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冷暖人间 > 世象百态 > 阳光下的罪恶:猎艳富豪与算命先生在勾结

阳光下的罪恶:猎艳富豪与算命先生在勾结

www.zhiyin.cn 2020-03-25 14:02:39 知音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女白领、算命先生、千万富豪,看似毫无交集的三人有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近日,本刊特约记者经过多方走访,终于还原了这个让人嗟叹的悲剧——

  25岁的重庆女白领余沁芸离家出走。14天后,警方传来噩耗:余沁芸在一处高档公寓内,烧炭自杀身亡。公寓所有者,是当地一个千万富豪,也是余沁芸口中的“隐形”男友。而两人的认识,竟是一个算命先生牵的红线。

  女白领、算命先生、千万富豪,看似毫无交集的三人有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近日,本刊特约记者经过多方走访,终于还原了这个让人嗟叹的悲剧——

  女白领留书离家出走:富豪男友接她去烧烤?

  25岁的余沁芸最后一次出现在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的一处单元楼内。22岁的马璇这样向警方描述表姐离家出走前的情景:夜里十点多,沁芸姐推开我的房门,问我她身上的红色风衣好看不。我夸了她两句,她心满意足地说出去了,“他在楼下等我去烧烤”。我这才发现她拎着烧烤架和木炭,就说了句“早点回来啊”。之后就走了……

  关于“他”,马璇说她只知道是表姐的富豪男友李钰宏。尽管未见真人,马璇对李钰宏的印象却很好,因为“沁芸姐过生日时,他还专门托朋友从香港给她带了块名表回来”。

  这一夜,余沁芸一反常态地没回家。6月7日,一家人一直打她手机,却始终无法接通,只好报警。晚上,马璇在表姐的床头柜中翻出两封信,信的标题赫然为“遗书”和“死亡之书”!

  “我真没有想到自己会走到这一步,因为这曾是我最不齿的行为,可我好痛啊,每一次真心以待换来的却是如此丑陋的结局……”

  (之后几天,余家乱成了一锅粥。余家人按照遗书上留下的手机号联系李钰宏,却始终无人接听。本刊特约记者进行了多方采访,获知了更多内情。)

  余沁芸出生在重庆丰都,排行老大,父母做小生意。她从小成绩优异,2013年,她大学毕业进入广告公司。之后她接连换了几份工作,事发前正就职于一家传媒公司。

  “唉,或许是我们逼得太紧了,但谁不想看到子女早点成家?”赶来主城区寻女的余志国接受记者采访时,懊恼地说。在他眼里,大女儿一直是全家人的骄傲,可眼见她儿时玩伴都结婚生子,他和妻子都坐不住了。

  马璇告诉记者,自表姐过完24岁生日,舅舅舅妈就开始对她念紧箍咒。一次,她听到余沁芸赌气说不结婚了,舅妈竟指责她是想让他们“死不瞑目”!

  事实上,在马璇的印象中,余沁芸一直都在跑各种相亲会。闺蜜王昕向记者透露,余沁芸相亲不顺其实是源于她刚工作时遭受过“情伤”。那时,她与上司热恋,直到有个女人找上门来,她才醒悟自己“被小三”了。

  “都怪磁器口那算命的,沁芸姐和那人就是他介绍的!”表妹马璇愤愤地说。而在余沁芸留下的死亡之书中,也印证了这一说法:“7月初,我偶然在磁器口认识一个叶姓算命先生,他在明知李钰宏已婚的情况下将他介绍给我,捞取好处费!”

  马璇与李钰宏的唯一一次擦肩而过,那天回家时,她正好撞见表姐从一辆银色宝马730走下来。轿车很快离开,马璇赶上前去问余沁芸:“有情况啦?”她害羞地点点头。马璇问对方是啥身份,怎么认识的。余沁芸竟答是算命先生介绍,还说“这是我命里注定的缘分”。“姐,你可是个大学生,还信算命这一套?”马璇笑得前仰后合,说表姐撞上了钻石王老五!并搜出宝马730的报价给她看。余沁芸惊呆了:“天哪,这么贵!”马璇感叹道:“开着100多万的车,他至少有上千万资产啊!”

  就是那么任性! “飞蛾扑火”的爱情几多唏嘘

  那段时间,马璇只是偶尔听表姐提起李钰宏又送了礼物给她,但余沁芸从未带他回家,还让马璇为她保密。

  “妹,别笑我的痴狂!祝你幸福,而我的幸福也许要到下辈子了吧……”马璇告诉记者,每次她读到遗书里的这段话,都会不禁落泪。她想起5月末的一天,余沁芸回到家,哭着将李钰宏送她的东西全扔到地上。现在想来,那一定是表姐戳穿了他已婚的事实。可第二天,余沁芸说只是吵了架。她后悔当时没多追问几句。

  (余沁芸出走后,余家人四处寻找未果。51岁的余志国告诉记者,他们也曾前往磁器口找过叶老头。当时,叶老头承认给余沁芸算过命,但否认给她介绍过对象。)

  6月13日,余沁芸出走第8天。余志国终于拨通了李钰宏手机。“沁芸失踪,我也很遗憾,我们也很久没联系了……”电话那头,李钰宏回答得轻描淡写。

  从李钰宏口中,余志国听到了两人关系的另一个版本。李钰宏向他承认,他和余沁芸确实是由叶老头牵线认识,但当时是“因为店里差人手,沁芸提出愿意来打帮手”。“没过多久,她就说‘很喜欢我’……”在表示没可能后,李钰宏说自己曾多次安慰余沁芸,祝福她今后找到更好的男孩。余志国立刻质问他,当时是否隐瞒了已婚?李钰宏回答:“我们又没耍朋友,我没有义务,也没有必要向她坦陈我的婚姻情况!”

  “曾以为他是我生命中的阳光,是上天对我受过伤的补偿,原来他是毒药……”这是余沁芸在遗书中,对昔日挚爱的评价。

  6月20日这天早上,余志国接到海棠溪派出所民警的电话,说在南岸区南坪东路的一处高档公寓楼里找到余沁芸,只是“人已没了”……随后,记者随同余家人一起前往该小区。

  这是一套三居室的电梯房。一进卧室,一张豪华双人床前,摆放着烧烤架和燃烧殆尽的木炭。民警告诉余志国,19日晚上他们接到户主报警说房门被反锁,破门而入后,发现一个女孩紧裹着一条浴巾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房内充斥着浓烈的一氧化碳味道。

  女孩正是余沁芸,她已没了生命体征。经过现场勘查,警方排除了他杀可能,推测系一氧化碳中毒而亡。而房子户主就是李钰宏。

  之后,在海棠溪派出所,余志国终于见到了前来协助调查的李钰宏,他头发蓬乱低着头,喃喃说着“事情与我无关”,他当天只是回来取红酒,见门反锁,以为有贼就报了警,哪曾想……之后,他除了反复说“对不起”,再没多说一句。

  (6月23日,记者发短信给李钰宏,说“让我们一起来面对她的离开,面对自己的内心”,他终于同意见面。)

  李钰宏告诉记者,随着事业发展,诱惑纷至沓来,他慢慢开始寻花问柳,还给自己“猎艳”订了三条标准:单纯、未婚、素质高。只是他发现,这样的情人很难找。

  阳光下的罪恶:猎艳富豪与算命先生在勾结

  李钰宏在磁器口古镇喝茶时,认识了算命先生叶老头。“老板,想不想认识些单纯的妹子?”李钰宏心下一动,“你一个算命的,咋当起了红娘?”叶老头笑了,“红娘是积德行善啊。我老头别的不行,也就会给人牵线搭桥。”他悄悄凑到李钰宏耳边说,“保证不会给你惹事!”

  两人一拍即合。之后,李钰宏亲眼见到叶老头从磁器口横街上拦了个独行女孩,三言两语就将对方拉到店里,“姑娘,你要信我老头的话,我就做好事给你牵根红线,包你躲过桃花劫。你放心,老头我一分钱都不要!”女孩果然心动。

  事后,李钰宏好奇地问他,咋能让人家女孩乖乖跟他走。叶老头嘿嘿一笑:“你想嘛,独自逛磁器口的女孩,十之八九是单身啊!再瞅瞅如果脸色不大好,很可能刚受过情伤,所以我说‘有桃花劫’,她多半就信啦!弄错也不打紧,人家顶多不理我。”

  李钰宏直叹他有办法,“对了,你都不问我结没结婚啊?”叶老头笑着说:“不用问,没结婚的都去富豪相亲会了,哪轮得到我算命的来介绍啊!”听罢,李钰宏当即给了他一千元好处费。

  之后一年间,叶老头给李钰宏牵线介绍了七八个女孩。后来,要么他已婚一事败露,要么他自己玩腻了分手,都是赔钱了事。

  叶老头给李钰宏介绍了余沁芸,并交代他“要多下点功夫”。原来,余沁芸不在乎男方有没有钱,只求有才华、有涵养。

  在茶楼见面时,李钰宏绅士般地给余沁芸倒水递茶。余沁芸说他不像未婚人士,李钰宏笑答:“美女,要不要我现去开个单身证明和好男人证明?”叶老头也拍着胸脯:“干我们这行的,说谎是要遭天谴的!”余沁芸笑了,李钰宏接着解释说他是因打拼事业而被“剩下”,这让读书时同样拒谈恋爱的余沁芸有了惺惺相惜之感。一时间,两人相谈甚欢。

  之后,李钰宏天天接送余沁芸上下班,殷勤地陪她逛街购物,并豪爽地全额埋单。

  4月的一天,李钰宏带余沁芸来到自己位于南坪东路的一处房产里,向她展示了收藏在此的国外名贵红酒。“亲爱的,这里的所有都是你的。以后,咱们就每天坐阳台上看着夕阳,喝杯红酒,背靠着背慢慢变老……”他看到,余沁芸满眼都是憧憬。

  没想到5月末的一天,李钰宏接到余沁芸电话,骂他是个感情骗子,并报出他妻子的名字。“我不告诉你是为你好啊,我们现在不是很快乐吗?”李钰宏挽回道。“你不是不知道我受过伤?这事我跟你没完!”余沁芸激动地说。“这样吧,你开个价,咱们了结……”李钰宏驾轻就熟道。话音未落,就被余沁芸打断:“李钰宏,你以为我就是图你的钱?”这下,李钰宏挂断电话,把余沁芸拉入黑名单。

  (据王昕向记者透露,有次她们几个朋友去江北区的一家饭店吃饭,一个姐妹的朋友说认识这家店的老板娘。离开时,余沁芸瞟了一眼墙上的营业执照,发现企业法人栏竟写着“李钰宏”!后来,余沁芸托朋友查到了李钰宏的身份和家庭信息……)

  此后,李钰宏没敢出现在余沁芸面前。6月13日接到余志国电话,李钰宏心中有担忧。但他转念一想,她不过是想多要赔款罢了。直到6月19日,有朋友问他要红酒,他来到南坪东路的这套公寓……他没想到,余沁芸竟如此刚烈地烧炭自杀在他家里!

  打开余沁芸手机,李钰宏发现了几十个打给自己的未接电话和近百条未发出的短信、彩信。最后一条彩信就是沁芸点燃床边木炭的照片!“如果我当时接她电话,回她短信,或许就不会发生这事了!如果当时听说她离家出走,我来这里找找,一切也许就不会发生!”李钰宏这样对记者说道。

  (6月30日,记者特意假扮成富豪,专程探访了位于重庆磁器口古镇上的“算命一条街”。)

  记者看到,在磁器口的这条百米小街两边,随处可见写有“测字”、“看相”、“命名”等招牌的店堂。“这位老板,财运好啊!您进来我给您算算,不准不要钱!”记者还没走到一小半,就被一个男半仙叫住。记者报上八字后,男半仙惊叫“天啊,没见过这好的命相”,随后开始信口开河。

  当记者询问能不能介绍女孩时,男半仙压低嗓音道:“听说最近隔壁老头给人介绍闹出人命啦!我们都不敢再接这活儿……不过,看您是贵人相,您放心提要求吧……”记者随口说了几条标准,男半仙满口答应。记者又问:“那您也不管我有没有结婚吗?”男半仙见多识广道:“干这行的人都晓得,不该问不该管的不问不管,只管介绍!”

  随后,记者假装接了个电话,找借口离开了这里。继续走到不远处的其他店门口,记者看到四处都是这样来招揽生意的算命先生。而在叶老头原来的店里,坐堂的已变成一个半眯着双眼的女半仙,八仙桌的另一端,一个时尚女孩正无比虔诚地望向她……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物为化名)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