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神秘西藏薰香,那个“鬼友”是谁

神秘西藏薰香,那个“鬼友”是谁

www.zhiyin.cn 2018-07-23 10:30:21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底特律是美国密歇根州最大的城市,也曾经是世界汽车中心和音乐之都。但时过境迁,随着2013年末底特律市正式宣告破产,各种失业问题、收入分配问题以及种族问题纠结交错,这个城市的治安状况变得声名狼藉。

\


   底特律是美国密歇根州最大的城市,也曾经是世界汽车中心和音乐之都。但时过境迁,随着2013年末底特律市正式宣告破产,各种失业问题、收入分配问题以及种族问题纠结交错,这个城市的治安状况变得声名狼藉。

  科瓦梅是底特律一名年近不惑的汽车工程师,失业的阴影无时无刻笼罩在他的头顶,他开始出现严重的失眠问题。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参加了一个失眠治疗协会,通过嗅闻薰香、延长呼吸、放松身体等方式来缓解症状。可谁知,随着治疗的加深,他身旁出现了一个叫做“迈克”的鬼影,他操纵、引诱着科瓦梅,一步步毁掉他平静的生活。“迈克”究竟是谁?科瓦梅又该如何摆脱他?

极度难受的失眠症

  2015年夏天,科瓦梅已经几乎有三个月没好好睡觉,他发现自己的脾气都开始变得糟糕起来。一次在办公室,只因清洁工不小心溅落了几滴水到他的裤腿上,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破口大骂。这一十分出格的举动,让同事们对他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科瓦梅去看医生,对方却敷衍了事,只开了些安眠药丸。但药丸似乎越来越不管用,科瓦梅痛苦无比。一次,他在网上无意中闲逛时,看到在当地教堂有一个失眠患者互助团体。科瓦梅立刻预约了下一次的团体治疗。

  那天,科瓦梅被要求躺在一张行军床上,想象着脑中有泉水缓缓流动,身体越变越重,呼吸则跟随着音乐的节点有意识地控制。突然间,他闻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芳香,里面有松柏的清香,但似乎又有着东方药材的神秘,带着一丝甜蜜……科瓦梅被这神奇的薰香所诱惑,意识一松懈,立刻陷入了香甜的睡眠中,直到被人推醒。

  意犹未尽的科瓦梅,找负责人询问薰香的由来,得知这种薰香来自西藏,是用柏树树干为主料,再以藏红花、麝香、白檀香、红檀香、紫檀香、沉香、豆蔻、冰片、没药等几十种香料按适当比例配合主料手工制成。为了睡一个好觉,科瓦梅不惜花费巨资,找负责人偷偷买了一些,带回家中。

  此后,科瓦梅一旦睡眠出现问题,他就点燃一根西藏薰香,立刻心情放松、倒头就睡。

  一天晚上,科瓦梅突然醒来,他迷迷糊糊打开手机,才晚上2点多。月光从窗户倾泻入屋内,照得室内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银光。猛然间,科瓦梅看见床尾的高背椅上,似乎坐着一个高大的人!

  科瓦梅吓得赶紧打开台灯——果然是个人,而且还是个陌生男子!那个男子突然间窜到科瓦梅的眼前,两人四目相对,科瓦梅的心跳几乎要停止。男人后退了一步,自我介绍:“我叫迈克,是你的朋友。”

  迈克是个身材魁梧,满头金发,胳膊上绣满各种稀奇古怪纹身的白人小伙子。科瓦梅不敢相信,他哆哆嗦嗦地说:“我所有的现金都在皮夹里,你都可以拿去。”迈克摇摇头:“我不需要你的钱。”

  科瓦梅从迈克口中得知,他是一名超市的保安,也患有失眠症,并迷上了西藏薰香的味道。看到科瓦梅买了薰香回家后,他也会偷偷潜入他家,嗅闻气味、缓解病症。科瓦梅觉得迈克很是无耻,他愤怒地从床上一跳而起,朝他的下巴就是猛的一击。很快,两个人便厮打在了一起。拳头、手肘、膝盖全都成为了攻击的武器,雨点般地不断砸在他们身上。

  不过让科瓦梅意外的是,除了感觉到身体的疼痛之外,每一下的打或者被打都让他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打斗了好半天,俩人终于停了下来。迈克瘫坐在地上,用手抹了抹嘴边的血沫,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觉得打架很爽!”斜靠在墙角的科瓦梅也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他缓缓地回应道:“真过瘾,真爽!”显然,他们积蓄很久的压力通过打斗而得到了释放。

  这一次的潜入行为,以科瓦梅未报警、并与迈克成为好友而告终。迈克是个野蛮又精明的汉子,在他的带领下,科瓦梅迷上了暴力、色情和大麻,他们整天游荡在地下拳击场里,成为最不怕死的两个人。

惊悚事件不断

  2015年11月,科瓦梅接到母亲电话,说他的继父遭遇袭击遇害,希望他能来参加葬礼。在葬礼当天,母亲告诉科瓦梅,继父当时下夜班回家,突然被人拉进一条僻静的小巷子里:“凶手实在太残忍了,他用皮带捆住他的嘴,然后用棒球棍狠狠地砸他的身体和头部,直到他整个身体血肉模糊,才肯放手……”母亲还未说完,已经泣不成声。

  奇妙的是,科瓦梅没有感到一丝遗憾,心里竟然泛起了一丝解脱。他回想起继父当年对自己的折磨,也是拿皮带把他狠狠地捆住,用棒球棍狠狠地抽打。如今有一个仇家这么报复继父,真是老天有眼!

  回到底特律,科瓦梅把这件事告诉了迈克,迈克非但没有觉得吃惊,而是轻描淡写地说:“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科瓦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死他?”“听了继父虐待你的故事后,我只是帮你出了一口气。”

  科瓦梅哆嗦着,仿佛看见一个魔鬼般看着迈克,他大喊着:“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一边跑出酒吧。

  可无论科瓦梅躲到哪里,迈克都能找到他。而且迈克变得越来越暴力,他强迫科瓦梅跟他一起去“去砸烂那些在路边乱停乱放的汽车,并且烧掉它们。”科瓦梅眼睁睁看着迈克率领着小弟,戴着黑色的头套,拿着铁管、砍刀对着街边的汽车乱砍乱砸。他想阻止,却发现自己根本叫不出声音来。

  第二天白天,科瓦梅在上班路上,迈克突然从汽车后座冒了出来,说出了一个令人脸色惨白的计划:“路口那家快餐店,不但出售过期的食品还克扣雇员的工资,我们要去烧掉它,顺便再教训一下那个老板!”科瓦梅发狂地对迈克吼道:“你简直疯了!”迈克却不紧不慢地说道:“不,这正是你想要追求的自由宣泄,来吧,就在今晚咱们一起干。”

  科瓦梅靠边停下车,他拉开后车门想要和迈克认真地谈一下。然而,此时科瓦梅却发现迈克突然不见了……

神秘迈克究竟是谁?

  当晚,神情沮丧的科瓦梅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家中,他照例点燃了西藏薰香,想通过睡眠来逃避自己匪夷所思的遭遇。

  伴随着薰香特殊的香味,迷迷糊糊中科瓦梅又一次进入了梦境。在梦中,迈克按部就班地集结着暴力互助会的人。他站在一个由废弃汽油桶搭建成的台子上,正口若悬河地向大家鼓吹着暴力、野性和所谓的自由。台下的人们听得群情激奋,不时举起拳头还高喊着“暴力万岁!”“迈克万岁”的口号。

  随后,在迈克的带领下,这群近乎失去理智的家伙纷纷跳上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皮卡车。皮卡车搭载着他们径直来到了那家快餐店门口,一个家伙先是朝快餐店的广告牌扔去了一块石头,砸出来的响声立即引来了店老板。埋伏在四周的暴力互助会成员们顿时一拥而上,将他放倒在地,开始轮番对其进行殴打。

  就在快餐店老板声嘶力竭的哀求声中,有人抡起铁棍开始打砸快餐店的门和玻璃窗户。受到惊吓的顾客四散逃窜,在他们身后是迈克一伙人肆无忌惮的笑声。紧接着,迈克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快餐店的窗帘。随后又有人往上面浇上了烈酒,火借酒势很快便引燃了整个屋子。还在屋子里的暴力互助会成员们也不得不纷纷夺门而逃,在相互推搡中迈克的右手被玻璃碎片划出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瞬间便渗了出来,他顺手扯下一块破布条将伤口裹了起来,继续往外跑去……

  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口照到了屋子里,科瓦梅也从昏睡中醒来。科瓦梅想要伸手去拿床头柜上的闹钟,但从手臂上传来的剧疼却让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科瓦梅低下头仔细一看,不由得大惊失色,原来他的右手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划开了一条口子,鲜血都已经浸透了里面的衬衣。而在衬衣外面还胡乱地包裹缠绕着一块破布条。科瓦梅突然想到,自己这伤口以及包扎伤口的布条,都和梦中所见到迈克受伤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想到这里,科瓦梅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他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科瓦梅稍微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决定现在首先必须找到迈克,才能解开自己心中的所有谜团。

  科瓦梅匆忙开着汽车,开始到每一个迈克可能出现的地方去找他。在他们俩经常光顾的一家酒吧门口,当询问代客泊车的黑人小伙子有关迈克的行踪时,他想都想没有便口答道:“您自己不就是迈克吗?”科瓦梅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他呆坐汽车里,脑袋一片空白,直到听到收音机里传来了快餐店老板因为伤势过重而已经死亡的消息才回过神来。

  巨大的恐惧笼罩在科瓦梅的心中,他回到家扣上了所有的门和窗户上的插销,然后打开淋浴的喷头,开始冲了起来。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是迈克毁掉了他的生活?怎么又变成自己是迈克了?科瓦梅脑袋里一片混乱,他决定去警察局举报迈克的暴力活动,让警方来调查清楚。

  突然间,浴室的门被人踹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没错,进来的人正是科瓦梅苦苦寻找的迈克。

  迈克一只手上拿着手枪,另外一只手里握着一根钢管。他恶狠狠地对科瓦梅吼道:“你这个懦夫,竟然想要去举报?!”话音刚落,钢管硬生生地敲在了科瓦梅的手臂上。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科瓦梅似乎都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

  科瓦梅展开双手四处摸索,想要找到一件器物来防身。这时,迈克一脚便踩住了他的左手,怒气冲天地喊道:“科瓦梅,要么加入,要么毁灭。”科瓦梅用力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说:“迈克,你这个疯子,有种你杀了我吧!”

  在这危急万分时刻,科瓦梅的右手摸到了一个铁制的物体。他用尽力气对着迈克的脑袋便砸了下去。迈克发出了一声闷叫,同时科瓦梅也看清自己手里拿着的原来是迈克的那支手枪。随即,他想都没有便扳开保险,对着迈克开了一枪。然而,枪击对迈克似乎没有起到多少伤害,他仍然狂笑着抡起了钢管,准备对着科瓦梅的脑袋做出致命一击。

  面对此情此景,已经充满绝望的科瓦梅做出了一个让人意外的举动。他拿起手枪,顺着腮边指向了自己的脑袋。原来,科瓦梅觉得与其落到迈克手里受尽折磨而死,还不如自行了断来得干脆。他毅然扣动了扳机。伴随着“呯”的一声巨响,科瓦梅渐渐失去了知觉。迷迷糊糊中他似乎看见眼前的迈克化成了一缕青烟,渐渐消散开去……

  当科瓦梅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的病房里。和别人不同的是,他是被两条约束带牢牢固定在病床上的。照看他的除了医生和护士外,还有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察。

  原来,根据监控提供的线索,警察确认科瓦梅就是最近一系列暴力活动的主事人。当他们赶到家中准备实施抓捕时,却听见室内传来了枪声。当警察们破门而入的时候,发现科瓦梅已经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经过医院抢救,科瓦梅脱离了生命危险,子弹仅仅是在腮帮上穿了一个洞。

  几天后,经过警察和医生的研究调查,真相水落石出——由于童年受到继父的折磨,科瓦梅发展出了一个具有强烈反抗情绪和暴力倾向的人格:迈克。长大后,这个人格被埋藏在心灵深处,直到科瓦梅患上了严重的压力失眠症。在西藏薰香的诱导放松作用下,迈克这个潜伏在体内的人格被唤醒,成为了科瓦梅的“朋友”。因为极度的暴力倾向,“迈克”也就是科瓦梅自己,做出了杀害继父、烧毁汽车、纵火杀人等各种恐怖行为……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