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婚姻困局让你成魔:“硫酸针”射向爱情假想敌(

婚姻困局让你成魔:“硫酸针”射向爱情假想敌(下)

www.zhiyin.cn 2018-05-04 14:50:00 知音 我要评论

字号:T|T

周总闹分居成了宾馆里的一桩新闻,而根源竟是新来的林会计。 一时间,什么样的说法都有。 最让林萍不堪的是倪燕经常电话骚扰她,拒听后,又改成发短信辱骂。

  “硫酸针”射向假想敌,疯狂报复毁了谁
 

\

  周总闹分居成了宾馆里的一桩新闻,而根源竟是新来的林会计。 一时间,什么样的说法都有。 最让林萍不堪的是倪燕经常电话骚扰她,拒听后,又改成发短信辱骂。 林萍不得以提出了辞职,周正连连向她道歉,并保证一定处理好关于这件事情,不让妻子再骚扰她。 考虑到周正一直对自己很关照,这样条件优厚的工作,一时半会儿也确实难找,林萍留下了

  10月底,周正带着林萍跟客户吃饭,倪燕每隔十来分钟就拨过去一个电话催他回家,周正索性关了手机。 周正关机让倪燕格外恼火,她疯了一样又把电话打给林萍。 林萍接通电话,让周正接听,周正又尴尬又恼火,他挂断了电话,并让林萍马上关机。

  酒宴结束已经接近晚上11点,回去的路上,周正再次为妻子的事向林萍道歉。 经过茶楼时,周正心情烦闷想去坐一会,林萍也跟随他一起下车。 两人在茶楼坐了大约半个小时,送林萍回去已经十二点多了。

  周正不知道,倪燕在林萍关机后,立即开车到了他们吃饭的酒店,一直跟踪尾随。 见丈夫深更半夜跟林萍进了茶楼,又送林萍回家,倪燕的心被妒火烧得滴血。 那个晚上,夫妻两个几乎同时到家,并爆发了一场大的战争。 “你非要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咱就不过了!”周正摔门而去。

  接下来的日子,周正坚持不回家,不接倪燕的手机,不跟倪燕见面,倪燕非常绝望,这越发激起她对林萍的愤恨,在她心中,有一团裹挟着委屈、、愤怒与恨的烈火在不断燃烧,正将她的理智焚烧殆尽。

  心情烦躁又无计可施的倪燕到美容院做护理,接待她的不是熟悉的美容师小芳而是雪儿。 倪燕随口问了一句:“小芳呢?”雪儿答:“她辞职去结婚了。 ”“切,结婚?是给人包养了吧!”旁边的小惠鄙夷地说。

  倪燕不由感慨:“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做点什么不好,非要走这条路。 ”小惠说:“嗨,谁不想轻轻松松地过上好日子啊!不过,我听说那人的老婆已经知道了,要拿硫酸泼她呢……”倪燕不由得恨从中来:“毁容太便宜她们了,要让她永远丧失勾引男人的功能,再也没办法勾引别人的老公!”

  倪燕给在化工厂工作的弟媳打电话,说要点硫酸洗宾馆的厕所用。 三天后,弟媳让倪燕去家里拿硫酸,500ml,浓度是98%。 回来后,倪燕把硫酸放到了宾馆的储物柜里。 因为她不知道林萍的住处,她就把姨妹李静叫来,让她到堂姐办公室跟堂姐说话,仔细看看林萍,然后下班后跟踪。 李静,35岁,中专文化。 刚开始李静不同意,倪燕一再相求,她才答应帮忙。 李静让丈夫开车,跟了林萍三四次才确定她所住小区的位置。

  倪燕又给经常一起打麻将的吴峰刚打电话:“我怀疑有个女的和我老公相好,你找两个人帮我把她弄出来,我去跟她拉拉呱(教训一下)。 ”吴峰刚欣然应允。 不久,吴峰刚开着一辆黑色桑塔纳,从微山带着两个朋友来滕州,一个叫冯立伟,一个叫庞军。 倪燕带着李静和吴峰刚碰了面,并拿了1000元钱让李静给吴峰刚他们

  当晚,李静就带着人去跟踪林萍,伺机下手。 未料林萍一直跟两个朋友在一起,没找到合适机会。 第二天晚上,李静他们再次埋伏在林萍小区门口,远远地看到林萍一个人走回来,孰料来了一辆出租车,上面下来三四个喝醉酒的人,直到林萍上了楼都没有机会下手。

  一日晚上,他们继续到小区等林萍。 倪燕则回到宾馆,把车停在停车场上。 晚上8点半左右,倪燕见林萍拎着一个黑包和一个手提包出了宾馆,她当即打电话给李静,让他们这次一定要做好准备。

  9点过一刻,李静发现林萍进了小区,就指给坐在车后排的冯立伟看。 当林萍从他们车后门经过时,冯立伟突然从后排跳下,抱住林萍就往车上拖。 林萍吓了一跳,一边挣扎一边呼救。 吴峰刚见状也立马下来,将林萍拽入车后座。 当时天色已经黑了,前后又不到两分钟,因此未惊动小区内的其他住户。 上车后,吴峰刚让冯立伟用之前准备的透明胶带把她的嘴封上,双手捆上,并将庞军的毛线帽子戴在她头上,将其眼睛给蒙上。 冯立伟随即又拿走了林萍随身戴的金戒指、金项链和5000多元现金。 倪燕得到消息后,拎着那瓶硫酸出了宾馆,袋子里还装着一个在东寺院附近诊所购买的针管。

  接着兵分两路,吴峰刚带着林萍一行去往商村路口,李静则下车坐上了丈夫开的面包车去接倪燕,再赶去跟吴峰刚会合。 在去往西郊的途中,倪燕发现针管坏了,于是下车买了两个新的一次性注射器。 李静见她袋子里装硫酸的瓶子,好奇地问是什么东西,倪燕骗她说:“是一种细菌,注射以后就没有性欲,不会再勾引男人了。 ”

  赶到商村路口,吴峰刚一行已经到了。 吴峰刚和冯立伟、、庞军把林萍架到马路旁边的玉米地里放下。 倪燕回到车上,从袋子里拿出注射器,从硫酸瓶里抽出一管子硫酸。 “别让她乱动。 ”倪燕恨恨地说。 吴峰刚、、李静摁住林萍的胳膊和腿,倪燕上去褪掉林萍的内裤,一边往阴道里塞针管一边注射硫酸。 顿时,林萍感受到一股剧烈的灼痛。 在拔出注射器的时候,不慎硫酸流到了冯立伟的手上。 很快,他的右手皮被烧黑了。 倪燕先后将两管硫酸注射进林萍的阴道,林萍疼痛得昏厥了过去。

  注射完硫酸后,吴峰刚害怕她死亡,于是松开了蒙着她眼睛的布,把她摇醒。 临走时,倪燕把针管扔在地里,拿着装剩余硫酸的瓶子往回走,李静在后面要帮她拿瓶子,倪燕说:“你别拿了,别沾你手上了。 ”这时,倪燕不小心,把瓶子掉地上摔碎了,李静问瓶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倪燕这才告诉她是硫酸,李静一听吓傻了。 说完,六人分别乘坐来时的两辆车离开了现场。 李静夫妇开车把倪燕送到会馆后返回家中,一路上李静都在发抖,不停地对丈夫说:“倪燕太狠了,简直不是人!”

  跟倪燕一行分手后,吴峰刚三人开车到微山吃饭,途中,冯立伟和庞军才得知倪燕拿的是硫酸,庞军十分后怕。 吴峰刚说从林萍身上抢劫来的钱和首饰都给冯立伟,他再给庞军一千块钱,庞军拒绝了。

  不知过了多久,林萍逐渐恢复了意识,整个下身像被火在烧。 周围一片漆黑,她不知身处何地,但求生的本能让她忍受着剧痛,一点点地爬出了玉米地,一直爬到最近一户亮着灯光的人家,这户人家见状立即拨打了110和120,林萍被立即送往人民医院急救。 滕州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立即立案侦查,警方认为,罪犯在实施抢劫后将被害人带到郊外以如此恶毒的手段伤害,可以排除单纯抢劫的可能,应该是实施报复。 警方对林萍的社会关系立即进行排查。 林萍性情温和,平常与人无过节,她究竟得罪了谁呢?

  回到家里后,倪燕一直惶恐不安。 一日早晨,倪燕来到弟弟家,买了礼品给父母送“数九(北方节气)”。 交代完家里的事情后,当天下午,倪燕邀约李静一起坐出租车逃离。

  倪燕的出逃很快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根据林萍的供述和各方,倪燕有极大的作案可能。 警方立即对倪燕展开追捕。 倪燕和李静先坐车去了薛城,再去了沛县,四处流浪、饱受煎熬,在李静的哭劝下,考虑到躲也不是办法,倪燕带着李静于22日下午回来投案自首。 根据倪燕的供述,警方迅速控制了冯立伟三人,吴峰刚在逃。

  得知案件系妻子倪燕所为,周正又惊讶又悔恨,如果他能正确地处理和妻子之间的矛盾,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可是一切都已经迟了。 当得知丈夫的确与林萍不存在情人关系,倪燕为自己的猜忌和狭隘痛悔不已。 遭受无妄之灾,林萍精神在崩溃的边缘。 经法医鉴定,被害人林萍双大腿、双臀、会阴Ⅲ度烧伤属实,符合强酸作用所形成,属重伤。 林萍的阴道、、子宫内膜被严重烧伤,她的生殖系统已被破坏。

  之后,倪燕、李静、经滕州检察机关批准被依法逮捕。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北京一家咨询中心心理咨询师针对此案发表了观点:一个家庭有假想敌的存在,一般是由于中年夫妻或是由于夫妻地位有严重不对等,夫妻一方过于忙碌缺乏有效频繁的沟通等原因。 假想敌其实是一种婚姻中的“危机意识”,这种“危机”如不及时、恰当地处理,很容易激化夫妻矛盾。 它常常带给我们婚姻的破坏程度一点都不亚于现实生活中的“第三者”。 要想提防或驱除我们婚姻中的假想敌,就需要妻子在婚姻生活中,多注意观察忙于事业的丈夫一些细微的情绪变化,在情感上多和丈夫沟通;同时在照看孩子、多学习、家庭之余,一定要多交朋友、多走向社会。 对于丈夫而言,万一妻子被“假想敌”困扰,则需要多花点时间来修复夫妻关系,而不是一味地反感和回避。 夫妻之间都要保持一种坦诚相待的心态,这样矛盾才会淡化。

  (因涉及隐私,人名为化名)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