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婚姻 > 倾诉 > 出生入死,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战狼”

出生入死,我在法国外籍军团当“战狼”

www.zhiyin.cn 2019-11-18 09:22:31 知音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节目一经播出,首期就达到800万的播放量,而其中播放量最高的第14期节目,单期播放量达到1700万。总播放量已超过3亿。


  2017年8月,《战狼2》成为全民话题。电影中吴京饰演的“冷锋”,在非洲驾坦克碾压叛乱分子的武装皮卡车,潜入水下与对手格斗,甚至一脚就能踢死敌人,看后令人热血沸腾。实际上,这些都是虚构的,那么真实的特种兵生活又是怎样的呢?吴鑫磊曾是法国外籍军团伞降GCP的第一个华人特种兵。

  十年间,他到过纷乱的马里、也门和中非等国,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多次参加战斗,也见过在自己眼前惨死的战友,堪称现实版“战狼”。近日,他讲述了他在法国的军团经历——

  加入法国外籍军团

  36岁的吴鑫磊是安徽人,18岁就成了北京军区的一名侦察兵,系统接受了军事地形学、射击及其它各种武装侦察专业的训练。同时也对外国的特种兵战术、武器装备有一定了解。

  作为军迷的他,当时看了很多外国战争片,例如《黑鹰坠落》《最后一滴血》等,对西方部队的一切颇感好奇。因此吴鑫磊退役之后,选择了学法语、办护照、签证,然后以留学的名义去了法国。

  来到巴黎2个月后,一堂大学专业课没上的吴鑫磊,成为外籍军团的一员。法国外籍军团1831年成立,先后参加了墨西哥远征、两次世界大战,以及阿尔及利亚、刚果、波黑、海湾战争等,是欧洲最精锐的一支部队,在战斗中执行最危险的任务。军团成员来自100多个国家,最多的是罗马尼亚人和马达加斯加人。

  吴鑫磊当时隶属于法国第十一空降师第二外籍伞兵团。在这里,吴鑫磊经受了各种训练,初步认识到了战争的残酷。有一次在城市战训练中,一枚石灰手榴弹扔在他脚下时,他迅速捡起扔出了窗口。

  而在一次武装泅渡的科目训练中,他被从高速快艇上直接扔进水里,然后身体就像打水漂一样在水上啪啪啪啪弹了很远。人被丢下水后,快艇上的人还会再把你的背包丢下去,然后快艇开走,是生是死就全靠自己了。

  夜间跳伞,不但需要勇敢,更需要过硬的身体素质和专业技能。在训练中,吴鑫磊和战友们会被要求在一个小黑屋里面,待10到15分钟,等瞳孔完全适应了黑暗。然后看一台机器,里面会有个很小的被调到很暗的并且不断变换方向的T字形亮点,受训者需要在小黑屋中,快速读出T字的指向。

  而为何要进行这种特殊训练?吴鑫磊说:“夜间跳伞,4000米高度,看到地面会有很多很多的亮光,像星星一样,我必须在这无数的小村落里面找到降落目标点,目标点以一定频率闪烁,所以眼睛不好的话,是难以准确找到目标点的。”吴鑫磊被这种魔鬼训练折腾得死去活来。

  有天夜里,凌晨三点才到达阵地,连长下令原地宿营,大家都在一瞬间钻进了睡袋里。因为天亮还要出发,只剩3小时来睡觉。为了补充体力,吴鑫磊随手拿出一个军用罐头,打开之后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就把罐头放在旁边倒头大睡。

  没想到这个做法差点给他招来杀身之祸。“半夜我被惊醒,感到脸上有东西在动,忽然看见一只动物正在旁边吃我那盒罐头。”他大吃一惊,原来是只非常强壮的比利牛斯熊。它一掌可以轻松击碎人的头盖骨,虽然那只熊没向他主动发动攻击,但却非常凶险。“从那一晚、那一秒起,我就知道了在野外露营随便乱扔东西是不科学的。”吴鑫磊说。

  GCP中国第一人

  除了例行训练,在法国外籍军团,还要参加各种规模的演习。在演习中,会遇到很多一般人难以想象的考验。最惨的一次,吴鑫磊在作战过程中被抓了,被对方蒙起眼睛,反绑双手,被车拉上山。后来他被反绑在一棵树下面,被风吹着。一开始流汗,衣服都湿了。然后就这样被山风吹着,“冻得都不想活了”。就这样,吴鑫磊被绑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太阳出来了,刚开始感觉好暖和,但一会儿就变成暴晒。在这种冰火两重天的煎熬中,没有水喝,没有东西吃。有时候还听到旁边的草丛里,有东西发出声音。随后感到那东西越来越近,吴鑫磊闻出那是狗身上的味道,随后脸就被舔。

  通过一次次“魔鬼考核”,尤其凭一身出众的狙击手本领,吴鑫磊进入了在世界上大名鼎鼎的法国外籍军团空降兵GCP突击队,成为这支特种部队成立以来,第一个成功加入的亚洲人,同时也是第一个中国人。当时8000精兵经过反复淘汰后,只有30名被录取,可以说个个都身怀绝技。

  当然队员的待遇也很优厚。“如果你是单身,在法国贷款买车买房足够了。服役满5年后,在中小城市贷款的话,15-20年能够买下占地1000平的小别墅了。”

  GCP平时的训练更为残酷,吴鑫磊说,与追求浪漫与刺激的民间跳伞运动不同,伞兵突击队员每一次跃出机舱的尝试都充满各种危险与未知,每次跳伞都要携带大量沉重的作战装备,而跳伞渗透模式更是五花八门:高跳低开、高跳高开、夜间跳伞、海上跳伞、林间跳伞,以及无地面引导的“盲跳”……每一次跃出机舱的尝试,都可以视为挑战自身极限。到2010年10月,这300多天里,吴鑫磊就跳了128次。

  很快,他和队友被派到北非执行任务。2架武装直升机,3架运兵直升机编成的战斗梯队,如同结伴捕猎的夜隼,呼啸而过。下方,一个快速移动的黑点,是他们的猎物:当地一名大毒枭驾驶的奔驰越野车。

  梯队最前方的虎式武装直升机降低高度,低空悬在目标汽车前方300米处,没有任何预警,“砰砰砰”几声沉闷的巨响,直升机搭载的30mm机炮喷射出火光,“奔驰”行驶的前方,出现一排大坑,路面已经被完全砸烂。

  机炮扫射同一时间,战斗梯队的三架SA330运兵直升机跟着一起降低高度,全副武装的特种兵不等飞机落地,攀着绳索,跳下,抬枪,瞄准,2秒钟内做好战斗准备。目标只有毒枭一人,但必须出动5架直升机。因为他在当地一呼百应,还有一支非常强悍的私人武装,如果他手下设有埋伏,或者携有火箭弹,双方便会发生交火,冲突会不可抑制的升级。漫天火光与炮声中,拥有绝对优势的武装直升机,也只能打着转,坠落在地。

  值得庆幸的是,看到这阵势,毒枭顿时吓傻,只见他两手抱头跪倒在地,主动投降。对吴鑫磊他们来说,避免了一场激烈交火,这就是“最理想的战斗”。

  事实上,无论在索马里或阿富汗,就连世界一流的美国特种突击队的直升机,都被当地武装击落过,有的伤亡十分惨重。比如电影《黑鹰坠落》,就是好莱坞导演根据美国大兵在索马里被“虐”的真实经历拍摄的。

  吴鑫磊几乎每个月都会看到基地里的法国国旗被降到旗杆中间。拿到兵团内部报纸,看到上面刊登的阵亡士兵照片时,他才会惊叫:“啊,死的原来是他,前不久还跟他一起开过驶坦克……”

  继续把报纸读下去,吴鑫磊清醒的意识到,能在战场上牺牲还是种幸运。有人仅仅是早上起床随连队出去跑操,却突然被看守基地的当地人拿起机枪扫射,不少手无寸铁的突击队员当场殒命。

  历经生死的现实版“战狼”

  非洲国家马里的内战已经持续一年,当马里政府向法国求援时,外籍军团被派驻到这个法国前殖民地国家,参与到剿灭反政府武装的战斗中。

  5月,吴鑫磊作为特种伞降突击群的一员,和部队一起开赴北非。

  在“平叛”的过程中,死亡的威胁如影随形。马里的生活,总是伴随刺耳的警报声。当所有人还在睡梦中时,反政府武装的火箭弹直接轰到营地里,如果不是土改火箭弹精度与威力都不够大,整个营地会被连地拔起。

  没用太长时间,死亡真实的降临在吴鑫磊身边。6月的一天早晨,一辆满载炸药的卡车,径直冲向兵团营地的哨兵岗。炸药爆炸带来的毁灭性冲击波下,兵团一个外籍士官被炸成碎块。而就在两天前,这个士官还曾和吴鑫磊坐在一起喝啤酒。

  吴鑫磊还不知道,自己也将要面对生与死只相隔1秒钟的体验。

  他们例行执行巡逻任务。北非灼热的阳光炙烤着地面,蝎子在路面上爬来爬去,躲避车轮的碾压,这看上去是极普通的一天。

  吴鑫磊搭乘的是走在最前面的一辆防弹吉普车,当时队员们并不知道,车子已经从地雷上开过去了,但没爆炸,估计敌人用的是复次压发引信。

  毫无疑问,第二辆车就倒霉了。当时,一声巨响从左后方传来,冲击波裹挟着热浪卷向吴鑫磊。等他回过神来,发现紧跟在身后的车,已被地雷掀翻,燃起大火,火舌正侵吞着吉普车的每个角落。

  如果有1秒钟的思考,吴鑫磊就会想到:通常地雷不会只埋一枚,爆炸中飞舞的弹片随时会射中他,一般情况下旁边的山顶上会有人拿着枪埋伏。然而他没犹豫那1秒钟,脱掉笨重的头盔和防弹背心,吴鑫磊以最快的速度,拼死在燃烧中的车辆旁边做着折返跑,把还活着的驾驶员和导航员从车里接连救出。

  爆炸射出的弹片和火光像烟花一样,不断在身边飞过。而他当时并没留意到这些。把第二个人救出后8秒钟,事故车上的火箭筒被不断蔓延的火焰引燃,整个车被大火完全淹没。瞬间,车上铝合金制的通讯电台已烧成灰烬,所有枪只还剩下枪管没被烧掉……

  这场事故中唯一殒命的那个士兵,和吴鑫磊一样,负责在车的后排操纵机枪。如果地雷炸的不是后面那辆车,而是开在第一个的吴鑫磊所在的车,丧生的便将是他。

  现在回想起那次爆炸,吴鑫磊说,他当时并不害怕。在枪林弹雨的战场,怯懦和恐惧并不能保住性命。只有时刻保持战斗状态,从心底里不惧怕死亡,才是在战场上全身而退的不二法门。

  除了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惊险,马里生活给吴鑫磊留下印象最深的,是马里的混乱。每次他端着机枪执行任务,马里那些无辜百姓看到黑洞洞的枪眼,会很自然的举起双手,只为了能保命。

  他亲眼看到村庄里的马里年轻人,没有家庭,没有田地,没有食物,就算做乞丐讨饭,也无法获得子弹之外的任何东西。这些人的未来,要么是在家里活活饿死,要么是加入反政府武装,在战场上被打死。

  他从没见过一架属于马里的飞机,他甚至怀疑这个国家是否拥有空军。而当国内发生叛乱,马里政府只能请求法国出兵,让搅进乱局的势力越来越多,他们却束手无策。

  让吴鑫磊颇感自豪的是,2015年也门战事升级,中国海军临沂舰、潍坊舰、微山湖舰紧急停靠也门港口亚丁,571名我国公民乘坐军舰安全撤离。中国的强大,令非洲人羡慕不已。他说,其实《战狼2》的故事,也是以这一重大事件为背景创作出来的。

  几年间,吴鑫磊先后到过纷乱的也门、阿富汗和中非等国,在世界最危险的地方多次参加战斗,也数次见过在自己眼前惨死的战友。

  结束了马里的战斗任务后,他退役回到了北京。外表平凡的吴鑫磊,走在街头或坐在地铁上,没有人会想到他曾是一名“冷锋”似的特种兵。

  不久,《军武大本营》邀请吴鑫磊担任节目策划,同张召忠少将做搭档。他开始在荧屏上向大家普及军事知识。这是一档周播节目,每周三在腾讯视频独家播出。

  节目一经播出,首期就达到800万的播放量,而其中播放量最高的第14期节目,单期播放量达到1700万。总播放量已超过3亿。

  除在央视新闻节目中露过面外,吴鑫磊还参加过《一站到底》等众多综艺节目,近日在腾讯讲解《战狼2》中的装备和战术时,更是成了网红,如今他的军迷粉丝多达百万。

  从特种兵到新媒体从业者,这样的转变,对吴鑫磊这位现实版“战狼”来说,真是“新鲜而刺激”!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