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暗夜下的交易:我那地下捐精的日子

暗夜下的交易:我那地下捐精的日子

www.zhiyin.cn 2018-08-07 11:17:05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近年来,我国各地的人类精子库“精源”告急,接受正规人工授精的患者,需排队等候1至2年,正所谓“一精难求”。供求比例严重失调的情况下,地下“自助式”的捐精授精方式悄然兴起,而且越演越烈,尽管卫生部门对此明令禁止,任何不通过正规精子库的私下捐精和授精,都属于违法行为,但地下捐精仍像黑夜里的烛火一点点蔓延开来。随着本刊记者的秘密调查深入走访,一个地下捐精者为我们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
  撞入捐精群
  我叫顾擎宇(化名),1988年出生在广州市,7岁上小学那年,父亲因一场车祸离开了。2006年,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广东一所大学物理学专业。由于家境贫寒,大学四年的学费和生活费除了靠母亲帮别人做钟点工的微薄收入,大部分都是我假期打工平时做家教赚来的。
  大四这一年,眼看着快毕业了,本以为终于可以让母亲松口气了,可严峻的就业形势让我不得不在就业和考研上重新选择。经过深思熟虑后,我毅然投入到考研大军的行列。2010年我顺利地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我更多地挤出一切学习以外的时间做兼职。
  2012年3月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去食堂打饭,看到食堂门口的告示栏前驻足了不少人,上前一看竟是一张“求爱心捐精”的宣传单:“不孕夫妇寻求大学男生捐精……酬金1000至3000元,有意者联系QQ……”
  我被这样直白的语言和高额的报酬震惊了,捐一次精子就可以挣1000元,而家教1小时才100元。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开始上网搜寻有关捐精的信息。
  原来,现在个人通过精子库捐精手续复杂,经过资格审查、体检抽血等层层排查,大约要捐8至10次,全部合格后才可以拿到3000元的补助,而且每人只能捐精一次。目前全国总共只有15家国家精子库,而等待人工授精的人群却逐年增加,供与求严重不平衡。
  然而,通过进一步了解,我发现各地的地下“自助式捐精”却异常活跃,他们有自己的QQ群。抱着试试的心情,我加入了广州当地一个人数颇多的自助捐精QQ群。
  加入该群,就要明确表明自己的目的:是捐精还是求精。求精者大都隐藏身份,但捐精者必须标注自己的重点信息,血型、年龄、学历等。群里还有一系列特定符号,譬如“⊙”表示仍在观望,“△”表示开始寻找,“◇”表示正在运作,“★”表示怀孕成功……这些符号自成体系、颇有效率。
  通过一段时间的“潜水”,我知道了更多更详细的规则和要求。群主要求我去正规医院做了一个全面的体检,然后把体检结果和一张真实的个人资料及照片提供给他。
  终于我迎来了我的第一个客户,化名“草菁菁”, 30岁,婚后6年一直没孩子。去医院要等太久,费用也高,经朋友介绍后,她进入我们这个QQ群,通过筛选,她找到了我。
  群主安排我们在一个偏僻的小巷酒吧里完成交易。我躲在酒吧的卫生间里,沾满水渍的洗手台上放着一个带夹层的塑料盒,夹层里塞满了冰块。我用颤抖的手端住冰盒,转身进入卫生间的隔间,由于第一次很紧张,又在酒吧这样嘈杂的环境里,我摆弄了半天都没出来,最后不得不借助手机里的“艺术图”才成功。完事后,我从打开的门缝中将装着“小蝌蚪”的冰盒递给那个女子,然后慌得连报酬都没拿就夺门而出。
  我永远记得那一次的报酬是500元,是群主第二天打到我卡里的。不过半个多月后,求精的女子给我发了一条信息,告诉我授精失败,之后就再也没有和我联系过。
  只当是交易
  有了第一次的经历,接下来,我做得顺手多了。我主动找群主沟通,群主看我挺诚恳的,就教我和群里的求精女士单独沟通的技巧,要显得专业,就要对排卵期的算法、月经周期等等生理知识非常熟悉,最主要的是不能让求精者觉得自己很猥琐。我去图书馆和网上恶补了一系列生理卫生知识,甚至还知道了哪种型号的注射器更容易让精子进入女人子宫。
  有了这些充足的理论知识后,我开始查看群里的个人资料,只要是女性我就会主动询问她是不是需要精子。由于了解了这些知识,我很快就在众多捐精者中“脱颖而出”,为一个结婚10年的女子提供精子。
  交易依旧是在酒吧里进行,这次酒吧里黑暗的环境和嘈杂的音乐声不再让我紧张,反而让我觉得安全,不必担心自己的脸在明亮的灯光下被人看得清清楚楚,更不会因为环境的安静而感觉尴尬。
  那一次,我在酒吧的厕所中,和女人的老公一起帮助她将装满精液的注射器推进体内。厕所门外,是强劲而嘈杂的音乐,门里的我因为紧张满头满身的汗。这一次,受孕又失败了。可我还是拿到了500元的报酬。
  2个月后,这个女人又找到我,这次她要求和我采取直接受孕方式,即捐精者和求精女性发生性行为。而报酬是2000元,若成功受孕,再追加1000元。我有点心动了,一方面是价格的诱惑,一方面是我确实觉得有点内疚,上次已经计算好的排卵期却没能让她怀孕。经过深思熟虑后,我愿意破例补救一次。
  或许为了避免尴尬,这次女人的老公没来,我和女人在一家不需要身份证登记的小旅馆里开了房,进房间之前,我们关掉了手机和所有可以拍照的设备。我并没有觉得自己行为很肮脏或者龌龊,我甚至把这次性行为看成是一种“仪式”。
  1个多月后,就在我以为又失败的时候,女人在QQ上发来一张B超检验的图片,显示已经怀孕。2天后,我的卡上多了1000元钱,但一想着上次那种直接的方式,我心里有点隐隐的难过,毕竟我是个年轻的小伙子,而对方却是个和我没有感情的中年女人。于是我暗暗发誓,绝对不再采取直接捐精方式。
  潜意识里,我始终觉得自己算是个有道德底线的高才生,和群里那些只想占女人便宜的猥琐男不一样。每个捐精QQ群里都会有一些只愿意提供“直接捐精法”的男子,他们喜欢在群里发布色情图片,甚至自己的私处照片,见到女性群员则热情地鼓动其与自己发生性关系助其怀孕。
  我很鄙视这种打着捐精旗号的男人,我做这行有着自己的原则:我一定要收取合理的费用,这实际就是一种交易,而这种交易则让彼此双方都能安心。
  不可否认的是,我那次的“成功经历”确实给我加分不少。一些女性群员甚至开始主动找我聊天,询问之前成功助孕时的各种细节。水涨船高,我此后的捐精费用也比之前有所增加,每次1000元甚至更多。
  有一次,我在一个群主的介绍下,接触了更高层次的捐精体验,直接给一家民营医院提供精源,而我只和那家医院的一个“高层”单线联系。所谓“高层”也就是我们说的“蛇头”,而医院会事先打出可以做授精手术的广告,等有消费者“上门”之后,“蛇头”会和我联系,通知我去捐精。
  医院会和受精者说精源是来自精子库,但是那都是骗人的,真正的精源就是来自我们这些地下捐精者。每次捐精,我都会用院方给的一种特制容器提供自己的一份精液,那份精液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送上手术台,并在十几分钟的手术中,被注射到求精女子的体内。
  这种方式,我会得到3000元的报酬,这笔钱是由求精者提供。拿到钱后,我要从中分出1000元给“蛇头”作为中介酬谢。
  其实我也矛盾过,明知任何不通过正规精子库的私下捐精和授精,都属于违法行为。但是找我们求精的人很多,每个人求子的经历都很曲折,很让人动容。于是我告诉自己,我们的行为不是色情交易,交易背后也含有温存与关爱,我是在帮助那些求子若渴的夫妻。我自诩自己是“暗夜里的骑士”,为了让那些求子的人满足心愿,仗义出手!
  于是,不管是QQ群里找目标还是直接去民营医院捐精,都让我乐此不疲。在QQ群里,我可以大方直接地和女性谈论有关性的一切,甚至还可以听到形形色色不同的生活故事,而在医院里,我赚取的金钱更多,我可以不再需要母亲的支助完成我的研究生生涯了。
  迷失与醒悟
  转眼已是2013年4月,我的研究生课题全部结束,我也顺利地完成了论文答辩。凭着导师的推荐,我进入一家知名国企实习试用,在那里我的生活也渐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有了不错的收入,住进了单位的宿舍,还交往了一个女朋友。不过,我并没有放弃地下捐精。有金钱的原因,也有一种心理惯性。
  女友娟娟是我们公司人事部的同事,漂亮而直率,家庭条件优越,父母都是我们单位已退休的高层领导,他们家对我的家庭条件不是很满意,可是她对我很好,坚持要和我在一起,因此一直在和她的家庭做着斗争。
  不久前,报纸网络上大篇幅地开始报道地下捐精的新闻,我才恍如隔世,由于忙着毕业和找工作,我竟然有小半年都没有用那个特有的QQ号了。不过看到关于地下捐精的新闻,娟娟曾和我谈论了许多,她认为地下捐精者都是带着不良目的的人,一边可以肆无忌惮地和女人发生性关系,而且还不用负责,一边还可以赚钱,甚至还美其名曰是帮助别人。更重要的是,因为没有监控,地下捐精往往没有节制,如果这些同父异母的孩子再结婚,后果将不敢想象。因此,在她的眼里,地下捐精者就是伪君子一枚。听着她的理论,我心慌慌的,瞬间冷汗直冒。
  不过,让我最终下定决心退出的却是我的最后一次捐精经历。
  那是7月底的一天,我登上久违的QQ群,群主刷屏式的留言映入眼前。一个32岁的高知女,丈夫在一次事故中丧失了生育能力,于是她千方百计想找一个和丈夫各个方面都相符的捐精者。血型要一样,学历要一样,最好是理工科,最重要的是相貌要有七成像,避免孩子以后被指指点点。她从四川找到上海,然后找到广州,终于在看到了我的照片和资料后,迫不及待地选择了我,而报酬也是比较可观的。
  开始我果断地拒绝了她,但那个女人一次又一次打来电话向我诉苦,甚至请求我可怜可怜她,她说此生唯一的愿望就是当一次母亲,希望我能成全她。我终于心软了,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然后就彻底抽身这个行当。
  这次我很小心,我们约在一个很偏远的地方,选择的仍旧是小旅馆,那个女人也准备了冰盒和注射器。我在旅馆的卫生间里独自完成了取精工作,然后把盛满“小蝌蚪”容器交给她后,我就走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她独自解决了。
  我以为此事就此了结了,可一个星期后那个女人的老公却找到了我,他说他并不同意他的妻子和别的男人通过任何方式怀孕,他坚决不会养一个不是自己骨血的孩子。他甚至撂下狠话,如果他妻子怀孕了,一切后果都会由我负责。
  我的心仿佛被人狠狠地抽了一下,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生这样的变化,我立刻联系了那个女士,可她还是像先前保证的一样说不会给我添麻烦,不会给我的生活造成影响。
  可是我知道我们的约定并没有任何法律效应,我的这种私下捐精行为不受法律保护的,一旦打起官司,后果不堪设想。那段时间,我只能每天在心里祈祷那个女人不要怀孕,要不然我多年的辛苦和付出都会毁于一旦,我的整个生活都会被颠覆的。想到母亲的泪水和娟娟愤恨,我的心一阵阵地绞痛。
  一个月忐忑不安的煎熬后,那个女人终于在QQ上给我发来了信息:怀孕失败。我大大地舒了一口气,心终于从高处落到了地上。我没有给她任何回音,丢掉了为捐精办的电话卡,清空了所有的聊天记录和个人资料。我想我以后再也不会登录这个QQ了。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