却不高兴:“不喝喜酒,他身上的晦气怎么冲掉!”林腾波不想惹新娘不高兴,当他喝光了一瓶白兰地后,竟突然吐血昏迷,被送医院抢救。

  一周后,林腾波出院,他和苏音返回奥伯豪森市家中静养。此时,苏音才知林腾波患有肝炎,且没和前妻分割财产。她生气地催他把房产和汽车办理在他名下。但愧疚的林腾波一直拖着,为此,两人闹起分居。

  6月1日,苏音说要带儿子林念念来德,办理入籍手续。她走后没几天,林腾波肝部剧痛,去医院检查。7月下旬,苏音母子到德国时,林腾波已被确诊肝癌晚期!

  这消息如霹雳,令苏音及林腾波的亲友均觉突然!林腾波远在新加坡的母亲,及在慕尼黑读大学的女儿林小璇纷纷赶来。最终,林小璇通过同学关系,把父亲转到慕尼黑大学临床医院治疗。

  前夫的病情令黄可意心中百味杂陈,婆婆吕桂兰告诉她:入院时,林常咯血,夜晚睡觉需要吸氧才能入眠。苏音每日既要在医院护理丈夫,还要照看儿子,不禁烦躁地把护理丈夫的义务全推给了吕桂兰。吕已74岁,视力和听力都不好,而在读书的林小璇因和苏音的隔阂,也只是课余才来。

  林腾波一天24小时都昏睡喘息。在医院不到十天,吕桂兰就熬不住,她让苏音晚上来陪护。但苏音对林腾波吸氧发出的粗重喘息声很不适应,有天夜晚,她竟将林的氧气面罩摘掉了。当晚,林陷入昏迷,幸亏医生抢救及时才保住性命。此后,林腾波病情恶化,出现腹水。

  苏音对喂饭、翻身、扶其小便之类的事更加厌烦。吕桂兰无奈中致电黄可意,求她来医院帮忙。黄可意踌躇中婉拒了。

  因德国法律规定,外籍人士与德国人结婚一年后方能转为德国国籍。见移民无望的苏音,甚至当着吕桂兰给国内亲戚电话:“早知这样,我不会跟他结婚!现在倒找了个累赘,谁知他要熬到啥时候!”病床上的林腾波恍惚中听到,只是流泪,却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借来儿子”移民转正,纷争中前妻求证

  2012年8月底的一天,苏音竟突然消失了。婆婆寻她不见,只得哀求黄可意帮帮儿子。前夫这般境地,黄可意请假赶到慕尼黑。

  9月8日,在黄可意给林腾波擦身时,他泪水滚滚:“我好悔呀,我对不起你们!”

  据黄可意猜测,其实那天前夫可能是要留遗嘱,向她交代家中财产分割的情况,而备受煎熬的她一时没想到这些问题。9日,林腾波陷入昏迷,此后再未醒来。9月13日21时,48岁的林腾波病逝。

  就在他临终前的12日下午,苏音得知他病危,抱着儿子突然出现。得知丈夫已深度昏迷连遗嘱也没留下,她非常失望。吕桂兰气愤地问她去了哪里。苏音却说:“这里太闷了,我带儿子出去走走,难道孩子不更需要照顾吗?”她发现黄可意也在场,讽刺地说:“反正,惦记他的人多的是,少我一个也没关系。”林腾波遗体火化当天,苏音便收拾回国离去了。

  三个月后,黄可意突然醒悟到前夫给她留下了一堆麻烦:他和苏音已是合法夫妻,还生有一子,苏音母子虽没德国国籍,但按法律他们对丈夫财产拥有继承权。自己离婚时,家中财产主要是这套约350万人民币的房产,还有一部汽车,及不少存款。黄可意就委托律师查看登记在林腾波名下、两人尚未分割的财产,毕竟女儿完成大学还需要她供。这一查,黄可意才发现,包括林腾波的死亡保险金、存款100余万元,已被苏音取走!

  这时,已回新加坡的吕桂兰告诉黄可意一件蹊跷事——林念念被带到德国后,她曾多次想带孙子,但苏音不放手。她还发现林念念长得不像苏音,更没林腾波的影子,她怀疑林念念不是林腾波的儿子!

  这时,苏音致电吕桂兰,催促她尽快去德国,给自己和儿子办理移民,并让她通知黄可意,声称那套房产的主人现在是她!吕桂兰把想给林念念做亲子鉴定的想法告诉苏音,苏音气愤道:“这是对我的侮辱!谁要做亲子鉴定,我就死给她看!”吕桂兰的话,令黄可意震骇:不弄清林念念身份,不但活着的人不安,连死去的前夫也难瞑目。

  2013年国庆节,黄可意飞达南京,决定对苏音母子展开调查!

  她首先到苏音所在的小区,苏音同单元的多名邻居告诉她:苏音离过两次婚!首任丈夫是公务员,有个16岁的儿子,现在上海读书;第二任丈夫是工程师,两人无子;听说现在嫁了个德国教授。

  黄可意询问跟第三任丈夫有没孩子。邻居们笑了:她每天都练瑜伽,身材那么好,啥时间生过孩子呢?黄可意又去苏音单位。门卫称:当年他几乎每天都见到苏音,从未见她大肚过,也未请过产假。

  所有迹象显示,苏音的“私生子”是冒牌的!黄可意随后得知:2010年苏音根本没怀孕,但同年8月,其弟媳却在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生下名男婴!林念念可能是苏音弟弟的儿子!

  得知苏音当初从德国遗产局取走林腾波100余万遗产,凭证就是她和林的结婚证及南京金一公证处出具的“林念念系林腾波亲生子”的“出生公证书”,黄可意来到公证处求证。

  公证处称,他们办理这份公证的依据是苏音单位出具的一份盖了公章的介绍信。黄可意又来到苏的单位查问。办公室主任证实,单位证明是苏音自己开的,并偷盖的单位公章,单位正要追究她的责任。

  得知一个专业机构仅凭这种“未经核实”的根据,就给出这纸“荒唐”的公证书,黄可意气得流泪。回德后,根据专家建议,她决定依法撤销这纸公证书,再向德国遗产局申请冻结林腾波的遗产。

  2014年4月,黄可意第二次飞抵南京,聘请了江苏诚播大律师事务所马向东律师与南京金一公证处交涉。经力争,2014年11月,南京金一公证处最终承认那份公证书存在问题。但公证处又提出做亲子鉴定,以确定林念念到底是不是林腾波亲子。

  林腾波尚有母亲和妹妹,这项鉴定在技术上没问题。但公证处通知苏音做亲子鉴定时,她坚决不同意。公证处以此为由,不肯撤销那纸公证。

  黄可意为此三次上书中国司法部,她在给司法部的申请书中心酸地写道:“因苏音与林腾波的有效婚姻仅三月。根据德国法律,她不具备领取林腾波保险金及寡妇金的条件。她是凭借林念念这个未成年的假儿子作为条件,领取到德国社会保障局的寡妇金的。因此,将林腾波遗产继承人名单中假儿子林念念去掉,对于保护死者林腾波的名誉和生者林小璇和黄可意在德国的诚信及合法权益有重要意义。”

  同年12月,在司法部压力下,南京金一公证处终于撤销了那份公证。很快,这份撤销的公证书的信被译成了德文,并盖上了中国外交部和德国驻华大使馆的认证章。

  德国遗产局收到撤销书后,立即给南京的苏音发去通知,要求她尽快作出说明,否则将对原来的遗产分割决定撤销,其子的抚养费也予以取消。因苏音一直不肯作出说明,2016年10月初,德国政府停止了对林念念抚养费的支付,同时修改了相关遗产分割,并中止了苏音寡妇金的领取,及她和儿子的移民手续的办理申请。

  消息传来,黄可意和女儿来到林腾波公墓前祭奠告慰!

  2016年11月,林小璇向南京市下关区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南京市公证处、苏音单位及苏音本人予以赔礼道歉,并赔偿给自己造成的损失。而黄可意则委托马向东律师向南京市中院提出:要求苏音尽快返还从德国取得的100余万财产。目前,这两场官司均已开庭但未宣判。

  本刊记者曾多次致电、短信苏音均关机、不回复。记者去其单位采访,才知苏已休假。在南京开庭的两场官司中,她均缺席。

  2017年3月7日,记者突然收到苏音的短信,称她不接受采访,但记者可打其代理律师电话。随后,其律师向记者介绍了林腾波遗产继承问题及案件进程。记者希望就黄可意所讲的生活细节向苏本人求证。其律师表示,这属个人隐私,苏音本人不会回应。至于苏音本人在德的财产继承问题,她和林腾波是合法夫妻,当然有继承权。如她和黄可意母女协商不成,只能等德国法律来裁决了。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首届刑事辩护专业委员会主任唐红新律师对此点评:一位德高望重的数学家,只因一场虚妄的一夜情,一个冒名的“私生子”,结果妻离子散,最终恶疾迸发,英年早逝,还落得身后一地狼藉,令人喟叹。人生啊,有时就是那关键的几步,无论何时也要把紧我们道德的底线!

  (因涉及当事人隐私,主人公均为化名)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