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迟到2500天的烛光忏悔(中)

迟到2500天的烛光忏悔(中)

www.zhiyin.cn 2018-05-16 15:25:08 知音海外 我要评论

字号:T|T

刚刚进州监狱的时候,瑞·德兰心里还怀着一线希望,毕竟外面还有他的家人。

炼狱

\

  刚刚进州监狱的时候,瑞·德兰心里还怀着一线希望,毕竟外面还有他的家人。

  入狱一周后,他妻子就委托律师提出了离婚。他难过地签了字,自我安慰地想:不要紧,至少我还有个可爱的女儿。可是又过了一个月,更大的噩耗传来——被送往亲戚家代为抚养的小女儿竟遭遇意外车祸而死。由于在服刑期间,瑞·德兰连亲自埋葬女儿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消息传来,瑞·德兰一反常态地没有任何表示。他默默走进犯人的公用浴间,穿着囚衣就拧开了水龙头。冰凉的水喷在他微微颤抖的身上,但内心的愤怒却如烈火,所有的感情似乎在焚烧中逐渐湮灭,唯一剩下的只有仇恨。

  监狱里没有钟表,只有饭堂墙壁上每天翻过的日历。其实对那些服刑的囚犯来说,时间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可在瑞·德兰,他则将每一天刻进自己心里。

  当内心的日历刻到第386天时,狱警忽然通知瑞·德兰有人探监。隔着监狱会见室的玻璃墙,他看见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女子,相貌平常,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却给人和善的感觉。

  开始瑞·德兰以为是狱警搞错了,但是那个女子对着通话筒准确地喊出他的名字,告诉说:“我叫艾米·狄斯蒙,受人之托前来看望你。”

  瑞·德兰奇怪地问:“受谁之托?”艾米·狄斯蒙微笑着摇摇头,她解释说自己正在达拉斯念大学,业余在一个帮助犯人自新的民间组织里做义工。不久前有人匿名提供了瑞·德兰的情况,并委托代为探监。刚巧艾米·狄斯蒙的家在俄克拉荷马附近的小城劳顿,便欣然前来。

  瑞·德兰越发好奇了,他想象不出自己所认识的熟人里还有谁会如此好心,于是问道:“那个匿名者要你转达什么话么?”

  艾米·狄斯蒙说:“对方没有任何话给你,只是匿名寄来一些蜡烛,还叮嘱要当着你的面做烛光祈祷。”说着她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托盘和一支漂亮的彩色蜡烛,点亮,然后闭上双眼,双手交叠在胸前祈祷。

  瑞·德兰冷漠的脸上流露出更加不屑的神情,他站起身,奚落地敲敲玻璃墙,在艾米·狄斯蒙的惊诧中扭头离去。可是下一个规定的探监日,艾米·狄斯蒙又来了。下一次、再下一次……她好象并不介意瑞·德兰的抵触,每次都在探视室的玻璃墙那边老老实实地做着烛光祈祷。

  瑞·德兰简直烦死了,到第十个探视日,他忍不住用挑衅的口气说:“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倒是为了几支破蜡烛不辞劳苦啊。说说看,那个委托人要你为我祈祷些什么?是罪有应得还是改邪归正?”艾米·狄斯蒙老实答道:“祈祷你平安。”瑞·德兰一听就火冒三丈,怒冲冲道:“平安?我处于这样不可逆转的境遇,你的祈祷管个屁用!”

  艾米·狄斯蒙望着这个暴跳的男人,脸上有些委屈的神情,沉默好久,她慢慢说:“我每次坐五个小时的车来,认真地做一次三分钟的祈祷,只希望能给你的心带来哪怕是一点点安慰。”瑞·德兰哑然了,他很想告诉这个女子自己的心早就被磨硬了、磨死了,任何安慰都不顶用。

  大概为了某种歉意,瑞·德兰在下一个探视日里不再冷眼相对,而且当艾米·狄斯蒙做完祈祷,他尝试着与她攀谈了几句。这仿佛是一个新阶段的开始,随后的探视,他们相互谈及各自的生活和经历。日子久了,他们有时甚至像朋友那样诉说一点心事。慢慢地,半小时探视时间不知不觉就显得短促起来,而且彼此似乎产生出一些相同的期盼感。

  时光荏苒,两个始终被监狱玻璃墙隔开的人,居然逐渐产生了格外的亲近感。2013年一个温暖的春日,典狱长破例让瑞·德兰和艾米·狄斯蒙在平时只供律师和犯人会面的小房里相见。

  因为艾米·狄斯蒙在路途碰上暴雨,所以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谈话时,瑞·德兰很自然地伸出手,掸了掸她发梢的水珠。那个瞬间,艾米·狄斯蒙的脸微微红了,她拿出的是两支蜡烛,说:“今天除了代替委托人之外,我自己也买了蜡烛,想和你一起为爱祈祷。”

  尽管瑞·德兰对艾米·狄斯蒙心存爱恋,却一直碍于自己的处境,从未敢奢望什么:“如果你不清楚我背负什么罪名,可以去查一下监狱的档案。”但艾米·狄斯蒙却斩钉截铁:“不必去相信那些积满灰尘的档案,我相信的是自己的心。”

  瑞·德兰怔了一下,双手捂住脸,压抑两年的热泪如泉水般从指缝里流着,内心充满着爱恨交织的悲凉。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