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副处竞选“热情”的阴谋:灵魂不安哟多少挣扎(

副处竞选“热情”的阴谋:灵魂不安哟多少挣扎(中)

www.zhiyin.cn 2018-07-04 16:37:02 知音 我要评论

字号:T|T

急救室大门紧闭,不时有匆匆赶来的医生面色凝重地推门而入,刘鹏飞紧张万分。佟新宇妻子王然闻讯赶来,急得直掉眼泪:“林哥,你们明天就要面试了,今晚干吗还喝这么多酒?”

\  


意外突发兄弟丧命,痛悔交加惶惶不可终日

  急救室大门紧闭,不时有匆匆赶来的医生面色凝重地推门而入,刘鹏飞紧张万分。佟新宇妻子王然闻讯赶来,急得直掉眼泪:“林哥,你们明天就要面试了,今晚干吗还喝这么多酒?”刘鹏飞急忙分辩:“以佟子的酒量,这一点酒应该啥也不影响,谁能想到会这样呢?”黄磊后悔不迭:“都怪我,我若不来,大家也不能聚着喝酒。”

  刘鹏飞在4月18日的日记中追忆一周前的那场噩梦,这样描述了当时的情形:“我的心提在喉咙口,暗暗祈祷佟子快点醒来,哪怕明天早晨就生龙活虎地出现在面试考场,我也愿意他醒来。王然压抑着的抽泣声响在耳畔,每一声都像钢针在刺疼我的心脏。”

  然而,最害怕的一幕出现了:两小时后,急救室里推出的是佟新宇冰冷的尸体。在佟家人哭天抢地的嚎啕声中,刘鹏飞呆若木鸡。面对佟家人的追问,医生解释:应用头孢类药物后若饮酒,会导致体内“乙醛蓄积”,发生中毒反应,出现头痛、头晕、恶心、呕吐、胸痛、急性心衰、呼吸困难、急性肝损伤,惊厥及死亡等,严重程度与用药剂量和饮酒量成正比关系,一旦用药,停药后七日之内都不能饮酒,佟新宇却于输液当天就饮下四两左右的白酒,加上他还患有尚无症状的隐性心肌缺血,出现严重的“双硫仑样反应”就诱发了心肌梗死。健康人或许能够承受的不良反应,在他,就成了致命元凶。

  一念之差痛失好友,自责、痛悔咬噬着刘鹏飞的心,他追悔莫及,守着佟新宇的遗体不停流泪。两个入围者喝酒出事,消息经工商局迅速上报,组织部门考虑到情况特殊,将面试日期推迟到4月19日。但刘鹏飞的心境已今非昔比,他再也没有了争强好胜的斗志,只是不停地自责。那两天的日记里,他潦草的字迹写着:一个无足轻重的副处级官位,真的就能让自己从人变成兽吗?

  安葬了佟新宇之后,刘鹏飞仍然不能从巨大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不明就里的刘红急了:“佟子走了,你再痛苦能让他死而复生吗?”“你只有努力,有了一定的职位,才能更好地照顾佟子的家人,告慰九泉之下的老同学。”妻子的话,终于让刘鹏飞打起了精神。

  面试之后,刘鹏飞顺利升任副局长。但他心里没有一点喜悦,反而罪恶感更重了。食不甘味,睡难安寝,总是梦见佟新宇缠着他喊:还我命来!每一次从噩梦中惊醒,或双泪暗流,或痛哭失声。刘红察觉到他心事重重,不停追问,刘鹏飞却什么都不肯说。但他在日记里称自己“生不如死,是报应”,“来世当做牛做马,偿还这辈子欠兄弟的债。”“受不了了,想告诉老婆,又怕她背负压力,倍受折磨。”

  4月底,佟新宇的家人欲以“医护人员未尽告知义务,导致患者治病期间意外死亡”为由提起诉讼,向市医院追讨民事赔偿。李凤满腹委屈,她急忙找到刘鹏飞,请求他劝阻死者家属:“当时我告诉你头孢哌酮是先锋类药物,就等于告诉你不能喝酒了啊!你上次住院期间发生过‘双硫仑样反应’,怎么可能不知道输液后不能喝酒呢?”刘鹏飞此时也正为佟家人欲起诉医院而焦虑不安,李凤忽然兴师问罪,他只能支支吾吾地推诿:“我、我当时没听清你说了什么……”李凤急了:“怎么可能呢?当时房间里还有别的患者和家属,不信咱可以找他们问问。”“我可能是思想溜号了,真的没听见。”刘鹏飞极力否认。

  “反正我跟你做过交代。”李凤气道,“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坐到被告席上吧?”刘鹏飞心惊肉跳:万一李凤请人证实她说过这样的话,再说出他住院期间曾经发生过“双硫仑样反应”,佟家人就会怀疑到他的请客动机!他急忙答应去做王然的工作,让他们不要追究医院的责任。

  刘鹏飞找到王然:“弟妹,你要怪就怪我吧,你要多少赔偿我来承担,别让李凤成为被告好吗?”王然叹口气:“本来律师建议我把你和黄磊也列为被告的。可你们是多年的朋友,我再需要钱,也不能不讲情分找你们麻烦。我也不想为难那个小护士,可毕竟因为她少说一句话佟子没命了,她的过失有医院承担责任呢!我跟医院要点赔偿并不过分。”刘鹏飞满脸惭愧,他感谢王然的重情轻利,但仍为李凤求情:“若追究责任,赔偿虽然是医院承担,她肯定也会受到不小的处分。我不想让她因为帮我葬送了前程。”

  “佟子因为她的疏忽命都没了,她受点处分还有什么委屈的?”王然悲愤道,“虽然多少钱都买不来佟子的命,但你侄子还小,医院必须补偿我们娘俩今后的生活。”“我来承担赔偿。”刘鹏飞信誓旦旦地表示。“我再不仁不义也不会要你赔偿,佟子九泉之下也不会答应!”王然说。王然的话犹如一记重锤敲在心上,痛得刘鹏飞满脸是泪,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见王然坚持要起诉,李凤万分焦急。为给自己开脱,她复印了刘鹏飞当初的住院病历,又去找佟新宇输液时的同室患者,请他出具书面证明,证实自己说过头孢哌酮就是先锋类药物。对方爽快地说:“没错儿,那个陪护还挺逗的,当时便回了一句‘先锋家族的孙子辈儿啊’。”李凤当时并没在意刘鹏飞回了句什么话,此时闻言,非常气愤,当即给刘鹏飞打电话:“你当时都说头孢哌酮是先锋家族的孙子辈儿,怎么还耍赖说没听清我的话呢?你这不是坑我吗?”

  刘鹏飞张口结舌,讷讷半晌,只得继续装傻:“我说过吗?当时的情形我真记不清楚了。”“交你这么个朋友,我真是瞎了眼了。”李凤愤愤地摔了电话。得知李凤正东奔西走做应诉准备,刘鹏飞惶惶不可终日。一旦对簿公堂,王然知道他明白喝酒的危害还劝佟新宇喝酒,绝不会原谅他,等着他的也必然是身败名裂的下场。刘鹏飞再次去找王然,提出由自己一次性赔偿三十万,恳请她不要起诉。王然却不同意:“这么大数额的赔偿,对医院来说九牛一毛,对你却如泰山压顶。就算你有钱,我也不能要你赔偿。”

  劝不动王然,刘鹏飞魂不守舍惊恐不安,失眠、烦躁,大把大把地脱发。周围的同事也很奇怪: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林局长却整日神思恍惚心不在焉的样子,怎么反倒不如当主任时雷厉风行有干劲呢?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