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干妹妹"反水,机场董事长的人生航班坠毁了

干妹妹"反水,机场董事长的人生航班坠毁了

www.zhiyin.cn 2018-08-07 10:46:18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首都机场集团董事长张志忠,这个具有“国际眼光”的民航正厅级高官,15年前与“淘金女”魏景波结拜为兄妹,并利用手中之权,为魏景波提供对俄包机业务便利,“干妹妹”几万、十几万地“回报”张志忠。15年后,已近花甲的张志忠人生航班就要平稳着陆,谁料,“干妹妹”涉案被检察机关调查,却将她与张志忠交往的陈年旧事抖了出来,使临近退休的张志忠中箭落马。
  这对感情深笃的“兄妹”,究竟有什么恩怨情仇?张志忠究竟怎样“得罪”了魏景波,事情都过去了15年,“干妹妹”为何要将早已封存的往事“供”出来?种种疑问,随着法院的审理,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
  结拜兄妹,共享财富
  1996底,时年46岁的张志忠,刚从中国民航总局运输司副司长升任司长,心里激荡着无尽的喜悦。运输司是民航总局拥有货运包机架次审批权的实权部门,升为运输司长,手握货运包机架次审批权,张志忠因此成为航空运输公司老总追捧的对象。
  张志忠刚上任不几天,魏景波夫妇便在北京一家豪华酒店设了一场盛大宴席宴请他,请来作陪的都是京城的上层名流。对于魏景波,张志忠早在六七年前他任副司长时经人介绍就认识了,只是关系不是那么密切。这令人不得不问,魏景波何许人?嗅觉为何这样灵敏。
  1969年出生的魏景波是北京联洲航空服务公司老总,专门从事对俄民间贸易、货物储运,是雅宝路小有名气的“淘金女”。魏景波个子不高、微胖,但其热情奔放,很容易与男士套近乎。
  1991年苏联解体后物资匮乏,中俄民间贸易逐渐兴起,后来一些俄罗斯“倒爷”在位于中国边境绥芬河市的雅宝路倒货,一批专门从事货物储运的企业便在雅宝路运应而生,雅宝路成了中俄贸易的集散地。魏景波是最早进入雅宝路的中国商人,是最早的俄罗斯包机承运商。为了承揽大量的货运包机业务,魏景波“盯”上张志忠。
  “我很敬重大哥,今天是个吉祥的日子,我们结拜为兄妹吧。”未开宴前,热情的魏景波坐到了张志忠的身边。张志忠不知所措,笑了笑说:“都什么年代了,搞这一套太俗了!”
  可是,魏景波却不依不挠:“大哥,你就认我这个干妹妹吧!”张志忠经不住魏景波的软缠硬磨,和魏景波举行了干兄妹结拜仪式。
  晚宴结束,魏景波和丈夫提出要到“大哥”家认门,张志忠只好同意魏景波夫妇到家里坐一下。到了张志忠家里,魏景波拿出一个以张志忠女儿的名字存的10万元存折塞给张志忠。
  张志忠当即拒绝,可是魏景波却说:“既然你是我的大哥,那么你女儿就是我的干女儿,我怎么也得表示一下。”张志忠好意难却。
  张志忠出生于山西省阳曲县西凌井乡,1974年大学毕业后进入民航总局,先后在国际司、企业管理司、运输司等部门辗转历练。20多年来,他一直干干净净做事,清清白白做人,从未收过别人的一分钱。
  现在,刚结拜的“干妹妹”,动辄就往他手里砸10万元钱,这钱会“烫”手吗?他最后还是往好的方向想,也许魏景波是真心给女儿的见面礼,收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时间一久也没出什么事,张志忠心里便踏实了。
  魏景波有事没事都到张志忠家串门子,和“干哥哥”家长里短地聊上一阵。张志忠自然觉得这个“干妹妹”是真心交他这个“干哥哥”。有了兄妹感情做基础,魏景波对张志忠就不再见外了,找张志忠帮忙的事最多的就是包机审批。想到“干妹妹”把自己当亲哥哥,包机批给谁都是批,“干妹妹”找到他,自然有求必应。
  在雅宝路从事包机运货业务的都知道,包机数量和航次多少决定货物运量的多少,最后决定赚钱多少。魏景波自从得到了“大哥”的关照后,在雅宝路包机数量和航次都是最多的,她由此在生意上大赚了一把。
  投桃报李,1997年春节后,魏景波以“干妹妹”的身份到张志忠家吃饭,将10万元现金装在一个水果篮里送了过去。张志忠问她这是怎么回事?魏景波轻描淡写地说:“一年来,承蒙大哥的关照,妹妹挣了些钱,请哥哥一起花。”
  卧底探迷,绯闻缠身
  往后,这对结拜兄妹往来更加密切了。凡是“干妹妹”有求于他的,他都尽最大努力帮助。张志忠认为任何时候“干妹妹”都不可能出卖他。
  魏景波申请的包机业务,他优先审批;俄罗斯方面有什么包机信息,他首先透露给魏景波;他还出面给俄罗斯包机的主要起降地天津机场相关领导打招呼,请他们支持和照顾魏景波的联洲航空公司……
  有了张志忠的格外“关照”,魏景波公司的发货量曾一度占据雅宝路地区对俄货运总量的二分之一还强,年发运航班600余架次,运量达到3.5万吨,魏景波成了太原机场、石家庄机场等俄罗斯包机的首航执行人,成了天津机场最大的俄罗斯包机承运商,雅宝路“包机女王”。可“干妹妹”每年送给他的红包越来越缩水。
  张志忠暗地打听到,一架伊尔-76货机可以装载50万美元以上的货物,到了俄罗斯,货物至少可以卖到90万美元以上,利润空间巨大。可魏景波每次遇到“大哥”总是叫苦,说钱越来越难赚。
  加之,因为张志忠一直以来对魏景波特别“关爱”,他们“打着兄妹旗号搞地下恋情”的传闻早在业界传开。随着魏景波与老公离婚,传闻变成了绯闻,弄得张志忠哭笑不得。
  2001年,张志忠刚装修完新房,老家的小辈侄子张建森(化名)大学毕业3年都未找到工作,便来投奔他,希望他帮助找一份工作。那时,魏景波刚离婚,没人给她开车,正缺一个驾驶员。
  为弄清“干妹妹”包机的盈利情况,张志忠灵机一动,将张建森介绍给“干妹妹”当司机。
  张建森比魏景波小16岁,帅气干练,处事灵活。张志忠将“卧底”的任务交给张建森,他成竹在胸。谁料,张志忠低估了魏景波的能耐。张建森的动机很快被“老江湖”魏景波察觉了。看中张建森年轻帅气的魏景波,不是立即把他辞退,而是反其道而行之,重金收买张建森,将张建森发展为情人
  张志忠派去的侄儿非但没有完成卧底任务,反而拜倒在了“干妹妹”的裙下。这绯闻不亚于之前魏景波与张志忠的绯闻,很快传得沸沸扬扬。魏景波给张志忠杀了一个回马枪。张志忠恼羞成怒,愤然断决了与“干妹妹”的往来。
  失去“哥哥”的关爱,魏景波的包机业务迅速下跌,承运量迅速减少。魏景波这才意识到“大哥”对她动真格了。她几次找到张志忠认错,请他大人不记小人过。
  尽管魏景波认错态度诚恳,但她给张志忠的“伤害”太大了,堂堂民航总局运输司司长,居然被一个相貌丑陋的“淘金女”“干妹妹”搞了无间道,这是多大的笑话,他实在无法原谅这种屈辱。他断然拒绝了魏景波的请求:“有些事是讲缘分的,我们兄妹的缘分已尽,请好自为之!”
  2003年8月,魏景波和张志忠的关系正处于紧张状态时,张志忠被改任民航总局规划发展财务司司长,手里不再掌管包机业务的审批权了,目光短浅的魏景波不再看中张志忠这个“大哥”了。
  兄妹反目,东窗事发
  魏景波怎么也想不到,当年结拜的“大哥”,4年后会飞黄腾达。2007年初,首都机场总经理、董事长李培英因受贿近3000万而落马,时年55岁的张志忠从民航总局规划财务司司长调任首都机场集团总经理、董事长,在仕途上越走越顺。
  得知张志忠升为首都机场集团“一把手”,魏景波非常懊悔这4年来没有想办法挽回“兄妹”的情谊,让她失去了一棵可以依靠赚大钱的大树。魏景波试着通过电话与张志忠联系,可是被张志忠婉言拒绝了。
  后来,魏景波又买了礼物,亲自登门拜访。张志忠讲义气,最痛恨的是不讲“规矩”的人,于是他将魏景波拒之门外。
  张志忠想到离退休的时间也就是四五年了,他决定抢抓“最后的时光”大捞一把。他又结拜新的“兄弟”、“兄妹”。
  张志忠刚掌管首都机场集团不久,就与深圳一家航空服务公司老总林永欣(化名)结拜为“兄弟”。每逢春节和张志忠及其家人的生日,林永欣都会给他及其家人送上一份厚礼,不到2年时间,林永欣共送给他总金额达人民币50万元、美元8万美元“红包”、存折、购物卡。
  2008年6月,林永欣有事找张志忠,他托“大哥”张志忠向海航集团讨要2400多万元包机款。这对张志忠是小菜一碟,经他出面,林永欣很快就拿回2000万元。2009年春节,林永欣又给张志忠送了20万元的大红包,当年上半年,林永欣请张志忠帮忙协调首都机场广告位和核减广告费。经张志忠协调,很快搞定了广告位,并核减了25%的广告费。
  张志忠结拜的另一个“兄弟”是北京某集团公司老总周宏(化名)。2009年春节,周宏提着一个装有5个金元宝(价值37.6万元)的礼品盒去给“老兄”张志忠拜年,张志忠高兴地收下了。此后,在张志忠“关照”下,首都机场集团收购了周宏公司开发的一处房地产项目剩余的200多套住宅及车位等,解决了周宏公司资金紧张的燃眉之急。
  山西潞安矿业集团原副局长曹某、中信海洋直升机股份公司负责人江某,和张志忠都是靠得住“兄弟”,他们先后请张志忠为自己的儿子及其他朋友的子女共10多人安排工作,张志忠大笔一挥,统统将他们安排进首都机场集团下属的公司工作。曹某、江某感激不尽,两人共送给他135万元的“感谢费”。
  魏景波自从失去了张志忠这棵大树后,她公司的业务一落千丈,雅宝路“包机女王”的霸主地位也荡然无存了。为了重振公司业务,不甘心生意就此消沉的魏景波,认识了民航总局华北局局长黄登科,虽然黄登科官位没有张志忠的高,权力没有张志忠的大,但他手握华北片区包机业务审批权。在魏景波的重金“攻关”下,黄登科为她所用,在包机业务上给了魏景波很大的关照,魏景波的联洲航空服务公司渐渐起死回生。
  谁料,魏景波正谋划如何夺回“包机女王”的霸主地位时,2009年10月,黄登科因涉嫌在航线时刻审批中存在腐败行为被“双规”,随后被移交司法处理。检察机关在办理黄登科案件时,挖出了行贿“主犯”魏景波,2010年初并将其拘捕进行调查。
  被拘捕后,魏景波心里非常怨恨一个人。她说,当年“大哥”如果不抛下她,她就不会行贿黄登科,就不会有今天这档子事。既然当年“大哥”无情,现在她也就无义了。
  2010年3月,张志忠已年届退休,他主动辞去执行董事和董事长职务。他想,若不出意外,再过几个月年满60岁,就可在首都机场走完最后的仕途生涯,功成名就地退下来。可是,他没有等到这一天,他15年前结拜的“干妹妹”魏景波在接受检察机关调查时,将她与“大哥”交往的那些陈年旧事“供”了出来。
  因为“干妹妹”的出卖,张志忠辞去董事长不到2个月,正在家中休养等待退休的他,突然被检察机关带走进行调查。2010年5月,张志忠因涉嫌受贿犯罪被刑事拘留。历经2年多的司法调查后,张志忠被以受贿罪向法院提起公诉。日前,河北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志忠受贿案开庭审理。法院认定,张志忠在担任原民航总局部门负责人、首都机场集团公司总经理的近15年间,在货运包机和货运计划的调配和审批等方面,索取或收受款物472万余元。最后,判处张志忠有期徒刑12年,没收个人财产20万元。
  今年62岁本应回家享受天伦之乐的张志忠,将在监狱中度过余生,他后悔万千,痛不欲生。
  (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网摘,违者必究)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