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这是最美的求婚:我要做你一辈子的“移动血库”

这是最美的求婚:我要做你一辈子的“移动血库”

www.zhiyin.cn 2018-07-20 15:44:34 知音海外版 我要评论

字号:T|T

  两年前,上海美丽的女孩谢典突患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一夜之间成了“会走的植物人”,生命也被埋下“不定时炸弹”。这种病在全世界发病率仅为百万分之三点七,死亡率高达90%,唯一的治疗方式便是用健康人的血液不断进行血浆置换。可造化弄人,谢典的血管里,流淌的是每万人仅有一例的RH阴性O型血!

  当生命风暴来袭,一个男孩走来了。他是她的暗恋者、追随者,也是与她有同样稀有血型,天生的拯救者。

  一个人,9000CC。他能否用青春之血承载超过人类极限的疯狂给予?又能否让暗恋的女孩满血复活?


  暗恋的师姐突遭横祸

  2015年6月30日下午五点,赵泽开从杭州出差回到上海,就匆匆赶往上海市复大医院。当他推开病房的门,顿时惊呆了:昔日美丽的师姐谢典面容呆滞、脸色蜡黄地坐在病床上,一头秀发竟掉了大半!谢典的母亲马春丽一见他便哭:“小赵,我实在没法才找的你!”从她的哭诉中,赵泽开得知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赵泽开24岁,南京人。谢典来自青岛,是高他一届的师姐,是上海大学设计专业的高材生,不仅人漂亮,琴棋书画也擅长。她的男友武陟与她同级,高大帅气,才华横溢。

  六年前的开学季,赵泽开巧遇了谢典,顿时被她打动。通过辗转接触,赵泽开终于成了她的“男闺蜜”。每当谢典呼撸着他的头说:“谢了啊,小开开。”赵泽开心里就爆开了花。然而,武陟的身影一出现,赵泽开就默默地走开。因为他知道,相貌平平的自己,根本不在谢典的视线内。

  2014年,谢典毕业后到一家国际公司当了名设计师,武陟留校读硕。一年后,赵泽开也留在了上海,与人合伙办了家数据咨询公司。尽管知道爱情无望,但对赵泽开来说,能与谢典在同一座城市生活,这也就够了。

  2015年6月,赵泽开到杭州出差,接到谢典母亲马春丽亲的电话,他才得知——

  早在半个月前,谢典便常觉得胸闷乏力,5月26日晚,她呕吐腹泻,发起高烧,昏迷不醒。室友将她送往医院,并通知了武陟,马春丽也慌忙从青岛赶到上海。醒来的谢典,全身起了黄疸,再也不会说话了!

  原来,谢典被确诊患上一种罕见的血液病: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简称TTP),这种疾病在全球发病率仅为3.7/100万,是由于体内的蛋白裂解酶(vWFCP)缺乏而导致内皮细胞损伤,并抑制血小板的生成。因此,病人血管内极易形成微小血栓,就像在血管内埋下一个个微型的“不定时炸弹”,随时可能被引爆,死亡率高达90%!更加痛苦的是,TTP急性发作会导致神经系统障碍,病人意识完全丧失,医学上把这类病人称之为“会走的植物人”。医生遗憾地告诉马春丽和武陟,目前世界医学界对TTP发病原理尚不明确,唯一的治疗方式是用大量健康人的血浆进行不间断置换,直至痊愈。

  马春丽欲哭无泪:这对女儿来说也是死路!女儿的血型与丈夫一样,是极为罕见的RH阴性O型血,可丈夫去世得早,她与女儿血型不合,让她去哪里找那么多RH阴性O型血的血浆呢?

  就在她一筹莫展之际,武陟消失了。他给马春丽发来条短信:“阿姨,我马上要去美国读博士,谢典就拜托您了。”马春丽在上海举目无亲,女儿唯一可以依靠的人竟在这时离去,走投无路的她只好拿起女儿的手机,翻到与她联系最多的电话拨了过去,他正是赵泽开。

  得知武陟竟临阵脱逃,赵泽开说了一句话,石破天惊:“我来救谢典!”

  天赐“血缘”浇灌爱之花

  赵泽开的话给了马春丽一丝希望和更大的疑惑:天下真有这么巧的事吗?事情还要从六年前说起。

  2010年10月,学校对3000名学生进行抽查,赵泽开也被抽中。查完那天,他拿着血检报告单找谢典,“你知道吗?我可是‘熊猫血’!”谢典一脸惊讶:“我也是!”谢典自出生起,马春丽就告诉她,她的血型很特殊,让她注意保护自己。没想到,竟在大学遇到了个与自己同样血型的“熊猫”,两人还十分巧合地同属RH阴性血型中的O型血!

  得知与女神有这样的“天缘”,赵泽开十分激动。谢典笑道:“以后我要是病了,你给我输血啊!”自那以后,赵泽开便希望有天,能为心中的女神输一次血。而他之所以留在上海,也有这个潜意识。但他又希望谢典好好的,一辈子也用不着他输血……

  如今谢典生命告急,赵泽开立即找到医生,要求为谢典作血浆置换。但医生说,由于TTP治疗中对血浆置换的设备和技术要求很严格,目前内地医院尚无把握,建议他们去香港圣德勒斯医院进行救治。

  2015年7月,赵泽开联系到香港圣德勒斯医院。意外的是,负责医生陈淑贞教授却拒绝由赵泽开给谢典置换血浆:“病人至少要做十个以上疗程治疗,总共需要的血量超过8000CC,相当于一个成年人全身血量的2倍。而每个疗程的间隔少则半个月,多则四个月,一般来说都由多名供血者轮流捐献,而只有你一个供血者,这对你来说太残忍了。”

  可此时,谢典的意识完全丧失,每天只能进流食。7月8日半夜,谢典突然浑身抽搐,口吐白沫,赵泽开喊来值班医生,才把休克的谢典抢救过来。随着病情发展,谢典血管内的栓塞越来越多,肝脾开始肿大,呼吸变得十分困难!禁不住赵泽开一次次要求,最终陈教授答应为谢典进行血浆置换。

  7月15日,赵泽开和谢典同时被推进血液部的手术室。四周一片安静,谢典的血液被低压血泵引出体外,用膜式分离器进行分离,医师们精确地平衡出入血浆量……连续七天,每天80CC赵泽开的血液源源不断地输给谢典。她的血清LDH浓度从530g/L降到440g/L,血小板也升至75g/L,她终于度过了危险期。

  正常人每次最大输血量为400CC,而赵泽开一周输血达560CC,血红蛋白猛降至103g/L,下次输血将在两周后进行,届时他的血红蛋白必须达到120g/L以上。可此时赵泽开上楼时已感到胸闷、气短,头晕……

  为了激发自身造血功能,赵泽开什么招都使上了:他每天清晨买最新鲜猪肝,炖一锅桂圆猪肝汤;晚上水煮菠菜;听说红糖水能补血,就泡上一大瓶,走到哪儿都喝几口;口袋里也装着红枣……为了谢典,赵泽开把自己变成了一台“造血机”。很长一段时间,他看到猪肝、红枣都想吐,也第一次发现:“吃”是这样痛苦。

  万幸的是,第二个疗程开始前,赵泽开的血液各项指标均合格。这次治疗后,一次赵泽开喂谢典吃粥时,她竟笑了!

  赵泽开欣喜若狂。经过检查,赵泽开的血液在谢典体内运行良好,随之而来的将是意识和心智的逐渐恢复。而此时,陈教授却担心赵泽开能否顶得住?赵泽开给了她肯定的回答。

  话虽如此,但长期大量血液的流失,让赵泽开的身体有了许多不良反应:缺血造成全身器官功能弱化,出现了腹胀、头晕,由于脑供血不足,他还失眠、思想不集中,甚至有了轻微的抑郁倾向。11月12日,赵泽开切菜时不小心切到了手,伤口整整一天都没能止血……为了尽快提高自己的血液质量,赵泽开除了狂吃各种补血食物外,还每天锻炼身体,加速机体的新陈代谢。

  12月6日,医生对赵泽开的身体进行了全面而细致的检查,惊讶地发现,除红骨髓外,他的肝脏、脾脏甚至淋巴结、黄骨髓都在参与髓外造血,身体的应激反应使他变成了一台真正的“造血机”!

  爱让生命满血复活

  凭着这份坚定不移的信念,赵泽开一共为谢典做了8次血浆置换,输血量达4500CC。可因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还要拿出大量时间照顾谢典,赵泽开不得不将公司暂停。

  2016年春节,赵泽开没有回家。他的父母在大年初五赶到了上海。看到昔日瘦削的儿子竟变得虚胖,两位老人疑惑了。

  得知儿子竟为一个没给过他任何承诺,如今又变得痴呆的女孩几乎将全身的血液换了一遍,因为过量饮食补血而变成了150斤的胖子,并因此暂停了公司,赵母大哭:“儿子,你这是要我的命啊?你有个三长两短,妈还活不活?”父亲也气得跺脚:“你傻啊,你这样值吗?”面对双亲的责问,赵泽开说:“爸妈,我真的很爱谢典。上天让我与她流着同样的血,就是给了我这辈子唯一能帮她的机会。”

  在父母的坚持下,赵泽开只得带着他们找到了谢典的母亲马春丽。得知赵泽开的举动一直瞒着家人,马春丽既惊讶又愧疚,她扶着病床上的女儿说:“姗姗,你看,这是小赵的爸爸妈妈,你得谢谢他们啊!”这时,奇迹发生了!一直没过开口的谢典竟清晰地说:“谢谢。爸爸。妈妈。”

  虽然这只是简单地重复,也许并不具有实际的认知意义,却仍让赵泽开激动万分:“姗姗,你会说话了,再说一遍!”谢典望着他甜甜地笑了:“谢谢。”

  看着此情此景,赵泽开的父母再也说不出责难的话,他们用行动默许了儿子的选择。临走时,赵父对马春丽说:“如果需要,我也可以。我跟儿子血型一致。”马春丽的双眼霎时模糊了……

  在赵泽开鲜血的“灌溉”下,谢典体内血小板浓度迅速回升,神经系统症状也得到缓解,意识和语言、智力迅速恢复。

  2016年7月26日,谢典看着赵泽开,突然问:“小开开,你怎么变成胖子了?”赵泽开喜极而泣,她记得他的名字,说明她的记忆恢复了啊!可接下来的话却令他如堕冰窟:“武陟呢?”赵泽开一时无语。还是马春丽解了围:“姗姗,汤好了,快喝吧!”

  自从打开记忆的闸门,谢典就堕入失恋的深渊无法自拔。马春丽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才让女儿明白,在过去的一年多,她经历了多么可怕的变故,她脑海中的“恋人”武陟已离她而去,可谢典只顾抱着回忆黯然神伤!为了让女儿尽早从虚妄的思念中清醒过来,马春丽把赵泽开为她换血的事告诉了她,谢典的眼睛湿润了。

  9月2日,是谢典做第16次血浆置换的日子。可让赵泽开意外的是,谢典竟固执地再也不肯接受他的血液!她哭着说:“武陟一定是嫌我丑、嫌我生病了才不要我的。我不想活了,活着好辛苦……”

  女儿的话,让马春丽愤怒了,她抓起赵泽开的手臂:“姗姗,你这么说对得起他吗?”赵泽开痛得冒冷汗,他的双臂由于长期抽血而布满了紫黑的针眼,血管也出现钙化,轻轻一碰就痛得钻心。

  “你以为他只为你换了一次血吗?为了让你活下来,他一年多输了9000CC血给你,9000CC你知道意味着什么?那是把一个人全身的血液换两遍啊!你现在身体里流淌的每一滴血都来自于他!妈告诉你,你在这个世界上可以失去100个武陟,但绝不能没有赵泽开!”

  赵泽开伤痕累累的手臂让谢典惊呆了。这些天来,他乐乐呵呵为她做着一切,从不说他的苦和累。而现在,他手臂上密密麻麻的针眼告诉她,这男人竟陪着自己经历了生命的风暴!眼泪,从谢典的双颊缓缓流下。

  那天,赵泽开的鲜血再次流入谢典体内,她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温度,暖暖的,缓缓的……

  2016年11月15日,陈淑贞教授宣布谢典可以出院了。但她叮嘱赵泽开,为了继续抑制她体内导致内皮细胞损伤和血小板聚集的不利因子,纠正酶缺乏,她或许终身需要每年进行20%的血浆置换。

  面对这样巨大的生命挑战,赵泽开豪气承诺:“没问题,我当她一辈子的‘移动血库’!”陈教授放心地点点头,谢典的泪水却早已夺眶而出。

  那日,天气晴好。赵泽开带着谢典坐摩天轮。谢典的脸色红润,皮肤重新透出生命的光泽,“‘移动血库’什么的……可以当作是你的求婚吗?”赵泽开一愣,马上反应过来,他狂喜地抱紧谢典:“是!需要我再说一遍吗?”谢典红着脸点点头,她将手轻轻放在赵泽开手中,就像一只流浪的百灵鸟,终于找到了幸福的小窝。

  (文中武陟为化名)

  编辑/杨晓琴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