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做个植物猎人,一个农夫的疯狂生活

做个植物猎人,一个农夫的疯狂生活

www.zhiyin.cn 2018-09-05 11:16:53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如今,在日本也有这样一个人,他攀岩走壁,潜入孤岛,被野熊追赶,被群蚁袭击,上演着类似贝尔·格里尔斯挑战荒野的大戏。他就是是西畠清顺,日本最会玩的“农夫”。

\



  17世纪到20世纪中期时,一些欧洲探险家为宫廷贵族寻找珍稀植物,这些人不仅敢于冒险、体力过人,最重要的是非常热爱植物。

  如今,在日本也有这样一个人,他攀岩走壁,潜入孤岛,被野熊追赶,被群蚁袭击,上演着类似贝尔·格里尔斯挑战荒野的大戏。他就是是西畠清顺,日本最会玩的“农夫”。

一次旅游,改变人生

  1980年,西畠清顺出生于日本,他的家族从1868年起就世代经营花艺商铺“花宇”,作为第五代掌门人,西畠对绚烂又娇嫩的花卉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棒球,每天放学后,他都会和朋友们在棒球场上厮杀。

  “混到”大学毕业后,西畠拒绝了父亲让他进入商铺工作的安排,回到老家做起了农夫。农闲时节,西畠就背着行囊,外出旅游。西畠的不务正业,父亲非常恼怒却又无可奈何。

  或许是继承了祖辈的基因,西畠注意起沿途的花花草草来,即使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株草、一丛花,他也会趴下来看个究竟,然后向父亲请教。几年时间下来,西畠的行程超过了三万公里,而他的笔记本上记录了近2000种植物。

  有一次,西畠到东南亚旅游,他的首站选择为里曼丹岛,这座岛方圆200平方公里,由于气温合适、湿度大,岛上的植物超过400种。上岛之后,西畠立刻被眼前的各种植物所吸引了,他早晨外出,直到日落时分才赶回酒店。第三天,他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你一定要去基纳巴卢山看看,那里有世界上最大的食肉植物猪笼草。”

  基纳巴卢山是东南亚最高的山峰,海拔4000米,西畠犹豫了:4000米的山顶空气稀薄,环境恶劣。可是他实在太好奇了:世界上最大的食肉植物猪笼草到底有多大?一番纠结后,好奇心战胜了怯懦。

  西畠穿着一件衬衫,带着一个指南针,随着海拔的升高,他冻得瑟瑟发抖,爬得筋疲力尽。八个小时后,他终于登山山顶,几株庞大的猪笼草出现在面前,从叶片到茎,他仔细观察、拍照。庞大的猪笼草震撼了西畠:看上去这么脆弱的猪笼草,却拥有这么神奇的生命力量。他兴奋地打电话给父亲,“这是我看到的最震撼的猪笼草!”父亲沉寂了几秒钟之后说道:“只要你能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一行,你还会发现更为震撼的植物!”

  下山之后,西畠购买了返回日本的机票,并以学徒的身份进入父亲的公司。入职三天后,父亲就将到白皑皑的雪山顶寻找花材的任务交给他,西畠信心满满,可是到白茫茫的山顶时,他才发现困难重重。回来之后,父亲并没有责怪他没有完成任务,而是意味深长地说:“不要以为你的笔记本上有几千种植物,可在浩瀚的大自然面前那不过是沧海一粟!”

  为了不丢家族的脸,西畠拼命地学习,他四处寻找品类稀奇的植物,在四处游历的过程中,他不仅慢慢积累了植物的相关知识,更练就了一番与当地卖手的“谈判”技能,除了一眼判断植物的价格之外,他和当地人的交流也越来越顺畅。为了发现更多的稀奇植物物种,他还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发展了上百个“植物线人”。

  此后几年,西畠和父亲一道去了泰国的植物园,逛了菲律宾的农场,走进了印度尼西亚的原始森林。每一次出去考察,西畠只带绳子、锯子和剪刀,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在泰国的林区他爬上满身是刺的树木,当地的村民都围过来看热闹,等到他汗流浃背下到地面时,大家好奇地查看着他的身体。原来,当地人因为害怕树上的刺还从来没有人爬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让当地人目瞪口呆:西畠小心翼翼挖出树,修剪枝桠,清洗包扎——他要把树运回日本。村民嘲笑他,是不是脑子坏了,怎么花这多钱弄一棵树回去。

冒险烧钱,痛并快乐

  有一次,线人向西畠报告,他在马来西亚的一处崖壁上看到了一株珍贵的桫椤树,西畠知道桫椤树在马拉西亚有活化石之称,在过去的十年里只发现两百来棵。

  按照线人提供的地址,西畠找到了桫椤树。这株桫椤树距离地面有50米,西畠的绳索枪根本射不到崖顶,想看桫椤树的真面貌唯一的可能是徒手攀爬上去。这无疑是拿生命在冒险,闻讯而来的村民都为他的安危而担忧,当地林业部门的人也赶来劝他不要冒险,因为即使他爬到了桫椤树也只能看看,拍几张照片,挖走想都不要想。

  西畠脱掉上衣和鞋子,像壁虎一样紧紧地贴着崖壁,然后慢慢挪动着身子,半个小时后,他终于爬到了离桫椤树两米外一处可以落脚的平台,他拿着相机不停地拍,十几分钟,才沿着刚才的路线返回。就在大家欢呼西畠安全落地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手臂多处划破。

  尽管不能把桫椤树挖回日本,可是几张珍贵的照片也让西畠很知足,他把照片发布在网上。

  在马来西亚停留了两天后,西畠根据线人的反映,前往印度尼西亚的一座无人小岛。守岛的工人提醒西畠,尽管岛上的植物种类很多,但是也生活着很多可怕的动物,除了毒蛇之外,还生活着一种毒蚂蚁,如果受到毒蚂蚁的攻击,不在两个小时内用药,很可能有生命的危险。

  “不就是一群小蚂蚁吗,我不去招惹他就行了。”三天后,西畠在草丛中发现一株坤甸木的幼苗,他兴奋地掏出锄头挖起来,一不小心,旁边的蚂蚁窝被捅开了,受惊的蚂蚁蜂涌爬到了他的手臂上,他挥动着手臂,还是被咬了几口,钻心的疼痛很快让他的呼吸出现了问题。

  西畠赶紧联系了守岛工人,然后把衣服撕成布条紧紧地缠着手臂,防止毒素快速到达心脏。十分钟后,守岛工人找到了西畠,让他服用药物。虽然命是捡回来了,西畠却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伤好之后,西畠又踏上了去欧洲阿尔卑斯山的行程,在线人的帮助下,他找到了一株非常珍贵的花草。西畠小心翼翼的拨开了花草根部周围的泥土,就在他全神贯注不要弄伤细根时,一头熊出现在了十米开外的地方,“熊来了,西畠,快点找一棵树爬上去!”线人慌张地爬上了树,可是等西畠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

  西畠先是决定装死,可是他觉得这样有点冒险,与其束手就擒,西畠决定放手一搏,他一手拿着剪刀,一手举着锯子,“不怕死的你就过来!”或许是看到西畠这样子熊胆怯了,或者是它刚刚吃饱对他根本不感兴趣,在双方对峙了一分钟后,熊转身慢悠悠地离开了。

  不断地身犯险境,再加上父亲的指导,西畠接触的植物越来越多,成长为一个成熟的“植物猎人”,对于花草树木,他看一眼就能判断出价格。另外,他还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看一眼植物的顶部,就能知道这棵植物一年能长多少厘米,闻闻树根的气味,就知道这棵树木移植后的成活率高不高。

  2014年,西畠在西班牙物色到了一棵奇特的橄榄树,这棵橄榄树历经十个世纪,基本上已经枯萎了,更不用谈开花结果。可是西畠对这棵树一见钟情,他决定将这棵树从遥远的欧洲运回日本。西班牙的朋友劝他别干这样的傻事,可是西畠却固执己见。

  橄榄树辗转了上万公里到达了日本。之后两个月,西畠把精力全部放在橄榄树的照顾上。有一天,助理兴奋地跑过来,“橄榄树发芽了,橄榄树发芽了,它真的活过来了!”千年古树枯木逢春,西畠喜出望外,2016年8月,他将橄榄树送到HOUSE VISION 2016展出,俘获了日本著名设计师原研哉的芳心。

植物猎人,快乐分享

  2014年7月,西畠接到非洲赞比亚线人的电话,表示他看到了一棵像啤酒肚一样的树。西畠先是飞到埃及的开罗,然后辗转坐车20个小时到赞比亚,经过仔细地观察,西畠断定这是一棵猴面包树,只是和其它树木的躯干成圆柱状不同的是,这棵树呈现的是啤酒肚的样子。

  西畠决定把树运回日本,可问题是,从赞比亚到红海,再经过印度洋,马六甲海峡,中国南海、东海,最后抵达日本,这样的航线实在太过漫长,时间最少要两个月,树木的健康状况根本不能保证。

  西畠决定赌一把:空运回日本。他握紧拳头:“我一定可以做到的,我必须可以。”最后,经过半个月的周转,古树终于空运到了日本。可是在海关登记时,西畠又碰到了麻烦,因为按照日本的法律,从非洲疫区登陆日本的物种,需要多个部门的盖章。农业部派来了专家,认证猴面包树种植不会对于本土的物种造成危害;动物部门也派人对猴面包树进行了样本的检查,确定是否携带病毒。看到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西畠联系了记者,通过媒体施压希望能减少工作流程,让树早一天种植下去。

  新闻播出来以后,很多人担心这棵树的命运。庆幸的是,一个星期后,所有盖有合格的检查结果下来了。之前,西畠打算将猴面包树种植在父亲公司的种植园区,可是看到大家为这棵树而担忧时,他改变了主意:把树种植在市中心的市民广场。“当然我完全可以把它据为己有,但是我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它!”

  种植的当天,西畠没有雇请起重机,而是召集了100人种树,随着他的号令,两吨重的猴面包树被竖立起来。另外,西畠还请来了电视台,现场直播种树的经过。随后几天,络绎不绝的市民涌到市中心的市民广场。西畠在接受采访时说:“两个国度的距离,14000公里,十万美金的费用,这一切都值了。”一个月后,猴面包树冒出了新芽,他在网上上公布了这一喜讯,还在全球范围内为这棵树征名。

  趁着这股东风,西畠成立了自己的植栽咨询公司——“天空植物园”,在占地634平米、非常“不天然”的庭院里,既有来自西班牙的巨大橄榄树,也有来自非洲阿特拉斯山脉的杉树,有来自中国云南的珙桐,以及世界第一大的仙人掌花……父辈的“花宇”单纯提供植物材料,“天空植物园”将风格不同的植物串联起了建筑内的多个功能区,可谓“一步一风景,一景一陶然”。西畠没有收费,考虑到人太多,他采取了预约登记。当所有人散去之后,西畠也会小坐一会,微闭上眼睛,让思绪在植物园里飘飞。

  曾经有记着询问西畠是什么支撑着他进行这么疯狂的举动,“喜欢得要死并不觉得累,也不觉得苦,甚至不顾危险,因为我相信每一棵植物,都值得人类的善待。相信这种自然的美,能无声地拉近人们的距离,治愈心灵的创伤。无论是花卉还是木材,你要做的不仅仅是一场交易,也不仅仅是把它们打造得更好看,还要加上自己的故事、梦想以及情怀,后面这些比纯粹的感官更重要。种树时,我能感觉到人们的表情在发生变化,他们的眼睛里开始出现一些特别的东西,这是我最开心的时刻。”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