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姐妹互换身份上大学,天国的妈妈怎安息(中)

姐妹互换身份上大学,天国的妈妈怎安息(中)

www.zhiyin.cn 2018-04-16 15:12:51 知音 我要评论

字号:T|T

9月,杨晓荷拿着“杨晓静”的身份证和录取通知书去上了大学。而杨晓静却不得不拿着“杨晓荷”的身份证进入海拉尔一所补习学校偷偷复读。

  苦苦压抑的秘密:人生变轨多少屈辱寂寞
 

\

  9月,杨晓荷拿着“杨晓静”的身份证和录取通知书去上了大学。而杨晓静却不得不拿着“杨晓荷”的身份证进入海拉尔一所补习学校偷偷复读。翌年,高考结束。“杨晓荷”估分之后,母亲一脸关切地问:“考得怎样?”她不屑作答。母亲又气又急:“我是为了你们好,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是为了晓荷好吧?”此时杨晓静与家人芥蒂丛生,越来越觉得他们对自己太不公平,说话丝毫不留情面。

  高考放榜,杨晓静远远超过了重点本科分数线。母亲非常欣慰地对她说:“你看,我的决策英明吧。如果不是复读一年,你能读重点大学吗?你不但没有牺牲什么,反而前途会更好了。”可杨晓静鼻子里哼了一声。填报志愿时,母女俩爆发了一次冲突。杨晓静要填报师范类大学,母亲坚决不同意:“你报其他的什么专业都可以,你姐在读师范,全家不能吊死一棵树上。”可是,在杨晓静看来,母亲如此坚决反对她的志愿,只是欲盖弥彰,担心二姐代替自己上大学的事实暴露而已!此时,杨晓静心里已埋下一粒背叛的种子:早一点,远远地,离开这个对自己太不公平的家。

  填报志愿时,杨晓静将目光投向了东南沿海——厦门大学。当时,厦门大学在内蒙古招两个专业,她毫不犹豫随便选了一个——化学专业,没有什么理由,就是因为它离家乡很远很远。转户口时,杨晓静坚决要求母亲替她改掉姐姐杨晓荷的名字,取叫杨月薇。又是一年9月,经过七天七夜火车颠簸,杨月薇来到了厦门大学。大学第一个寒假,同学们一个个开心盼望回家,唯独杨月薇拿不定主意。她想家,却不想回到那个“没有温暖的家”;她想不回,又害怕一个人在外过年的孤独寂寞。最后,她决定给母亲写一封信,没料到母亲竟然打电话说:“也好,你一回家过年,肯定会有些同学找你玩,容易惹乱子。”杨月薇眼泪刷地流下了。她啪地挂了电话,无比悲凉地想:多么狠心的母亲,为了姐姐的事情不暴露,居然愿意让自己的另外一个女儿在外漂泊不回家过年!那个春节,杨月薇没回家,也没打电话回家,独自呆在厦门大学校园里品咂着春节的无边孤独与寂寞。

  与姐姐身份互换后,杨月薇的出生日期便成了1月6日,而她真实的出生日期是4月2日。本来北方上学就比南方晚,再加上一年补习,又虚高了一岁多,这样算来,杨月薇比同班同学大了接近三岁,在同学眼中成了“老大姐”,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麻烦。舍友之间斗嘴吵架,不管她是赢还是输,对方总会来句:姐姐总要让着一点吧,让她一点脾气也没有。大二那年,她暗恋上了一个东北男孩。虽然没表白,却被全体男生都知道了,纷纷拿他们打趣。一天晚上,杨月薇刚到教室门口,就听那个男孩对其他人说:“她比我大,我怎么会爱上一个内蒙大妈!”按真实年龄,杨月薇比他还小。那天晚上,杨月薇委屈地痛哭了。这场小小挫折也很大程度影响了她以后的恋爱,让她日后对爱情缺乏自信。不仅如此,每年4月2日,是杨月薇真实的生日,可只能偷偷地自己庆祝一下。而每次姐姐的生日,她却不得不强颜欢笑地接受大家的祝福……杨月薇似乎被生生地扯成了两半,一半在开着假面舞会,让她一直无法把握好真实的人生。

  姐姐杨晓荷以妹妹“杨晓静”的名义从海拉尔师专(两年制)毕业,被分配到满洲里三道街小学当老师。虽然薪水不高,可这所全市数一数二的学校老师特别受尊敬,办事十分方便。杨晓荷参加工作的第三年,就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李海涛,不久结婚,生下儿子。后来,她又因为工作出色而被提拔为校教导主任。而妹妹杨月薇就读的厦门大学虽然比海拉尔师专荣耀得多,毕业却碰到高校毕业生的就业改革,国家不再“包分配”。杨月薇的专业不是热门专业,她大学毕业后没回老家,背井离乡,进入了一家私企。相对而言私企工作时间长,强度大,要求高。她多次跳槽,辗转于珠三角,每天疲于奔命。直至几年后,她与一位工程师结婚,在深圳罗湖区买下一套小户型,同时进入一家私营的化工企业,虽然待遇不差,可她的生活一直因为工作强度很大而饱受折磨。每每疲惫地回到小窝里,杨月薇就忍不住悲愤:远在老家满洲里的姐姐杨晓荷工作稳定、相夫教子、其乐融融,儿子10岁了……这些幸福本该属于她的!更令她气愤的是,夺走这一切的姐姐似乎没有任何愧疚和感激之情。

  其实,大学毕业后,杨月薇一直在做姐姐杨晓荷的工作,希望两人还原各自的姓名与真实年龄。然而那样做,不是明摆着把自己顶替妹妹上大学的事情公布于众?杨晓荷当然不肯答应。姐妹各执一词,不肯相让。杨月薇每一次回到家乡,都跟二姐杨晓荷为此事发生争吵,次次不欢而散。见两个女儿纷争不断,母亲无比心酸,常常哀叹不已。之后母亲因为心肌梗塞住院,眼看生命就走到了尽头,她支开杨晓荷两口子,把丈夫和大女儿叫到床前:“我放不下的事,只有一件。当年,我希望她们都能上大学过好日子。实际上她们也是各得其所了,没想到这件事竟会闹腾多年,一家人不得安宁,我悔不当初啊……”

  母亲死不瞑目,遗言也一语成谶。杨月薇千里迢迢回乡参加母亲葬礼。一见姐姐杨晓荷就无法压抑内心的怒火。两人在母亲的灵前,大吵一架。若不是父亲出面,杨月薇也许就当众揭穿事实真相了。看在去世母亲的面子上,在父亲的苦劝下,她答应了不再提及此事。从此姐妹彻底反目,整整四年毫无联系。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