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女方家长炮制“杀妻”冤案,回望来路说“冲动”

女方家长炮制“杀妻”冤案,回望来路说“冲动”

www.zhiyin.cn 2019-12-25 09:59:53 知音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姚良军分析,李兴发没有讲出全部实话,但他害怕问多了,让李兴发产生怀疑。基于此,姚良军与罗忠华想先稳住李兴发,再寻找其他机会。

  时光倒回到1989年1月31日上午,雷波县公安局永盛派出所接到报案——金沙江渡口乡段发现一具女尸。结合此前永盛区渡口乡中坝村村民李兴发曾报案称自己女儿失踪的情况,永盛派出所刑警一边火速赶往案发现场,一边通知李家人前去认尸。

  很快,李兴发与妻子赵莲芳便赶到了现场。见到那具女尸,赵莲芳嚎啕大哭:“哪个天杀的把我女儿给害死了?”民警问她:“你怎么就确定她是你的女儿?”赵莲芳指着女尸的额头说:“我女儿双眉中间有一颗痣,这尸体上也有痣,不是她是谁?半个月前,她和我女婿罗开友还打了一架,肯定是罗开友杀死了她!”基于此,罗开友被列为重点怀疑对象。

  李兴发与赵莲芳所说的罗开友,是渡口乡营盘村人,当时是一名现役军人,时年25岁。1981年,罗开友经媒人介绍,认识了渡口乡小学老师李香香,两人确立恋爱关系。1983年,19岁的罗开友应征入伍,成为北京某部的一名侦察兵。此后3年时间里,这对恋人只能通过书信保持联系。1986年4月,年满22岁的罗开友趁着探亲的机会,与李香香办理了结婚手续。因部队紧急召唤,罗开友便匆匆返回了部队,这一去又是两年。

  在此期间,尽管四邻八乡的人都知道李香香已结了婚,但她身后仍有不少追求者。洁身自好的李香香对追求者们一一予以果断拒绝。可从1986年下半年开始,一些流言在中坝村悄然流传——李香香和同村某青年好上了,并于当年年底生下一个儿子,因害怕丈夫回家后追究,在某个晚上将婴儿溺死,偷偷地埋在了某个地方。李香香听到这些流言后,气得大哭一场。其父母与弟妹则对流言的制造与传播者深恶痛绝,同时极力安慰李香香,让她别太在意。

  1988年8月,李香香在憧憬中等来了回家探亲的罗开友。她满心期待丈夫能带给自己慰藉,可他回家次日,便听到了妻子出轨的传言,于是质问她。李香香告诉他,那些全是谣传,可罗开友听不进妻子的辩解,没等探亲假结束便返回了部队。而李香香回娘家后,则哭哭啼啼地向父母诉说了自己的委屈。李兴发听罢,气得随手操起一根扁担,打算找罗家算账,却被李香香死死地拦住了。但李兴发与赵莲芳内心的气恨却并未因此平息,以前他们看中罗开友,支持女儿无条件地等他,正是看中了他多次被部队评为“老山优秀战士”、“战地模范修理工”,是个很有前途的年轻人,没想到,女儿不仅没得到罗家的半点好处,反而落了个“出轨冤案”。痛定思痛后,李兴发与赵莲芳劝说女儿与罗开友离婚。想到丈夫令自己心寒的行为,李香香答应父母前往北京与罗开友协商离婚事宜。

  当年9月初,李香香来到北京某部,告诉了罗开友要离婚的想法。妻子的表现让罗开友对她的出轨更加坚信,夫妻二人再次大吵一架。部队领导见夫妻感情已无挽回的余地,便同意了李香香提出的离婚要求。1988年9月,罗开友与李香香正式离婚。

  离婚后,李香香便返回了四川老家。李兴发与赵莲芳见女儿整天郁郁寡欢的样子,既心痛又气恨。他们认为,不能就这样算了,罗家必须有所补偿。于是,在弟弟李培友与妹妹李培秀的陪同下,李香香前往罗家,要求他们给予一定的离婚补偿。罗开友的父母已得知儿子与媳妇离婚的事情,由于听信了儿子的话,罗家对李香香也没多少好感。所以,当李香香一行前来索要离婚补偿时,罗家人拒绝了他们。此后李香香又去了几次。见前媳妇总是纠缠不休,罗父只好发电报到部队,要罗开友回来处理补偿一事。

  1989年1月15日,罗开友从北京回到了四川老家。当晚,罗开友与李香香、李培友、李培秀三人就离婚补偿一事,再次发生争吵,随后大打出手。混战中,李培友与李培秀抢走了罗开友身上的300多元钱,然后和李香香一起消失在黑夜中。气极之下,罗开友向雷波县永盛派出所报案。当晚打完架后,李香香便回到了家中。李兴发见到鼻青脸肿的女儿,内心的愤怒达到了极致,一个可怕的想法迅速冒了出来——让李香香失踪,再报警,看罗家怎么收场!当时,李兴发有个侄儿李昆明在天津做生意,他便让另一个侄儿李昆林带着李香香,一起坐车到成都;然后李昆林返回雷波县,而李香香则独自前往江苏徐州。在当地出差的李昆明接到堂妹后,带着她前往天津,并安顿下来。

  一切安排妥当后,李兴发也向永盛派出所报了警,称自己女儿和前夫打架,女儿现在下落不明。随后,李兴发夫妇静等罗家消息。如果罗开友真心认错,他们也就算了。令李兴发与赵莲芳愤怒的是,罗家没一个人前来道歉。半个月后,金沙江边发现一具女尸,老两口激愤之下,将错就错,咬定那具尸体就是自己女儿李香香,于是便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

  1989年1月31日中午,罗开友因涉嫌杀妻在县城叔父家中被刑警抓获。当天,罗开友的父亲罗天元,大哥罗开强,邻居沈修元、付开金、付开德,因涉嫌帮助罗开友杀人抛尸,相继在营盘村被抓。禁不住警方的强大攻势,罗开强和沈修元“承认”自己帮助罗开友杀人抛尸。

  罗开友等人被抓不久,雷波县公安局与北京某部取得了联系,部队派人专门赶赴四川调查。由于当地警方提供了一系列“证据”,部队只好撤销了罗开友的军籍,开除其党籍,并将其档案移交给了地方。

  就在罗开友以及他的家人被警方隔离审查期间,李兴发的近十个家族亲人大闹罗家,将他们家砸得稀烂,将罗母打伤,并把那具女尸抬进了罗家大院,强行安葬在院子中央。为了躲避李家人的“追杀”,罗开友的妹妹罗开芬与母亲、弟弟被迫流浪到了云南,过起了居无定所的凄惨生活。

  一边20年执著寻“亡”妻,一边20年望断故乡难回家

  罗开芬与母亲、弟弟在云南避祸期间,不断地写上访信给四川省公安厅等部门,为哥哥申诉。罗开友及其父兄、邻居的冤情得到了有关部门的重视。1990年8月,雷波县公安局开棺对女尸进行骨龄鉴定,发现死者年龄在40岁-50岁之间,与李香香的年龄明显不符。基于此,县公安局认定“无证据证明李香香是罗开友所杀”,但“李香香下落不明,作为其前夫的罗开友负有责任”。当年9月,罗开友与父亲、大哥以及邻居沈修元等4人被警方释放。随后,被埋在罗家大院里的女尸被迁出;部队也撤销了当年对罗开友强制退伍的决定,并恢复了他的党籍。

  被释放当天,罗开友要求雷波县公安局全县通报,以证明他的清白。但因李香香下落不明,警方仍认为他有杀人嫌疑,没答应他的要求。此后,罗开友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李香香,洗刷自己的罪名!

  与罗开友的悲愤相对应的,则是李兴发与赵莲芳老两口的惶恐与懊悔。当年老两口冲动之下陷害女婿,原本只想吓唬并整一下罗开友及其家人,没想到事情急转而下,不仅挑动了不明真相的亲人到罗家大闹一通,还严重干扰了警方的办案方向,将罗开友及其家人死死地钉在了“杀人凶手”的十字架上,事情的发展已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于是,李兴发委托侄儿李昆林火速写信给远在天津的李香香,让她更改姓名,隐藏起来。

  很快,住在李昆明家中的李香香便收到了李昆林的来信,并得知了自己“失踪”之后的所有情况。其实,李香香和父母一样,故意“失踪”的初衷只是想教训一下罗开友及其家人。可如今父母在冲动之下将事情闹得这么大,已无可挽回。基于此,李香香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李芳,并在医院里去掉了眉心的那颗黑痣;然后,在李昆明帮助下,办了张假身份证,用这个身份证在天津静海县陈官屯谭村咸菜厂找了份工作,并在附近租了间房子,过起了隐姓埋名的生活。

  1990年底,李芳在媒人的介绍下认识了陈官屯西长屯村的本地小伙孙言斌,两人建立了恋爱关系。李芳谎称,自己老家在四川,父母双亡,已无其他亲人。孙言斌及其家人相信了她的话。1991年,孙言斌提出与李芳结婚的要求。李香香“失踪”后,其户口已被当地派出所吊销,所以李芳也就没有户口本,只有一张假身份证。好在孙言斌也是农村人,按当地风俗,只要办过婚礼,不领证也算结婚。于是,当年年底,李芳与孙言斌结婚了。次年,他们生下一个儿子。在此期间,罗开友对李香香的寻找也一直在进行着。当过侦察兵的罗开友用“卧底”的方法,委托一位叫杨正荣的朋友,取得李兴发的信任之后,再由杨正荣请李兴发喝酒,希望从李兴发嘴里套出李香香的下落。可李兴发喝多了说不清楚,酒醒了又什么都不说,杨正荣“卧底”了一年却没有收获。

  眼看部队补偿给自己的生活费即将用完,1993年5月,罗开友在朋友帮助下,在雷波县城开了家大药房,同时办了家私人诊所。在经营药房的过程中,罗开友结识了第二任妻子文燕。1994年10月,罗开友和文燕结婚,次年生下女儿。

  尽管有了新家,但罗开友一直没放弃寻找李香香。他不想在为人夫为人父之后,仍背负着杀人的嫌疑。自从“卧底”失败后,罗开友便经常抽空到全国各地寻找李香香,只是每次都空手而回。

  一次次的调查失败,一度让罗开友对自己的“寻妻之旅”充满了疑虑。可家人背井离乡,自己和父兄被人莫名收监的一幕幕,又如电影镜头般在他脑海里回放。因此,罗开友决定,无论怎么困难都要继续追查。可罗开友却忽视了妻子文燕的感受。由于常年寻找李香香,罗开友的经济严重透支,欠下了不少外债。当第二个女儿出生之后,本就捉襟见肘的家庭生活更加困难。2001年,绝望的文燕与罗开友离了婚,两个女儿都随罗开友生活。

  此后,罗开友将诊所关闭,将药房和女儿一起委托给亲友照料,自己孤身踏上了寻找“亡”妻的道路。

  与罗开友同样痛苦的还有李香香。因害怕警方或者罗开友发现自己的行踪,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李香香用另一种身份艰难度日,有家不能回。心里的苦,她都只能独自承担下来,即使对丈夫孙言斌,她也不敢吐露只言片语。

  冤情大白几许嗟叹几许痛,漫漫20年改变多少人命运

  在痛苦与折磨中,转眼到了2016年8月。一个偶然的机会,罗开友结识了从监狱假释的姚良军和刑满释放的罗忠华。姚良军是云南永善县人,20多年前曾在桧溪派出所工作过,因办案过程中误伤犯罪嫌疑人,被法院判了几年徒刑;罗忠华是雷波县谷米乡人,因拐卖妇女儿童曾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这两个在监狱里被改造过的刑满释放人员非常同情罗开友的遭遇,两人都表示愿意无偿帮助罗开友寻找“亡妻”。罗开友十分高兴,便委托他们进行调查。

  罗忠华通过各种渠道,得知李兴发曾做过银元生意。11月初,罗忠华化名何老板,以做银元生意为名,提着礼物到了李兴发家里,随后把他骗出了雷波县。11月13日,罗忠华和李兴发在云南永善县桧溪大桥见面。桥上有个算命先生,在罗忠华的建议下,李兴发算了一卦。在算命时,算命先生将李兴发的什么都算得很准,李兴发直呼神仙。其实李兴发哪里知道,这个“算命先生”是罗忠华的朋友,事先对李兴发的情况做了全面了解。算命先生跟李兴发说,他这次出门会遇到贵人,至少能赚70万。发财心切的李兴发于是把罗忠华当作贵人。随后,罗忠华将李兴发带到了桧溪区青胜乡,即姚良军的老家。

  面对63岁的李兴发,姚良军称自己是“当年办理李香香被杀一案的专案组人员”,同时也说李香香当初遭罗开友的殴打,他可以为她争取到至少70万的精神赔偿,不过前提是要见到李香香。

  李兴发想,原来算命先生说的70万横财就是这样来的啊!此时的他完全被70万给迷住了心窍,终于放下警惕,说出了真相:李香香的确没死,她现在人在天津,重建了家庭。至于具体住址,他也不清楚。

  姚良军分析,李兴发没有讲出全部实话,但他害怕问多了,让李兴发产生怀疑。基于此,姚良军与罗忠华想先稳住李兴发,再寻找其他机会。

  一次偶然的机会,姚良军趁李兴发不在身边的时候,在他的电话本上,看到一个奇怪的名字叫“走大”,区号是“022”;而李家其他人的名字,都是真名真姓地写着。姚良军断定,“走大”就是李香香,因为“022”是天津的区号。他抄下号码,迅速告诉了远在四川的罗开友,并让他直奔天津,报警求助。

  得知消息后,罗开友迅速向雷波公安局求援。公安局派出两名刑警与罗开友一起前往天津。在天津警方的协助下,他们查到,姚良军提供的那个电话号码的前主人,是静海县陈官屯西长屯村一户姓孙的人家。

  12月10日下午,民警及罗开友等人赶到西长屯村,孙家没人在。邻居说,孙家的女主人名叫李芳,在附近的咸菜厂打工。后来孙家搬走了,他们就再也没见过李芳。13日下午,在紧挨西长屯村的谭村,罗开友找到了正在咸菜厂上班的“李芳”。尽管已时隔21年,但当“李芳”出现在罗开友面前时,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李香香。而面对从天而降的民警及罗开友,“李芳”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李香香。

  为慎重起见,雷波县公安局的两名民警采集了“李芳”的血样,迅速返回雷波县;随后,于12月25日采集了李兴发与赵莲芳的血样;然后,将三份血样一起送往凉山州公安局进行DNA比对。经比对确认,“李芳”正是李香香!

  2016年12月28日,在雷波渡口乡小学,雷波县政法委特地举行了“正名”大会,为罗开友、罗天元、罗开强与沈修元四人恢复名誉。12月30日,罗开友等人与雷波县政法委就国家赔偿达成一致意见:政法委给予罗开友等四人总计46万元的国家赔偿。

  2017年1月,李兴发、赵莲芳涉嫌诬告罪、寻衅滋事罪,李培秀、李培友涉嫌抢劫罪,接受雷波县公安局的调查。与此同时,罗开友以涉嫌破坏军婚罪,对李香香提出了控告。

  面对警方的调查,李兴发与赵莲芳老泪纵横地交代了当初陷害罗开友的来龙去脉,而李香香也讲述了这些年来她所遭遇的痛苦。罗开友从警方得知这一切后,本来为自己冤案昭雪而欣喜的他,却再也兴奋不起来了。是啊,李香香心甘情愿地在家乡坚守着他们的爱情,并独自承受着被谣言中伤的痛苦。自己不仅没给她任何安抚与宽慰,反而责骂她,将她的心伤害到了极致。如果自己“杀妻”很冤,李香香又何尝不冤啊?!当初岳父母的冲动之错,不仅改写了自己的命运,也改变了她的命运啊!

  针对此案,社会学家周运清认为,倘若罗开友对自己的前妻李香香多一点关怀与呵护,少一点冲动与莽撞,第一个“冤案”就不会发生;倘若第一个“冤案”不发生,李兴发与赵莲芳就不会一手炮制出“杀妻抛尸”的惊天大冤案。究其根源,都是冲动惹的祸。罗开友用自己最宝贵的21年青春,总算明白了这个道理;而李兴发与赵莲芳等人,还要继续为他们当年的冲动买单……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