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豪门危情,我撕裂了绅士老公“软暴力”

豪门危情,我撕裂了绅士老公“软暴力”

www.zhiyin.cn 2018-07-26 09:43:20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年轻貌美的上海女孩李晓兰一心想嫁给有钱人,在一次偶然机会里,她认识了富翁刘海平。她本以为从此可以过上安宁的生活,没想到李晓兰却身披荣耀的光环,尝尽了温柔丈夫的“软暴力”。为了自己的尊严,她决定撕开这一切!

\


  年轻貌美的上海女孩李晓兰一心想嫁给有钱人,在一次偶然机会里,她认识了富翁刘海平。她本以为从此可以过上安宁的生活,没想到李晓兰却身披荣耀的光环,尝尽了温柔丈夫的“软暴力”。为了自己的尊严,她决定撕开这一切!

不经意的心动时分

  我叫李晓兰,出生于上海松江区一个富裕的小家庭,今年25岁。但是我所经历的事情几乎就像噩梦一般,现在我不敢恋爱也更不敢结婚,我想把自己的事情说出来和大家分享。

  从小到大,人们夸我很可爱,我也的确生得乖巧伶俐。镜子里,我的眼睛很大,浓密卷曲的睫毛就像小鹿一般漂亮。大人们常常说我是个美女,但是我妈妈对我很严格。从5岁开始我就练习钢琴、芭蕾舞和唱歌,她说要培养我的气质。

  读书时,我曾收到一封情书,那个男孩说我身姿优雅,高高的个子,让人觉得像只美丽的天鹅。但是我不太爱和人说话,也不想随便谈恋爱,就没有理会这样的追求者。我知道自己给人内向的感觉,但其实我心里有很多想法是别人不知道的。比如当我18岁时,我的生日愿望就是摆脱父母,嫁个有钱人。

  这是因为我受到多方面的影响。我的母亲很唠叨,一直跟我说:钱多没有日子多,人要现实一点。你现在好好学习,将来有了能力,比你强的人才有可能多看你一眼。漂亮的女孩多得是,你也不算真的漂亮,人丑要多勤奋,你要加油啊。

  其实我母亲的话很打击我。我哪有丑?我至少算是眉目清秀吧。另一方面,我从小玩到大的几个闺蜜都分别嫁给了暴发户。其实我不喜欢暴发户,在我心中,我的理想的对象应该是温文尔雅,谈吐大方,对女人尊重,品位现代时尚。

  其实,看到朋友们都嫁得很好,我心里也急。我妈妈看出了我的心情,也张罗着帮我相亲。从大学教授到医生,律师到小老板。一个月里,我相亲了10多个人,但是没有一个看中的。我跟我妈说:“我既要钱,也要人。我要找有感觉的人。”

  我妈有些古板,生气地说:“感觉是个虚的东西,你自己看着办吧?!”是的,我也觉得很矛盾。

  说白了吧,我就想找一个类似“儒商”那样感觉的男人。可是在我的圈子里,很难碰到这样的人。我在一家小公司里做会计,周围都是势利,精于算计,没什么文化的人。

  但是我很不甘心,所以决定走出去!于是,我报名参加了一个高级会计培训班,这个培训班是为了考加拿大全球认证的会计师而设置的。2016年1月的一天,一个名叫刘海平的男人闯入了我的视野。他是培训班老师在最后一节课请来讲座的嘉宾,当他出现在讲台上时,我的心怦怦直跳。

  刘老师穿着一套灰色的西装,漂亮时髦的意大利皮鞋锃亮发光,他白净的脸上,修饰过的鬓角显得特别性感。也许是我自作多情,但我真的觉得讲台上这位绅士一直在望着我,我也目不转睛地望着他,我真的有些心动了!

嫁给“霸道总裁”

  其实课堂上,别的女孩也喜欢刘海平。下课后,学员们一下子围住了他。刘海平一边用英文解答同学们的问题,一边看着我。我已经察觉到了,从头到尾,他好像一直在注意我。虽然我没恋爱过,但是我知道男人这种眼神的意味。

  等大家都散去了,我才问他:“刘老师,我还可以在哪里听你的课?”刘海平笑了起来:“我不是老师,我只是客串的。”就这样,我们聊了聊。原来,他本是上海人,但是美国籍,常年奔波于美国与上海之间。

  刘海平也是会计出身,但在积累了几次财富后,就自己在美国开家公司。他是我培训班老师的朋友,所以经常来讲讲考国际认证的会计师所需要注意的问题。在谈话的过程中,刘海平一直盯着我,我的心里火辣辣的。他说,他觉得我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后来他问我:“你总有一股忧郁的气质。你恋爱了吗?女孩子恋爱了,就会快乐。”听了这句话,我脸红了。

  我知道这句问话已经超过了普通师生的关系。我下意识地说:“我们交个朋友吧!扫一扫我的微信。”没想到,刘海平却说:“我很老土,用的不是智能机。”

  听了这话,我有些失望,在进家门之前,我就把刘海平的电话号码删掉了。晚上10点,我收到一个陌生人的短信:“我很土吧?可是我在美国有两栋别墅。”这是谁?顺手就把它删掉了。不一会,我又收到一条短信:“你很可爱。”

  我心想,这骗子还上瘾了!于是就又把那条短信删了。临睡前,我的手机再一次响起短信声:“你怎么不理我了?白天上课时你很可爱,我有点忘不掉你了。”看到这条短信,我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呀!是刘海平的短信。

  是的,我在删号码之前,完全把不用智能机的刘海平当成了乡巴佬,根本没记住他的手机号码。我立刻回复说:“我刚才没有听到短信声。”刘海平过了一会,回了短信:“嫁给我吧!我离婚了四年,也该有个家了,我没有小孩。”

  几句话,刘海平就把自己的情况说清楚了。其实,有类似条件的男人有很多,但是我却对刘海平动心了。

  这时,刘海平竟然把电话打了过来:“对不起,吓到你了吧?我知道你不好回复我,就打过来了。抱歉,我是很想和你说话。”那天晚上在电话里,我们聊了很久。我这才知道,刘海平曾有过一次短暂的婚姻,因为妻子和他母亲的关系非常僵所以离婚了。有意思的是,当刘海平得知我还没有过男友时,有些激动地说:“哦,你是玉女!我好幸运!”

  接下来的几天里,刘海平带着我去高级酒店品尝大餐,每天他都亲自开车把我送回家。2016年3月2日,正好是我的生日。刘海平给我戴上了一枚戒指说:“嫁给我吧!我会好好爱你。”面对如此绅士的刘海平,我答应了他的请求。

撕裂变态“软暴力”

  2016年5月1日,刘海平在上海迎娶了我。当晚,许多有头有脸的人都出席了婚宴。我的母亲做梦都没想过我会嫁得这么好,几乎喜极而泣。

  酒过三巡,刘海平挽着我的手对大家说:“我很爱我的妻子,她单纯,纯洁,还没有过男友,我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不知怎么的,我听到这句话有点尴尬,因为从男嘉宾的笑容和眼光里,我似乎觉得自己被人剥掉了衣服。

  晚上回到新房,我有些不高兴。但是刘海平二话不说就要脱我的衣服,我想反抗,但已经完全无力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一大早。刘海平已经穿好西服坐在一旁望着我。我吓了一跳:“你怎么起这么早?”

  没想到,刘海平却有些冷冷地说:“你嫁给我了,房子是我的,家里的一切都是我的,钱也是我赚,所以我有绝对发言权。你从今天起就得听我的。”我迷糊着眼睛说:“是的是的,相夫教子,我都听你的,干嘛那么严肃嘛!”

  刘海平说:“我每天的工作都是战场,稍不留意就会损失一大笔钱,我必须谨慎。我每天做什么生意,干什么事你都不要跟你的闺蜜说,你也尽量不要和过去的朋友联系。我把你手机里的人除了你父母,都删了。”

  什么!我一听这话,顿时从被窝里蹦了起来:“你凭什么删我的东西?”没想到刘海平却说:“你的东西,也是我的东西,包括你都是我的。你现在还需要什么?你有我,就有了全世界,你什么都不需要了。你不就是想要这样的生活吗?”

  刘海平说得一点也没错。我其实就是这样被一个个闺蜜“抛弃”的。那些嫁给有钱人的朋友,到后来都各忙各的,顾不上我,也很难在一起聊一聊聚一聚。有钱人有他们的生活,完全不同档次的生活,我知道自己以后也会变得和那些闺蜜一样冷漠。与其那样,不如现在就割舍。

  但是,我很害怕刘海平的这种没人性的“洞察力”,因为什么事情都要有个过程才好。然而,随着日子一天天增加,我开始真正了解刘海平。他在外人面前,亲切随和,但是在人的背后他是冷漠,甚至有些冷酷的——这也许是真正的他。

  一天,我问刘海平:“你怎么会娶我呢?”刘海平说:“因为你傻。”听了这话,我很生气,但是在他紧紧的拥抱下,我什么都不知道了,甚至比融化还要快……

  这种感觉,让我觉得诧异和不安。

  我不敢把这种感觉告诉任何人,这是一个隐秘的危情!我觉得害怕,但是我找不到证据。因为,我自从嫁给刘海平,却没有真正尝到过“嫁人”的滋味。每一次,刘海平和我亲热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我总是会晕过去。起初,我一直以为自己有“性晕厥”症,所以每一次和刘海平做爱的过程,我都没有“亲身感受”。我的夫妻生活只有一个字“晕”死过去。

  我内心有些挣扎,因为不能享受性爱,这很让人难受。我不知道刘海平在抱住我之后的事情,也不知道刘海平接下来是怎么脱我的衣服,怎么抚摸我,怎么亲吻我的,因为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刘海平已经把衣服穿好坐在一旁了。

  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我想去看医生,却难以启齿。一天,我在整理旧物时忽然发现以前用过的一个sony小摄像机。它很小巧,可以藏起来。于是,我下意识地把它充满电,放在了卧室的一个角落。

  当天晚上,刘海平又来和我亲热,和以往一样,我在被刘海平拥到怀里去之后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了。第二天,等刘海平走了之后,我赶紧把打开摄像机从头看起。

  我看到刘海平给我倒了一杯橘子水——其实每一次,刘海平都是这么体贴。接着,刘海平拥抱了我,然后就开始对我行夫妻之事……从镜头里,我看到自己再没有动弹。

  原来,这就是自己的做爱过程。看起来一切正常,但怎么自己就会晕厥了?我看了一遍又一遍录像。我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跑到厨房去查看,可是我搜了一大圈也没有看到家里有橘汁。难道是刘海平每次做爱前鲜榨的?不可能啊?

  一种不祥的感觉让我焦急起来,我在家里四处搜寻,终于在刘海平书房的一个不起眼的小抽屉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包奇怪的纸袋。我把其中的粉末冲进杯子里,温水立刻变成了橘色。难道,刘海平给我下了药?!

  几天后的一晚,等刘海平回来之后,总算挨到上床的时间。像往常一样,刘海平照例给我端来一杯橘子汁。我喝了之后,就假装“晕倒”。在刘海平“独角戏式”的做爱过程中,我忽然睁开眼睛说:“老公,你为什么要下药?”

  刘海平被惊吓得滚到床下。我坐起身穿好衣服说:“你这个卑鄙的家伙,你真变态!我怎么都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必须和你离婚,你太可怕了!”说着,我拿出摄像机对刘海平说:“这就是你对我进行软暴力的证据!你知道吗,这是强奸!我要告你!你这个卑鄙又自私的家伙。”

  在证据面前,刘海平颓丧至极!他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求着我。原来,刘海平之前的老婆出轨被他抓了包,从那以后他得了一种严重的心理疾病,就是不愿意直视女人做爱的样子,因为他脑子里会闪过前妻和别人做爱的场景。

  他离婚后,发誓要找到一个处女。我正是他要找的人,可是一种自卑的情绪作祟,他只能自己发泄欲望,不愿意我也露出渴望的样子。于是,他才会在做爱前用药催眠我!

  2016年10月,我结束了豪门生活,和刘海平离婚了。我只想找个踏踏实实,正常的男人生活,再也不相信豪门的童话了!我的第一次婚姻就是这样狼狈收场,真的太悲催了。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