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精华 > 连襟悲歌:无度供养引来残忍灭(下)

连襟悲歌:无度供养引来残忍灭(下)

www.zhiyin.cn 2018-04-12 15:18:51 知音 我要评论

字号:T|T


  狗急跳墙,被“养残废”的连襟反目灭门

  得到了刘俊国的承诺,海雄答应和妻子离婚。2010年6月底,海雄和田淑花办理了离婚手续。

  此时,哥哥刘俊良和弟弟刘俊刚都想出面赶海雄走。刘俊良对弟弟说:“你这叫养虎为患,这种人很可怕,你迟早会不好摆布的。”可刘俊国制止了他们:“给他点小恩小惠,他还是听话的。容我慢慢想办法让他走,你们放心吧。”

  8月初,刘俊国帮海雄在一家生物科技公司找了一份工作。谁知上班几天他就辞职不干了,说车间的气味太难闻。刘俊国又托朋友帮他换了一份保安的工作,他上班后又嫌制度太严,很快辞了职。

  10月的一天晚上,孩子在后楼做作业,田淑花去接孩子时碰上了海雄。海雄借口要商量关于孩子的事情把她拽进了卧室,并把她往床上摁,还无赖地说,汪倩已经嫁人了,我必须和你复婚。田淑花与前夫扭打在一起,好不容易才逃脱出来。愤怒的田淑花把这事告诉了姐姐,田淑敏顿时怒不可遏,她对丈夫说:“赶他走,马上!”刘俊国到后楼找到海雄,当着吕凡玲的面对他说:“熊海,我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可你已经让我无法跟老婆交代了!你和阿姨搬走吧,这怪不得我了。”海雄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他恼恨地说:“我和淑华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可让我继续住这里是你答应过的,这才几天呢?你不能食言!”刘俊国被激怒了:“这是我的家,让你住让你走,都是我说了算,不需要什么理由!”海雄说:“你突然让我走,我往哪里去呢?你得给我一段时间准备吧?”刘俊国说:“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去找地方,尽快搬走吧。”

  海雄沉默了。刘俊国走后,海雄焦躁地踱起步来。母亲劝他:“我本来也觉得住这里不是那么回事,你已经跟淑华离婚了,还靠着人家的姐夫过日子,多别扭啊。”海雄咬牙切齿地说:“我该到哪里去?要是当初不靠着他过日子,我也许早就闯出了一条好路,现在也不至于丢了老婆孩子,连容身的窝也没有了!反正我就是拖着,赖着不走,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一个月过去了,海雄却丝毫没有要搬走的意思。这时正赶上刘俊国出差去了无锡,田淑敏就直截了当地找到海雄,向他下了逐客令。吕凡玲在一旁,默默地收拾东西。海雄激动起来:“田淑敏,当初叫我们到常州来的就是你!现在你又要逼我走,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你好过的!”他的嚣张使田淑敏浑身发抖,担心吃亏,她打电话叫来了刘俊良、刘俊刚以及妹妹、女儿一起助阵。海雄提出了一个条件:“我母亲我一时没办法安排。你们先让我母亲在这里住着。等我找到工作,条件好了,再回来接她。”田淑敏答应了海雄的请求。

  当晚,郁闷之极的海雄喝了很多酒。母亲吕凡玲发现他眼神不对,问他要干什么?他脱口而出说:“我要杀人!”吕凡玲吓了一跳,紧紧拽住儿子的衣服:“人家本来就不欠咱们的,这些年白白花在咱们身上的钱都有几十万了。儿子,你就知足吧,算妈求你了!”好劝歹劝,海雄终于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11月13日上午,海雄告别母亲出了门。儿子走后,吕凡玲发现那把尖刀也不见了,老人心里很是不安。11月15日下午,刘俊国回到家。他特地找到了吕凡玲安慰她说:“您老人家不要多想,您儿子是您儿子,您是您。您是淑华的婆婆,在这里住多久都不成问题。”吕凡玲落下泪说:“都怪我儿子不好啊……”她很想提醒刘俊国让他注意安全,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11月16日凌晨1点,睡熟的吕凡玲突然被前楼的动静惊醒了,她听到了儿子和田淑敏激烈争吵的声音。感觉情形不妙的吕凡玲连外套也顾不上披,便跑到了前楼。刚一走进楼道,吕凡玲就惊得险些晕了过去。她首先看到的是躺在门口一动不动的刘文文。而田淑敏躺在楼梯口。此时,屋内的海雄还在拼命追杀着刘俊国。在阳台上海雄用一只胳膊抵住了刘俊国的胸口,另一只胳膊挥刀刺进了他的前胸。吕凡玲只说了一句:“你作死啊!”便昏倒在地了!

  此时,住在另一幢楼里的刘俊刚的儿子刘运龙隐约听到伯父呼救的声音。他叫起了父亲刘俊刚,并和父亲一起找到了大伯父刘俊良。他们打刘俊国的手机,但没有人接。三人越想越害怕,于是赶紧赶到了刘俊国家的楼前。刘俊良后来回忆道:“我们爬上楼,还没走到二楼,就看到楼梯上有血滴下来了。一推开门,就看到我侄女倒在房门口,我弟媳倒在楼梯口。我赶紧跑下楼喊人!心里‘怦怦’地跳,我的亲人被人杀了!出大事了!”

  他们立即拨打110报了警,几分钟后常州市武进区礼嘉派出所的警察便赶到了现场。办案民警发现吕凡玲并没有受伤,按压她的人中后,她醒转过来,瑟瑟发抖。经过询问,她哭着承认看到儿子杀人了,并详细讲述了她看到的过程。而另一组民警在西卧室发现,床上的被子下面还有已身亡的田淑花。

  随后办案民警搜索了后楼,结果在后楼三楼发现了浑身是血的海雄,也已气绝身亡。

  据警方现场勘查,综合吕凡玲的交代以及刘家兄弟俩看到的现场情形,警方确定了海雄杀人的整个过程:海雄首先潜入了前妻所在的二楼。进入前妻卧室后用刀刺向了她的胸口,而且连刺了五六刀。田淑花与外甥女刘文文住在一个房间,被惊醒的刘文文迅速跳下床向外逃跑。海雄追上去将她刺倒在门口。住在三楼的刘俊国夫妇听到动静下楼,在楼梯口与海雄迎面相碰。海雄再次用刀刺向走在前面的田淑敏。刘俊国一边呼救一边逃往阳台。而杀红了眼的海雄紧追不放,最终在阳台将刘俊国刺死……做完这一切,海雄回到后楼喝了瓶啤酒,然后用刀子刺向了自己……

  发生了这么可怕的惨案,吕凡玲再也无颜留在刘家。案发当天下午,她就带着孙子乐乐悄然离开了刘家,租住在郊外的一间平房里,祖孙俩艰难度日。作为目睹矛盾产生与激化全过程的目击者,吕凡玲说起这些年在常州生活的前前后后,她一边哭一边捶打着自己的胸膛。其实从一开始她就觉得这样指望别人过日子不合适,人一定要靠自己的能力生存。儿子不争气、耍无赖是不对的,遗憾的是她出于私心,没有尽力劝阻儿子。

  回想起来,其实刘家人对海雄并没有做得太绝,他与田淑花离婚并彻底决裂后,刘俊国还把海雄的老母养在家中,可海雄为何要恩将仇报,惨烈灭门?这个问题在许多知情人心里萦绕,百思不解。海雄在母亲面前曾多次说过的一番话或许能说明一些问题。“刘俊国对我有恩,但他也有错,他错在不该养着我,我原本是有能力的,结果被他养残废了。”一个被养“残废”的人,原本是一只乖顺的绵羊,可他一旦被豢养者抛弃,就立刻露出了尖利的牙齿,变成了一只凶恶的豺狼。除非永远豢养,否则这场灾祸就是命中注定的。

  (本文除犯罪嫌疑人外,其余均为化名)□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