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法兰克福豪门迷案的意外结局

法兰克福豪门迷案的意外结局

www.zhiyin.cn 2018-07-31 09:32:15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鼠夹上的蛋糕》是上世纪风靡欧美的一部悬疑剧,无数次被搬演成舞台剧和广播剧。剧中的富豪被喻为人人垂涎的“硕鼠”,为了捕获这个万贯家财又审慎多疑的“猎物”,企图谋取财产的“猎手”们绞尽脑汁,将一位不知底细的年轻女人置于设计好的圈套中,就像在捕鼠夹上放了一块诱人的“甜心蛋糕”。无独有偶,本文主人公金苏曾是国内一名专业技能相当优秀的年轻护士,因一时贪慕虚荣,在德国遭遇了一番近似剧情的险境。以下是她的自述——

\
  闪婚豪门

  我叫金苏,今年26岁,是国内一家三甲医院的护士,因技能出色于2014年和2015年先后应聘到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两家颇有名气的医院工作。这其间,有位同伴在护理中因结识一位丧偶华裔富豪,火速结婚后前往夏威夷。尽管这只是一场典型的利益婚姻,但各方面都不如我的同伴轻易从灰姑娘摇身变天鹅,我内心难免有点酸溜溜的。

  2016年3月,我回国后到南方一家大型私营医院工作。院方应一家外企要求,特派护理技术优秀又有国外经历的我为该外企的董事长当随身护士。

  董事长名叫海斯特,是一位年近七旬的德国老人。陪同他的是其侄子小海斯特,三十出头,相貌帅气,气质儒雅,还会讲一点中文。

  海斯特是个脾气粗暴的老人,一副唯我独尊的做派,行为处事毫不顾忌旁人感受,甚至对侄子也是任性地责备数落。因海斯特患有糖尿病,我虽然时刻小心护理,但还是被他百般挑剔。可能由于境遇相似,我和小海斯特私下互吐苦水聊以慰藉。

  有一天,我像平常那样准备给海斯特注射胰岛素,在门口撞见刚刚从老人房间唯唯诺诺退出来的小海斯特,他显得格外沮丧,六神无主地靠在饭店走廊的墙壁低头不语。我见状不免心生怜悯,就走过去劝慰说:“你叔叔年纪大了,又有病,脾气坏一点是正常的,不要太计较了。”

  小海斯特抬起头,神情有些迷离,也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两天,我陪同叔侄二人下榻上海的锦江饭店,晚上,小海斯特突然敲开我的房间,告知说:“金,前天我和叔叔发生争执主要是因为你。”

  “我?”我讶异地问,“你能解释清楚一点吗?”

  小海斯特说:“通过这些日子的交往,我感觉自己已经对你产生了不可抑止的爱恋,我也对叔叔表达了这个意思,他有点不高兴。”

  我的确对小海斯特有好感,但是并没有往恋爱方面想,因而微微有些吃惊,于是以彼此不太了解加以搪塞。可是小海斯特却显得非常诚恳,严肃地表示说自己是希望和我结婚,而且还拿出笔记本电脑,给我看德国方面提供的未婚证明等文件。

  小海斯特说:“你知道,德国移民政策很严格,如果我不是真心爱你,不是真心要和你结婚,完全没必要找一个中国姑娘。”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心动了。因为近一个月朝夕相处,我从叔侄俩的花费能看得出不是一般的中产。何况海斯特是个富有的投资家,因为没有子嗣,所以把全部财产都留给了唯一的侄子。虽然小海斯特动不动就挨叔叔骂,但他毕竟担任总经理,一手掌握着公司运作。

  经过一番深思,我觉得尽管突如其来的所谓爱情并不强烈,可毕竟可以拥有一份诱人的奢华生活,于是在陪护工作完成的前一天答应了小海斯特的求婚。

  异国疑云

  2016年6月,在小海斯特的安排下,怀着对新生活的向往我飞赴德国法兰克福结婚。在办理出国和结婚的繁琐手续过程中,小海斯特处处显得尽心体贴,使得我对其好感与日俱增。然而当我抵达后,才得知自己婚后必需与叔叔海斯特同住。

  海斯特在城郊的豪宅占地近千平方米,四周有茂密的森林和茵茵的草地,附近还有一个小湖泊。然而浮华背后,新婚的我不得不面对粗暴古怪的叔叔。几个月不见,老人显得更衰老了,不仅身体情况比以前要差很多,而且怪癖的脾气也变本加厉。

  新婚当日,海斯特就挑衅地对我说:“我丝毫也不喜欢像你这种势利女人,如果不是看中我侄子的继承权,鬼才相信你会嫁一个认识不到一个月的男人。”

  此话虽然击中我的“软肋”,但我还是竭力辩解道:“如果没有一点感情基础,我也不会千里迢迢来结婚的。”

  “是吗?”海斯特听后冷笑道,“来这里做‘寄生虫’,还是觊觎我死后的那些遗产?”

  从未遭受如此侮辱的我刚要反驳,小海斯特却从旁赔笑着一边给叔叔道歉一边将我拉开。回到房间,他急切地叮嘱我不要和叔叔顶嘴,因为惹恼他会随时有可能取消继承权。

  “他故意刁难,难道我连辩驳几句都不行?”我委屈又不满道。

  可小海斯特也不高兴地说:“这里不是中国,很多事情我们要以实际利益为第一考虑。再说你以前不是当过护士吗?什么难伺候的病人没见过啊,就当他是个难缠的病人忍忍。”

  我一下被噎住了,心里隐隐意识到自己实在对面前的丈夫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

  婚后,小海斯特每天要上班,家里通常只剩下我和海斯特。生性吝啬的老人辞退了原先的护士和佣人,心安理得地要求我既当专业护士,还得兼顾打理家务。

  几个月下来,全职在家的我不仅劳累不堪,而且经常还要忍受海斯特的讥讽和挖苦。无奈之下,我与丈夫商量生个孩子,希望一个小生命会带给自己郁闷的生活一些活力。然而小海斯特却支吾着解释说:“叔叔规定我们婚后两年内不可以要小孩,因为公司目前有两个重要的购并项目需要我承担,他希望我集中精力。”

  我有些不高兴说:“要不要孩子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小海斯特道:“可是叔叔让我当继承人是有条件的,如果忤逆他很可能随时被取消资格。亲爱的,你不希望我俩的生活打回原地吧?”

  我虽然不满丈夫对财富所表现出的过度渴望,但既为人妇也不好多加责备。过了几天,我乘着打针的机会试探海斯特。不料老人却说:“生孩子?我没意见啊,你不是担心体形受影响吗?”当他从我口中得知小海斯特的解释后,没有再说什么。

  当下班的小海斯特踏进家门,立即就被老人叫到书房密谈很久。晚上他虽然语气轻松地解释说叔叔对生孩子的事情有些误解,但我依旧敏感的察觉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此后小海斯特开始在我面前也变得言行谨慎。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在整理丈夫个人内衣柜时,发现衣服下藏着大量抑制男性射精的药物,而且已使用大半。

  我深知此类药物的用途,原来真正不想要孩子的人是小海斯特!既然如此,他为什么不肯直言而要打着叔叔的借口拒绝?为什么表面还假装积极配合“造人”呢?

  我没有把自己的疑惑吐露出来,但心里不觉对丈夫生出一些疑惑,觉得突然间看不透这个枕边人了。

  有过了些日子,一天我陪海斯特外出散步时,老人询问了我与小海斯特从相识到结婚的过程。听完后,他悠悠地说:“和你相处了几个月,尽管我对你没有太多好感,可也看得出你和我侄子实在不是一类人。”

  我有些诧异,老人也未多做解释,但语气中那一丝隐约的弦外之音让我本能地有些不安。

  如梦方醒

  2016年11月底,我陪海斯特做青光眼手术。因为老人年龄较大,主治医生规定术后要进行一段时间跟踪检查。

  或许由于术后身体不适,心气烦躁的老人不时对每天护理的我大加斥责。有一天甚至当着登门检查的眼科医生也肆无忌惮地恶言相伤,致使我忍无可忍顶撞了几句,此后二人赌气连续几天不说话。

  谁也没想到,这件本不起眼的小事竟意外异变:有天下午,还在赌气的海斯特在没有我陪伴情况下独自外出散步,不慎跌入附近的池塘,因无人及时救助而溺亡。事情发生后大家先以为只是个意外,不料警方在尸检时中发现了其死前病态的瞳孔放大症状。这个细节随即引起法医警觉,很快警方又从眼科医生处了解到我与死者发生过争吵,于是就上门搜集了很多老人生前的用品。用品中有一种散瞳药水,原本是眼科医生用以对病人眼睛进行仪器检测的药剂,虽不属危险品,但由于过量滴入会产生瞳孔放大、视力模糊等症状,通常要正规医护人员指导使用。

  我承认散瞳药水是自己签领,但这只是作为医生上门检查的备用药水,从未使用过,可蹊跷的是警方却在现场发现该药水已所剩无几。家里负责护理老人的只有我,加上此前我与老人的一些矛盾,警方对我产生了高度怀疑。我被拘留问讯。

  我被警方带走后,小海斯特很焦急,又是请律师又是交付保证金,很快把我保了出来。这些我都看在眼里,自然对他充满感激。

  回家后,小海斯特对我更是多加宽慰,还讲述了自己不遗余力四处奔波的经过。最后叹息道:“亲爱的,律师告诉我目前很多人证物证对你很不利,倘若警方以谋杀起诉问题就麻烦了。”

  我听见“谋杀”心里也有点慌,但还是坚持说:“我与叔叔合不来是事实,但从未动过害人之心。”

  小海斯特道:“我已经和律师商议过,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承认自己误把散瞳药当成一般眼药水用于对叔叔的术后护理,这种情况可以按过失罪处理,而且处罚一般就是缴纳罚款。”

  “我受过专业训练,根本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啊。”我回绝说,“如果我承认这种过失,以后就很难找工作了。”

  “你说的道理我都明白。”小海斯特温存地拥抱我说,“可作为一个外国人,你并不了解德国司法制度,因为只有这样,律师在实际操作时才有机会钻空子赢官司。”

  丈夫一番说辞让我不觉犹豫起来,毕竟自己身在异乡,也不懂国外的司法程序,而且整个事情的确对自己不利,所以害怕被定罪。而小海斯特也看出我的犹豫,就讲了几个成功以“过失”避免牢狱之灾的案例。我听他说得头头是道,于是同意自己去警局认领“过失罪”。

  本来小海斯特决定约律师带我翌日就到警局“自首”,不巧当天律师出发前突发疾病送医,于是我们不得不推延去警局。也就在推延的两小时空隙中,我本能地打电话给负责事故调查的警官,告知原委,不料对方听后马上给我一个义务法律援助机构的电话,叮嘱我尽快联系。

  此举引起我警觉,于是打电话给法律援助机构咨询,对方了解情况后惊道:“完全无法理解你丈夫和律师为什么要给你如此荒唐的建议,一个专业护士犯这种不可能‘过失’,只会让检察官认定你的蓄谋杀人动机。”

  我听罢顿觉背脊发凉,不明白为何丈夫要在无冤无仇的情况下把我朝无底深渊里推。最后,在法律援助机构人士帮助下,我主动报警将前因后果和盘托出,由此,有关海斯特案件的调查方向彻底扭转。

  原来,一年多以前小海斯特与一名舞女私情被叔叔发现,于是以取消继承权逼其断绝往来。其后小海斯特在中国认识了我,遂心生一计决定以结婚来消除叔叔的不满,所以就发动了一番所谓的“爱情”闪电攻势。

  然而,这个瞒天过海的伎俩却因我误打误撞闹出生孩子之事,从而引起老人对小海斯特的猜疑,就请私人侦探调查其私情。而小海斯特担心败露而失去继承权,遂与情人精心设下圈套——先由小海斯特偷偷将散瞳药水混入我每日用于叔叔护理的常规眼药水中,致使其视力逐渐模糊。当得知我与叔叔发生争执后,他以单独谈话为由,诱使叔叔独自前往日常散步的偏僻池塘,乘其不备将老人推落水中。

  2016年底,海斯特溺亡案水落石出,按其生前遗嘱,名下全部财产将被捐赠给一个社会慈善基金;小海斯特及其情人因蓄谋杀人将受到法律严惩;而作为一个因贪慕虚荣的卷入者,我自始至终不仅没有享受到梦寐以求的荣华富贵,反而因此付出惨痛的人生代价。2017年初,我感慨万千地踏上回国之路,暗暗祈祷亲人和时间能慢慢抚平心灵创伤。

  编辑/郑佳慧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