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一汽掌门奇葩用人,耳光扇出一窝贪官

一汽掌门奇葩用人,耳光扇出一窝贪官

www.zhiyin.cn 2018-09-04 10:55:40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中国一汽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省部级高官徐建一个性非常鲜明:官大任性,语言粗鲁,脾气暴躁,动辄就公然扇下属的耳光。

\


  中国一汽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省部级高官徐建一个性非常鲜明:官大任性,语言粗鲁,脾气暴躁,动辄就公然扇下属的耳光。更为奇葩的是,被徐建一抽耳光的下属最终总能得到提拔重用,并成为替他敛财的铁杆心腹。因此,为了获得提拔的机会,数十个下属开始趋之若鹜地将脸呈现到徐建一的面前,等待着他的一记耳光……

  于是,在一阵阵“啪啪啪”的耳光声中,一群光怪陆离的官员上演了一出奇葩的官场现形记。

官大任性,好扇耳光

  徐建一籍贯江苏南京,却出生在山东福山,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他南方的基因长成了北方的彪悍,特别是他那一张阴沉的脸,还真有点领导的架势。1975年徐建一从吉林工业大学汽车系汽车专业毕业,进入中国第一汽车制造厂工作,从汽车研究所底盘设计科技术员、助理工程师、工程师、副主任、总调度长一路摸爬滚打,1996年12月,43岁的徐建一终获提拔担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跻身集团公司高层领导之列,成为集团公司最年轻的专家型领导干部。

  走马上任,徐建一不敢有丝毫狂野的表现,他知道一汽是“共和国长子”,人才济济,尚未站稳脚跟的他,尽力隐藏性格缺陷,为官低调,待人热情,处事绸密,把自己伪装得严严实实,公司上下都觉得他是好领导。

  徐建一在仕途上很快向前跨了一步。1999年2月,他平级转任集团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党委常委。虽然是平级,但多了“常务”和“常委”,职位的含金量和实权就增加了许多,在公司选拔任用干部上,他终于有了话语权。

  2000年10月,集团公司又明确徐建一兼任集团下属的长春一汽四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组织如此安排,不难看出,这明显是将徐建一作为集团公司老总进行培养,一汽“掌门人”迟早是他的。随着脚跟的站稳,特别是仕途顺风顺水,徐建一开始飘飘然了,张狂、强势的性格渐渐地显露出来。

  徐建一兼任长春一汽四环汽车公司董事长后,每次到长春公司检查工作都非常高调,要求公司中层以上干部提前到公司门前夹道迎接,对下属训话打官腔、很刻薄,性格越来越暴躁,稍有不如意就对下属发火、指责。

  那天,徐建一到生产车间检查工作,发现存在明显的安全问题,他非常生气,对管理人员严加批评。他正在严词训话时,某部门主任涂某插话解释,这下触怒了徐建一,他挥起手,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涂某的脸上。这下大家都傻眼了,堂堂董事长,怎么能当众扇下属耳光呢?涂某心里很窝火,可又敢怒不敢言。

  几个月后,涂某突然接到徐建一电话,叫他到办公室去一下。涂某以为自己又闯祸了,胆颤心惊地来到徐建一的办公室接受发落。徐建一平静地问他:“上次打你耳光,还记恨吧?”涂某摇了摇头,怯怯地说:“没有!”

  徐建一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称他能忍辱负重,董事会已任命他担任公司某部门副总经理,叫他赶快去报到。拿着董事会的任命文件,涂某窃喜,那个耳光挨得值。

  徐建一的霸道作风初露锋芒,2003年11月他却被突然调离一汽,到吉林省担任省长助理。随着徐建一的离开,他在一汽的笑谈被时间的尘埃渐渐掩没。徐建一离开一汽,依然春风得意,一年后兼任吉林市长。市长没当上两年,又转任吉林市委书记、省委常委,成为省部级高官。

  徐建一官大任性,一次下基层调研,随同他的一个助手因为事务繁多,没有对接好基层调研点,到了点上调研对象一问三不知,徐建一非常生气,当众扇了助手郑某一耳光,严厉批评其工作严重失职。

  当时的那种架势,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郑某这下栽了,乌纱帽肯定保不住了。郑某也是自认倒霉,回来等待免职。但是,郑某等来的却是组织考察提拔,派往县里担任副县长。为此许多人都说郑某是因祸得福。

下属献脸,扇出心腹

  徐建一离开一汽一转眼就是四年,一汽的职工渐渐快把他淡忘了,根本不会想到徐建一会杀“回马枪”。2007年12月27日,一汽集团中层以上领导干部会议上,54岁的徐建一突然出现在一汽人眼前,中组部副部长在会上宣布,任命徐建一为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总经理、党委副书记。

  重返一汽并且官越当越大,人们回忆起几年前他当众扇下属耳光的事,有人小声议论,徐建一粗暴的性格不知有没有改?有人小声地回答,估计改不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果然,他走马上任不久,销售公司副总经理李某便撞到他的手上。

  那天,徐建一到销售公司检查季度销售情况,这是他担任集团公司总经理的第一季度,他希望能实现“开门红”,可是不但没“红”,销售业绩反而下跌了三个百分点。徐建一没听完销售公司总经理的汇报,就扇了陪同的一位副总李某一记耳光,然后扬长而去。

  莫名其妙被扇耳光的李某感到万般委屈,一个月过去了,李某还为被扇耳光的事想不通,可是这时集团公司关于销售公司人事调整的文件下来了,李某被提拔担任某部门总经理。这时,李某对徐建一的怨恨顿时全消,觉得徐建一打他的那耳光,是在考验他。从此之后,他和徐建一走近了,肝脑涂地为他效劳。

  李某被扇耳光后获得提拔,人们自觉不自觉地联想到五年前徐建一当众扇涂某的耳光事件,有好事者便把这两起“耳光事件”联系在一起,总结出一个很好笑的规律:要想获提拔,必须挨耳光。

  这规律开始说出来,很少有人相信,但也有例外的。唐某在一汽大众某销售事业部一干就是十年,业绩也不错,可是提拔时就是没他的份。为此,他不时会发发牢骚。同事对他说:“你与其在这里发牢骚,不如去让徐建一扇一耳光,或许还有被提拔的机会。”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不几天机会终于来了,徐建一到一汽大众某销售事业部来检查工作,对事业部的工作很不满意,训话的音量提高,唐某故意过去给他倒水,边倒水边小声地说:“徐总,喝喝水吧,这样骂人,有用吗?”这下激怒了徐建一,他“啪”的一耳光打在了唐某脸上。

  唐某摸了摸滚烫的脸,望着徐建一微微一笑,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在此之前,徐建一根本不认识唐某,那一耳光打过后,唐某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离开销售事业部时,他问了一下唐某的名字。徐建一走后,几个同事半开玩笑地对唐某说:“祝贺你,挨了耳光!这次提拔有望了!”弄得唐某有些哭笑不得。

  可是,唐某等了三个月,没有像李某那样幸运,开始有人取笑他,那耳光白挨了。唐某也觉得自己靠挨耳光获提拔的想法太荒唐了,于是也就没有作指望,把它当着一次荒唐的教训。

  一晃过一年了,唐某早已把那次挨耳光的事情忘记了,这时集团公司人事处来考察唐某担任副总经理,称唐某是徐建一推荐的。原来,徐建一对唐某不了解,那次扇了耳光后,他开始观察唐某,发现唐某是个不记恨的人,并且是个受滴水之恩会涌泉相报的人,于是才决定提拔唐某,为他所用。

  2010年12月,官运再次垂青于徐建一,他担任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真正成为一汽“掌门人”。手里掌管着大权,于是,许多人开始巴结他、追捧他,为了获得提拔,还主动创造机会,让他扇耳光。

  对徐建一来说,扇耳光成了他选人的一种手段,他觉得能挨他耳光的人,都是屈服于他、为他所用、能成为心腹的人。被扇耳光就能获得提拔,成了不少人走近徐建一的捷径。不少汽车商老板,为了从他手里获得利益,也投其所好,主动让他扇耳光,成为他最放心的合作伙伴。

  长春市某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强,虽说是徐建一妻子的弟弟,但开初张强有些傲慢,他找徐建一照顾点业务,徐建一都公事公办,没有搭理他。一次,徐建一在自己办公室和几个下属在商量事情,张强却纠缠不休,徐建一火冒了,就给了他一记耳光。

  按常理,张强肯定要还手,可他没有,不声不响地退出了办公室。令人难以想象的是,徐建一这耳光打过之后,他和张强的关系更加密切了,一汽集团的整车物流运输业务就交给张强。

心腹进贡,纷纷落马

  在一汽集团,被徐建一扇耳光后获提拔的下属不少,十有八九获提拔后都肝脑涂地地跟着他,成了他的心腹。徐建一给他的手下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只要和我一条心,把事干好,保证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为了感谢徐建一的提携之恩,获提拔的“挨打者”开初在逢年过节,都要买一些名烟名酒之类的礼物到徐建一家里致谢。徐建一有意无意地提醒他们,我们搞的企业玩的是经济,你们都是经济部门的管理者,谁还兴送这些东西呀。

  徐建一的言下之意就是要送礼就送点实惠的,他的那帮心腹,大都是下属公司的老总、副总,都是人精,徐建一的一句点拨,他们就一通百通。有徐建一这个靠山,他们动点手脚、捞点钱“进贡”根本没有什么问题。

  徐建一心腹都很精明,为了得到徐建一的保护,或者说让自己成为徐建成一根绳上的蚂蚱,他们贪污受贿的钱,都抽出一定比例“进贡”给徐建一。徐建一坐享其成,把他们当作自己敛财的工具,每年心腹的“进贡”总是上百万元。徐建一对他们固然是睁只眼闭只眼,有时发现问题,还提醒他们尽快整改。

  徐建一妻弟张强,虽然不是他的手下,但也是徐建一的心腹之一。徐建一对他算是很厚爱了,张强仅在承接一汽集团整车物流运输业务上,获得利润高达8000万元。为了回报徐建一,2012年9月,张强花了650万元在海南三亚鹿回头半岛买了一套海景房送给徐建一。

  除了心腹给徐建一“挣钱”外,他还为通过扇耳光培养起来的商人合作伙伴提供有偿服务。2011年一汽集团装修行政事务中心主楼,徐建一帮助长春某公司老总董某拿下装修工程,董某得知徐建一要装修妻弟送的海景房,2013年先后4次送给徐建一“装修费”100万元表示“回报”。

  徐建一的心腹几乎占据了一汽重要岗位,大家的心思都放在个人敛财上,根本没放在公司的发展上,加之他靠扇耳光提拔起来的心腹,虽然很听话,但多数能力不强,以致徐建一主政一汽时提出的一系列发展战略一一地化为泡影。

  徐建一上任之初提出“整体上市融资”的发展战略。但是7年多过去了,国内所有汽车大集团都整体上市了,只有一汽集团还未整体上市。

  徐建一提出“大自主战略”,实施了4年,一汽集团自主品牌瞄准冲击高中端市场的奔腾B90轿车年销量仅为3951辆,同比下滑47.15%。他轰轰烈烈实施的大手笔营销,斥资10亿人民币打造的全新自主品牌欧朗,2014年只销售了6933辆。

  徐建一提出的新能源汽车“蓝途战略”,实施了3年,一汽首批量产的四款新能源汽车终于上市,但是却无一入围2014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前十位,销量排行榜被比亚迪等民营企业牢牢占据。

  一窝贪官,不可能创造出骄人的业绩。一汽连年走下坡路,徐建一放纵心腹贪腐,渐渐引起了民愤,引来了一汽老职工和退休干部举报,也引来了国家审计署和中央巡视组。

  2014年12月,一汽集团二级子公司数十位高层,接受审计和纪检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的调查。2015年,一汽集团总部数位负责人因涉嫌严重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心腹一个接一个被斩落马下,徐建一岂能置之度外。2015年10月,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再次进驻一汽。随即,中央纪委监察部宣布: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徐建一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据查,2000年至2014年,徐建一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长春市顺航运输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强等在企业经营、职务调整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间接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巨额财物。

  2017年2月9日,徐建一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6个月。第二天,徐建一的妻弟张强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张强送给他的那套海景房,虽然花了100万元装修,可徐建一一直没有机会住进去,现在,他就更没有机会搬进去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受,他只能面对高墙慢慢体会了。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