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情侣相继遭劫杀,成功的喜悦与谁能共?(下)

情侣相继遭劫杀,成功的喜悦与谁能共?(下)

www.zhiyin.cn 2018-05-03 11:00:36 我要评论

字号:T|T


  一前一后劫杀两情侣,“不对称”的友情要设防

  两天后,李云鹏接到葛春光的电话:“云鹏哥,大同区里的一个朋友有辆9成新的伊兰特,外观和性能都非常好,大约4万元就能买下来。你们要是方便,就过来看下车吧!”李云鹏很高兴:“有这么便宜的事,还是兄弟好,啥都想着我。我这就去看看。”

  赵丹犹豫道:“葛春光也跟我说过买二手车的事了,但他怎么会有二手车的渠道?这事有点不靠谱,不会是赃车吧?”李云鹏一笑:“就算是赃车,整清楚了也没啥,便宜就行,葛春光路子广,你放心吧。”李云鹏坚持去看看,赵丹也只好依了他。临走时,李云鹏想了想,带上了自己的储蓄卡。

  10月28日,李云鹏和赵丹乘公交车来到了大庆市大同区,与等在这里的葛春光会合。见面时,已是下午,葛春光开来一辆北京现代吉普车,把两人拉到了天宇宾馆,开了一间房,说吃完饭带他们去见车主。吃完饭后,葛春光说:“哥啊,这车我上午刚刚试过,各方面性能都跟新车差不多,你见了肯定喜欢,你带卡没,不如把钱取出来,让我嫂子拿着,我们去看车,你要是相中了,再让她去交钱,免得跑两次。”

  李云鹏见葛春光说得这么有把握,就从兜里掏出一张工商银行的储蓄卡,笑着在葛春光面前晃了晃:“还真让你说着了,我真带了一张卡,要是好,我还真就定下来。”之后,李云鹏和赵丹到附近的工商银行取出了5万元钱。他把钱交给赵丹,让她在宾馆等着,自己则随葛春光去看车。或许,李云鹏觉得,自己不带钱,单独去看车,即使有什么问题也万无一失。

  十几分钟后,葛春光把车开到了郊外一片树林旁。李云鹏当即傻了眼:“什么车?要在这荒山野岭里交易?”但葛春光却安慰说:“车主和我们不顺路,最近的交集点就在这里,我们安心等一下。”可是等了近两个小时,车主也没来。葛春光只得一次次假装给车主打电话。最后,他告诉李云鹏,车主说今天有事来不了,明天再看车。李云鹏只得沮丧地跟葛春光返回宾馆。葛春光安慰他说:“车主刚说了,你是我的朋友也就是他的朋友。为了表达他今天没按时过来的愧意,明天成交时再降1000元下来……”

  其实,据犯罪嫌疑人葛春光落网后交代,得知李云鹏手里有钱后,他已经打算对李云鹏下毒手,他将李云鹏骗去找车主,其实是想趁机杀了他,但由于内心充满了恐慌,当时没能下手。回到宾馆后,赵丹听说没看到车主,便将钱拿出来,要李云鹏再存上。葛春光一听慌了,他怕赵丹一觉醒来不想买了,便一连声保证第二天上午肯定能见到车主。29号早晨7点多,葛春光开车到宾馆接走李云鹏。上车时,他对李云鹏说:“昨天我开了一天车开得累散架了,要不今天你开吧!……对了,你开车技术不行,我不能坐在副驾驶位,得坐在你右后面!”李云鹏说:“随便你!”然后启动了汽车。

  这一路,按照葛春光指点,李云鹏将车开到树林旁,葛春光一边打电话一边说对方快到了,让李云鹏把车停在路边。车刚熄火,葛春光便迅速将准备好的带拉手的铁环套在他的脖子上,使劲儿勒紧。李云鹏压根没想到好朋友会在背后下毒手,他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就停止了呼吸。随后,葛春光将李云鹏的尸体拖下车,丢进事先挖好的大坑里,用土层层盖好。

  男友走后,赵丹心神不宁,就上网和朋友们聊天。在QQ上,她遇见了自己的一个大学同学林莉。她告诉林莉:“我和云鹏带了不少钱来大同区买车,现在云鹏出去看车了,我心里七上八下的……”林莉劝赵丹:“最好别买二手车,不是赃车就是坏车,很麻烦。”

  中午12时左右,葛春光回宾馆对赵丹说:“云鹏哥把车看好了,他跟车主去洗车,让我回来接你去交款。”赵丹立即退了房,带上5万元钱上了葛春光的车,她想把林莉的话告诉男友,两个人还是买新车有把握些。

  葛春光开车又将赵丹拉到那个树林旁,停下车后,他开始挑逗赵丹。完全不知男友已遇害的赵丹一边骂葛春光,一边拼命反抗,但终因体力不支,很快被葛春光按在身下……事毕,在赵丹哭泣着穿衣服时,葛春光快速取出带拉手的铁环套在她的脖子上,赵丹没等回过神来,便被葛春光勒死。赵丹死后,葛春光将她的手机和包里的5万元现金装进自己的包里。随后,又把赵丹尸体和手提包埋进事先挖好的大坑里。这个大坑,就在埋藏李云鹏的大坑旁边。可怜一对年轻小情侣,就这样转瞬之间命丧好兄弟之手。

  据事后葛春光交代,这两个大坑,是早在接李云鹏前一天就挖好的。10月27日,葛春光为了顺利作案,特意在一家汽车租赁公司租了一辆北京现代吉普车,驾车到大同区寻找作案地点,选好一片偏僻的树林后,他雇了一个人,在树林里挖了长2米、宽1米、深1米的大坑,挖两个坑共花1000元。随后,他又在两家五金商店购买了铁锹、铁丝和钳子,制作了两个带拉手的铁环,将作案工具藏在车上。10月30日,自作聪明的葛春光特意给与李云鹏共同的好友齐祥打去电话,说自己联系不上李云鹏和他的女朋友了。齐祥随后分别拨打李云鹏和赵丹的手机,均显示关机。

  11月2日,李士富接到葛春光的电话:“爸,我好几天联系不上云鹏哥了,他是不是回家了?”李士富多次拨打儿子的手机,均显示关机。他又联系上赵丹远在齐齐哈尔市的家人,赵家说李云鹏和赵丹没回过家。11月3日,李士富到儿子居住地的大庆市龙南公安分局报了案。李士富说,儿子李云鹏的辅导学校,一年多挣了20多万元,除去各项花销,他手里能有10多万元钱。打算在2011年五一结婚,因此10月份在阳光佳苑买了一套房子,孩子的失踪,会不会与钱有关?

  很多迹象表明,李云鹏的好友葛春光作案嫌疑最大。可是,在公安机关调查期间,李士富却又接到“儿子”李云鹏打来的电话:“爸,我开车把人撞了,和丹丹到外地躲一阵,你别担心。”李士富问:“孩子,你的声音怎么不对啊!”李云鹏说:“我感冒了,你快告诉我妈,让她别惦记我们。”等李士富把这个信息告诉负责办理此案的侦察员时,李云鹏的电话已经关机了。

  原来,看到李士富报了案,葛春光有些慌了,他到附近的通讯设备商店买了一个“变声电话”,伪装李云鹏的声音给老人打去了电话。试图转移警方视线,没想到,警方因为这个电话,更加怀疑他。

  11月22日,龙南公安分局的侦察员把在大同区一家台球厅打球的葛春光抓获。经过审讯,他供述了杀害李云鹏及赵丹的全部事实。惊闻儿女被杀害,李云鹏和赵丹的父母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双双病倒。尤其是两个母亲,精神几近崩溃,她们整日喊着两个孩子的名字,并几欲自杀,随他们而去。

  在极度的悲伤中,两家人决定,让两个孩子婚礼和葬礼同时举行,也不枉他们来红尘走一遭。2010年11月25日上午,纷纷飞雪中,这对不幸被害的年轻人的婚礼和葬礼同时举行。他们的父母哭得肝肠寸断,几次昏厥。只因为没有谨慎交友,两个年轻的生命如此轻易凋零,怎不让他们心疼欲碎?

  黑龙江省大庆慧中心灵成长工作坊首席心理咨询师牟宗梅对记者说:李云鹏刚刚走出校门,就创业成功,可以看出他的智商和情商都不低,但是对于与自己知识层次和社会经历都无共同之处的朋友葛春光却丝毫不设防,甚至把自己的家底都告诉人家,可以看出他在个人信息的自我保护上还存在一定的缺陷。此案告诉人们,在生活中,向别人透露自己的信息要适度,即使情同手足的兄弟姐妹之间,也要留有自己的隐私空间。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