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女儿命丧他乡啊,那是妈妈私情“寄托”的地方

女儿命丧他乡啊,那是妈妈私情“寄托”的地方

www.zhiyin.cn 2018-08-14 09:41:48 知音 我要评论

字号:T|T

  一对网恋情人各有家室,却相距千里,孽情汹汹。为了方便幽会,女方竟然让即将出国的女儿去情夫办的厂里打工,美其名曰提前“体验生活”。这样,她也可以名正言顺借看女儿之名,赴情人之约。

  然而,女孩却在无意间发现了母亲的秘密,她将收集到的情人种种不堪之事通过手机短信告诉妈妈,希望妈妈能对情夫彻底死心,回归家庭。然而,妈妈却执迷不悟,继续与情人来往。无奈之下,女孩将自己真实身份以及两个男女的丑事告诉了母亲情人的妻子,希望她能管管自己的丈夫。就在女孩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时,恼羞成怒的母亲情夫,向她伸出了魔手……


  糊涂母亲糊涂事,送女儿到情人家打工

  2014年6月的一天,内蒙古赤峰市一家酒店大厅里,张丽丽与千里迢迢赶来与其相会的网上“老公”孙一鸣深情相拥。

  时年38岁的张丽丽,1990年2月,嫁给了做羊毛生意的袁阳,第二年1月,女儿袁琪出生了,一家人日子过得虽然紧,但也平平静静。

  2012年7月,袁琪初中毕业没考上重点高中,夫妻俩决定让女儿先在国内读两年书,再将她送到国外留学。为了挣足女儿留学的费用,袁阳转行做起冷库生意。

  2013年初,袁阳告别妻儿,与朋友一起去南方开拓市场,袁琪在学校住校,周末回家。家里一下子走了两个人,张丽丽百无聊赖,便上网打游戏,在玩《英雄岛》时,结识孙一鸣。孙一鸣,35岁,在河北保定市容城县做服装生意,家境颇丰。他给她发来一张照片,张丽丽看到憨厚的孙一鸣,心里突然怦怦乱跳。

  两个月后,两人已如漆似胶,以“老公”、“老婆”互称,还彼此留了电话。2014年6月的一天,孙一鸣说要来内蒙古出差,顺便看看张丽丽,张丽丽欣然应允。当天晚上,张丽丽便与孙一鸣在一家商务宾馆开了房……孙一鸣的温柔体贴令张丽丽痴迷不已,相比之下,袁阳只关心生意的好坏,家务事一概不管。虽然他生意走上正轨,不再经常出差,但张丽丽心里还是非常委屈。

  2015年8月12日,孙一鸣在网上对张丽丽说:“我想你了,带你到北京玩两天吧?”张丽丽不知道怎么能瞒过丈夫。一转身,她看到正在放暑假的女儿,灵机一动,问她想不想去北京,袁琪高兴地说:“我还没去过北京呢,妈妈万岁!”张丽丽借口袁阳要看着生意走不开,袁阳一想也是,便让妻子带着女儿去北京长长见识,张丽丽立刻告诉孙一鸣,孙一鸣大方表示:“没问题,到时我会装成是你的普通朋友。”

  张丽丽母女俩到达北京后,孙一鸣开着一辆吉利轿车前来接站,看着一个陌生的叔叔殷勤地帮忙提行李,袁琪警觉地问张丽丽:“妈,这是谁?爸爸知道么?”张丽丽不耐烦地说:“这是妈的高中同学。”孙一鸣则在一边哈哈大笑:“小姑娘挺精灵啊!”孙一鸣开车带母女俩玩了一天,袁琪始终对他有所戒备。当天晚上,他们在朝阳区7天酒店开了一间房,张丽丽将袁琪送进房间,哄道:“妈妈和叔叔要一起见一个同学,晚一点回来,你先睡不要等我。”袁琪虽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但只能无奈接受。

  看着女儿关上了房门,张丽丽和孙一鸣又在楼上开了一间房,两个人如饥似渴相拥在一起。晚上11点多钟,袁琪不停打电话给张丽丽,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孙一鸣叹道:“这孩子真扫兴!”张丽丽无奈地说:“她是我的挡箭牌,要不我哪能一个人跑到北京来!”

  张丽丽回到女儿身边后,开始不停地与孙一鸣互发短信。那天晚上,两个被孽情燃烧的男女,度夜如年。

  第二天,袁琪突然坚持要回家,长城不去了,北京烤鸭也不去吃了。张丽丽无奈,只好买了两张当天晚上回家的卧铺票。火车开动的一瞬间,她看到车窗外孙一鸣落寞的身影,差点忍不住掉下眼泪,不禁怪女儿太任性,让大家玩都玩不好。袁琪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下次我要爸爸妈妈一起来,我不喜欢和别的叔叔一起玩。”张丽丽心中一震,不敢再做声。

  2015年12月,张丽丽忧伤地对孙一鸣说:“见一次面要这么久,还得提前精心策划,真是太痛苦了。”孙一鸣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提议办个玩具厂,让袁琪来给自己打工“体验生活”,这样张丽丽就可以借看女儿的名义来约会。张丽丽说:“行啊,反正袁琪功课也不好,我和老公打算送她出国,不如我就借着这个理由,让她先到你这里锻炼锻炼。”

  两个人商量好后,便分头回去准备。2016年春节前夕,袁阳接到中介电话,说袁琪的出国手续已经办得差不多了,11月就可以走。张丽丽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向丈夫提出,要女儿退学出去打工锻炼一下,并称送女儿去的地方是高中同学开的玩具厂。袁阳问张丽丽是什么样的高中同学,张丽丽将自己高中毕业照拿出来,随便指了个女同学敷衍丈夫。

  袁琪听说爸妈让她退学出去打工,提前“体验”国外生活,也高兴地答应了。可她哪里知道,她最信任的妈妈,其实是把她送进了狼窝……

  花季少女出国前心愿,誓将家庭保卫到底

  2016年3月初,张丽丽和袁阳为袁琪办理了退学手续,她和孙一鸣打好招呼后,买了一张去河北保定的车票。3月3日凌晨,张丽丽和袁琪到保定,又坐长途汽车赶到容城县,袁琪一下车,看见开车来接的竟是孙一鸣,不禁脸一黑:“妈,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早不告诉我玩具厂老板是他?”张丽丽道:“你管是谁呢?你是来学习的,学习完就走,在国内做事就挑三拣四,出国怎么办?”一席话,说得袁琪不吭声了。三人随后来到孙一鸣一幢自建的别墅里,看到孙一鸣家这么气派,张丽丽放心了。

  孙一鸣将袁琪交给自己的女儿孙晓依,嘱咐她带小姐姐去吃饭,自己和张丽丽要“说点事”。袁琪虽然满心不高兴,但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只得听人安排。吃午饭时,袁琪惊讶地从孙晓依那里得知,孙一鸣根本没有什么玩具厂,是因为孙晓依的妈妈要照顾双方家里的老人,自家开的服装店里忙不开才请人来帮忙。她当即打电话给妈妈,问是怎么回事,张丽丽说孙一鸣最近资金很紧,玩具厂一时办不起来,袁琪当即大叫:“妈妈,我要回家。”正巧此时袁阳打电话来询问女儿的事,袁琪哭着对话筒喊道:“爸爸,我不想在这里。”袁阳不知女儿受了什么委屈,和张丽丽在电话中一顿大吵。

  晚饭时,张丽丽将女儿悄悄拉到一边,商量道:“琪琪,你也知道你爸爸那脾气,回去妈妈怎么跟他说?到时候我们肯定会吵起来,你要不在这里委屈几天,反正过一段时间中介也会叫你回去填一些表格,到时候妈妈再来接你回去行不?”

  袁琪虽然委屈,但她最害怕看到的就是爸妈吵架,只得勉强答应了张丽丽的要求。当天晚上,孙一鸣安排袁琪和女儿一间卧室睡,张丽丽在客卧睡。晚上11时左右,孙一鸣悄悄溜进了张丽丽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张丽丽准备搭乘早班车离开保定,袁琪哭着对妈妈说:“我昨天晚上上厕所时,看到孙叔叔进了你的房间,妈,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把我留在这里?我是你女儿啊,你怎么能利用我?”张丽丽心里一跳,慌乱地对女儿道:“没有的事,千万别乱说,好好在这里学习,妈妈过两天一定接你回家。”说完便匆忙跳上汽车,看到女儿泪流满面地追赶着自己乘坐的汽车,张丽丽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心酸。

  张丽丽回到家后,谎称女儿第一次出门不太习惯,所以吵着想回家,以后会常去看她。袁阳也觉得女儿的确太娇气了,应该锻炼一下,便没再提让女儿回家的事。张丽丽让孙一鸣找了个女邻居,冒充高中同学给自己打电话,她在电话里装模作样嘱咐其要照顾好孩子,袁阳见状更加放下心来。自从张丽丽走后,袁琪神情沮丧,整天闹着要回家。孙一鸣被她吵得心烦意乱,但为了情人能有理由来河北约会,只得不停地安抚袁琪。

  2016年4月27日,张丽丽借看女儿为由,再次赶到容城县与孙一鸣会合。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晚上7点多钟,两人一起从宾馆出来时,却看到袁琪正一脸愤怒守在宾馆门口!原来,袁琪在这里呆了一个月,发现孙一鸣经常接女人的电话,还公然与一些女人眉来眼去,便一直留意。这天一早,她发现孙一鸣不停打手机、发短信,以为他又有了新欢,就悄悄跟来准备拍下照片传给妈妈看,让妈妈不要执迷不悟,哪想到跟孙一鸣一同走出来的,竟是自己的妈妈!

  见情人的女儿居然在这里堵着自己,孙一鸣十分生气,拂袖而去。张丽丽万分尴尬,不知道如何向女儿解释,袁琪哭着求妈妈:“你醒醒吧,我想回家,想爸爸,这个人外面有很多女人,他根本不是好人。”但张丽丽却觉得女儿对孙一鸣有偏见。见说不通妈妈,袁琪只能给爸爸打电话。她不敢说出实情,只嘱咐爸爸多关心一下妈妈,让她不要总来容城。袁阳没有听出女儿的话外之意,反倒觉得她出去锻炼了一个月,懂事了,长大了……

  此时,张丽丽也觉得女儿在这里有些不妥,加上准备送她上出国前的英语强化班。她同孙一鸣商量,过一个月接袁琪回家,而这一次可能是他们最后的约会。孙一鸣心里很不爽。

  2016年5月初的一天,孙一鸣的妻子潘悦突然回到家中,原来,她听女儿说家里来了个小女孩当帮手,不太放心,便赶回家看看。孙一鸣吓得不行,称袁琪是自己高中好友家的孩子,来打工锻炼一下,潘悦将信将疑。袁琪看到孙一鸣对妻子万般殷勤,心里暗暗高兴,她觉得只要把这事告诉妈妈,妈妈一定会马上接自己回家的,她回到房间,给妈妈发短信:妈妈,我实在不想留在这里了,你快来接我回去吧。孙叔叔是个坏人,心胸狭隘,自私自利,他对他老婆很好,对外面的女人也很好,我常看到他与女人出去,也许我说他对我不好你不会相信我,我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你相信……

  张丽丽收到短信后心乱如麻。她不知道到底该信谁,因此没给女儿回短信,只给孙一鸣发了一条短信称过两天要接女儿回来。孙一鸣非常愤怒,觉得袁琪不识抬举,坏了自己的好事。

  5月中旬的一天,孙一鸣正在店里的QQ上与张丽丽聊天,电话突然响起来,看孙一鸣出去接电话,袁琪迅速查看孙一鸣的QQ记录,发现妈妈和孙一鸣网上火辣辣的语言。她顿时感到妈妈根本没有诚意来接自己回家!失望的她忍不住发短信责备妈妈。张丽丽看到短信,想到反正过两天就会接她回家,便没给女儿解释半句。袁琪无论怎样发短信也不见动静,她非常绝望。

  无辜惨死母亲情人刀下,妈妈的孽情女儿恨

  不知经历了怎样的挣扎,袁琪决心破釜沉舟!5月29日下午,她借口肚子痛回到孙一鸣的别墅,正巧看到潘悦。她当即拦住潘悦,鼓起勇气将妈妈可能和孙一鸣有不正当关系告诉了她。潘悦一听,勃然大怒,立刻叫回孙一鸣。夫妻俩在家里闹翻了天。当着袁琪的面,潘悦强令他马上将她送回内蒙古。孙一鸣自知理亏,吵完架出来,冲袁琪吼道:“你有精神病吧?!”两人彻底撕破脸皮。

  第二天早晨五点多钟,孙一鸣叫醒袁琪,说要送她回家。袁琪高兴地穿好衣服,一头钻进孙一鸣的汽车。孙一鸣开车从容城大河镇出发,向东边白沟县城方向驶去,决定将袁琪丢在那里,吓唬她一下,一解心头之气。车子驶至高速路一桥洞偏僻处,他一侧头看到袁琪一脸掩饰不住兴奋,忍不住开口骂道:“你一个小姑娘,不好好呆着,瞎捣什么乱?”袁琪可能觉得马上就会回家了,毫不示弱地反击:“你一个大男人,有妻有女,不好好在家开店,天天出去鬼混什么?”

  孙一鸣大怒,他突然停车,用双手死死掐住袁琪的脖子,嘴里骂着:“让你再多管闲事,让你再没事找事。”正在这时,孙的手机突然响起,他一看,是张丽丽打来的,知道她肯定要跟他商量带女儿回家的事,更加怒火中烧,他手握响着铃声的手机,狠狠向袁琪头部砸去,趁着袁琪昏迷时,又从腰间拽出一把刀,在女孩的脖子上重重抹了一刀,袁琪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惨死在妈妈情人的手里。

  眼看袁琪没了声息,孙一鸣的理智一下子回来了,吓得魂不附体,思考片刻,他拿刀残忍毁坏了袁琪的面容,然后抛尸桥下……之后,他将车冲洗干净后开到附近加油站灌了两瓶汽油,回到抛尸处将尸体焚烧……

  做完这一切,孙一鸣怕张丽丽来接女儿,便用袁琪的手机给她发了一条短信:妈妈,我已和孙叔叔和好,愿意在这里再打工一段时间,漫游费太高,以后你想我了就发短信给我。”之后,他又给袁阳发了条短信:“爸,我在这里挺好的,过段时间就会回去看你们,你不用来接我。”袁琪的QQ在手机里设置了密码记忆功能,可自动登陆。孙一鸣为伪装得更像,隔三差五用袁琪的手机登陆QQ,假装袁琪与张丽丽聊天。为了稳住情人,孙一鸣又通过电话和网络与张丽丽保持密切联系,称袁琪一切都好,让她放心。”张丽丽见情人与女儿终于和好,心里非常高兴,放弃了接女儿回家的念头,因为有女儿在,她至少还能再和孙一鸣见两三次面。

  5月30日当天,容城县警方接到当地村民报警,在村外高速路桥下发现一具被烧焦的尸体,警方立即成立专案调查组,可因无法找到尸源,又没一点线索,案情始终没有进展。但村外发现尸体的事,在当地传得沸沸扬扬,这让孙一鸣异常恐惧。

  2016年6月底,张丽丽再次来到容城县看女儿,会情人,孙一鸣惊慌不已,接到张丽丽后,他对其谎称已将袁琪送到白沟县一家箱包城做经理,之后,他偷偷溜进卫生间,用袁琪的手机给张丽丽发短信:“妈,我最近很忙,学了很多新东西,你不用担心我,我不想见你,怕分心想家,等我把经验学到手了,就回家。”

  张丽丽高兴极了,觉得女儿真是长大了,当天晚上,两人在宾馆里尽情欢愉,张丽丽哪里知道,自己亲吻的双手上,沾满了女儿的鲜血……

  张丽丽走后,孙一鸣还是没有从恐慌中解脱出来,2016年7月17日下午6点多,他驾车来到白沟县,在一家娱乐场所找到服务员刘佳,并开车将她接走,本想在车内和刘佳偷欢,缓解一下压力,结果却因戴不戴避孕套的问题与其发生争执。孙一鸣心烦意乱,突然向刘佳举起了刀。之后,他割去她的头颅和双乳,打算抛尸白沟县与雄县交接处的一深井中,结果因井口太小,没能如愿,便将其弃之一片豆子地里。

  7月18日早晨7点30分,雄县大营镇口头村村民发现村北豆子地的无头女尸,向雄县公安局报案。接警后,雄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杨晓同、教导员张立新、主管副局长陈福强、局长闫文艳,政委王兵杰相继赶往现场,并成立专案组,经过7天缜密侦查,案情终于浮出水面,雄县警方把目标锁定容城县大河镇的孙一鸣。此时,连杀两人的孙一鸣如惊弓之鸟,早已逃往福建。7·18案件发生后,雄县立案侦查,邻县容城公安局发现这起案件与5月30日发生在自己辖区内的杀人案作案手段极其相似,两县公安局在保定市公安局组织下,召开了两案备案会,与会公安人员通过对现场情况及残害尸体手段、部位等一系列因素分析,认为两起案件系一人所为。

  9月9日,在福州和南京警方共同协助下,在南京列车上抓获已经做过双眼皮整容手术的孙一鸣。在公安人员的审讯下,孙一鸣很快如实交代了两起杀人案的详细作案经过。

  当办案人员打电话给张丽丽夫妇时,张丽丽一下子昏了过去。其实,这段时间她已有些怀疑,给女儿打电话总被掐断,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天真美丽的女儿竟然已经命丧他乡,死在其实自己也并不了解的情人手里……回想起女儿生前为保全这个家做出的种种努力,张丽丽心如刀绞。9月22日,她偷偷服食了两包耗子药,被袁阳发现后,送到医院抢救过来。据悉,得知女儿惨死真相后,袁阳愤然提出离婚。张丽丽终日坐在冰冷的家里,捧着女儿的遗像痛哭。情令智昏!张丽丽对一个网友的信任超过自己的亲生女儿,委实令人扼腕叹息。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