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便民 > 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律师

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律师

2019-02-01 11:15:01

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律师 李军律师 李律师 拥有多年工程专业经验! 遇到工程纠纷、工程合同纠纷、工程欠款纠纷等,一定要找专业懂工程律师帮助! 专业资深的律师不但可以帮您少走弯路、减少烦恼,还可以帮您保障最大利益、降低各种不必要的损失! 【文章】 审理建设工程

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律师  李军律师


李律师 拥有多年工程专业经验!
遇到工程纠纷、工程合同纠纷、工程欠款纠纷等,一定要找专业懂工程律师帮助!
专业资深的律师不但可以帮您少走弯路、减少烦恼,还可以帮您保障最大利益、降低各种不必要的损失!


【文章】

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的基本原则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具有继续性、组合性、专业性等特点,基于合同的本质应遵循私法自治的规律,同时由于受公法的规制以及对农民工等弱势群体的保护,又需对合同自由予以限制。因此,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审判需要确立全新的审判理念,遵循独特的审理原则。


法律判断与专业判断相结合原则: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审判是一个高度专业化的领域,既需要工程的专业知识,也需要法律的专业判断,应将法律判断和专业判断有机结合起来。


一是合理认定黑白合同。《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21条规定,当事人就同一建设工程另行订立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与经过备案的中标合同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应当以备案的中标合同作为结算工程价款的依据。对实质性内容不一致的判断要以工程实践为依据,以法律合理性判断为准则,主要包括工程价款、计价方式、施工工期、质量标准等的变更。对于因设计变更、规划调整、工程量的大幅缩减(12)等原因,承发包双方以补充协议、会谈纪要、往来函件、签证等书面形式,变更工期、工程价款、工程项目性质等的,不应认定为《招标投标法》第46条规定的“招标人与中标人再行订立背离合同实质性内容的其他协议”。


二是合理运用工程鉴定。鉴定是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比较重要但却非常繁琐的工作,对于案件处理结果具有实质性的影响。承办法官、合议庭对鉴定应当掌握主动权,全程跟踪和参与鉴定的全过程,加强与鉴定机构、鉴定人员的沟通交流,及时解决鉴定中的各种问题。在工程造价鉴定启动前,承办法官、合议庭应当对鉴定有明确清晰的思路。在结算方式有约定,但当事人对约定的结算方式理解上有争议时,承办法官、合议庭应审查按何种理解进行认定,在此基础上与鉴定人沟通,确定鉴定范围、鉴定原则、鉴定方法后方可启动委托鉴定程序。当事人对工程造价鉴定按约定结算还是按实结算存在争议时,承办法官、合议庭应首先确定工程造价的结算方法后方可启动鉴定。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律师


三是灵活运用专家辅助人。《民事诉讼法》第79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申请人民法院通知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就鉴定人作出的鉴定意见或者专业问题提出意见。该条确立了专家辅助人制度,该制度在建设工程领域显得更为必要。对于建设工程的专业知识,除当事人申请外,法院可以就专业问题咨询相关专家的意见,以保证裁判的技术妥当性。


利益衡平原则: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指向的标的物利益巨大,发包人投入了土地、资金等要素,承包人投入了资金、原材料、人力等要素,承发包双方均将建设工程作为未来收入的主要保障,信赖和协作是施工合同的主要特征。建设工程合同是有关风险的事先安排,在履行中可能出现合同订立时不可预见的情况,英美法以相当多衡平法则处理建设工程合同争议。我国法院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案件,需要立足施工行业特点,综合运用公平、诚实信用等民法基本原则,实现诚实信用原则的内容控制、限制、补充及调整等四种功能,维持建设工程合同中所约定的一定工作及报酬对价关系,合理分配承发包双方的风险。即使在工程一方违约的情形下,他方也负有积极作为的义务以防止损失的不当扩大。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律师


一是要处理好“合同严守”与“合理平衡承发包双方利益”的关系。一般而言,合同约定了固定价结算,系双方对自身风险的预判,应按固定价结算。但考虑到建设工程合同系继续性合同,时间跨度较大,合同履行过程中原材料价格发生重大变化、(19)设计变更、工程量增加(20)导致工程质量标准变化,签订合同时的预见性与现实可能完全不同,如仍按原合同结算工程价款,势必导致施工人承担巨额亏损,对施工人显失公平,因此允许对合同价款予以调整。关于调整的幅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处理,没有约定的,应考虑到建筑市场的利润率、合同的约定、招投标等情形综合确定,不使利益过于失衡。 

 

二是合理调整违约金。发包人逾期支付工程款的,合同明确约定承包人可以同时主张逾期付款违约金和利息的,依照其约定。但发包人主张合同约定的违约金和利息之和过分高于实际损失请求予以适当减少的,可予支持。合同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对承包人的主张,一般不予同时支持,但承包人有证据证明不足以弥补其实际损失的除外。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律师

 

三是合同相对性的突破与坚持。《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26条第2款突破了合同相对性,规定实际施工人可以向与其没有合同关系的转包人、分包人、总承包人、发包人提起诉讼。但合同相对性的突破不应任意扩大,应限制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承担责任。


北京建筑工程纠纷律师  李军律师


联系我们

  • 联 系 人:李军
  • 公司名称:北京首席律师-李军
  • 电  话:
  • 邮箱地址:lijunlvshi@126.com
  • 手  机:13910774493
  • 网  址:进入网站
  •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天坛东路72号万福大厦五层

今日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