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婚姻 > 倾诉 > 生命告急医院问诊:初三少女偷食禁果否

生命告急医院问诊:初三少女偷食禁果否

www.zhiyin.cn 2020-01-06 09:50:21 知音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医方席上的人面面相觑,终于哑口无言。随后,参与鉴定的专家组成员针对诊疗过程分别对医患双方进行了询问。


  一天,黑龙江黑河市一家边贸公司40岁的女翻译陈丽,接到了女儿郭倩倩的电话:“妈,我们班今晚‘狂欢’,先吃饭,后蹦迪,可能会回家很晚。”陈丽有些担忧:“那你去迪厅的时候打个电话让我们知道在哪,你爸开车接你去。”“哎呀,不用。好不容易能放松一下,您就给我点自由吧。”郭倩倩不跟老妈恋战,道一声再见就挂了电话。

  陈丽无奈地摇摇头。16岁的女儿正备战中考,学得天昏地暗,早几天就和同学酝酿着圣诞节狂欢,如果非要给她规定回家的时间,也确实太扫兴。当晚23点,陈丽见女儿还没回家,有些担心,拨打她的手机,一直没人接。她摇醒丈夫郭华建:“这么晚了倩倩还没回,电话也不接,咱俩出去找找吧?”郭华建睡眼惺忪,有些不耐烦:“她不是去蹦迪了么?迪厅里那么吵,哪能听得见电话?那么多孩子在一起,不会有事的。”

  陈丽只好边看电视边继续等女儿。零时刚过,就在陈丽越来越焦急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女儿的号码,迫不及待地接听,是女儿最要好的同学王鑫:“阿姨,倩倩生病了,我们正打车前往医院……”陈丽大惊:“她好好的怎么病了?”“我们蹦迪时太热了,吃了点冷饮,后来倩倩就肚子疼,疼得越来越厉害,还吐了。”

  夫妻俩心急火燎赶到急诊室,只见一个中年女医生正在女儿的肚子上按来按去,女儿脸色惨白,疼得不断呻吟。见医生的胸牌上写着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林轩,急忙问:“林医生,她是什么病?”

  林医生却不回答,边为郭倩倩检查身体边问郭倩倩:“你多大了?有没有男朋友?”郭倩倩看了妈妈一眼,急忙摇摇头。陈丽有些生气:“林医生,她才16岁,还在念初中!”林轩却慢条斯理道:“不要干扰我判断病情。”郭华建碰了碰妻子,示意她噤声。林轩又问:“真的没有男朋友?没有跟男生亲密接触过?”“你看清楚了,她还是个孩子!”郭华建喝道,“你会不会看病,不会看赶紧换人,这样瞎问算怎么回事?”

  陈丽这时却有些清醒了,难道医生怀疑孩子怀孕了?她赶紧追问女儿:“娇娇,快跟医生说实话。”“没有。”郭倩倩的声音像蚊子叫,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郭华建觉得女儿受了侮辱,气得恨不能一拳挥在医生脸上:“没有,听清楚了么?没有!赶紧该查啥查啥吧。”

  林轩坐回到诊桌前,边开检查单边说:“估计是胃肠炎。先去检验科抽血化验,再去放射科做个腹部透视吧。”“快点给我打一针止疼吧,疼死了。”郭倩倩呻吟着。“不行,病情未明,止痛药会掩盖病情的。”林轩解释。眼见女儿痛苦万状,夫妻俩心急如焚。郭华建背起女儿去验血,抽血之后,郭倩倩说什么也不肯再去做腹透了:“爸,我不能再折腾了,疼死我了!”

  郭华建把女儿背回急诊室,几乎是咆哮着命令林医生:“赶紧给我女儿用药!”陈丽也在一边恳求:“不就是吃坏了肚子吗?还用查这查那的耽误这么多时间?”“快点打针吧。”来送倩倩的同学们也七嘴八舌地帮腔。林轩把他们安排到急诊观察室,护士过来扎上了输液针。20分钟后,满头冷汗的郭倩倩躺在床上,呻吟声渐渐变小,很快闭上眼睛睡了过去。夫妻俩长出了一口气。陈丽留下来看护女儿,郭华建开车去送女儿的几个同学回家。1点半,林医生吩咐护士:“给妇科打电话,申请会诊。”

  妇科医生柳淑芬过来后问了刚才林轩问过的话:“你真的没有过性生活?”郭倩倩睁开眼睛,茫然地摇头。陈丽忽然想起昨天还在马桶里看见女儿的经血,急了:“你们不就是怀疑她怀孕了吗?不可能的!”妇科医生说:“那你领孩子去做个彩超吧。”郭华建恰在这时回来了,见刚刚安静一会儿的女儿经过检查又疼得不住呻吟,气道:“别再来回折腾她了好不好?”两位医生交换了一下眼神,林医生说:“那你得在病历上签字,写明拒绝做腹透、彩超。”郭华建在护士取来的病历上签了字,三人走出病室之前,林医生说:“看好她,有啥情况赶紧到值班室叫我。”

  凌晨三点半,陈丽踢醒趴伏在女儿床边打瞌睡的丈夫:“你摸摸,我怎么感觉女儿的手越来越凉?”郭华建一摸,大惊失色,赶紧呼叫女儿,郭倩倩睁了睁眼,又闭上了。陈丽松了口气:“可能是有点冷,你去找护士再要床被子。”护士过来送被子,摸了摸郭倩倩的手和脚,随即回护士站拿来了血压计,测过一遍后,她让郭华建去叫林医生,自己俯身再测。

  林医生过来后,护士说:“血压测不到,脉搏很快。”“快推到抢救室,接上监护仪。再开一路静脉通道。”林轩吩咐,语气惊慌急促。夫妻俩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陈丽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女儿。”护士推着床跑,林医生用手机打了个电话:“急诊有危重病人,请安排外科、妇科会诊抢救。”

  抢救室门口,夫妻俩被一扇大门隔在了门外。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轩出来告诉他们:“怀疑是失血性休克,很危险。待生命体征平稳一些,要做剖腹探查手术。”犹如五雷轰顶,夫妻俩全蒙了。“赶紧输血啊,我和我女儿一个血型,快点抽我的血给她!”郭华建挽起衣袖,头上青筋暴起,眼睛都能滴出血来。

  “孩子有生命危险,你早怎么不抢救?”郭华建吼叫着。陈丽拉住他,不住地给林医生赔小心:“他是急蒙了逮什么说什么,你千万别生气,要是做手术,我马上签字,只要能救活她,让我做什么都行!”林医生的眼睛湿了,神情充满歉疚:“我们一定会全力抢救的,备用血已经给她输上了,血站马上会送来后续用血。”然而,凌晨五点,望眼欲穿盼出来的女儿,身体上却蒙着白布单!陈丽扑过去,发疯般拉开床单,女儿惨白的小脸上双目紧闭,已经没有了呼吸,她痛叫一声,晕了过去。郭华建则一把揪住林轩:“你还我女儿!还我女儿!”闻讯赶到的亲戚们围堵在门口,哭喊着跟在场的医生护士对峙,非要讨个说法,场面一度失控。直到医院报案,民警赶来,郭倩倩的尸体才被运往太平间。

  医院领导迅速赶到,组织经治医生和参与会诊抢救的专家进行死亡讨论,早晨七点,一位姓刘的副院长召集了第一次家属见面会,给出了死亡讨论结果:死亡原因为失血性休克导致多脏器功能衰竭。失血是内脏破裂造成的,若没有外伤史,不排除宫外孕可能。

  悲痛欲绝的郭华建激愤地拍了桌子:“我女儿才16岁,你们竟然说她是宫外孕!我不仅要告你们渎职害命!还要告你们侵犯我女儿的名誉权!”“我很理解你们现在的心情。”刘副院长同情地说:“目前的死亡讨论结果是根据患者的临床表现进行的判断,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我们也希望进一步验证。家属若有异议,可以走法律程序,进行尸体解剖。”

  “什么,好端端的孩子死得这么冤,还要再死无全尸?”“医院要是抢救及时,孩子能死吗?人都死了你们还推卸责任!”亲戚们群情激愤。刘院长劝大家要冷静,表态说只要弄清事实,医院一定承担该承担的责任。此时,陈丽神情悲伤而坚毅:“我同意尸体解剖,她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死后还要背个黑锅,我必须为她讨一个说法!”郭华建也同意尸体解剖,他甚至怀疑女儿的同学们隐瞒了她发病的真相,如果真是内脏破裂,一定有什么暗藏着的暴力行为。

  尸体解剖的结果,果真是宫外孕,左侧输卵管破裂,腹腔和盆腔积聚着大量血液。夫妻俩惊得目瞪口呆。“她前一天还来例假,怎么会怀孕?”陈丽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捧着尸检报告,她喃喃自语,泪流满面。“阴道流血是宫外孕的症状之一,这说明她在前一天已经有了宫外孕破裂的征兆。”刘副院长解释。

  郭华建愤怒了:“既然你们知道宫外孕的症状,为什么不能迅速确诊及时抢救?我女儿从住院到抢救,耽误了整整三个多小时!”“可是你女儿否认有性生活经历,又拒绝做腹透检查,这是导致误诊的主要原因。”刘副院长称,“所以,你女儿的死亡,我们没有任何责任!”夫妻俩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他们拒绝了医院给出的“免去郭倩倩全部医药费,出于人道主义同情赠予一万元抚慰金”的调解方案,申请进行医疗事故鉴定。

  等待鉴定期间,夫妻俩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两人遍寻女儿的遗物,终于找到了她的日记本,里面确实有她的早恋记录,她饱含甜蜜的笔触经常提到的一个人,用了S来替代。而女儿的照片里,只要是班级集体照,她的身边总挨着同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儿。陈丽找到保存的女儿上次模拟考试的成绩排行单,发现姓氏拼音以S打头的只有司德年这个男同学,思虑半晌,她给王鑫打电话询问:“倩倩是不是跟你班一个戴眼镜的男孩谈恋爱?姓司?”毫无城府的王鑫万分惊诧:“您是怎么知道的?”郭华建咬牙切齿:“这个小兔崽子,我去撕了他!”陈丽也恨得要命:“作孽呀!这么个小东西懂什么啊?就这么害死了我闺女!”夫妻俩找到学校,班主任赵老师吃惊不小:“司德年?不太可能吧?这可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我一点没发现他和倩倩有什么不正常。”

  然而郭倩倩出事后司德年也请了病假,赵老师此时才刚刚有所怀疑:“现在的孩子啊,还真难说。”她表示要跟校领导汇报一下。片刻之后,副校长接待了夫妻俩。副校长说:“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很痛心。但要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还需要做一下调查。如果真和司德年有关系,学校一定会严肃处理的。”

  也许是良心的煎熬难以承受,也许是得知郭家父母已经查出“罪魁祸首”,新年过后的1月5日,司德年由父母带着前来负荆请罪,一见面,就跪在了郭华建和陈丽面前,泪流满面,嗫嚅着说不成一句完整的话。夫妻俩木然地坐着,没有“撕”了他。女儿已死,再死一个,她也不能生还。

  “对不起,我们教子无方,害了孩子,我们一定好好补偿。”孩子父亲满面羞愧。“再多的补偿能换回我女儿的命吗?”郭华建哭喊着。可是,能全怪人家孩子吗?一个巴掌拍不响,自己的女儿也做了错事啊。在学校的协调下,家境贫寒的司家赔偿了三万元人民币,司德年也受到了记大过的处分。

  陈丽整夜整夜地失眠,抱着女儿的照片,悔恨的泪水流个不停:“娇娇呀,是妈妈太粗心了,竟然只顾督促你的学习,一点也没察觉你已经长大了,有了大人的心事。”郭华建更是捶胸顿足悔不当初:“也怪我,早知道腹透、彩超那么重要,女儿就是再疼,我也要背她去做检查啊。”

  心情平静一些的时候,夫妻俩反复研究着复印回来的病历,却看不出有任何破绽,医生的确不止一次询问有没有性经历,女儿也不止一次予以否认,两人甚至还因为医生的荒唐问诊大动肝火横加阻挠,拒绝检查也有郭华建的亲笔签名,对方似乎真的很无辜。

  可是,女儿否认有过性生活,医生就不考虑她害羞害怕故意隐瞒的可能吗?明明怀疑宫外孕也不做进一步探询?郭华建对妻子说:“咱们得找个懂医的律师做代理。现在我只是懵懵懂懂觉得不像他们解释的那样简单,至于他们错在哪,却找不出真凭实据。”陈丽附和:“找律师吧,无论花多少钱,都要为女儿讨公道!”

  在律师事务所,刘律师听完夫妻俩的陈述,粗看了一遍病历复印件,便提了一个尖锐的问题:“如果林医生告诉你女儿,有过性交就可能怀孕,而怀孕不在子宫里就有生命危险,你女儿会继续隐瞒吗?如果她跟你们讲清楚拒绝检查的危害,你们还会拒绝检查吗?”

  夫妻俩神情为之一振:“对啊,她什么都没说,我们也不懂。”“病人及家属有对病情的知情权,住院后应该有一份医患沟通记录,病历里却没有。漏洞不止这一处,只是缺乏医学知识的人看不出来。”刘律师说。郭华建激动地握住他的手:“求求你替我们为女儿讨个说法!”

  之后,在郭倩倩医疗事故鉴定听证会上,针对郭倩倩隐瞒性生活经历并拒绝腹透检查,直接导致宫外孕诊断被排除,死亡悲剧是自身直接过错造成与医院无关的辩词,刘律师问:“林医生,您在怀疑郭倩倩宫外孕时,除了问诊,有没有讲清隐瞒病史和拒绝检查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林轩不安地回答:“没有,我只是申请了妇科会诊。”刘律师又问会诊医生柳淑芬:“病历记载,郭倩倩腹痛并有全腹肌紧张、压痛、反跳痛,您也怀疑是宫外孕破裂出血导致的,为什么不做阴道后穹隆穿刺来验证一下?”柳淑芬说:“郭倩倩否认性生活经历,处女不宜做阴道穿刺。”刘律师严厉地说道:“做一下处女膜检查就可知道病人有没有性生活经历,为什么您坚持只以问诊来判断?疑诊宫外孕,通过尿妊娠试验也能证实,为什么没有做?”

  医方席上的三个人张口结舌,半晌,刘副院长说:“一般问诊可排除的诊断,我们就不做进一步检查了,医学上并没规定医生有判断病人提供病史真伪的义务。”刘律师说:“那好,就算宫外孕可以排除,但病人内出血引起的腹膜刺激症状仍然存在,医生为什么不进一步明确出血原因?就算家属拒绝检查,随后的三个小时内,却无一名医护人员进行生命体征的观察,早些测量血压发现休克,是不是还有抢救机会?病历显示病人为一级护理,按规定护士应一小时巡查一次,可是三小时内却并没有任何观察记录。”

  医方席上的人面面相觑,终于哑口无言。随后,参与鉴定的专家组成员针对诊疗过程分别对医患双方进行了询问。

  经过合议,专家组最后给出这样的结论:医方在郭倩倩的诊治过程中,临床经验不足,医患沟通不及时,病史采集及检查不仔细,会诊时专科医师未执行诊疗常规,未进行妇检、妊娠试验等辅助检查,未讲明拒绝腹透、B超的危险后果,未注意鉴别诊断并作相关检查,未及时观察病情变化,对内出血认识不足,造成误诊误治,延误抢救时机。郭倩倩死于失血性休克,与医方的医疗行为有因果关系,患者本人隐瞒真实病史,也给临床诊断造成了困难。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鉴定之后,院方主动与刘律师协商赔偿事宜,承担了郭华建夫妻俩所主张的各项损失数额总和的70%,总计为22万元。

  这样的结果,能让女儿告慰九泉吗?夫妻俩时常捧着女儿的遗像失声痛哭。再合理的赔偿也只是赔偿而已,再也换不回女儿如花的生命。

  班主任带领同学们含泪送别郭倩倩之后,在班里召开了一次“青春惹祸,谁之过?”的主题班会。她首先检讨自己和学校注重文化知识教育,弱化了对学生性和情感方面的教育,忽略了班级里普遍存在的早恋现象。同学们的发言,则大都因为郭倩倩的遭遇心有余悸:“一直都以为早恋很时髦,没想到会有这么大危害……”“知道有性关系会怀孕,不知道怎么能不怀孕,也没想到怀孕还能丧命……”有同学替司德年惋惜:青涩的早恋原来还有这么残酷的结局;有同学表示:要汲取郭倩倩、司德年的教训,珍惜大好的青春年华,以学习为重,理智从事,关好情欲的闸门……

  参加班会的李副校长说:减少或者杜绝中学生偷食禁果现象,最好最科学的办法就是教育。通过教育,起到预防作用,把悲剧消灭在萌芽状态,今后学校一定加大教育和引导的力度,杜绝悲剧的发生。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