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绝配婚姻”千般纠结,怎堪博士成绑匪

“绝配婚姻”千般纠结,怎堪博士成绑匪

www.zhiyin.cn 2018-08-10 10:27:27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说起女博士,大家都认为她们是剩女中的“齐天大圣”,很难嫁人。实则不然,在二手男市场里,高学历、高收入的女博士可是抢手资源,因为很多人认为她们对下一代的教育非常有利。

\


  说起女博士,大家都认为她们是剩女中的“齐天大圣”,很难嫁人。实则不然,在二手男市场里,高学历、高收入的女博士可是抢手资源,因为很多人认为她们对下一代的教育非常有利。但这种强强结合的资源配置,真的能营造完美健康的婚姻家庭吗?

  2017年3月,在北京海淀区五环某小区,发生了一起恶性绑架女童并杀害的事件。令警方惊讶的是,凶手竟然是一名和女童生活过多年,甚至视女童为亲生骨肉的重点大学女博士!她为何要毁掉自己的前途,毁掉女童?这要从一段错误的感情说起——

不让就业变失业,博士做未婚后妈

  2012年7月,女学生周雯考上了北京传媒大学的博士生。为积累工作经验,也为了挣生活费,周雯应聘到海淀区一健身中心推销VIP贵宾卡。9月的一天,周雯来到中关村附近的一座写字楼,闯进了某广告公司总经理毛全志的办公室。

  得知周雯的来意后,毛全志不耐烦地挥手撵她走。这种冷漠的态度令周雯的自尊受到了伤害,她不卑不亢地说:“毛总,希望你能明白,我是来向你推销健康理念的,不是来乞求的。”说完,她转身就往外走。

  走到门口,周雯见门框边有一个纸团,她弯腰捡起来,扔到垃圾桶里。这一细微的举动引起了毛全志的注意,他心里一动。“等等。”他冲着周雯的背影喊道,“我想和你谈谈。”周雯没想到事情就这样有了转机,在她的推荐下,毛全志当即购买了一张价值8800元的VIP金卡。

  时年26岁的周雯来自河南孟津县,在北京没有任何社会资源,她觉得要多推销一些贵宾卡,毛全志或许能够帮她。此后,周雯开始有意识地以种种借口接近毛全志:给他的手机买漂亮的挂饰;每隔几天在他的办公桌上摆一盆鲜花;还送给他精致的男用香水……周雯的乖巧懂事渐渐打动了毛全志,他发动圈内几个好友分别从她手上购买了贵宾卡。这样一来,周雯获得了不少提成,对毛全志充满了感激之情。

  33岁的毛全志是北京人,依靠家族的力量创办了广告公司,资产约六千万。两年前,毛全志与前妻因为性格不合而分道扬镳,前妻远赴加拿大定居,1岁多的女儿莺莺则判给了他。虽然物质生活丰裕,但因为家庭破碎,又独自抚养孩子,毛全志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

  这年初冬的一个下午,周雯又来找毛全志,准备让他介绍客户。闲聊中,周雯得知当天是莺莺的3岁生日,便诚恳地对毛全志说:“毛总,你帮了我这么多,总得给我一个回报你的机会。这样吧,今天晚上我给你女儿过生日。”毛全志答应了。

  晚上,周雯在酒店订了一个包间,当毛全志带着莺莺走进来时,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小天使。莺莺胖嘟嘟的小脸白里透红,就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毛全志告诉莺莺:“今天周阿姨特意为你过生日,快谢谢。”莺莺奶声奶气地说:“阿姨,我喜欢你。”周雯一把将莺莺搂在怀里……

  为了让莺莺开心,周雯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和莺莺一起吹红烛,用英语唱《祝你生日快乐》,还用奶油将自己和莺莺都抹成了大花脸……看着这温馨幸福的一幕,毛全志的心猛地一动:她们多像一对母女呀,要是周雯能成为莺莺的继母该有多好!

  自从离婚后,毛全志一直想再组建个家庭,只是担心莺莺受继母的委屈,这事一直搁置下来。而今,周雯的出现坚定了毛全志的决心:周雯不仅有博士学历,而且性格温和、善解人意,想着想着,他恨不得立刻向周雯表白心迹。

  2013年元旦,毛全志带着女儿与周雯在京郊军都山滑雪场滑雪。毛全志借机悄悄问周雯:“莺莺越来越离不开你了,你愿不愿做她的继母?”周雯也对毛全志暗生情愫。但要她一结婚就做继母,在心理上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那几天,周雯沉湎在犹犹豫豫中,心乱如麻。一个星期后,邻近某大学一个女博士因为不堪就业的重负,跳楼身亡。这深深地触动了周雯:嫁给毛全志,自己至少可以少奋斗十年。都说后妈难做,周雯觉得那是后妈对孩子缺少关爱。

  2013年3月,周雯搬出了学校宿舍,住进了毛全志的家。一进入毛家,周雯就扮演起了继母的角色。她每天一大早就起床,为毛全志父女准备早餐,然后送莺莺去幼儿园;晚饭后,她陪莺莺做游戏,教她唱英文歌曲;还每天为莺莺洗头洗澡……周雯“母爱”的阳光温暖着莺莺,也感动着毛全志。

孩子成纽带,分手情侣再续缘

  就如同新鲜鸡蛋放置久了也会变质一样,再甜蜜的恋情也有疲倦的时候。毛全志渐渐发现,周雯清纯的外表下隐藏着很多缺点:她爱慕虚荣、追求享受,还常常把他当成抬高自己身价的招牌。

  周雯的亲戚和老乡听说她找了个大老板做男朋友,来北京找工作时纷纷投奔她,周雯事先没有和毛全志商量,就一口应承下来。这样一来,毛全志不仅要负担他们的吃吃喝喝,还要帮他们找工作。毛全志为此多次提醒周雯,不要给自己添乱,周雯总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这样一来,两人经常发生争吵,毛全志的心态渐渐起了变化。

  2014年4月的一天,毛全志向周雯摊牌:“我们在一起不合适,还是分手吧!”周雯虽然觉得很突然,但倔强的她不想让毛全志看轻自己,硬着头皮同意了。周雯在房间里收拾衣物时,毛全志走了进来。周雯以为他会过来哄自己,求自己留下来,谁知毛全志递给她一张支票:“这是20万,算是对你的补偿。”周雯接过支票,忍着泪往外走。在客厅门口,莺莺抓住周雯的手:“阿姨,你去哪儿?我要跟你一起走!”一年的相处,周雯与莺莺有了感情,她不想让大人的恩怨影响到孩子,强忍眼泪撒谎说:“阿姨去学校上课,你和爸爸在一起要听话。”说完一狠心出了门。

  豪门梦想就这样灰飞烟灭,周雯心里很痛。这年6月,周雯博士毕业后,依然难找工作,最后进入一家网站担任编辑,收入平平,只能在郊区与人合租一套小房子。想想过去住豪宅、开名车、出入高档酒店的奢华生活,周雯恍然如梦。

  因为莺莺一直记挂着周雯,毛全志很快找了一个女朋友。她很爱毛全志,但面对莺莺,她始终没有母性的柔情和耐心,甚至趁毛全志出差的时候殴打莺莺,这让毛全志愤恨分手,又想起了温柔真心的周雯。

  毛全志试探着问莺莺:“我再让周阿姨回来,你同意吗?”莺莺一听就拍起手来:“太好了,我就喜欢周阿姨!”第二天下午,毛全志将周雯约到了咖啡厅,开门见山地将自己对她的愧疚,以及莺莺对她的思念和盘托出,希望能与她再续前缘,周雯几乎没有犹豫就同意了。这段时间里,周雯一直在怀念与毛全志在一起的奢华生活。惊喜突然而至,周雯几乎要晕厥过去。

  次日,周雯果断从她租住的那套简陋的一居室里搬出来,重新住进了毛全志的高档公寓里……

逼婚不成当匪,一念成魔毁人生

  失而复得的幸福让周雯倍加珍惜,对毛全志父女,她倾注了一个女性的全部柔情。她精心地照料着毛全志父女的衣食住行,在她看来,自己这是在提前进入继母和妻子的角色,预演未来的幸福婚姻生活。

  然而,此时在毛全志的意识里,已全然没有了与周雯结婚的考虑,他觉得与其说是自己爱周雯,还不如说是莺莺需要她。两年多来,他就是这样患得患失地与周雯相处下来。他甚至想,等莺莺大些了,自己就与周雯分手,再补她点钱。

  2016年6月,周雯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将喜讯告诉了毛全志,认真对他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莺莺也早已接受了我,咱们结婚吧!”毛全志沉思片刻,委婉地拒绝了,并让周雯去把孩子打掉。

  两天后,毛全志陪着周雯去医院做人流,没想到周雯的子宫内膜太薄,人流后几乎寸土不存,医生告诉她以后再很难怀孕了。得知这一消息,周雯趴在床上哭得撕心裂肺。毛全志紧紧抓住她的手:“你不能生孩子没关系,我们不是有莺莺了吗?”毛全志的安慰,让周雯心里的痛楚有所减轻。

  周雯出院后,表面上平静如水,心里却金戈铁马: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了,如果离开毛全志,这辈子很难再有幸福可言了。在这种心理的支配之下,周雯越发将毛全志死死抓在手里,这让毛全志感觉窒息,渐渐地,他对周雯越来越冷淡。

  周雯觉察出了毛全志的变化,对未来越来越没有把握,她一方面用爱收买莺莺,另一方面千方百计从毛全志身上获取筹码。她向毛全志提出,要求他将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给她。毛全志告诉周雯,百分之一的股份他都不会给她。周雯与毛全志大吵起来。

  至此,周雯与毛全志的关系彻底恶化。周雯要求毛全志给她500万元青春损失费,毛全志只答应给她50万,并要求她马上从他家里搬出去。周雯觉得这点儿补偿远远不够自己所受的伤害,天天与毛全志吵得鸡犬不宁。

  2017年2月18日,周雯因为补偿问题,又与毛全志打了一架。愤怒的毛全志将周雯的衣物等行李扔到了楼下,并打110报警。民警很快赶来,问清原因后,要求周雯搬离毛全志的家,补偿问题日后再协商解决。周雯流着泪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周雯再拨打毛全志的手机,毛全志一听是她的声音就挂断;周雯去公司找他,也被保安拒之门外。周雯恨得咬牙切齿,这个男人太没有良心了!自己为他们父女付出了那么多,他就像甩一只臭鸡蛋一样将她扫地出门。既然他无情,就别怪自己不义。

  4月6日下午,周雯悄悄来到莺莺所在的幼儿园,把她带到自己在五环租的房子里。傍晚,毛全志在幼儿园没接到女儿,在老师描述中,他知道是周雯将女儿接走了。就在他惊疑不定时,周雯的电话来了:“莺莺在我这里,你马上准备500万来换女儿,不然你这辈子别想再见到她!”毛全志暴跳如雷:“告诉你,现在我连50万都不会给你了。你要是敢动莺莺半根毫毛,我就杀了你!”

  在毛全志看来,周雯毕竟受过高等教育,又是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绑架莺莺只是吓吓自己,不会把莺莺怎么样,况且这些年来她对莺莺不错。因此,他根本不想再与周雯交涉,直接向朝阳公安分局报了警。

  周雯将莺莺接到出租屋后,给她削水果,陪她一起堆积木。莺莺说饿了,她还给她泡了一碗方便面。两个小时后,见毛全志毫无动静,周雯再次拨通了他的电话,毛全志恶狠狠地说:“我已经报警了,你等着坐牢吧!”就在这时,周雯隐隐听到小区里响起了警笛声,她彻底绝望了。这个狠毒的男人将自己害成了这样,自己这辈子算是毁了,他也别想过得轻松!他不是最爱莺莺吗?自己要让他痛苦一辈子!

  放下电话,周雯走到莺莺面前,伸出双手掐住了她的脖子。莺莺还以为阿姨在和自己玩什么游戏,说:“阿姨,你轻一点儿。”那一刻,周雯眼泪流了下来,莺莺是无辜的,她想放弃,但一想到毛全志,她又满腔怒火。最终,疯狂战胜了理智,周雯眼睛一闭,双手死死将莺莺的脖子掐住,直到她没有了动静……

  几分钟后,警察破门而入,将面若死灰、披头散发的周雯带走。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等待周雯的将是法律的严惩,而毛全志也要用终身的痛苦来偿还他对于感情的玩弄与操纵!

  编后:婚姻的基础不是做买卖,不是资源配置,必须先有爱才能有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两人才能共同走过风雨,携手终身!否则,看上去门当户对的婚姻,实则空洞无物,稍有矛盾便分崩离析!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