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封家书那悲情的快乐:爸爸爱喜禾(中)

封家书那悲情的快乐:爸爸爱喜禾(中)

www.zhiyin.cn 2018-07-04 16:31:43 知音 我要评论

字号:T|T

自从知道儿子是自闭症后,我的世界变小了,我只关心两样——儿子,以及人类。想到儿子时我很乐观,想到人类时我很悲观。——摘自《爸爸爱喜禾》

 

\

  自从知道儿子是自闭症后,我的世界变小了,我只关心两样——儿子,以及人类。想到儿子时我很乐观,想到人类时我很悲观。——摘自《爸爸爱喜禾》

  蔡朝晖无法相信这一切,除了不和人交流,喜禾哪像脑子有病的孩子呢?“吾儿,自打从医院回来,你父亲发现家里面可以坐的地方多了。台阶上,坐;门槛上,坐;玩具车上,坐。到哪都是屁股一坐。”

  医生的话历历在耳:自闭症是一种先天性的由脑部疾病、创伤、遗传基因等生理因素造成的病症,主要表现在社交和语言障碍,智力异常,感觉迟钝,孤独离群,全世界目前尚无一例完全康复的病例……

  蔡朝晖的心在一点点地下沉:“吾儿,再去看你前两年的成长过程,一些曾经让我们引以为傲的行为,曾经我们以为的可爱,却原来都是病症……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一直在问,不停地问,没谁肯放慢脚步对我说话。”

  儿子是蔡朝晖生命的血脉,他已经准备用一生去呵护,而儿子却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永远无法爱爸爸,也无法感受到爸爸的爱!蔡朝晖的人生里第一次感到了深深的无能为力,恐惧,绝望……

  “吾儿,你知道‘绝望’有几种写法吗?你知道‘绝望’有多少笔画吗?吾儿,你还不识字,将来你识字了,我希望你不需要知道这两个字几种写法多少笔画,你的人生里永远不需要用这两个字来表述。”

  在这一天之前,蔡朝晖是一个惯于插诨打科、嬉笑怒骂的文人,人生没有什么风浪能击倒他。然而,面对这样一个天外来客的儿子,他一筹莫展。“从那开始,我胡作非为的时代过去了,四环滚滚的车流掩不住我的哭声,郭敬明说得对,我的悲伤逆流成河……”

  蔡朝晖把喜禾放在地板上。他马上咿咿呀呀地叫着跑向卫生间的洗衣机,把小手和脸贴在滚筒洗衣机的门上,咯咯笑着,摩挲着。蔡朝晖开始恶补关于自闭症的知识。蔡朝晖意识到,自己面临着一份要花一辈子去实践的工作,而这份工作可能永远都收不到成效。“吾儿,现在我开始啃《福尔摩斯侦探全集》,我希望能破译你那个世界的密码!”

  有一次,蔡朝晖见儿子在地板上似睡非睡,怕他着凉,就想抱他去床上睡。没想到喜禾一下子被弄醒了,他不光哇哇大哭,还举起右手往爸爸脸上狠狠抓去,把蔡朝晖的脸抓出了一道血痕。蔡朝晖忍住疼痛,却没能忍住心中汹涌而出的伤感。他知道自闭症孩子喜欢攻击人,但他们并不是想要伤害谁,并不理解攻击他人会让别人痛苦,他们可能只是觉得好玩。

  “吾儿,你想象过吗?爸爸一个堂堂七尺男儿,竟然老被你打哭!这辈子我舍不得打你一巴掌,我爹也没打过我一巴掌,你的小巴掌却无数次扇在我的脸上!当你扇得我头晕脑涨时,我就想,你其实是想用你柔软的小手抚摸爸爸的脸,只是你表达的方式和我们有点不一样,爸爸心里就像喝了娃哈哈一样酸酸甜甜!这样爸爸就不感觉那么疼啦!”

  短短几天,蔡朝晖越来越多地发现了儿子异于常人之处。一天,他带喜禾出门玩,父子俩像一对陌生人,一前一后走着。“吾儿,那天太阳很好,你走着走着突然不愿走了,突然就地一躺。双手平放,很放松很惬意的眯眼看着太阳,与世无争的样子很像庄子。”儿子的行为让蔡朝晖哭笑不得。又有一次,父子俩在马路上走,喜禾拒绝爸爸牵着他的手,蔡朝晖只好寸步不离地跟着儿子。但当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过时,喜禾突然摇头晃脑大叫着,迅速地冲向那辆卡车,差点被另一辆小汽车撞倒,蔡朝晖吓出了一身冷汗。

  孩子这样下去很危险,如果不能足够了解他,你永远无法预料他下一步会做什么。他一辈子都需要人在身旁监护,可再细心的呵护也依然不能避免所有危险。蔡朝晖和妻子商定,今生要把所有的爱给喜禾,喜禾就是他们的“喜麦,喜稻……”是的,“不能因为我们开始哭了就认为我们应该一直哭下去,更不能认为我们绝望过就会一直绝望下去。”

  夫妻俩决定到儿子的世界去看看。“如果有意思,干脆我也搬到那个世界去算了。如果我搬去了他们的世界,会给儿子添麻烦吧!他会每天唉声叹气——‘我这个爸爸怎么跟我们不一样,他是不是有问题,要不要带他去医院检查检查?’”夫妻俩很快有了答案:“吾儿,你父亲做错过很多事,但最正确的就是跟你母亲结婚。你父亲未必光荣伟大正确,但你母亲确实勤劳勇敢善良。你母亲为了照顾你,果断地把工作辞了。”

  现在只要看到想到儿子就很幸福,因为他是我儿子,跟自闭症无关。假设有一天儿子问我:“爸爸,幸福是什么?”我会回答:“我的宝贝,你会这么问,爸爸就很幸福了。”——摘自《爸爸爱喜禾》

  自闭儿童的最佳干预期是3-6岁,一旦错过或延误治疗,可能造成患者终身生活不能自理,甚至对他人及社会构成伤害。基于此,夫妻俩都想抓住最好的时机为喜禾进行康复。

  4月3日,蔡朝晖带儿子来到星星雨自闭症儿童研究所。喜禾诊断出来是阿斯伯格综合征,智力正常,是自闭症里程度比较乐观的一种。研究所的老师田慧平告诉蔡朝晖:自闭症患者有很强的模仿能力,若将他送智障、脑瘫的托养机构,那他就会模仿他们走路的样子、面部的表情,还会学着流口水。自闭症孩子不是不如别人,只是与众不同。他们不是傻子,不该被歧视,也不应该被抛弃,大人一定要有良好的心态,客观地看待孩子,给他一个放松的环境。当科学无能为力的时候,只能用爱。

  “只能用爱了”,从星星雨回来的路上,蔡朝晖一直和妻子默默感受着这句话。喜禾好像很高兴,他本来被妈妈抱着坐在副驾驶座上,却一直挣扎着要爸爸抱。“吾儿,那是你第一次表现得那么依赖我,虽然我不确定你是对圆形的方向盘感兴趣,还是对爸爸圆滚滚的身材感兴趣,但爸爸确实有点小成就小满足了。”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