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香樟树下女硕士之伤,博士来了给你爱情

香樟树下女硕士之伤,博士来了给你爱情

www.zhiyin.cn 2018-08-16 12:55:52 知音 我要评论

字号:T|T

因为深深暗恋着她,所以在她最艰难的时候选择了毫不退缩地走近她,至此经年,病床前后,从未远离,从未放弃。

\



  他们俩,一个是博士,一个是硕士。她是浙江大学中文系的才女,因为乳腺癌被迫切除了右侧乳房并已骨转移。他是浙江大学哲学系博士。因为深深暗恋着她,所以在她最艰难的时候选择了毫不退缩地走近她,至此经年,病床前后,从未远离,从未放弃。2011年8月20日,浙大附属医院,当她因颈椎处的肿瘤严重压迫脊神经,几乎瘫痪在床时,他含着泪,在她面前庄严起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妻子,无论贫贱富贵,无论生老病死,我都会陪你走下去……”

 那场香樟雨那场青春的伤,我要让“灰太狼”爱上“美羊羊”

  朱广龙永远忘不了,第一次遇见王翠时的情景。那是某一年的初秋,一场突如其来的细雨飘落,正准备去图书馆的朱广龙,就在这时看到那个满脸忧伤的女孩,一身雪白的连衣裙,手里抱着一本《马太福音》,微闭着眼睛紧紧靠在一棵香樟树下,白裙胜雪,就像栖息在树下的一个天使。他轻轻扫了一眼女孩学生证上的名字——王翠。第一个反应就是,这女孩长得很琼瑶,名字很中国,怎么也信上帝?

  朱广龙不知道,那时的王翠,正在承受着命运悲喜交集的双重侵袭。就在几天前,她刚刚得到一个天大的喜讯:品学兼优的她获得了被保送浙大硕士研究生的资格。然而,保送的喜讯刚刚传来,她就察觉右侧乳房内有硬硬的肿块,去浙江大学校医院一检查,竟然是乳腺癌二期!一夜之间,悲喜两重天,21岁的王翠,几乎崩溃。

  王翠是湖北襄阳王集镇人,以优异成绩考入浙江大学中文系。在班里,她担任班长一职,学习名列前茅,幸运地被浙大保研。可是,她没有料到,从云端到地狱,原来近在咫尺

  王翠在父母的陪同下,住进浙江大学附属邵逸夫医院。两天后,她切除了一半右乳组织,手术很成功,一切都在控制之内,但王翠丝毫高兴不起来。一瞬间,失去了女人特有的骄傲,一场华丽青春剧还没有完全上演,就在生命残缺里黯然落幕了。无人处,看着右侧胸前缺失的那一朵花蕾,王翠强忍着眼泪兀自沉默。那一天,她在日记中郁郁写道:“我现在有多少的不甘!我甚至没有真正爱过,便已失去了爱的资格。现在的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失去了做梦的力量。现在打算:以后一个人过,好好好好孝敬爸妈……”

  王翠没想到,一个爱她的男孩很快来到她身边。2008年元旦,高中同学陈琳娜来看王翠,给她带来一个好消息:“今年咱们在杭州上大学的同乡打算举行一个联谊会,大家一致推举由你主持。”王翠不自信地摸摸头:“我,行吗?头发都掉得没几根了!”陈琳娜调皮地一笑,变戏法般拿出一个美羊羊的头罩戴在她头上。

  那天晚上,当漂亮的王翠顶着美羊羊的大脑袋,成功地主持完节目刚准备下台时,台下突然蹿上来一只带着头套的“灰太狼”。王翠吓了一跳,台下却响起热烈的掌声。在有节奏的掌声中,“灰太狼”开始围着王翠翩翩起舞,并向王翠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王翠猝不及防,只好配合着这只“灰太狼”,紧接着,全场同学也纷纷两两起舞。看不见“灰太狼”的脸,但那一夜,在青春的舞步中,她忘了伤,也忘了痛。

  下台后,在陈琳娜的引见下,“灰太狼”揭下头套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我叫朱广龙,山东烟台栖霞县人,浙江大学本科毕业后,在人文继续教育学院留校任职。工作两年辞职,考取浙大哲学系硕士研究生。后来,王翠才从陈琳娜那儿得知,这次联谊会,是朱广龙托陈琳娜发起的——因为,早在那个飘着细雨的清晨,这个香樟树下的大眼睛女孩,就深深占据了他的脑海。后来,他利用工作之便,查到了王翠所在的系,并精心策划了这个让她开心的联谊会。

  从此,两人熟识起来,清晨日出,两人同去图书馆看书吟诗;黄昏日落,两人绕着校园亭台水榭散步谈心。一个学哲学,一个学文学,他们有说不完的话题。

  一天,朱广龙去参加一个导师的生日晚宴。聚会回来,醉醺醺的他满脑子都是王翠的影子。当晚,他骑着自行车摇摇晃晃路过西湖断桥,春风习习,月下水波潋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朱广龙停了车子,给王翠发短信:“我喝醉了,你给我送瓶水吧!我在西湖断桥。”二十多分钟后,朱广龙看到远远地,那个小身影骑车来给自己送水了!醉酒后的他感动得热泪盈眶,上去一把抱着王翠,大声说:“王翠,我爱你!”王翠一下子呆住,连忙推开他,头也不回气呼呼地走了。

  当晚,朱广龙给王翠发短信:“我是认真的,我真心喜欢你,你不要生气。”接连发几条短信,王翠一直没回。连续一个星期,王翠拒绝见他。朱广龙后悔莫及。其实,那一夜,王翠彻夜未眠。西湖断桥上,当朱广龙几乎贴在自己脸上大声说“我爱你”的一刻,意外的惊喜使她几乎站立不稳,只好逃也似的离去。可是,躺在床上,王翠用手轻触曾经的伤口,泪水无声涌流。她并非不爱啊,而是不能!

婚期将至死神又来临,爱情给力携手生命闯关

  一周后,香樟树下,当两人再次默默相对,面对朱广龙的痛苦追问,王翠含泪坦承了自己做过乳腺癌切除手术的惊人秘密。谁料,朱广龙不等她说完,就心疼地一把握着她的手道:“不要说了,傻丫头。

  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得病了,知道我为什么在联欢会上扮演灰太狼吗?我是想告诉你,人生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事,灰太狼会爱上美羊羊,你的病也一定会好!我爱你,希望能替你分担一切……”王翠泪如雨下,那棵刚刚破土的爱情小苗,瞬间长成了参天大树。

  一次国庆节的时候,王翠带着朱广龙回到了湖北老家,看到高大英俊的准女婿,王翠的父母别提有多高兴。王翠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在浙大航空航天学院找到一份行政工作。此时,朱广龙正准备考博,为了更好地照顾王翠,朱广龙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安静的房子,虽然仅有20个平米,但王翠已经相当知足,屋子布置得温馨洁净。看着围着围裙一下子成为烟火女人的王翠,朱广龙不禁笑着打趣道:“当年琴棋书画诗酒花,如今柴米油盐酱醋茶。”王翠笑着对应:“与其在唐诗宋词里淹上千年,不如给爱人做一顿晚饭。”

  那年冬天微冷,朱广龙怕王翠冻着,特意给她买了一顶帽子。王翠见到之后,特别喜欢,她戴着帽子,逢人就问:“你看,honey送我的帽子,好不好看?”朱广龙搓着手,在一旁呵呵笑。两人的甜蜜爱情,朴素如斯。

  又是一年的春节,朱广龙邀请王翠跟自己回家。在此之前,通情达理的父母看着儿子与女友如胶似漆的身影,把忧虑放在心底,对王翠体贴入微。王翠担心地问朱广龙:“你父母一定很担心你吧?”朱广龙逗她:“等我们生个小羊羊,他们就会放心的。”王翠不禁羞红了脸。

  3月,朱广龙参加了浙大的博士生考试,顺利成为浙大哲学系的博士生。接到录取通知书后,朱广龙拉起王翠的手:“老婆,我的目标完成了,记得两年前我说要娶你的话吗?等你生日那天,我们去领证吧!”王翠诧异地问:“我生日的时候?”朱广龙郑重其事地说:“对,你生日是阴历四月二十六,多好的日子,以后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就是你的生日!”王翠含泪点点头,欣然接受了命运丰厚的馈赠。

  然而,就在双方家长兴奋地给两个孩子筹备婚礼的时候,4月初的一天早晨,王翠醒来时,忽然感觉肩膀钻心的疼,她以为是肩周炎,哪知这种疼痛一直持续,最后连胳膊也开始肿了起来。朱广龙心里一沉,忙带着王翠去学校的医院检查。这一次,一贯坚强的王翠崩溃了,她哭着问:“为什么上天不肯放过我?我只想过一种小日子,难道连这点愿望都实现不了吗?”朱广龙搂着瑟瑟发抖的爱人,眼圈也红了,他轻声道:“我第一次见到你,你站在香樟树下,手里抱着本《马太福音》,当时我就在想,上帝一定会保佑这个女孩。现在,我还是这么想,相信我,一定会好起来的。”

  然而,5月6日,检查结果出来了:乳腺癌骨转移。必须赶快化疗。王翠几乎瘫倒,任由朱广龙半抱着走出医院,耳边嗡嗡响的是医生残酷的话:“有一种进口药叫赫赛汀,效果很好,但价格很贵,两万一支,需要打一年。”3个星期用一次,一年17针,算下来接近35万,这还是在顺利的情况下。王翠一月工资两千出头,朱广龙刚刚考上博士,工资一千出头,两人的家都在农村……朱广龙抱着王翠,一直安慰她说:“不怕不怕,有我一切不用你操心。”王翠平静了一下,抬起头来,盯着朱广龙说:“我不想治了,不值得再浪费钱了。另外,我们还是分手吧,我不想拖累你……”朱广龙脸气红了,他生气地对爱人喊:“什么叫拖累?如果换成有病的是我,你会怎么做?”王翠含着泪摇头,朱广龙一把搂住爱人:“你放心,我就不信救不了你。实在借不来钱,我就到武林广场卖唱去!”

  5月8日,眼看女友在生命线上挣扎,走投无路的朱广龙在同学群里发出第一封求助信,所有的同学震惊不已,辽宁的马群立,北京的王楠,澳大利亚的马明纯等30多名同学,都在第一时间将钱打在朱广龙给出的账号上,一夜之间,这群大学同窗帮朱广龙凑到了近五万元钱,朱广龙在群里写道:“大恩不言谢,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与王翠共同闯关,等我们的好消息。”

  得知王翠至少要筹到近40万元钱,一个同学建议朱广龙开一个微博。听从了同学的意见,朱广龙给王翠开通了新浪微博,让她记录每天的生活和治疗情况。已经辞职在家养病的王翠欣喜不已,每天在网上辛勤码字:“医生介绍了德国女心理学家创始的一种意念治疗,每天行走十公里,早上8点,晚上6点,每天,honey陪着我绕着浙大西溪校区各走10圈,我累得额头冒汗,回头看他,也累得不轻。如果,能这样一直走下去,该多好。”

  朱广龙给王翠找来这位心理学家的《我们到底知道什么》的书,看了这个患癌六个月、通过意念疗法康复的故事,王翠信心大增。两周后,她的胳膊和淋巴处神奇般消肿了。两人欣慰万分,再次看到了希望。

上帝保佑好女孩,末路爱情粲然绽放

  然而曙光只是一闪。一晃,杭州进入了梅雨时节。雨季的潮湿,加重了王翠病情。消肿下去的地方又都肿起来,手、肩膀,一直肿到锁骨都看不见了。王翠开始没日没夜地疼,疼得蜷缩一团。有时候,她会哭着抓住朱广龙的手说:“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太疼了……”

  朱广龙心如刀绞,只能默默地抱着她,安抚她,直到她安静下来。然后,自己跑到厕所里,用毛巾蒙着脸哭,哭完了对着镜子挤出一点笑容,给自己打气。

  6月30日,朱广龙和王翠通过老师同学以及微博,筹到8万元钱,将王翠送入浙大附属邵逸夫医院,并通知了王翠的家人。王翠的父亲王迎军听说后一路哭着来到杭州,为这个从小到大一直给他们骄傲的女儿心疼欲碎,更为贫寒的他无力救女儿而自责。

  因为王翠辞职后医保衔接中断,所以后续医疗费几乎完全靠自付,成了急需解决的天大难题。7月2日,万般无奈的朱广龙在网上发布了一封求助信。“生命鲜活、跳跃且有温度,多少次,我希望那个疼痛到蜷缩一团的人是我,如果痛苦可以被取代,我愿意取代王翠的痛苦。我无法在短时间内凭自己的能力挣到60多万,我在此拜请各位,帮我们一把……”

  这封情真意切,令人动容的求助信随即在网上广为流传。不少网民自发来到医院为王翠捐款:一对80多岁的老夫妻来到医院,留下了500元,一位儿子因癌死亡的母亲留下一个厚厚的信封……更多人在网上留言,为他们加油。一个叫“嘿wellingup”的网友:“加油,坚持,上帝保佑好女孩!”四面八方的人伸出援手,7月10日,网络捐助已经有近30万。

  这一周,王翠的病情不断恶化。肿瘤内科病房里,随时都有“走掉”的患者。每次,朱广龙都会在微博上点燃一支烛光,为离去的病友祈福,也为自己的爱人祈福:“照顾病人,备受折磨的除了身体,更是精神。每次看到那悲痛欲绝的场面,我都会在心里把世上所有神仙都想一遍,这一刻,我宁愿把自己学的哲学知识全都还给老师,我宁愿相信,上帝会保佑我的爱人……”

  更严峻的考验还在后面。7月14日,医生做检查时,严肃地告诉朱广龙和王迎军:“患者颈椎处的肿瘤已经严重压迫了脊神经,不出两天会全身瘫痪。”朱广龙听完后脑袋轰的一声,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这个检查结果来得太突然,太残忍,他几乎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当天,医生给了两个治疗方案:或者先做颈部解压手术,打开颈椎,再做化疗,但手术风险大,死亡率高;或者直接化疗,但万一药物没控制住肿瘤,那就会面临全身瘫痪的风险。左右为难的抉择,让王迎军老泪纵横。哪种选择,都性命攸关。最终,他们瞒着王翠作出决定,直接化疗,不做手术。朱广龙把当时场景记录在微博里:“王叔叔瑟缩着瘦小的身体,不住哽咽,最终颤抖着签了字,决定不做减压,我知道,那是扯掉了他的心。在命运的巨轮之前,一个人的生命竟如此渺小,犹如微尘。”当天,医生给王翠注射了第一针抗癌药赫赛汀,那天晚上,朱广龙彻夜守在爱人身边,并用手机发微博诉说了自己的惶恐:“我平常不信神,但那整晚,我一直在念阿弥陀佛、上帝保佑,那是我最漫长的一夜。”

  漫漫长夜终于过去了。第二天,朱广龙正在迷糊中,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唤自己的名字,他一骨碌坐起来,听着王翠轻轻说:“我饿了!”不争气的眼泪,迅速涌上朱广龙的眼眶。他知道,他的爱人挺过来了,他和王迎军两个人兴奋地跑前跑后,心中充满了欢喜。

  第一针药物的疗效明显,王翠的颈部肿瘤得到控制,颈部、腰部开始消肿。但由于癌细胞已经转移到腰部和下半身,王翠出现大小便失禁的情况,朱广龙买来一次性医用床单,给爱人垫在下面,一次次给她换床单、擦身体。王翠哭着问他:“你不怕脏啊?”朱广龙笑着答:“人吃五谷杂粮,谁不拉屎放屁,有什么脏的。”男友的爱,给了王翠莫大的勇气,她积极配合治疗,在做了穿刺活检和靶向治疗后,病情得到有效控制。当医生证明王翠已脱离生命危险时,朱广龙在微博中兴奋地写道:“看着她逐渐多起来的笑容,我觉得,再多的艰辛,都是值得的,再艰险的处境,都不能放弃希望。”

  8月16日,朱广龙发微博:“今天王翠的双脚可以动了,呵呵呵,这是个巨大的进步。”眼下,王翠的病情仍在恢复中。医生说:“王翠的癌细胞已经得到控制,只要后期治疗能跟上,她应该还有救的可能。”朱广龙知道,任何治疗,都抵不过精神抚慰。当王翠又一次因为对病情的绝望出现情绪反复,向他提出分手时,他当着王翠父亲的面,含泪起誓道:“王翠,虽然我们还没有精力去办结婚证,但我发誓,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朱广龙的妻子,无论贫贱富贵,无论生老病死,我都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那一刻,王翠脸上,有泪如倾。他们的爱情,在浙江大学和关注他们的所有大学生中引起极大震动。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人们会重新审视爱的定义:爱,是什么?在朱广龙和王翠这里,爱是漫漫长路不离不弃的每一步;是死生契阔,与子成说的一世约定;是从花开到花落,从红颜到白发的永恒誓言……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