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百米别墅藏金6.4亿,这个讲“原则”的副市长栽

百米别墅藏金6.4亿,这个讲“原则”的副市长栽了

www.zhiyin.cn 2018-08-02 12:39:41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捞钱、藏钱,几乎是所有贪官苦心劳作的两件事。无独有偶,在魏鹏远别墅藏钱2亿贪污案东窗事发后,在山西又出现了一个小官巨贪,而且,其贪腐的金额,达到“史无前例”。

\


  之前热播的反腐大戏《人民的名义》中,开篇的小官巨贪藏钱2亿的画面震撼了观众。观众有所不知的是,这个故事的原型是国家能源局副司长魏鹏远。捞钱、藏钱,几乎是所有贪官苦心劳作的两件事。无独有偶,在魏鹏远别墅藏钱2亿贪污案东窗事发后,在山西又出现了一个小官巨贪,而且,其贪腐的金额,达到“史无前例”。

  这位贪官名叫张中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贪精”,他在担任山西吕梁市副市长10年间,涉案现金总额就高达6.4亿!贪腐金额不仅是魏鹏远的3倍之多,其藏钱的方法,也远远将魏鹏远抛在身后——他修建了绵延百米的别墅群用来藏6.4亿赃款……

敛财数亿,劳心藏钱

  2003年9月,山西吕梁的秋风一阵紧似一阵,卷起黑色的煤灰漫天飞舞,一辆黑色的轿车驶入吕梁市政府大院,在办公楼前停了下来。张中生从车上下来,黑色的尘土向他扑面而来,这位新任吕梁行署副专员、吕梁市副市长,虽然已经52岁了,但在黑风中显得格外精神。

  张中生出生于山西焦煤主产地吕梁柳林县,1969年中专毕业的张中生,分配到中阳县粮食局工作,此后34年一直深耕于中阳县。他的起底虽然只是仓库保管员,但他抱负远大,从科员一路干到中阳县委书记。进了知天命之年,他升任吕梁行署副专员、吕梁市副市长。

  上了这个台阶,野心勃勃的张中生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在此之前,张中生本就是一个不干净的官员,任中阳县委书记时,他已经养成了买官卖官、收受贿赂的习惯。特别是跨过五十岁门槛,他知道自己的仕途已经是最后一程了,发财便成了他当官的终极目的,他要在仕途的最后一程大捞一把,实现自己的财富梦想。

  吕梁是山西焦煤主产区,2003年张中生刚升任副市长,分管全市煤炭工作,正好赶上中国进入“煤炭十年”黄金期,其职务炙手可热,为他利用职务之便捞“黑钱”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张中生决定抓住最后的机遇大捞一把。在中阳县当副县长、县长时,张中生与煤炭打过多年的交道,他深知煤炭紧俏,如何借煤发财,他很快推出了“严守入口”“政商联盟”“空手套白狼”等一系列敛财战略。

  煤炭价格一路上涨,煤炭自然成为投资焦点,许多老板抱着钱来到吕梁,四处打点关系,希望投资开办煤矿。作为吕梁市分管煤矿的张中生,定了一条铁的规矩,没有他签字同意,任何人都不能批准煤矿准入。

  这条规矩自然引来了各路投资老板对张中生的追捧,而他公开表现出很讲“原则”道理一大套,可暗下却不得好处不签字,这个原则他一直坚持,到吕梁开矿的老板,如果不给张中生送上百万的“好处费”,他是不会轻易签下“同意”二字的。有人说,张中生的字虽然写得太烂,但很值钱,每个字至少值五十万。这种好事,张中生至少签了四五十个“同意”。

  在管好进入规则的同时,张中生还在大会小会上大唱高调:“我们要全力为煤矿企业搞好服务,推动煤炭产业大发展,实现全市经济的振兴。”他确实说到做到,在服务吕梁的煤矿企业上,他下足了功夫,核定煤矿税额他实行“一矿一策”,将某些“重点”煤矿煤炭产量和销售价均下压三分之一左右,有些企业仅此每年就可“减税”上千万元。

  表面上看没有什么不妥,而实际上能否享受“一矿一策”全由张中生说了算,这背后就隐藏着“规则”,企业至少要花调减税费的三分之一购买他的“服务”。为此,在吕梁同等产量的煤矿征税额不相同,那是常有的事。一个与张中生有“往来”年产15万吨的煤矿老板,享受了年12万吨产量核税“政策”,同样年产15万吨的另一煤矿老板得知后极为不满,通过一位县委老领导向张中生求情,最终才得以“享受同等政策”。

  张中生敛财的花样很多,比如他幕后操作,让三个亲信经营煤矿,收益却不少于亲信。在吕梁黑煤矿比比皆是,后面的保护伞就是张中生,即使出了重大安全事故,他收了钱就“睁一眼闭一眼”。他手里掌控着煤炭安全生产关停和资源整合决定权,他以“权力股”实现“空手套白狼”。仅中阳县的40多座煤矿,张中生控制的大约有八成,而当地势力不为其所控制的煤矿主,逢年过节也要给他送几百万元。为此,有人送他“吕梁教父”的绰号。

  敛财对张中生来说易如反掌,他随便变变手法、换换理念,就有上千万的钱就入他的腰包。他每年收受的贿赂高达几千万。钱多了,却让他发了愁,敛财千万容易,藏钱却令他头疼。他知道那一箱箱、一捆捆不能见光的钱,存入银行是绝对不行的,堆放在办公室或者家里都不安全。

蚂蚁搬家,分散藏钱

  2008年初,按照省里的统一部署,吕梁对全市煤炭企业进行兼并重组,将355座矿井整合为112座。这种民营煤炭企业之间的兼并重组,貌似纯粹市场化行为,其实带有浓厚的行政审批色彩。为了争抢优质资源和保留主体地位,部分民营企业家对拥有审批决定权的官员大肆输送利益,使得这场貌似公平公允的交易,最后沦为“大鱼吃小鱼”的游戏。

  张中生手握煤矿资源整合的决定权,煤矿的兼并重组,为张中生带来了新一轮的敛财机会。在此之前的五六年时间,张中生已敛财数亿,可是他对金钱的欲望已经无限膨胀,他又借此机会猛捞了一把。

  随着聚敛钱财一天天增多,办公室他是不敢藏钱的,家里的钱已堆积如山,为了藏好那些堆积如山的钱,张中生变得寝食不安,怎样藏钱才不出问题,始终令张中生焦头烂额。

  几经冥思苦想,张中生突然从“不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哲理中得到启发,于是决定购置多套房产,这样既可以将资金转化为资产,又可以在购买的房屋里分散藏钱,划整为零,减小“事发”风险。

  张中生精心策划在吕梁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区购置了一套大户型商品房。交房后,过去学过泥水工的张中生,亲自对房屋进行了“装修”——更换了防盗门,加固了窗户,又将屋里的窗台、矮墙改造成为空心假墙。

  一天夜里,张中生从家里用纸箱装了满满两箱现金,搬上私家车里,运往新装修完毕的商品房里,将钱装进了空心墙里,装满一堵墙壁后,再将墙体粉糊好。为此,张中生一连几天晚上辛苦“加班”,往商品房里搬运现钞,把钱藏好。

  为了把家里的钱分散藏好,后来,张中生以家人的名义分别在北京、上海、广州各买了一套商品房,将杂物间改造加固成为“金库”,专门用来藏钱。

  在北上广买好了房子,建好了“金库”,可是要秘密地把数亿元现钞运往北上广收藏,那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工程。那时,堆放在他家里的现金不下五个亿,他在吕梁住的是错层的房子,楼上的两间卧室他全部腾空,全部装满一箱箱的人民币。据测算,1张百元的人民币约重1.15克,1亿元人民币约重1.15吨,五六吨重的现钞啊!

  想到长距离、大规模地搬运现钞,再想想路途上的各种不安全因素,张中生有些退缩了。可是,一想到家里那满屋子的钱,就像一屋子的炸药包,如果不小心被人发现,那就相当于点燃了导火索。特别是几年前他帮助一富商强势兼并高某的煤矿,高某还在四处上访。思前想后,张中生决定利用周末的时间,把山一样的现钞运往北上广。

  虽然是自己开车运输,但路途遥远,从吕梁到北京约670公里,到上海约1400公里,到广州约1900公里,张中生还有两个担心,一是担心遇到车匪路霸,二是担心遇到公安查车。为此,每次出门前,他精心做好准备,用纸箱装钱,他不装满,上面总是装上一层旧书,然后用封口胶封好。他还准备了一些好烟和红包放在车上,以备遇到情况时打点。

  张中生每一次上路都提心吊胆,也小心翼翼,他尽可能的走高速公路,因为高速公路可以规避车匪路霸,但缉毒警查车在所难免,他不怕查毒,他怕的是车里的巨额现金见光。每一趟总是要把钱安全送到,他心里悬着的石头才卸下来。一年多来,张中生往返北上广40多趟,行程8万多公里,总算将数吨现钞蚂蚁搬家似的搬到了外地。

别墅藏金,自掘坟墓

  张中生的数亿元不义之财虽然化整为零分散到各地收藏了,但他始终无法睡个安稳觉,尽管他购买的房子小区安全措施比较完善,但他还是担心出意外。为此,他几乎每个月都要跑北上广一趟,到他的“金屋”里查看收藏的现金是否安全。

  张中生在吕梁市副市长的位置一干就是十年,从煤矿重组中赚得盆满钵满,他也站在60岁的门槛上,这年3月,他从吕梁副市长职务上退了下来。组织宣布他退休那天,他暗暗地松了一口气,捞了那么多钱,终于平稳着陆了,可以安度晚年了!

  可是,张中生退了休仍然无法平静下来,他还得不停地往北上广跑,因为那里藏有他一生追求的梦想财富,他放心不下那堆积如山的现钞。他已是年过六旬的老人,岁月不饶人,常在路上奔走,他感到力不从心。退体不到半年,一次在飞往广州的飞机上,他高血压突发昏了过去,幸好抢救及时,才将他从死神那里拉了回来。

  这次死里逃生让张中生担心自己这样飞来飞去,有一天会客死他乡。如果自己的死牵出多处房产,而他在外面藏的那么多钱就露馅了,不仅自己这十多年的努力白费了,而且还有可能连累家人。为此,张中生突然有了落叶归根的强烈愿望,回老家中阳县修建别墅,一来建造家业光宗耀祖,二来在别墅里建个秘密金库,将分散在外的数亿现金搬回来收藏。

  建造张家庄园,是张中生一直不灭的梦想。现在他有的是钱,并且已经年过花甲,他必须抢抓最后的时光,实现人生最后的梦想。于是他找了风水先生,在中阳县四处看风水选址。风水先生在二郎坪和雷家沟两个依山傍水的地方各看中了一块“宝地”,两块地相隔不远,中间夹着一条山沟,建议他两块土地都要。按风水先生的话说就是:“两山夹一沟,辈辈出阁老(高官)”。

  张中生迷信风水先生的,花了千万重金买下了这两块土地。2014年9月,两处别墅区便紧锣密鼓地开工修建了。二郎坪和雷家沟的别墅区都由11栋别墅组成,每栋两层,统一为中式灰瓦院落,一共22栋别墅沿山沟一字排开,绵延上百米,石牌坊、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颇为壮观。私人建如此规模的别墅,张中生在中阳县乃至吕梁市算是第一人。

  在修建别墅时,张中生在二郎坪和雷家沟的别墅区都设计有一个秘密“金库”。2015年4月底,张中生别墅的两处“金库”刚建好。他以从外地采购家具、电器之名,请了三辆大货车,将现金重新包装,参杂在各类物资里,分别从北京、上海、广州又运到了中阳县的别墅区,装进了他精心设计的“金库”里。

  巨额现钞全部平安入库的那晚,张中生躺在金库上面,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可是,这安稳觉他没睡上几晚,一阵春雷便将他从他的梦里惊醒。因他几年前与煤老板高某结下了“梁子”一直未解,高某执着地对其进行举报,但因为张中生在北京有一个级别很高的大官做保护伞,高某的举报一直被压制着。随着这个保护伞的下台、被调查,高某知道扳倒张中生的机会来了,他以张中生大规模修建别墅为切入点,加上他平常收集张中生受贿的证据,向中纪委实名举报张中生,很快引起了中纪委的重视。

  退休两年多以为平安无事的张中生突然被办案人员从别墅区带走,与张中生关系密切的山西煤炭富商袁玉珠、贾廷亮也被带走,随后张中生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很快,经山西省纪委常委会议研究并报山西省委批准,决定给予张中生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退休待遇,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张中生十余年来绞尽脑汁、历尽艰辛敛财藏钱,积攒数亿资金,到头来却成为给自己定罪的证据和埋葬自己的坟墓,到了“归老路”之年,却锒铛入狱,带着罪孽踏上归路,这不能说不是人生最大的悲哀。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