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爱太沉重,儿子的书包难盛妈妈的梦想

爱太沉重,儿子的书包难盛妈妈的梦想

www.zhiyin.cn 2018-09-06 09:40:01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2016年12月10日晚6时许,川东某电力集团公司部门主任高安国之妻叶敏惨死家中,警方旋即展开侦破。事隔仅6天,凶手被缉拿归案。令人没想到的是,凶手竟是死者未满17岁的儿子。是什么深仇大恨使在上高中的儿子对亲生母亲痛下杀手?随着笔者的采访,一桩令人痛心的悲剧渐渐浮出水面……


  父母的希望,

  堆砌在孩子身上

  叶敏从小生长在川东达州市石桥镇农村,爸爸是川东某电力公司工人,妈妈因身体不好没上班,全家的重担就落在爸爸肩上。叶敏懂事,从小学习成绩都是佼佼者。

  高二时,父亲因工重残。这让清贫的家雪上加霜。好在电力公司给了叶家一个招工指标,让叶敏去公司上班。面对重残多病的父母,叶敏不得不放下自己的理想,来到川东电力公司当了一名工人。

  工作后,叶敏读电大时认识了高安国。得知他也是电力系统职工,两人很快堕入爱河。三年后,两人结婚。

  2000年6月初,叶敏生下儿子高超。从儿子会说话起,高安国夫妇就牺牲一切业余时间教育儿子。每晚,叶敏夫妇给儿子讲故事,念唐诗,教英语单词,识字,数数……叶敏对老公说:“现在他不懂不要紧,耳濡目染就能记住一些。我们这一代没指望,但儿子该有个好前途。”

  功夫不负有心人。小高超在三四岁时,能背近百首唐诗、儿歌,会唱英文及中文歌曲20多首。每当家里来客人,夫妻俩便招呼儿子演示一遍,这使全家人非常自豪。

  听说英语要从小抓起,夫妇俩又不惜重金送儿子去学习。起初,儿子倒也学了不少,但不久就在课堂上淘气起来。为了监管儿子学习,叶敏把老师请到家里,每周一三五的晚上7点到9点,实行一对一的学习。学习班结束时,高超英语比赛获得了第一名。叶敏不无得意:“孩子嘛,就要严抓严管。”

  转眼就到了2007年8月,高超上小学了,夫妇俩研究了全市近10所学校后,舍近求远地为儿子选定了市实验小学,即使要交高额的择校费也在所不惜。

  软硬兼施,

  儿子在重负下叛逆

  从上学的第一天起,高超的英语水平便全校瞩目。这一年,高安国因获得了几项国家专利技术,升为部门主任。他买了辆小车,每天接送儿子上学放学。

  几年下来,高超的成绩都在全年级前几名。然而,孩子贪玩的天性却是不能轻而易举就扼杀掉的。渐渐地,高超发现做完学校作业后还要做父母给的作业,就开始故意拖沓。他开始恨学习,是“学习”让他失去了游戏的时间。

  2012年,高超小学五年级了。这年暑假,学校组织夏令营,高超因优秀而入选。当他兴冲冲地告诉父亲时,却遭到训斥:“五年级要抓紧了。等你考上重点中学,爱上哪儿玩就带你上哪玩儿。”高超满腹委屈,在日记中写道:我不想考名牌大学,也不想出国。我只想到大海上,看看那些自由飞翔的海鸥……

  就这样,在磕磕绊绊中,高超上了初中,也进入了青春期。本来,青春期的叛逆只要父母善于引导,孩子都能平稳度过。可叶敏夫妻俩不仅没意识了这点,反而为了让儿子上重点高中,更加控制儿子的学习和生活。不同的是,相比小学时默默承受,高超开始作对,只要父母不在家,他就溜出家门玩个够,然后赶在父母回家前,坐在桌旁做作业。

  在叶敏夫妇的严格控制下,高超郁郁寡欢,成绩渐渐下降。一次期中考试,数学考了89分,而语文只66分。他自知回家免不了父母的责骂,就偷偷改成了86分。

  结果还是被父母发现了。高安国大发雷霆,“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欺骗我们,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说完,就是一巴掌。

  孩子毕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丈夫的做法让叶敏心痛难过。她把丈夫推出门,苦口婆心劝儿子要立志成才。说到动情处,她竟跪在儿子面前,“儿子,就算妈求你了,妈妈当年没条件读书,现在你有这么好的环境和学习条件,你又是个聪明的孩子,只要你考出好成绩,你要什么,妈给你买什么。”

  母子连心,高超看着妈妈伤心的样子,心里也很难受。“妈,我听你的话!”从此,高超认真了很长时间,但他眼前还是常浮现爸爸的巴掌和妈妈的眼泪,怎么也挥之不去。

  儿子的表现让高安国夫妇心中暗喜,但高超的学习成绩总是时好时差,心情好时他学习认真一些,成绩就是前几名;稍有懈怠,又会落到班上中等水平。

  为了激励儿子,只要高超学习成绩有进步,高安国就给儿子发奖金,要多少给多少,并应儿子的要求买来了手提电脑。夫妻俩没有意识到,正是由于自身观念的错误,把儿子—步一步引到了一个没有退路的绝境。

  2016年9月,高超以险过重点线的中考成绩踏入了高中的大门。在开学的前几天,叶敏夫妇就开始了对儿子的思想教育工作,随后给儿子制定了一份严密的学习计划。他们还找来清华、北大等一些著名大学的图片,贴在儿子卧室的墙上、门上,时时提醒他:“看,你的将来是要从这里开始的!”

  上高中后,高超的学习成绩并没有显著的进步,两次考试都属中游。父母着急了,他们到川东师范学院请了一名高材生给儿子做家教。但是,高超的厌学情绪并没有随着时间泯灭掉,反而像火山,压抑得越久,爆发起来就越激烈。

  有一次,他干脆不听家教给他辅导,好说歹说拉他和自己玩游戏。正在他们打得难分难舍之际,叶敏推门而入,一气之下,赶走了家教。时隔不久,他们又高薪请来了一位特级教师。可是高超开始了他的消极对抗,故意在听讲的时候呼呼大睡,要么就是教师给他把一道题讲了一遍又一遍,他总是做出懵懵懂懂的表情。老师又气又恨,坚决不再给他补习了。

  就这样,高超气走了一个又一个家教。儿子变得越来越不听话,叶敏气极了,就开始动手打。打在儿子身上,疼在自己心上。可是想到要儿子成材,她的心肠就硬起来,下手也就不自觉地重了些。

  慑于其威力,高超倒也能老实几天,但过不了多久,他就老调重弹。可能是童年的玩乐时光被剥夺,上高中后高超对电脑游戏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他有很多钱,学校附近的网吧他一家挨一家地去打。去的次数多了,老板们都知道他很精明,能用最少的钱花最少的时间过关斩将。

  如此一来,他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从班上的中等落到了最后几名,得来的自然是叶敏夫妇愈加频繁的打骂。起初,高超还怕打,时间一长,他也被打痞了。此时的叶敏和高安国除了拳头,对儿子已没有了更好的办法。高超只要一挨打就跑,有时几天不去上课。—次,他在同学家躲了好几天,同学的父母劝他回家,他撇撇嘴说:“那还是家呀?比牢房还没有自由!”

  每当此时,叶敏夫妇就心急如焚地四处寻找,好说歹说地把他哄回家,给他大把钱让他花,把他留在家里再说。他们想先稳住他的心,只要不逃学旷课。

  失手酿惨案,

  勒死慈母谁之罪

  2016年10月的一天,叶敏参加完学校的家长会回到家里。这次,她简直心灰意冷到了极点,儿子的6门功课中竟有3门不及恪,她觉得儿子变了,曾经让他们骄傲的儿子如今竟沦为了差等生。

  想着想着,她不由得不寒而栗。她知道,儿子从心底里还是爱她的。她决定利用儿子对她的爱来唤醒儿子。一进门,叶敏就—言不发地进了卧室。一天一夜,她不吃不喝也不开门。任凭丈夫和儿子怎样砸门,怎样哀求,她都不出来,还说:“儿子不成器,都是我这做母亲的没有尽到责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直到第3天,单位打来电话时,她才开了门。她脸色苍白,形容消瘦,门刚刚打开,便晕倒在地。那天,高超哭得很伤心,他哽咽着给叶敏端来一碗粥,叶敏没有吃,她将碗放在一边,抬起虚弱的身子对儿子说:“儿子,你从小就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父母的希望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以后的社会是知识经济,只有掌握了过人的技能与知识,才能生存,才能干出一番成就。你都上高中了,该明白一些道理了。”

  高超一边点头,一边擦着眼泪:“妈,你别说了,快吃饭吧,我懂了。”他将碗端到叶敏面前,要喂她吃。

  “妈,说实话,我不想考大学,也不想出国,我……”

  “哐当”一声,高超的话没有说完,叶敏便一把将粥碗打翻在地,伤心地说:“你这孩子,说了半天你一点也没听进去,你考不上大学,就不是我的儿子!”

  2016年12月10日这天是周末,高安国出差去了成都,叶敏到单位加班。由于是周末补课,这天下午不到四点高超便回了家,他要等新的家庭教师。他已经向母亲发过誓,要重新开始好好学习。

  看看时间还早,高超的手又开始痒痒了,他打开电脑开始打游戏。不料,他一玩起来就忘了时间。老师按门铃他一直没有听见,便给叶敏打电活,告诉她家里没人,无奈之下,老师只好离去。

  直到傍晚,叶敏下班回到家才知道儿子是在玩游戏,一股怨气直冲头顶,儿子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叶敏走过去,看见茶几上放着一根跳绳,她抓过跳绳边哭边开始抽打儿子。“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她气急败坏地打着骂着。儿子紧紧抓住了她的手:“妈,你别打了——”

  叶敏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有挣脱,她更气了。“好啊,我把你养大了,你有力气反抗了。”说着,她转身要到厨房里拿扫帚。高超也急了,他本能地抱住了妈妈,不让她进厨房。一个要走一个不放,两个人在搏斗中较上了劲。

  17岁的高超已经是1.72米的大小伙子了,他比叶敏高出许多。他将双手紧紧地箍住妈妈。他只有一个念头,不能放手让妈妈去厨房。惨剧就这样发生了,高超箍住妈妈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手中那根致命的绳子,绳子在母亲的挣扎中越来越勒紧了她的脖子,几分钟后叶敏的身体慢慢地瘫软下去,儿子这才松手,看着滑倒在地上,高超吓懵了——妈妈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黑了,高超瘫坐在黑暗里。他发现自己的嗓子干得发不出一点声音了。他叫不出来,也哭不出来。妈妈死了,最疼爱自己的妈妈被自己杀死了,不,妈妈没死,她怎么这么容易就死了呢?他的头脑昏乱起来,最直接的反应是要掩盖罪行。他想到了煤气爆炸,但打开煤气后,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越想越害怕,匆忙之中他翻出了3000块钱,匆匆拿了几件衣服,锁上门后径直去了车站。

  第二天下午,高安国回到家里,刚开门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呆了,痛苦不堪地掏出手机报了警。

  担心警方追捕的高超辗转几次,最后坐长途客车来到云南昆明市躲藏,他没日没夜地躲在网吧里玩游戏。12月16日,他在火车站的一家网吧打游戏时,两名身着便衣的警察站在了他的身后。此时的高超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高大的身材掩盖不住满身的孩子气,脸色苍白,黑眼圈深陷,一双稚嫩的眼睛毫无生气……

  【编后】思想家卢梭说过,世上最没用的三种教育方法就是:讲道理、发脾气和刻意感动。而叶敏夫妻俩却用这三种方式教育了儿子十多年,还强硬地把自己的梦想加注在孩子身上,完全忽视了孩子的感受,从而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父母过高的期望值和孩子正常发育水平之间的矛盾。另一方面,无论是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都存在一个重大的缺陷:过分强调孩子的知识教育而忽视性格和素质教育,从而造就了很多性格上乖张、逆反、偏激无常的孩子。愿读者记住这个教训,不再让类似的悲剧重演!

  (本文均为化名,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上网)

  编辑/贺长虹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