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冷暖人间 > 世象百态 > “不娶闺蜜协议”失约,火烧婚房几多悲怨

“不娶闺蜜协议”失约,火烧婚房几多悲怨

www.zhiyin.cn 2020-03-04 13:03:26 知音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客厅,看到那曾熟悉的一器一物,陈芬芳顿觉眼眶一热,想起了当初跟刘宇在这里度过的甜蜜时光。

  刚刚步入婚姻不久的高级白领陈芬芳,偶然的机会发现丈夫出轨了,而那个可耻的第三者竟是她情同姐妹的闺蜜王茜茜。面对丈夫和闺蜜同时背叛,心灰意冷的她主动提出与丈夫解除婚姻,但条件是写下“再婚不娶王茜茜”的保证协议,想以此挽回面子。

  可是,这样的协议能收到成效吗?两个月后,签下这份协议的前夫竟与闺蜜大张旗鼓地张罗起了婚事。颜面尽失的陈芬芳再也无法忍受他们一次次公开的挑衅和侮辱,终于在他们即将结婚的前夕,拎着汽油,悄悄潜入贴满了喜字的婚房……


  幸福就在眼前?急嫁女入侵闺蜜婚姻

  河南省义马市一家大酒店,新郎刘宇与新娘陈芬芳在众人的见证下,彼此深情表白着要相爱一生。当他们端着酒杯走到一位漂亮女孩面前时,陈芬芳特意给刘宇介绍道:“这是我最好的闺蜜王茜茜,以后要对她好点。”说完一起碰杯。王茜茜看着他们的背影,流露出几分失落……

  陈芬芳与小她一岁的王茜茜是从高中到大学的同班同学。读书期间两人形影不离,情同姐妹。两人从河南农业大学毕业后,相约回到老家义马市打拼。王茜茜进入了市区一家涉外企业从事销售工作,陈芬芳则在当地一家化工公司当业务员。个性自立的她们还约定先干好事业再恋爱,所以这些年婉拒了不少优秀的追求者。

  陈芬芳和王茜茜先后升为客户经理,跻身义马市白领阶层。在家人和亲友的催促下,年过三十的她们这才迫切地考虑起终身大事。一年后,陈芬芳如愿闪恋上了帅气的刘宇。刘宇跟她同龄,是义马市一家煤业集团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由于单位效益好,他不但购买了一辆本田雅阁轿车,还在城区买下了一套130平米的三居室住房。两个因忙工作而误了婚姻大事的大龄青年,认识3个月后,就闪婚了。

  陈芬芳和刘宇拍拖时,王茜茜曾让她把刘宇带来“过堂受审”,可几次都因刘宇矿上临时有事爽约,直到在婚礼现场,王茜茜才见到刘宇。没想到他如此气宇不凡,王茜茜既羡慕又嫉妒。她参照刘宇的“硬件”定下了择偶标准:有车有房是“爱情起步价”,未婚、帅气、年龄相差5岁内方可列入“考察对象”……

  这无形中又将一些追求者拒之门外。半年过去,仍没找到合适的男友,王茜茜乱了阵脚,三番五次地托陈芬芳帮忙介绍男朋友。可是,新婚不久的陈芬芳沉醉在甜蜜的二人世界里,连跟她的交往都稀疏起来。

  一次,王茜茜在电话中略带不悦地跟陈芬芳开起玩笑:“你要是不帮我把正事解决了,我就把你家刘宇抢过来。”陈芬芳被逗得哈哈大笑。此后,她和刘宇共同努力,先后向王茜茜介绍了好几个异性,但王茜茜一个都没看上。陈芬芳又建议她到一些婚恋交友网站上寻找缘分,可王茜茜根本就不信网恋,继续隔三差五地打电话催促他们介绍。陈芬芳渐感头疼,有时干脆不接她的电话。王茜茜气得转拨起了刘宇的电话。谁知,一来二去,她和刘宇的接触多了起来,而刘宇的成熟、潇洒渐渐令她颇生好感。

  陈芬芳跟同事组团去了九寨沟,独自在家的刘宇百无聊赖中,竟拨了王茜茜的电话,说请她吃饭。正形影相吊的王茜茜立马神采飞扬地去了。

  刘宇驾车带着王茜茜去郊区旅游山庄吃了农家饭。回来的路上,车内美妙的歌曲透过半开的车窗在夜色中轻轻飘散。突然,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王茜茜接连打了两个喷嚏。刘宇连忙把车窗升起来,停下车,又把外套脱下来,不顾王茜茜的推辞,硬是披到她身上。

  这个细小而霸道的细节,让王茜茜的脸倏地红到耳根,心头却盈满了暖意,心思也一阵飘忽。她想到曾跟陈芬芳开过的玩笑,突然迸出一个荒唐的念头:“自己何必舍近求远!眼前这个优秀的男人不是现成的吗?”

  可是,毕竟刘宇是自己好姐妹的老公,岂能明火执仗地去抢?犹豫中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小计策:先试探下刘宇,如果他坐怀不乱,自己就死了这条心;要是他把持不住,干脆把他勾引过来。

  回到市区后,王茜茜主动邀请刘宇去KTV唱歌。几杯红酒下肚,她眼神渐渐迷离,最后竟一把抱住刘宇吻起来。刘宇微微一愣,随即顺势迎合着……

  那晚,在王茜茜的卧室,两人彻底背叛了陈芬芳。事后,他们愧疚不已。可王茜茜已迈出了这一步,哪甘突然收手?而她更胜陈芬芳一筹的外貌,也令刘宇欲罢不能。一番纠结,他们还是将这地下情继续到底了。

  不知情的陈芬芳仍把王茜茜当最好的闺蜜。殊不知,王茜茜与刘宇几番幽会之后,竟开始向刘宇逼婚了。刘宇也信誓旦旦地保证尽快跟陈芬芳离婚,但要做得隐秘,不能让陈芬芳发现而闹得满城风雨,那样就离不成婚了。然而,纸里包不住火,王茜茜与刘宇的私情还是被陈芬芳发现了,并闹得一发而不可收……

  反目成仇,离婚的条件就是“不娶闺蜜”

  陈芬芳在整理衣柜时,从丈夫换下的衣服上嗅到了她最熟悉的安娜苏香水的味道,这是王茜茜最青睐的品牌。她悄悄留意起丈夫的行踪,最终将丈夫堵在了王茜茜的屋内!

  陈芬芳没想到,丈夫刚结婚就出轨,而可耻的“小三”竟是自己情同手足的好姐妹!她气得浑身颤抖,怒吼一声,将房间掀了个底朝天,然后瘫坐在地,失声痛哭……

  王茜茜和刘宇被陈芬芳的激烈反应和痛苦神情吓呆了,双双跪在陈芬芳面前声泪俱下地请求原谅。正在气头上的陈芬芳无法接受这双重的背叛,摔门而去。

  第二天,陈芬芳请了长假,一连几天闷在家中以泪洗面。一个是丈夫,一个是好姐妹,昔日的他们曾让她的生活活色生香,如今,他们却将她抛入痛苦的汪洋……

  一个星期后,陈芬芳终于下定决心对刘宇说:“只要你今后跟王茜茜断绝往来,我们就还像以前一样。”刘宇忙点头应着。陈芬芳又给王茜茜发去了短信:“我不想我们两个好姐妹从此断交,你要是真心悔过,知道该怎么做。”王茜茜回说:“我们还是好姐妹,请给我时间。”

  陈芬芳以为她的宽容会让这一段难堪的情事到此为止。可没想到,仅半个月后,王茜茜内心的懊悔就被不甘取代。她悄悄用公用电话拨通了刘宇的手机,贪恋她美貌的刘宇冒险赴约。那次分手时,他们约定以后邀约,就用陌生号码给对方发一条定好的暗语……

  然而,他们的私情再次被陈芬芳发现了。陈芬芳再次将他们堵在了床上。被激怒到极点的她,上前狠命扇了王茜茜一个耳光:“你非要挑战我的极限吗?咱俩从此恩断义绝!”骂完了王茜茜,她又将丈夫骂个狗血淋头。直到骂够了,她才伤心离去。

  捂着火辣辣的脸,王茜茜眼里也喷出了怒火,愤愤地望着陈芬芳离去的背影狠狠道:“陈芬芳,既然你撕破脸皮,那我就光明正大地把刘宇抢过来!”此后,她明目张胆给刘宇打电话逼婚。之前本没勇气启口的刘宇经王茜茜这么一闹,离婚的话就顺理成章说了出来。

  离婚,个性要强的陈芬芳何尝不想,但面对王茜茜的“强烈挑衅”,她愤恨难消:“我要是离了,不正好成全她么?”昔日情同手足的一对闺蜜,从此反目成仇。而刘宇却站到了更有姿色的王茜茜这边,时而与陈芬芳冷战,时而大吵大闹。最终,崩溃的陈芬芳终于答应协议离婚。可在签订协议时,无法消解夺夫之恨的陈芬芳提出了一个特殊要求:在协议中必须写上“刘宇与陈芬芳离婚后,不得与王茜茜结婚”的条款。

  这下难住了刘宇。他焦急地向做律师的同学游友安咨询,游友安告诉他:“此协议是没法律效力的。不过,陈芬芳强加这一条,说明她仍迈不过离婚这道坎,你要多安慰她,免得将来失约了,她报复你。”

  刘宇一边被陈芬芳闹得烦了,一边也被王茜茜逼得急了,一听没什么法律效力,就放心了,只要陈芬芳答应离婚就成。他们签好了协议,来到当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因房子是婚前财产,陈芬芳只得到了5万元青春补偿费,另外就是那份被她称作为荣誉而战的“不娶闺蜜协议”。

  其实,陈芬芳也清楚地知道,那只不过是一纸空文,她只是想借它给自己一些心理安慰罢了。在写下那份协议前,她还执意让刘宇发了毒誓。

  离婚后,陈芬芳从刘宇的住房中搬出来,在单位附近租了间房。这段“闪亡”的婚姻令她无法释怀。她时常拿出那份合同安慰自己,可脚步总不听使唤地迈到前夫所在的小区,远远地向那幢熟悉的楼房望几眼,希望能看到他的身影……

  陈芬芳调休,近午时分,她再次来到那个小区,发现刘宇正在指挥几个民工往家里搬家具。过了一会儿,陈芬芳又吃惊地看到了王茜茜的身影——刚从外面回来的她,怀中居然抱着装帧好的婚纱照!

  “看来他们是要结婚了!”陈芬芳心中顿时醋意翻滚。她大步冲到刘宇面前,气势汹汹地质问他:“你跟我签了协议,为啥还要跟这个贱人结婚?”

  当众被骂的刘宇毫不客气地说:“你跟我签的那个协议根本不受法律保护。我现在想跟谁结婚就跟谁结婚!”王茜茜也在一旁还击:“我们想结就结,关你屁事!”

  陈芬芳被噎得无话可说,气得朝面前的家具一通乱踹。王茜茜见状,忙拿出手机威胁她:“你要再胡搅蛮缠,我就叫保安把你轰出去。”

  当面受到羞辱的陈芬芳无可奈何,只得悻悻离去。气极之下,她决定要对王茜茜和刘宇实施报复。

  愤怒报复烧她婚房,火光中忏悔已太迟

  孤孤单单的陈芬芳路过一家肯德基餐厅时,许多情侣在温馨用餐。她突然激动得泪流满面:“要不是王茜茜将刘宇抢走,现在我们也该坐在里面享用西餐。”一想到王茜茜,陈芬芳的心就被怒火灼得生痛,枉自己当她是最好的姐妹,可她却给了自己一刀。越想越气的陈芬芳决定一定要报复王茜茜,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想到这里,陈芬芳随即打的来到城区几家化工店购买硫酸,可警惕的店主都没有卖给她。

  由于搬家时刘宇疏忽,没有让陈芬芳交出住房的钥匙,她灵机一动,想到了另一个报复计划:“如果他没有换锁,我就悄悄潜入房间,用火将他们烧死。”

  当晚,她到一家杂货店购买了一个5升规格的胶壶,到加油站,买了一壶汽油。

  1月5日凌晨6时许,陈芬芳将满壶汽油装进一个大号红色挎包里,打的来到刘宇所住的小区。她熟知刘宇的生活规律,这时候他应该还在熟睡。她小心翼翼地掏出钥匙,轻轻一拧,门竟然开了。

  她蹑手蹑脚地走进客厅,看到那曾熟悉的一器一物,陈芬芳顿觉眼眶一热,想起了当初跟刘宇在这里度过的甜蜜时光。睹物思人,想到他的背叛,心中就升起一股无名之火。她打开汽油准备往地上浇时,才发现刘宇的房门虚掩着,她轻轻凑过去一看,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刘宇和王茜茜都不在家!她将婚纱照扯下来,连同床单、被子和衣柜里的婚服全都堆在客厅,然后浇上汽油,恶狠狠地说:“两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我把你们的东西都烧了,看你们怎么结婚!”她摁着了打火机,火舌顷刻吞噬了整个新房……

  火势越来越大,烟雾飘向窗外。陈芬芳突然感到一丝害怕,赶紧带上房门下了楼,准备离开。可想想又后怕,她又折回身,碰到一个清洁工,她慌张地指着刘宇的房子说:“你看,那家好像有烟,是不是起火了?”清洁工忙抬头去看,她赶紧趁机溜了。清洁工随即告诉了小区保安,保安忙打了119火警电话。义马市消防人员及时赶来,才扑灭了大火。

  随后,小区保安联系了刘宇,原来他头天就随王茜茜回老家拜访未来的岳父母去了。得知家中失火,他们立即赶了回来,并报了警。警方根据现场勘测的蛛丝马迹,确定这是一起人为的纵火案。根据刘宇提供的线索,陈芬芳被锁定。随后,躲在朋友家的陈芬芳被抓获。她如实交代了纵火的罪行,同时,她也控诉了王茜茜和刘宇的背叛。刘宇听说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义马市人民法院就陈芬芳故意纵火一案,作出判决:陈芬芳犯故意放火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宣判后,陈芬芳不服,向河南省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就在陈芬芳接受二审期间,刘宇内心开始承受巨大的煎熬,陈芬芳在一审法庭上边哭边讲他和王茜茜对她的伤害,句句在耳。他做梦也没想到,文静的前妻竟会沦为疯狂的纵火犯。这时,他才强烈感受到自己的背叛对前妻造成的巨大伤害,也后悔当初没有听游友安律师的话!不久,他怀着负罪的心,通过律师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对陈芬芳予以谅解的书面意见。

  就在这时,陈芬芳放火烧刘宇房子一事被闹得满城风雨,而警方多次到王茜茜单位调查取证,使得同事们全都知道了王茜茜抢夺闺蜜老公招致报复的丑事。一时间,各种非议很快传开。王茜茜无颜在单位继续上班,只得辞职。她和刘宇结婚的事,自然也搁浅了。

  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定陈芬芳犯纵火罪,但因受害方也有过错在先,而且陈芬芳在放火后,还主动告诉了楼内的清洁工,使得火灾及时发现并扑灭,从而没有对其它房屋造成危害后果;再加上陈芬芳的错误行为也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刘宇还出具了谅解并要求给予从轻处罚的请求书,适用缓刑。所以,法院最后判处陈芬芳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这次,陈芬芳表示甘愿领罪。

  此案终判后,记者在采访三门峡中院法官马海翔时了解到,事后事业尽毁的王茜茜再次向刘宇提出了结婚要求,可房子已被烧的刘宇,只能在外租房栖身,更不敢顶着亲友的非议和王茜茜结婚,最终向王茜茜提出了分手。刘宇的前后变化,陈芬芳的被判刑,同事的远离,都让王茜茜变得心灰意冷。这时她意识到,自己入侵好友的婚姻,不仅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幸福,还失去了最好的朋友。两个曾一起打拼的姐妹,一个正接受法律的惩处,一个在经受着道德的惩罚,她们的大好前程,都在她们的一念之下尽数毁去,这一切,后悔都来不及了……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