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雇凶杀夫真相之谜:“网络婚姻拆迁队”在行动(

雇凶杀夫真相之谜:“网络婚姻拆迁队”在行动(下)

www.zhiyin.cn 2018-05-18 16:45:09 知音 我要评论

字号:T|T

实际上,郝正泰在绍兴并没有什么固定职业,常年混迹于绍兴的声色场所,不仅染上了毒瘾,还沉迷于赌博。

  又卖房子又杀夫,“网络婚姻拆迁队”里哪有姐姐
 

\

  实际上,郝正泰在绍兴并没有什么固定职业,常年混迹于绍兴的声色场所,不仅染上了毒瘾,还沉迷于赌博。他还结识了一帮游手好闲的朋友,其中一个叫“水哥”的,常常会弄一大笔钱来分着花,有时候还常常请他们“溜冰”(吸毒,行话)。

  “水哥”平常也跟他一样,没什么正经工作,那他的钱是怎么弄来的呢?这让郝正泰很好奇,问过很多次,“水哥”都故弄玄虚地说:“21世纪了,你要学会运用互联网啊!”

  “水哥”最后才将实情告诉了郝正泰:这很简单,你长得也对得起观众,到网上去“钓鱼”,甚至拆散别人的家庭,跟别人结婚,然后离婚,不就有一大笔钱了。”在“水哥”的邀请下,郝正泰顺利加入了“网络婚姻拆迁队”。这个QQ群组里,人员并不多,只有13个成员,但是讨论气氛非常热烈,除了交流怎么去勾引网友上钩之外,群公告里居然还有破坏家庭指南,人气颇为旺盛,其中一个网友谐谑说:“小三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也可以做小三,男人做小三,就要做专业的。”有的网友还说:“干得好,说不定还有艳遇哦!”

  郝正泰在看了这些煽动的指南后,想着自己的老婆也跟着人家跑了,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他认为,老婆可以跟人家跑,为什么我就不能去勾引别人的老婆呢?这样一想,郝正泰先前纠结的心理也就释然了。于是,他找“水哥”要了群里的聊天记录,整整看了半天,开始了他的网络婚姻拆迁行动:他在绍兴当地的论坛上搜索了一些网友的帖子,并将一些怨妇作为拆迁对象。

  很快,一位名叫陈淑艳的女子进入了他的视线。陈淑艳是一个服装面料经销商,长期出差导致夫妻感情不和,两人网聊、见面、开房、借钱,当第一笔13000元到手后,陈淑艳很快就发现郝正泰是个骗子,于是删除郝正泰的QQ,换掉手机号码,从此杳无音讯。虽然收获不大,但郝正泰也尝到了“拆迁”的甜头,他将得到的13000元钱请“水哥”“溜冰”,很快,钱就花光了,于是他又锁定了新的目标。

  这次,他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没有选择当地女子,因为在绍兴当地很容易被对方发现,于是他不断地在杭州当地最火爆的网站“19楼”上的“单身女子会所”里面搜索,最后锁定“时尚大妈”。他向“时尚大妈”发出邀请,并附上了“同一片蓝天下,希望有人共舞”的申请理由,很快就通过了。但是借来的5万元钱很快就被他花光了。很快,他又将手伸向了王丽雅:“因为最近原材料涨价和人力成本大幅上涨,原计划的5万元还是不够,丽姐,你能不能再帮弟弟一次?”

  王丽雅心里还惦记着“阿泰”的承诺,于是鬼迷心窍的她几乎要把自己的家“起底相送”。王丽雅把自己家的房子拿去抵押17万,又给郝正泰汇去了更多的钱。

  李齐善患了糖尿病,他对王丽雅说:“今天我值班很晚才能回来,你抽时间帮我去药房买些胰岛素回来。”王丽雅虽然应了下来,但她心里清楚,自己家的户头上已经没有钱了,而且在外面还欠债2万多元。于是,她在QQ上向“阿泰”求救:“阿泰,我现在需钱急用,能不能先还给我一点钱。”

  不料,一直等到下午5点,“阿泰”都没有上线,而且连手机也关机。这时,王丽雅只好向东家求助:“按规定应该30号结账,但我家现在急需用钱,我家老头子糖尿病住院了,老板,你看能不能提前两天支付我这个月的工资。”东家看王丽雅着急的样子,也就答应了,王丽雅这才把丈夫应付了过去。

  然而,纸是包不住火的。没多久,女儿媛媛放假回家,班上很多同学都计划假期去长白山看雪景,一位好友也希望李媛媛一同前往。李媛媛原本有些犹豫,但经过好友怂恿,她回家后便对李齐善说:“老爸,我们同学寒假都外出旅游去了,我放假呆在家里闲着也没什么事情,我想跟他们一起去,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

  平时对女儿呵护有加的李齐善想想,女儿都这么大了,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圈子,虽然经济上有些紧张,但咬咬牙答应了:“你去吧,要多少钱你跟你妈拿,别乱花钱,路上也要注意安全。”得到爸爸的应允,李媛媛给老爸狠狠地一个响吻:“谢谢老爸,老爸你真好。”

  而坐在一边看电视的王丽雅心虚起来了:“女孩子就要像个女孩子,放假就在家里老老实实地呆着,别到处疯疯癫癫的。”实际上,她是一百个不希望女儿外出旅游,因为她根本没有办法拿出钱来。王丽雅怕事情败露,晚上睡觉时,她对李齐善说:“别让媛媛出去旅游了,家里的钱被一个合伙做生意的人给骗走了,家里的存款一分钱都没有了,而且还抵押了房子。”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不给我商量一声?要是房子没有了我们一家人住哪里啊?女儿媛媛上学没钱怎么办?”李齐善当时愤怒到了极点,给了王丽雅狠狠的两巴掌。当晚,夫妻俩大吵一架。

  次日,为了掩盖真相,王丽雅一边赶到杭州下城区文晖派出所报案,谎称自己在网上被人以合伙做生意的名义骗走了30万元;一边又在QQ上向“阿泰”求救:“阿泰,我死定了,已经被你姐夫发现了,你赶快想办法把钱还我吧。”郝正泰回复说:“丽姐,我的手头也没有周转资金,现在项目正在关键时刻,怎么能随便撤资呢?你这样一闹,我们的投资就泡汤了,有什么困难可以再想想别的办法,办法总比困难多。”

  为了房子不被银行收走,李齐善向妹妹借了17万元,从银行赎回房子的所有权。所幸的是房产证上写的是自己的名字。之后,他将身份证都随时携带在身上。为了拼命挣钱还钱,也为了读大学的女儿,李齐善选择工资更高的夜班,出租了流水北苑的房子,住进仓库的值班室,妻子王丽雅则多数时候住在娘家。

  由于长期夫妻分居,对于40多岁的女人来说,无疑是难耐的煎熬,即便是家庭支离破碎,但王丽雅依然没有断绝跟郝正泰的联系。隔三岔五,或是她去绍兴找阿泰,或是阿泰来杭州看丽姐。

  李齐善经常责怪妻子,要她追回借给阿泰的巨款。年底,王丽雅和“阿泰”聊着聊着,还是聊到了钱。“把他做掉,把房子过户到我名下再卖掉,留20万给女儿读书用,债还掉后剩下的拿来给你做生意。”王丽雅跟阿泰商量。

  此时,郝正泰已花完了最后一笔钱,王丽雅的这个主意正中其下怀,刚刚“溜冰”的他显得十分兴奋:“你安排好,我来实施,绝不拖泥带水。”

  次日,做保姆的王丽雅,跟东家说:“最近睡眠不大好,你给些安眠药我吃吃。”要到了安眠药,王丽雅又买了手套、鞋套等东西。12月中旬,阿泰赶到杭州,但是因为当时王丽雅在李齐善的酒里下的安眠药量不足,李齐善喝酒后并没有昏睡,最终没杀成。

  次年1月11日傍晚,王丽雅再次来到丈夫的值班室,她颤抖地往丈夫治疗胆结石的冲剂里投下了安眠药,但丈夫喝下后一直没有入睡。王丽雅趁丈夫上厕所时,又把足量的安眠药投入了丈夫的茶水中。

  王丽雅服侍丈夫吃完药,待丈夫熟睡后,她离开仓库,没有锁门。回家途中,她给郝正泰发了一条短信,随后,郝正泰携带事先准备好的工具,悄悄地推开了值班室的门,并穷凶极恶地用菜刀朝正在熟睡中的李齐善砍去,一刀、两刀……

  行凶后,郝正泰就将凶器扔在案发现场附近,两人都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没人会发现。没想到,两人的如意算盘落空了,还没来得及卖房子,警察就找上门来了。当警方审讯王丽雅的时候,无不感到无比的震惊,她连对方网友的真实名字都没有弄清楚,就被这群“网络拆迁队”忽悠着又卖房子又杀丈夫,难道网上的虚拟爱情竟然有这样强大的魅力吗?

  目前,王丽雅和郝正泰均被警方抓获归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郝正泰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丽雅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被告人王丽雅限制减刑;郝正泰赔偿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计人民币5万元。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