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小姑子虐待非亲侄儿,硫酸雨哟泼向“零宽容”

小姑子虐待非亲侄儿,硫酸雨哟泼向“零宽容”

www.zhiyin.cn 2018-08-03 09:22:25 知音 我要评论

字号:T|T

  2010年9月28日上午,在山东临沂市一户居民家中发生了一场惨剧:31岁的嫂子陈芳芳,将一瓶浓硫酸泼到正在恋爱中的小姑子李晴儿脸上,造成李晴儿严重毁容。之后,陈芳芳打110向警方自首。

  原来,陈芳芳和丈夫到深圳做生意后,把一双年幼的儿女托付给爷爷奶奶和小姑子。在照料侄儿的过程中,李晴儿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并采用隔代亲子鉴定的方式,断定侄儿不是哥哥的亲骨肉!在此后长达两年时间里,她一再歧视和虐待无辜的侄儿,导致侄儿患上严重抑郁症。陈芳芳用钢笔摄像机录下了小姑子“虐待”儿子的证据,从而一场悲剧发生了……

\
  一双儿女托付小姑子,隔代亲子鉴定埋下一颗炸弹

  2008年6月,陈芳芳和丈夫李明宏将陶瓷生意转移到深圳。考虑到生活不便,他们将一双儿女杭杭和丹丹交给孩子的爷爷、奶奶和小姑子李晴儿照看。

  李晴儿刚中专毕业,在家开网店销售化妆品,陈芳芳每月给她2000元辛苦费,让她把侄儿侄女照顾好。

  杭杭和丹丹一个4岁,一个3岁,李晴儿教他们认字、算术,晚上带杭杭睡觉。2009年2月中旬,家里来了客人,李晴儿住进哥嫂的房间,翻起嫂子以前的一摞医学书,在一本书里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竟是嫂子和一个陌生男人的合影,仔细一看那男人的五官、容貌,李晴儿被惊得愣在了那里:因为杭杭长得跟这个男人实在太像了!老天,难道……李晴儿不敢再想下去。

  客人走后,李晴儿让父母看了这张照片,父母也都惊呆了。杭杭关系到李家的血脉,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事搞清楚。2月27日,李晴儿假借71岁的伯父病危、想见侄子,打电话把哥哥李明宏从深圳给骗了回来。

  面对那张照片和亲人们的怀疑,李明宏也蒙了。他想起一件事:陈芳芳刚怀杭杭时,有一天对他说:“人家都说酸男辣女,现在我总想吃辣的,可能会是个女孩。爸妈想要个孙子,不然就流了吧?”被李明宏阻止了。

  李晴儿提出要做亲子鉴定,李明宏不同意:“这个家不能散,以后谁也别提这个事了!”

  李晴儿心里有了阴影。一天,她偶然从电视上看到,隔代亲子鉴定也能查出是否存在血缘关系。通过查询,李晴儿与济南一家亲子鉴定机构取得了联系。

  2009年3月11日早上,李晴儿在给杭杭洗头时,取得了可作为检材的5根头发。当天,她便把这5根头发连同父亲李明景的头发,一起送到了济南。17日上午,李晴儿拿到了鉴定结果。当她一眼看到“排除李明景、李杭杭直系祖孙关系”时,就像被雷电击中了。

  18日一早,李晴儿忍不住打了哥哥的电话,将事情如实告诉了哥哥,李明宏既震惊又难过。李晴儿在电话里激愤地说:“竟然能和别人生孩子,这样的女人你还要她干什么?赶紧跟她摊牌、离婚,把她的孩子扔给她!”李明宏有气无力地说:“你让我好好想想吧……”

  就在李晴儿还在等着哥哥“好好想想”的时候,她对杭杭的态度已经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首先,她不要杭杭跟自己睡了。杭杭不理解,她冷冷地说:“你是个男孩子,要知道害羞。”杭杭红着小脸,晚上钻进爷爷、奶奶的被窝。

  心痛也阻不住“虐待”发生,孩子那颗孤独的心啊

  两天后,李明宏从深圳匆匆赶了回来,好说歹说总算做通父母和妹妹的工作,希望他们永远不要说出这桩秘密。面对杭杭,李明宏努力克制着,没在孩子面前表现出任何反常。临行前,他又一再交代父母和妹妹:生的亲不如养的亲,千万不要对杭杭另眼相看……

  李晴儿答应得好好的,可跟杭杭在一起,她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和难受。以前杭杭吃鱼时,她会一点点把刺挑干净,送到他的嘴里;每天早上给杭杭穿鞋子,她总先要用吹风机把里面吹得干干的。现在,她再也不会这么做了,而且怎么看怎么心烦和讨厌。

  杭杭也感觉到了姑姑的变化。上楼时,他还像以前一样,要拉着姑姑的手,姑姑却使劲地甩开他。一次,他和妹妹争一个玩具魔方,他刚抢到手,却被一旁的姑姑粗暴地夺去递给妹妹。他冲到洗手间,把姑姑的一瓶眼霜摔得粉碎,姑姑抓住他的衣领,连打了他几个耳光!他嚎啕大哭:“姑姑,你不讲理!”“因为你是个野种,王八羔子!”杭杭不知道姑姑骂的是什么意思,但知道那不是好话,找爷爷奶奶告状,爷爷奶奶也不管。

  李晴儿心里也不好受。杭杭哭过闹过后,趴在床上睡着了,看着他脸上的泪痕,李晴儿心里说不出的酸楚。对杭杭,她毕竟真真切切地疼了几年,她也不想这么做,甚至有些后悔当初去做那个鉴定。但只要一想到杭杭身上流的不是哥哥的血,她马上又心如刀绞……

  2009年10月,陈芳芳从深圳回到临沂,发现杭杭有些不大对劲。本是很顽皮的孩子,现在竟变得那么老实,那么胆怯,见了她都不敢说话。自己从深圳买回来一只遥控飞机模型,丹丹玩得不亦乐乎,可他却在一边看着无动于衷。陈芳芳说:“杭杭,你带妹妹一起玩啊。”杭杭冷漠地转过头。陈芳芳把他拉到身边,发现他竟流了一脸的泪。她心痛地抱过杭杭,亲着他的脸颊说:“儿子,有爷爷、奶奶和姑姑整天陪着你,你还缺什么呢?”她这么一说,杭杭眼泪流得更凶了。

  陈芳芳只想这是孩子离开爸爸妈妈久了造成的。她跟李晴儿讲,李晴儿语中带刺地说:“我们再怎么带,还是比不上他亲爸亲妈。”陈芳芳只剩下尴尬。

  陈芳芳一回深圳,李晴儿依然故我。但她慢慢发现杭杭好像也从内心开始敌视自己了。一次,他甚至骂了她。为了制服他,李晴儿开始用更强硬的手段对杭杭进行惩罚、打击,有时打手心,有时罚跪、不给饭吃。杭杭也多次对抗,还说要打电话告诉爸爸、妈妈。李晴儿警告说:“你要是敢告诉你爸爸、妈妈,我就拧断你的耳朵!”

  杭杭本是在娇生惯养中长大的,他受不了现在这样的落差。一天,他从幼儿园回来晚了,姑姑拧着他的耳朵问:“你跑哪疯去了?”他在姑姑手上掐了一下,李晴儿一把拖住他的双手,把他硬拽进楼下一间放杂物的房子,而且掐断了电灯线:“今天,你不要吃晚饭了,好好关在屋子里反省!”这次,杭杭在黑屋里被关了3个多小时,最后歪靠在一堆杂物上睡着了,嘴边尽是鼻涕眼泪。最后,还是奶奶不忍心,把他抱回了房间。

  渐渐地,杭杭的“硬劲”被拿掉了,行为、性格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姑姑的东西,他从不敢动,家里的零食,没有大人发话,他不敢吃,他也不再和妹妹争东西,而且再也不敢提出打电话“告状”的事了。他时刻都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有时会一人躲在房间里几个小时都不出来,性格越发内向、懦弱……

  2010年春节前,陈芳芳和丈夫回临沂过年,看到儿子脸上无神,经常发呆,问他话也不回答,夜里还经常突然抽筋、惊叫。陈芳芳吃惊地对丈夫说:“得带杭杭去医院看看,这孩子一定是出了毛病。”

  李明宏也发现了问题,猜到了原因,并悄悄地从父母那里得到了证实。他很生气,背后责备李晴儿:“我都能原谅她,你干吗还要死抓住不放?再说,孩子又有什么错?!”而在妻子面前,他却不敢说真话,遮掩道:“小孩子嘛,什么样的性格没有?没什么大不了。”

  陈芳芳没信丈夫的话。她找到教杭杭的幼儿园老师。老师说杭杭以前倒是很好,后来不知怎么就越来越反常,不敢跟老师说话,不敢跟小朋友们玩,常常一个人躲到一个角落里,有时呆呆地看天,有时看地上的蚂蚁和马路边的垃圾。老师也曾几次打电话给李晴儿,李晴儿解释说是因为他父母不在身边导致的……

  儿子心里一定是怕什么了。陈芳芳心里越发不安。她一个人带杭杭来到临沂市人民医院检查,两个医生都认为孩子已接近儿童抑郁症了。一位医生说:“估计孩子是受了什么精神刺激。”陈芳芳惊呆了。

  回家,陈芳芳说了给杭杭检查的结果。李晴儿说:“有什么刺激呢?两个孩子是一样带的,几乎形影不离,丹丹怎么就没有问题?”陈芳芳也百思不得其解。

  为何不能宽容嫂子年轻时的错?浓硫酸浇灭美好青春

  陈芳芳明显感觉到杭杭和小姑子之间有点不大对劲,只要李晴儿在场时,杭杭就显得非常紧张,手足无措。腊月二十六,她开车带两个孩子出去买衣服。路上,她有心试探女儿:“丹丹,告诉妈妈,现在姑姑和奶奶是疼你,还是疼哥哥?”5岁的丹丹犹豫了一会,说:“疼我,她们都不喜欢哥哥了。不过,小姑不让我对你说,小姑说要是告诉你,以后再也不疼我了。”陈芳芳赶紧把车停在路边,继续追问丹丹。从女儿嘴里,陈芳芳掏出了许多令她心颤的事情:杭杭经常受小姑惩罚,小姑还骂他“野种”……

  陈芳芳的心忽然颤了一下:“杭杭,妹妹说的是真的吗?你告诉妈妈。”杭杭咬着牙,脸上的肌肉扭曲着,几乎都变了形。陈芳芳搂着儿子,身体一阵阵哆嗦。

  第二天,陈芳芳到临沂桃园电子批发市场,花5500元买了一个自带硬盘的钢笔摄像机。大年初二,她和丈夫要到济南军区总医院去看望丈夫患了胃癌的舅舅,临行前,她偷偷将钢笔摄像机打开,放在客厅的柜子顶层,并用杂物遮挡好……

  陈芳芳晚上10点多返回后(丈夫因想等待从上海赶来的表弟,在济南多留一天),从柜子顶层取下摄像机,在电脑里回放。结果,她发现了这样的两个场景:

  一个场景是:坐在沙发上的李晴儿叫来杭杭,问他:“你妈妈问你什么了吗?”杭杭竟对着姑姑跪了下去!李晴儿用手指点着他的脑袋:“要是敢跟你妈妈胡说,我就撕烂你的嘴!”婆婆过来了,李晴儿才让杭杭离开……

  另一个场景是:杭杭和丹丹在看电视,李晴儿手里拿着两个烤红薯走进来,剥好一个后递给丹丹,自己留一个,根本不理会杭杭。杭杭一声不出地离开了……

  不用再看了,可怜的儿子肯定正遭受着姑姑的折磨!陈芳芳敲开李晴儿的卧室门,一进去,就厉声质问:“你给我说实话,杭杭的病是不是你给折磨的?”

  李晴儿的脸色变了:“嫂子,我和爸妈辛辛苦苦给你们带小孩,得到的就是你的诬赖吗?”陈芳芳转身回房,把自己的手提电脑拿了过来:“那你看吧——”

  看着电脑里回放的杭杭给她下跪的那一段,李晴儿惊呆了!陈芳芳告诉她自己悄悄在家里安装了摄像头。“我们给了你那么多的钱,小小的孩子到底得罪你什么了?你为什么要这样?”李晴儿也不必再遮掩下去了:“这应该问你自己!你难道心里没有数吗?六年了,你竟让我们去爱去疼一个根本不是李家血脉的孩子……”陈芳芳脸色突变:“你血口喷人!”李晴儿冷笑着“哼”了一声,打开抽屉,拿出一张纸和一张两人的合影照片摊在桌子上:“那么,你也看一样东西吧!”

  这正是李晴儿到医院做的那份隔代亲子鉴定书,那张照片让陈芳芳也恍然想起来了,几乎晕倒,哭道:“我当时确有难言的苦衷。而且这么多年,我也不能确认孩子不是你哥的……是你哥安排你做的鉴定吗?”

  “我自己安排的,不过这个结果早就告诉了我哥,我哥不让说。”了解到丈夫的态度,陈芳芳稍感宽慰。

  这天夜里,陈芳芳辗转难眠。她想起2009年2月和3月份,丈夫两次从深圳回老家后,心情似乎一度非常烦乱,问他是怎么了,他总说是劳累导致的。陈芳芳主动揽下了大多数事务,每天还变着花样给他加强营养。她哪里知道原来丈夫是得知了孩子的事……

  大年初三,陈芳芳流着眼泪向丈夫坦白了一切。

  原来,2000年11月,高护专业毕业的陈芳芳还在兰山区一家社区医院当护士时,认识了来她这里输液的马松。马松当时23岁,在兰山区一家私营建筑公司当技术员。在马松的追求下,两人相恋。那张两人的合影照片,就是2001年5月在蒙山游览时照的,被她夹在了书里。

  因为马松家境不好,这段恋情遭到了陈芳芳父母的反对。不久,马松只身去了北京。2003年3月,她嫁给李明宏,本以为这件事也就过去了。哪曾想2003年6月,她在街上又遇到了马松。当天下午,在临西二路的一家宾馆,她跟马松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2003年8月中旬,陈芳芳发现自己怀孕了,算算日期,孩子可能会是马松的,想把孩子打掉,结果遭到丈夫和家人反对。她想毕竟和马松只有一次,或许不会那么巧的吧?2004年4月,她生下儿子杭杭,觉得孩子五官有点像马松,心里很忐忑。可看到一家人跟儿子那么亲,她最终决定把这个秘密埋在心里……

  陈芳芳哭着说:“明宏,我对不起你。也谢谢你对我的宽容。我只是痛恨李晴儿这样对待杭杭。我错了,她可以冲我来啊,为什么要报复可怜无辜的孩子?”

  李明宏内心也很痛苦,觉得李晴儿做得的确有些过分,他宽慰道:“事情过去了就算了,以后谁都不用再提了。至于杭杭,实在不行,我们就把他带到深圳吧。”

  正月初七,夫妻俩带着杭杭返回深圳,没想到在和杭杭朝夕相处时,丈夫的态度也变了,有时表现得非常厌烦。夫妻俩有了争吵。2010年7月,丈夫提出把杭杭送回老家,并反复向她保证,妹妹和父母那里他一定会交代好的,今后绝不会再对杭杭有歧视。最终,在李明宏的坚持下,杭杭又被他送回了临沂。

  9月27日,陈芳芳为看孩子回到临沂,发现杭杭双腿上有两片触目惊心的伤疤,找到婆婆质问。婆婆支支吾吾解释半天,陈芳芳总算听明白了,原来是杭杭自己去烧水、装水,结果水壶掉在地上,双腿被烫伤了。陈芳芳伤心地问:“为什么让他去做这么危险的事?”这时,李晴儿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我想锻炼锻炼他,谁知他会这么笨!”“你,你——你是故意害他,是故意的!”“怎么想随你的便!”姑嫂俩激烈地争吵起来……

  这晚,陈芳芳摸着儿子的伤疤泪如雨下。杭杭更加孤僻了,连她的问话也一句不答。陈芳芳绝望地想,这个孩子也许这辈子就毁掉了。再想到与丈夫的感情也濒临破裂,自己在这个家里也完全没有了尊严,陈芳芳突然间钻进了牛角尖,越想越痛,越想越恨:李晴儿啊李晴儿,你毁掉了孩子,毁掉了我的一切!既然这样,我要让你也失去幸福,让你生不如死……

  2010年9月28日上午,陈芳芳到临沂化工市场买了一瓶硫酸,回到家,见李晴儿仍冷冰冰的,她突然掏出硫酸瓶,打开盖向李晴儿头部狠狠地泼去。伴随着一阵白烟,李晴儿捂着脸大声惨叫起来!公公、婆婆从房间里跑出来,都惊呆了,赶紧拨打了120。作案后的陈芳芳并没有逃走,而是坐在那里放声痛哭。过了一会,她主动拨打了110,直到警察来了把她带走。

  经临沂市人民医院检查,李晴儿的头皮被重度烧伤,左面部被中度烧伤,左眼烧伤,造成视力损害,手臂、肩膀也有近十处烧伤。事发后,李明宏从深圳赶了回来,痛心疾首地捶打着自己,既后悔自己把杭杭送了回来,又后悔没能做好妹妹的工作。

  李晴儿住在医院里,生不如死。她本来面容姣好,皮肤白皙,而且正在恋爱中。2010年初,在一次网友同城聚会上,她和一个帅气能干的男孩一见钟情,陷入热恋。因为认为那件事属于家丑,李晴儿没敢告诉恋人真相。在交往中,她为了保持温柔的好形象,只要恋人在场,她从没有对杭杭发过火。也是因为受到那件事的影响,她要求自己和恋人一定要互相忠于对方……现在,她不仅容貌被毁,而且恋人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选择了跟她分手。她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2010年10月19日,临沂市检察机关以故意伤害罪正式批准逮捕了陈芳芳。目前,丹丹由爷爷奶奶照看,杭杭则被外公外婆接走。留给这个家的,是永远无法弥合的伤痛。

  □编辑/胡平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