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留日硕士担当长大后:爱情还你那青春的脸(下)

留日硕士担当长大后:爱情还你那青春的脸(下)

www.zhiyin.cn 2018-07-12 10:48:12 知音 我要评论

字号:T|T

 7月30日,李玉娇接受了整容手术,但让曲玉华和刘光迪没有想到的是,李玉娇的术后恢复情况并不理想,脸上的瘢痕不但没减少,没有瘢痕的地方反倒增添了许多黑黑的斑点。

\


丽颜重现爱情也来临,有担当的男儿赢来幸福

  7月30日,李玉娇接受了整容手术,但让曲玉华和刘光迪没有想到的是,李玉娇的术后恢复情况并不理想,脸上的瘢痕不但没减少,没有瘢痕的地方反倒增添了许多黑黑的斑点。医生告诉刘光迪,有一种特异体质的人本身有抗菌性,对整容所用药物排斥,严重的还可能出现异态反应,李玉娇不幸属于这种体质,不适合再做后几次整容手术了。这个结论无异于晴天霹雳。最终,经过协商,医院退还了李玉娇的全部手术费用3万元。

  8月6日,在回哈尔滨的列车上,看到刘光迪痛苦不已,李玉娇反过来安慰他:“你尽力了。就当这是命吧,你不要太自责。”刘光迪拉着李玉娇的手道:“不,你其实很漂亮,是我害了你。你放心,我会带你出国治,就算真的不能恢复你的容貌,我也会一直陪着你。”李玉娇装没听见,泪水却控制不住流了满脸。

  8月7日晚,刘光迪回到哈尔滨的家里,刘建强听说儿子还要接着给李玉娇治脸,吼起来:“如果再看不好怎么办?你再管这事,我一分钱不出。”刘光迪脖子一梗:“你不出钱我自己打工赚钱给她治病。”

  8月12日,刘光迪要回日本工作了,临别时,他打电话给李玉娇,承诺一定会找世界上最好的医院,给她治脸。儿子走后,刘建强通过在漠河的亲戚,找到了李玉娇的地址,带着10万元赶到漠河,交给李玉娇,希望她拿了这笔钱后,不要再和刘光迪联系,李玉娇答应了刘建强的请求,但却退回了那10万块钱。

  8月30日,刘光迪开始在日本京都语言培训学校做助教工作,月薪20万日元,他高兴地给李玉娇发了条短信:“等待我,等待转机。”看到这条短信,李玉娇的眼圈红了,一咬牙将手机卡抠出来,扔出窗外……

  10月12日,刘光迪辗转了解到韩国首尔的翰林大学汉江圣心医院的烧伤整容中心,做紧急烧伤及特殊烧伤的整容效果非常好。刘光迪决定亲自去考察。

  2009年3月末,他带着复印的李玉娇的全套病历,飞到首尔,在翰林大学汉江圣心医院,他拜访了医生,进行多方咨询,还与病人进行了交流,终于确定这是一家完全值得信赖的整容医院。但手术费用却相当昂贵,要两千万韩元,合人民币11万8千元。

  返回日本后,刘光迪算了一笔账,现在他一个月挣的钱,合人民币1万7千元,去掉吃喝租房,能剩下1万人民币左右,要凑够整容的费用,怎么算也得一年多。为了能多挣钱,他白天上班,晚上就去餐厅刷盘子。日本有个风俗,人死后一定要从楼上背下来,许多日本人不愿意自己背,宁愿出高价请人。为了尽快攒够整容的钱,刘光迪也加入这个行列。

  但最让他揪心的还不是这又累又恐怖的工作,而是他发现李玉娇不再上网,手机也停机了,他打电话问王溪怎么回事,王溪吞吞吐吐地将刘建强来过漠河的事告诉了刘光迪。刘光迪心里大痛,没想到,十几年前,自己给李玉娇放了一把火,十几年后,爸爸又往她身上撒了一把盐。为了让李玉娇安心,他每天上网,给她的QQ留言。一次,他在一个街道发现一个十字绣小店,兴奋地用手机拍下来,传到李玉娇的QQ邮箱里,并给她留言:“你知道吗?日本原来也有十字绣,但我觉得他们没你绣的好看,很怀念你绣的彩虹。”偶尔,他对着她黑着的头像发呆,心里涌动着甜蜜和焦虑的情绪……他一遍遍问自己,那个女孩会和他一起等待吗?

  两年后的4月初,刘光迪终于凑够了李玉娇母女赴韩手术和吃住的费用。当他风尘仆仆站在李玉娇面前时,李玉娇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惊讶和委屈,扑在刘光迪身上痛哭失声。其实,刘光迪给她的留言,她都看到了,只不过她一直在隐身……她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心中那团思念的火,已将她烧得一塌糊涂,她多想给他也回一条信息,回一句问候啊,她多想也向他倾诉一下自己的痛苦和纠结的心情啊,但是她知道,刘光迪是个前途无量的男孩,她不能因为他少年时的无心之失,把他毁了。但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年后,他还是不远万里,追到了漠河……

  6月12日,刘光迪帮李玉娇母女办好了赴韩的一切手续后,先飞赴韩国,替她们安排住处。7月2日,李玉娇母女飞赴韩国首尔。3天后,李玉娇在翰林大学汉江圣心医院的烧伤整容中心做了第一期的疤痕恢复整容手术。手术后,李玉娇脸上的黑斑消失了,这让她对后面的手术充满了信心。

  8月30日,翰林大学汉江圣心医院的烧伤整容中心利用世界最先进的自体植皮切割术,在李玉娇的左臀部移出一块皮,切碎,一点一点对照着她脖子上的疤痕,利用激光和人工进行整容修复缝合术。术后,李玉娇脖子上的印记竟奇迹般消失了,她一把抱住刘光迪,激动得泣不成声,刘光迪也高兴坏了:“玉娇,真的太好了,我心里这块石头,终于快要放下了。”

  11月下旬,医生在李玉娇的右臀部取下一块皮,移植到她的脸上,李玉娇多年的疤痕脸,终于恢复原本光滑细腻的本色。看着镜子里陌生又熟悉的自己,李玉娇激动得直掉泪,刘光迪也忍不住叹道:“你真美!”

  12月底,李玉娇准备回国了,临行前,刘光迪拉着李玉娇的手问:“明年,你愿意来日本陪我看樱花吗?”这句大胆的表白,让李玉娇激动莫名,她羞涩地点点头:“我愿意。”刘光迪激动地将爱人拥进怀里。

  得知儿子竟然真靠着打工挣来的钱,恢复了李玉娇的容貌,还互定了终身,刘建强心里非常震撼,这些日子,他也常反思,儿子真是长大了,有担当了,面对和处理问题,也比自己强。他打电话给儿子进行了一番长谈,父子俩终于和好,刘建强也表示,尊重儿子的选择,并祝福他们相爱到老。

  第二年4月,李玉娇和母亲应刘建强之邀来到哈尔滨。这是19年后,双方家长第一次坐在一起。刘建强满脸惭愧:“亲家母,我们刘家对不起你啊,好在现在两个孩子相爱了,这以后,我们一家人好好生活,互相帮助吧。”曲玉华也热泪盈眶,当年的辛酸已过去,看到女儿有个灿烂的未来,她也终于松了口气。

  7月,记者在采访李玉娇时,得知她正在办理赴日留学的手续,她悄悄告诉记者,等学成后,他们会一起回来,与双方老人共享天伦之乐。

  (由于涉及隐私,文中人名为化名)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