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柏林,赢一场“零胜算”的财产争夺战

柏林,赢一场“零胜算”的财产争夺战

www.zhiyin.cn 2018-08-16 09:23:44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近年,在德国的房屋出租中出现一种被称为“低租老少居”现象,很多拥有住房的独居老人以低廉的房租招入年轻的租客,这种主客形式下,年轻人减少了打拼社会的经济成本,而孤单寂寞的老年人也不同程度得到照料和关心。本文主人公金珞是一位年轻的留德学子,因“低租老少居”引出一段离奇的官司。


  租住“代沟”纷争纠葛

  金珞(化名)毕业于武汉一所知名大学,2014年赴德国慕尼黑大学就读生物医学专业。2016年,他因为要到柏林一家科研机构进行为期一年的项目试验,在朋友介绍下租住在当地泰格尔区的一家私宅。

  朋友告知金珞,房主恩斯特·斯塔曼是一位富商之父,因为该富商定居在另一座城市曼海姆,希望找个具有一定看护经验的年轻“房客”陪护自己独居寂寞的父亲。房主的租金很便宜,但附带要求是每周三次陪老人外出散步,不少于五次聊天,并且在周末向富商汇报老人起居情况。

  德国有不少像恩斯特这样的独居老人,也很乐意以低廉房租招年轻人当住客,藉此打发晚年的孤寂时光。不过,当他向老人的儿子摩卡思询问情况时,对方坦白告知说其父九个月前遭遇车祸,虽然没有留下明显的后遗症,但性格却变得粗鲁孤僻。在金珞之前,摩卡思为父亲请过四个“陪护”房客,结果都因老人刁蛮无礼而逃离。

  金珞自幼与祖父母生活,出国后也曾做过类似“房客”,与房东都建立了良好友谊,因此并不觉得自己与老人相处有什么难度。

  恩斯特年过六旬,大概身体刚从车祸中恢复不久,行动有些迟缓。尽管金珞熟知德国人大多生性严肃拘谨,但当他搬进恩斯特家第一刻,就察觉到老人的冷淡和挑剔。

  他喋喋不休地立下“规矩”:“据我所知,你们中国人喜欢炒菜吃,在我厨房绝对不行,因为油烟会致癌;我有失眠的毛病,所以你不能晚于夜里十点回来,否则一点动静都会惊醒我;另外,家里虽然有电话,但你绝不可以用于自己的私事。”

  金珞听了忙说:“放心,除了按约定和您儿子每周一次的联络外,私事联络我一律使用自己的手机。”

  不料老人一听,立马额外加上规定道:“请你在我家里必须把手机调成振铃或者静音,通话也要去阳台上,我可不想在自己家里听见任何一点噪音。”

  面对老人的刁钻,金珞虽然息事宁人地点头表示了同意,却从其言行中敏感地觉察到老人对自己是怀着几分“鸡蛋里面挑骨头”的找茬心态。

  果然,和恩斯特老人同一屋檐下,金珞很快就领教了他无时无刻的无理取闹。假如只是生活琐事,金珞倒也可以忍让迁就老人,毕竟自己有协议承诺以“陪伴”任务换取低廉的房租,然而很多时候,老人却是故意拧着来,弄得彼此都不愉快。更让金珞奇怪的是,有两次他发现自己告知摩卡思其父情况时,老人竟在门外偷偷窃听。

  终于,金珞趁着陪恩斯特外出散步时,坦率地说:“先生,我初来乍到,或许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够好,但很希望您直接提出来,而不要用很敌对方式。”

  老人听后非常蔑视说:“那好,我直接说吧,你没有一个地方让我瞅着顺眼,提都不知从何提起。”

  金珞不免也有些恼火地说:“既然这样,我今天回去就和您儿子联系。”

  其实他本意是想告诉老人自己伺候不起,不料老人却误会了,恼怒地涨红脸反唇相讥道:“去呀,马上去向我儿子告密吧,你这可耻的密探!”

  原本有些生气的金珞听出老人话里有话,就简单说明自己来当陪护房客的前因后果,并保证说:“您放心,我决不是来当您想象的密探的。如果您真有什么麻烦,我也愿意尽力帮助。”

  恩斯特老人见其态度诚恳,于是也缓和了一些,但依旧不确信地说:“我俩并不熟,凭什么要信你愿意帮我?”

  金珞笑道:“我们中国有句话叫‘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意思是说从爱自己的长辈推广到爱所有老人。看到您,我就想起自己在国内的祖父祖母,我很愿意为您做点什么。”

  恩斯特老人沉默了,但他的眼神已从之前的冷淡和讥嘲变为沉思和柔缓。

  察明隐情打抱不平

  原来,恩斯特老人60多年里一直都住在曼海姆,他经营一家贸易公司,还拥有一幢别墅。9个月前他在柏林遇上车祸,因为当时伤势严重,医生都觉得他生存几率极小。上手术台前,保持最后一点清醒意识的恩斯特老人挣扎着请医护人员作证立下了遗嘱,不仅将自己全部财产的房产转到独子名下,并且还把自己的公司总经理位置也转给了儿子。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他手术后不仅奇迹般活下来,而且恢复情况也不错。

  出院当日,恩斯特老人的儿子摩卡思没有带父亲返回曼海姆,而是将他带到现在这幢小公寓,很殷勤地告知这是为他安排的度过晚年的栖息地。

  恩斯特老人当然拒绝独居在陌生的柏林,可这时,摩卡思拿出他的“遗嘱”早和已经过户的全部资产证明,说:“你已经没有什么房子和公司了,它们现在属于我了。”

  看着面前那些手续齐备的文件,恩斯特老人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垂危之际的舐犊深情,却换来了儿子这般无情无义的掠夺。

  恩斯特老人的遭遇让金珞愤然但也颇为不解:“德国是法制社会,难道您就不能去告他?”

  老人叹息道:“我当即就咨询了律师,但因为我的遗嘱有效,所以按照律师的说法,摩卡思是‘合理合法’攫取了我的财产。为此我先后问过好几个法律部门和律师,得到回答都是一样的。并且摩卡思获悉后,威胁说假如我继续找麻烦,就以我脑损伤为理由送我去收容精神有问题人士的特殊养老院。”

  金珞听后很替老人抱屈,内心有一种打抱不平的冲动。过了几天,他利用短假到曼海姆见摩卡思,委婉地说:“你父亲身体状况不错,假如心情舒畅会恢复得更好。”

  摩卡思眨巴一双小眼睛问:“你是不是听他胡说八道什么事?”

  金珞道:“我不是三岁孩子,你父亲说的也不是胡说,因为我已经和他以前的律师通过电话。”

  当即,摩卡思警觉道:“告诉你,我得到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你休想讹诈!”

  金珞其实只是抱着“劝和”心态说几句,不料摩卡思却以小人之心猜测他欲行讹诈。生气之余他又转念直觉对方的心虚——倘若真的一切合法,那又担心什么呢?

  此刻,金珞的沉默令摩卡思疑惑了,于是换了一种息事宁人的口气说:“好吧,既然你说出来,不如从下月起我每月额外支付你一笔陪伴费,我知道你们中国人总是希望多赚钱的。”

  这句话狠狠刺痛了并无此意的金珞,立刻反驳说:“请别侮辱我,我的确希望多赚钱,但决不是什么黑心钱都要,更不会抢了自己亲生父亲的钱还过得心安理得。”

  因为那时在摩卡思的公司,这位大老板见金珞话音提高,顿时心虚地跑去关上办公室门,又压低声音连问:“那你想怎么样?”

  金珞建议道:“你父亲并没有太多要求,只希望能在自己的家里安度余年。这对你是一个很小的要求,而且也不用把转到你名下的房子再过户给你父亲,只是让他和你住在一起就行。”

  “不行,别墅已经属于我了,我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不希望有别人打扰。”摩卡思果断拒绝道。

  别人?他居然将亲生父亲看作别人?金珞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最初只是希望摩卡思有所改变,毕竟父子一场嘛。可眼下这小子的傲慢和无情彻底激怒了金珞,他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恐怕以后大家只能通过法律来讨个公道了。”

  摩卡思大概看出金珞并无讹诈意图,于是松了口气,不屑地笑笑。金珞看着面前这个满脸无所谓的混蛋儿子,凛然回敬了一个冷笑。

  峰回路转冰释前嫌

  返回柏林后,金珞与恩斯特老人决定聘请律师起诉。在德国,要想赢得某个官司,除了要付出不菲的相关费用之外,更重要的是必须找一个善于打类似官司的律师。为了找到一个有处理财产纠纷经验的律师,他几乎用上了自己的全部业余时间,前后跑了十二家律师事务所,甚至去了好几个法律机构进行咨询。也曾有几位起初愿意接受恩斯特先生的诉讼,可当他们了解详情后,又都觉得胜算不大。

  在诉诸法律无果后,金珞建议另辟蹊径去找议员。因为德国各地设有各级议员,为表现亲民和了解选区民意,这些人平时有专门的接待日听取下情。

  2017年新年,金珞获悉曼海姆有位准备冲击州议会位置的议员参加一个慈善活动,于是借机告知恩斯特老人父子纠葛,提出求助请求。不料几天后,该议员却回复表示:“我虽然对恩斯特老人的遭遇很同情,并且心里很清楚是摩卡思钻了法律的空子,但德国法律严格,除非你们能证明文件里有不合法之处,否则永远也难以打开突破口。”

  恩斯特老人获悉,叹息着对金珞道:“算了吧,我已经不想打什么官司了。”

  金珞半安慰半鼓励地说:“还没有到最后,您怎么能轻易放弃呢?”

  眼看一切无望时,摩卡思竟出乎意料地到柏林来找金珞,一脸和蔼地说:“为了解除你对我的误会,我决定长期聘请你照顾我父亲,并且将按我公司员工的薪金标准付给你报酬。”

  如此“好意”令金珞心生疑惑,他不动声色地问:“这么高的待遇不会没附加条件吧?”

  摩卡思带点讥讽道:“不用装义正词严的样子,我猜你一定是打我父亲手里那点股份的主意吧?”

  股份?这个消息令金珞有些愕然,虽然他不清楚内情,但本能却觉得摩卡思之所以一直对父亲不敢把事情做绝,恐怕还是“寒”在某些被忽略的细节方面。

  当晚,金珞提及所谓股份之事,恩斯特老人想了想,告知:当初自己病危立遗嘱将全部财产转给儿子,但有一样东西却忘记了——他妻子生前拥有10%的公司股份。因为按法律规定,这些股份在她去世后自动归作为丈夫的恩斯特老人所有,而当时老人和摩卡思都忽略了这一点。

  仿佛是苍天有眼,原本疏忽的10%股份让金珞喜出望外,他立即咨询一位法学教授。对方指点他们,这笔股份虽然每年红利有限,但关键是可以凭借它去联合公司其他大股东要求召开董事会。因为恩斯特老人以前曾担任公司要职,所以董事会可根据其健康和智力状况考虑能否重新聘用。换句话说,就是被摩卡思“占位”的老总交椅有可能易主。

  这简直是个石破天惊的喜讯,金珞很快设法与公司几位重要股东取得联系。对方闻听恩斯特老人情况后,都惊讶地透露出一个奇怪的内情:当初老人车祸后,摩卡思曾向董事会出示了一份医院证明,说明恩斯特老人因伤及脑神经系统而引发严重小脑萎缩,导致行动迟缓和思维紊乱。并且此后老人一直被变相滞留在柏林,所以各位股东就失去与之联络的机会。

  德国人可以不介入亲人间为利益而大动干戈,但如果一个人被揭发出欺骗行径,则必定为公众所不齿。何况很快金珞找到摩卡思伪造医院诊断的铁证,自然令其声誉一落千丈。

  2017年初春,恩斯特老人再次聘请律师起诉,经过协议,摩卡思终于将大部分财产归到父亲名下。

  拿到裁决书那天,恩斯特老人特意邀请金珞在亚历山大广场边的一个豪华酒店共进晚餐。席间,他拿出一个信封递给这位给予自己无私帮助的年轻人说:“几天后我就要回曼海姆了,这算是一件分别的礼物吧。”

  金珞打开,只见是10%股份的过户文件和一个银行开户卡,上面所有者的名字竟然是他这个地道的“外人”。

  老人非常真诚地对愕然不已的金珞说:“这是一个老头儿的小小报答,无论将来你去哪里,每年公司都会将红利转到你名下这个的账户。钱或许不算太多,希望能够对你有帮助。”

  金珞极其感动地掂量着信封,所经过的很多往事不断闪现在脑海里。最后,他毅然将信封退还,并用同样真诚的口吻说:“先生,我已经得到最好了比红利更珍贵的报答——因为从现在起,我多了一个住在曼海姆的德国老祖父。”

  透过桌面的烛光,恩斯特老人凝视着金珞,良久,他起身走过来,像个慈祥的老祖父那样拥抱着对面这个正直、仗义的年轻人……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