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48小时连夺5命,一念之差的恶魔负罪多少年

48小时连夺5命,一念之差的恶魔负罪多少年

www.zhiyin.cn 2018-07-20 15:41:34 知音 我要评论

字号:T|T

  十年前,济南市天桥区公安分局根据报案,在建设路一住宅挖出五具高度腐烂的男尸,分析死亡时间为六年左右。有重大嫌疑的犯罪嫌疑人济南市经委干部姜强此时已携公款潜逃,此后几年如人间蒸发。

  2009年2月,在云南昆明市发生了一起持枪抢劫案,警方在比对犯罪嫌疑人“朱大伟”的血样标本时,吃惊地发现:他的DNA竟与济南市公安局遗传关系鉴定数据库中所提取的姜强父母的血样有亲缘关系,经确认,朱大伟就是姜强!

  姜强被押回济南后,憔悴邋遢的样貌与原来精明干练的形象已面目皆非,甚至被误认为“整过容”,他苦笑一声:“13年惊弓之鸟的负罪逃亡,我心里的刀已经将我割得七零八碎,还需要整容吗……”

  那么,一个前途无量的公务员,是如何沦为杀人恶魔的?2010年12月,济南市中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百万公款与五条人命,公务员一念之差酿大祸

  1967年,姜强出生于济南市一个干部家庭。1989年大学毕业,分配到济南市经委做会计。1995年,他娶了美丽的女医生余敏为妻,次年生下可爱的女儿。

  孩子的降生给家庭带来了欢乐,也带来了经济上的压力。听说身边好多人炒股发了财,姜强也动心了。正好这时,他的高中同学李福利从单位辞职,回家专门炒股。在老同学的游说下,他也去证券公司开了户。1996年秋,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姜强通过房屋中介租了套位于天桥区制锦市的房子,配备了电脑,做“炒股专用办公室”。虽然起步只是一两万元,尝到甜头后,他的心不安分了。

  怎么才能弄到更多资金,赚一大笔钱呢?姜强和李福利想到了两个人:一个是姜强的大学同学槐荫工行的王军,一个是李福利的初中同学济南合作银行的副科长张进津,准备实施“借鸡生蛋”的计划。于是他们先找到张进津,谎称姜强单位急需贷款,已联系好王军所在的槐荫工行,工行要求王军必须完成100万存款的任务才贷给他,请张进津帮忙从他们行先调出一笔资金转存到王军所在行,贷款单位可以提供1.5%的高息,并额外再给他一笔丰厚的中介费。张进津答应了。两人又找到王军,商量等钱到账后让他想办法提出来,借给他们投到股市上用三个月,到期后连本带利还款,利息保证不低于30%。王军被他们说动了,但提出事成之后要分得三分之一给自己炒。

  1996年12月初,张进津从本行融资部同事周山处联系到一笔到期转存的100万资金。周山按照张进津的指示将这笔钱以其妻嫂的名字,先存入中国农业银行申购鲁银股票,中签后又将退回的99.7万转账支票存入槐荫工行的活期存折上。12月16日,张进津与李福利一起办好手续后,李福利以贷款验资为由要走存折。两天后,张进津查询钱是否到账时,发现100万不翼而飞了!原来,当时工行对外称支票转账三天到账,其实24小时就可以到。王军头一天已安排他的表兄、开出租车的曾南,把这笔钱提前取走了。

  18日上午,曾南把100万现金送到姜强的“炒股办公室”。然而令姜强没想到的是,曾南一进门就把这笔钱分成两份,其中的一小半塞进自己带来的旅行袋里,说:“这38万我带走。33万是王军的,5万是他答应给我的劳务费。”

  曾南的话惹恼了姜强,他觉得这是敲诈!断然拒绝:“顶多给你5千!”“我冒这么大风险,5万一分也不能少!”曾南拎起钱就要走。

  姜强是个急脾气,火腾地就上来了,而且那厚厚一堆钱摆在床上,也激起了他原始的贪欲,与之争抢起来。怎奈姜强抢不过曾南。看着他走到门口,姜强急火攻心,拎起客厅墙角的一把锤子就朝他头上砸,曾南被砸蒙了,转过身来和他扭打,姜强又抡起锤子向其头部连续猛砸,曾南挣扎了几下,便倒在地上不动了。“打死人了!怎么办?”姜强这才清醒过来。这时传呼机突然“嘀嘀”响了起来——是王军的留言:“事情是否办妥?请曾南带钱速回。”姜强脑子一片空白,极度的恐惧给了他扭曲的勇气:王军如果今天见不到曾南,事情必然败露,我肯定死罪难逃!只有让王军尽快消失才能自保!

  于是他把曾南的尸体拖进西侧小卧室,擦干净地上的血迹,下楼到附近的农贸市场买了毛巾、胶带纸、麻袋和大塑料袋若干,给王军回了传呼:“曾南已走,你那份留在我处,请速来自取。”

  下午一点多,王军兴冲冲地来了。进了东侧主卧室,姜强拿出钱让他清点,然后找借口到小卧室拿出那把锤子,趁其不备向他的头顶狠狠砸去!王军成了第二个冤死鬼。张进津此时已发现钱被人提走,打了无数传呼找他。姜强想,如果张进津坚持要把这100万归还,曾南王军俩不白死了?必须将这个人也灭口!于是,他回传呼约张进津明早来此处面谈。

  19日一早,张进津骑着山地车匆匆赶来,姜强趁其不备,用同样方法将其砸死。连杀三人后,他已完全失控,想到那三具尸体自己根本运不出去,李福利又说当天下午要来分钱,怎么和他解释?即使他愿意包庇自己,也会留下把柄,干脆把他也干掉!

  于是,姜强约李福利中午带股票交易卡到“贵宾酒楼”吃饭,说饭后和他一起去把钱存上。不料李福利竟带着姐夫高松一起来了!姜强只能硬着头皮与他俩喝酒,心里暗暗想着对策。酒足饭饱后,三人一起去了姜强租的房子603室。走到楼下,姜强对高松说:“你就甭爬了,我们拿钱马上下来。”高松也没多想。

  李福利上楼后,姜强如法炮制,将其砸死。整理房间后,他又跑下楼找高松,说李福利闹肚子,让他上去等。高松进屋后,姜强趁其不备从背后举起了锤子,无辜的高松成了陪葬。直到把高松也拖进小卧室,姜强才有时间端详眼前这5具尸体。“我这是干了什么啊!”姜强放声大哭。不知过了多久,听到楼下传来脚步声,他才强迫自己静下来,然后用麻袋将这些尸体牢牢包裹,把现场处理干净。

  此刻,放在东侧卧室的那一包钱成了烫手的山芋。姜强恨不得马上把它们处理出去。他思前想后,想了个妙招,给自己号称“股神”的大学同学杨旭打了个电话,说领导有100万现金炒股,年息30%,此外挣的他们平分。不一会儿,杨旭把钱取走了。

  第二天,姜强以修阳台为由,花1500元购买了沙子、水泥、砖等,到八一立交桥下找了四个民工帮助运到603室,然后自己用瓦刀、铁锹等工具,在小卧室西北角处,借助两面墙,砌了一个长2.2米、宽1.3米、高1米、外观看上去颇似“炕”的池子,把五具尸体连同锤子统统放进去,用沙子埋起来,填平,又将主卧室的单人床板拆下来,盖在“炕”上遮盖严实;第三天又找了几个民工,把“藏尸炕”外层用水泥厚厚抹一遍,彻底糊住封死,最外面再贴一层瓷砖。

  现场似乎处理得天衣无缝了,姜强心里还是惴惴不安。李福利等5人神秘失踪后,各家人遍寻无着,纷纷报案。然而各家人并不知他们非法挪钱一事,也无法提供线索。只有张进津的父亲曾听说儿子从银行贷出一笔钱,具体情况并不了解。因张和姜没有直接联系,到银行办手续的也不是他,所以警方终未把这5个人的失踪跟他联系起来,调查也不了了之。

  灯光惊魂,卷巨款移尸潜逃多少凄凉与仓惶

  侥幸躲过警方的盘查后,姜强的生活又回归了日常的轨道。他每天按时上下班。以前爱喝点小酒打点小牌,现在全戒了。大家以为是当父亲后他变得成熟了,只有细心的妻子发现:原先性格暴烈的丈夫脾气突然变好了,孩子再怎么淘气他也不会发脾气;回去看望父母的次数多了。有几次,余敏被他睡梦中压抑着的呜咽所惊醒,可当她摇醒他询问到底有什么事时,他又总是一言不发。

  只有姜强知道,他每天都活在巨大的恐惧和压力之下。之所以戒了酒,也是害怕喝多了会说漏嘴。有时在深夜,噩梦醒来时,看着熟睡在身边的妻女,再想想白发娘亲,忍不住就会泪流满面。“也许陪她们的日子不多了,也许明天就会沦为阶下囚……”想到这些,他只有把今天当做末日,加倍地对家人好。

  事发后,姜强就把埋尸的小西屋永久上锁,并付了长期房租。但房子总空着容易引起怀疑,在一次聚会中,他得知大学同学孙亮结婚没房住,就主动把此房免费借给他住,唯一的条件是“西卧室存放着房东重要物品,永远不能打开”。1997年夏,毫不知情的孙亮和妻子肖琪搬进了“凶宅”,姜强松了口气。

  1999年4月,济南历下区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周山有期徒刑六年,并推定张进津、王军、李福利、高松、曾南五人“携款潜逃”。这桩悬案算是告一段落,姜强长舒了一口气。在后来的几年中,为掩饰内心的虚弱,姜强丝毫不敢懈怠,不仅入了党,还从科员一步步晋升到主任科员,2000年又考取了上海同济大学经济管理专业在职研究生。

  2001年,济南直属企业改革办公室成立,姜强因能力突出,被借调过去负责财务工作。然而职场得意,股市失意,2001年后股市持续走低,杨旭挣不到钱,把股金退还了回来。姜强只好亲自操盘,但此后股市一路下跌,沾染着5个人鲜血的100万所剩无几。

  2002年春节前,上级机关根据需要给直改办拨下来500万专项资金,用于解决破产企业遗留问题。由于是临时机构,人员都是抽调的兼职,只有姜强一人管理财务,许多下属公司和法人代表印章也由他一人保管。面对这样的便利条件,他又蠢蠢欲动。他找到杨旭,再次谎称领导有400万炒股,请他帮忙,杨答应了。通过运作,400万公款转到了杨的个人户头上。

  过了一个月,因经委办公室时任会计下派挂职,姜强被暂借过去担任出纳。他担心自己离开直改办后,钱挪用太多出事,向杨旭提出撤回资金。杨就把买的股票都卖了,开了转账支票还给姜强。姜将其中的150万转回直改办,250万转到以其胞弟姜西胜开户的华夏证券公司股票账户上,自己操作。

  2002年8月,一个“意外”打破了姜强苦心维持了六年的平静——这天晚上,他开车路过顺河高架桥时,突然看到埋尸的603室小西屋的窗户被打开了!灯也亮着!吓得他差点把车撞上了护栏。

  原来,住在“凶宅”的肖琪的外甥女何纯,不久前到历下区法院实习,找不到住处,就来投奔。当时肖琪已有孩子,一间卧室不够用,想六年来西卧室一直闲置,就自作主张找了个开锁公司,偷偷把房门打开,让外甥女住了进去。何纯把被褥直接铺在了“炕”上当床使,躺在五具尸体上睡了五天……

  “这样下去就要露馅了”,姜强考虑了一晚上,决定马上转移尸体。第二天他打电话通知肖琪,称房东的亲戚来济南看病,要用房子,让他们暂时搬出去住两个星期。趁肖琪搬家那几天,他又找到铁哥们葛涛,说自己想买房,怕自己身份显眼,提出借用葛涛的名字买,等将来孩子大了再过户回来。过户前房子供葛涛出租,租金都归他。葛涛欣然应允。

  8月19日,姜强和葛涛来到济南房产大厦,以葛涛的名义买下了建设路一套一楼带小院的三居室。办好手续,姜强又找了几个民工,在新房院里盖了一个四五平米的小房,并特别在小屋中间挖一个1.6米长、1米宽、1米高的“地窖”。

  8月23日,一拿到肖琪归还的钥匙,姜强就在单位上找来一个临时工,用錾子、锤子等工具帮他把西屋“炕”上的瓷砖撬下来,等到露出床板时,姜强把那人打发走了,自己动手把五具尸体挖了出来。时隔六年,尸体已腐烂,还有恶臭。姜强用新买的塑料袋、绳子和屋里的床单、被罩等加厚包装。然后借了一辆货车,借口“给领导搬家,都是贵重古董、瓷器”,请表弟一道把尸体拉到新居。

  忙完这些,回到单位已是中午。姜强接到房屋中介的电话,说邻居反映,他租住的603有异味,让他抓紧带钥匙回去一趟。姜强觉得事情不妙——八成是运尸被发现了!他迅速赶到建设路新房,把带恶臭的尸包一一拖进“地窖”,外加单位的十袋账本凭证,然后压上13袋沙子水泥,遮上竹席,再用垃圾填满。

  办完这些,姜强立刻准备潜逃。回到家,看着女儿依然像往常一样扑到怀里撒娇,他忍不住想落泪,把女儿搂在怀里,亲了又亲……

  8月24日,姜强谎称领导外出考察需用现金,从单位账户上提走现金15万据为己有;又赶到华夏证券,持本人和其弟身份证,要求把股票账户的钱全部提现。时下账户上的250万只剩131.7万,其余都已在炒股中亏损。证券公司表示不能提现,只能转存。姜强又找到有业务来往的齐河某加油站经理,承诺给其5万元好处费,把转账支票存入加油站账户后提现,对方答应了。姜强随后又找到一个朋友,让其帮他提款。两人包了个出租车赶到齐河,但因当天是周末,支票要等下周一才能到账,姜强就让朋友先回济南,自己连夜逃往德州,决定下一步躲到昆明。

  在德州,姜强住在开发区一个温泉宾馆等钱到位,宾馆有一个漂亮的女服务员叫赵美瑶,四川人,刚来山东打工。姜强心里飞快地打起了算盘,考虑到万一在途中遭通缉,找个女人扮成情侣同行,可以分散警方注意力,他开始刻意接近赵美瑶。

  星期一,朋友按姜强的交代到加油站分两次取出了125万现金送到德州,姜给了他2万元酬劳。随后买了一条八千元的白金项链送给赵美瑶,哄骗她说:“我叫马连玺,是做保健品生意的,规模很大,马上要去昆明谈笔生意,我对你一见钟情,很想和你交个朋友,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

  赵美瑶刚来德州不到一个月,工资少得可怜,见眼前的这个“大款”一掷千金,又一表人才,自然求之不得。正好她还有一个表哥在昆明开公司,很快就同意了。姜强又用伪造的“马连玺”的身份证开了银行卡,把一百多万存进去,带着赵美瑶踏上了逃亡之路。

  姜强逃跑10天后,济南天桥区公安局根据接到的“可疑异味”报案,在建设路新房院内挖出物品八袋。其中有高度腐败的男尸五具,经法医鉴定,尸体死亡时间为六年左右,五名男尸均有同样的严重颅骨骨折,系严重闭合性颅脑损伤死亡。2002年11月,公安部下达A级通缉令,查缉嫌疑人姜强。

  亡命天涯终落法网,13年负罪难耐人性那把刀

  此刻,姜强早已逃到了昆明。起初他带着赵美瑶住在昆明火车站附近一家旅店里。2002年9月,他带着赵美瑶在云南游山玩水,大把花钱。赵美瑶彻底被征服了,她不仅把他介绍给在昆明的表哥宋杰,而且迅速回到四川老家离了婚,然后把姜强也带回老家,介绍说他是“大老板”。

  不久,姜强便以赵美瑶的名字在巴中经济开发区买了一套150平米四室一厅的房子,定居下来,开始“谈婚论嫁”。赵美瑶做梦都没有想到,她的“大款老公”花200元用假名字和她办了个假结婚证。

  “婚”后,姜强很是“真诚”地告诉赵美瑶:“我跟你交个实底,我是在济南做生意偷逃了税款,出来避风头的。我担心再用马连玺这个真名,被公安税务部门逮住会判好几年。所以我想另外再办个身份证,必须是真的才行。”赵美瑶对他的谎言毫不起疑,找弟弟赵洪顺帮忙,托关系给老公办身份证。

  为了拉拢赵洪顺,姜强资助他购买了一套新房,在赵洪顺的“活动”下,2003年6月,姜强以“朱大伟”的名字,在巴中北龛村顺利入户,并办理了身份证。

  2003年底,赵美瑶怀孕产下一子,姜对她的兴趣锐减。为了有一个方便安全的落脚点,姜强在昆明认识了一个超市的收银员吴迪。吴迪比他小12岁,文化不高,人很单纯老实,也从不向姜强索要钱财。姜强被这个单纯的女孩打动了,2004年6月,他用朱大伟的身份证与之登记结婚。到2008年10月,姜强逃跑时卷走的公款,都挥霍完了。此时,吴迪又为姜强生下一个女儿,花费倍增,生活开始拮据。姜强为此故意找茬与赵美瑶吵架,把每月给她的5000元生活费停掉,跑到吴迪母女处一住就是两个月。

  2009年初,姜强经济上越发困难。赵美瑶天天催着他出门赚钱,让姜强不胜其烦。眼看自己也将身无分文,姜强开始挖空心思琢磨快速发财之道,最后,他把目光锁定在赵美瑶的表哥宋杰身上。宋杰在昆明开个体装修公司,应该有油水可捞。于是,他便骗赵美瑶说有生意要去大连,随即动身前往昆明。

  在昆明,姜强找到以前结交的专门帮人要债的混混“老四”,商定了一个“绑架讨债”的计划。2月22日,他打电话给宋杰,谎称他朋友手里有个120万的装修工程,约他第二天下午到长城宾馆面谈。

  宋杰信以为真,开车准时赴约。姜强便带着“老四”及其两个手下拿出一把事先准备好的仿真五四手枪逼着将其捆绑起来,逼宋杰交出10万元“赎身”,并让他对着MP3录音,承认曾欠姜强5万元多年,加上利息一共10万。宋杰迫不得已打电话给朋友借了5万块钱打在卡上。这伙人把钱取走后,将其释放。

  宋杰被放后立即向警方报了案。2009年3月6日,昆明市盘龙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在安宁官厢街村一旅社将姜强抓获。9月,盘龙刑侦大队通过将“朱大伟”血样提取送检比对,查明“朱大伟”与济南市公安局2002年遗传关系鉴定数据库中通过姜强父母DNA提取的血样检验有亲缘关系,朱大伟系13年前故意杀害5人特大恶性案件的公安部A级逃犯姜强。

  2009年9月30日,姜强被济南警方押解回来,移交济南市公安局天桥分局。经多次补充侦查,2010年9月3日,济南市人民检察院以其“涉嫌故意杀人罪、抢劫罪、挪用公款罪、贪污罪”向济南市法院提起公诉。2010年12月,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法庭上,姜强面无表情,也许对他来说鲜活的生命早已在14年前就终结了。

  (因本案尚在审理中,应办案机关要求,文中人物均作化名处理。)

  □ 编辑/周莉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