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鉴宝“连环套”,古玩大师监守自盗狂赚亿万

鉴宝“连环套”,古玩大师监守自盗狂赚亿万

www.zhiyin.cn 2019-12-18 10:10:11 知音网 我要评论

字号:T|T

拍卖公司和鉴定公司串通设局,主要目的是骗取藏家的鉴定费,由于几个公司是分开的,而且他们的手法比较隐蔽,因此上他们钩的受害者络绎不绝。


  家住重庆的江先生酷爱收藏,对古钱币更是情有独钟。两年前,一位相交多年的老朋友在离世前,为了感谢江先生对他的照顾,特送给他两枚古钱币,一枚是“光绪元宝”,一枚是“大观通宝”,江先生非常珍视,有朋友跟他开玩笑:“找个地方估个价,看看到底值多少钱!”

  从那以后,江先生心里总有一个疑问,这两枚古钱币到底值多少钱呢?为此,江先生也经常在网上搜索相关的信息。江先生在上网时,认识了一位姓史的经理,电话中,这位姓史的经理告诉江先生,他手上的那两枚古钱币很稀有,也很值钱,如果是真品的话,他们公司会高价收购。在这位经理的再三劝说下,江先生不远千里,带着他的那两枚古钱币从重庆来到了江苏无锡的这家艺术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在这家公司里,接待人员请来了几个专家对江先生的古钱币进行观看和辨别,专家观看后,对江先生说,你这枚光绪元宝成色挺好的。这一次见面,虽然专家没有给出确切的价位,但让江先生觉得自己的东西确实挺值钱的。没过几天,这家公司的人就再次主动打电话约江先生到他们公司一趟。

  第二次见面,这家公司和江先生签订了一份合同,内容是如果江先生的那枚光绪元宝的古钱币鉴定是官造原版,公司将以1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不过,江先生必须得到他们认可的一家公司做个鉴定,鉴定费用为15000元。

  和1000万元的收购价格相比,区区15000元的鉴定费用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了,因此江先生也没有多想,就交了这笔费用。随后,在这家公司业务员的陪同下,江先生来到常州市的一家艺术品检测中心对这枚古钱币进行鉴定。把这枚古钱币交到这家鉴定公司后,江先生的心里忐忑不安,你说一枚小小的钱币,竟然能卖到1000万元,这是多么大的好事啊!简直比中了彩票大奖还令人兴奋,在随后的几天里,江先生是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好,焦急地等待着。

  终于,鉴定的结果出来了。鉴定结果上说,江先生的钱币,文字上有一个错误。这个鉴定结果让江先生的情绪一落千丈。1000万的梦想,也打了水漂。

  此时的江先生虽然有些失落,但也并没有完全放弃。他依然在等待那个公司的电话。没过多久,电话果然来了。不过,却是这家公司又看上了江先生手里的另一枚古币。

  除了上次的那个光绪元宝,江先生手上还有一枚大观通宝的钱币。这一次,对方依然给了近千万的收购价。于是,江先生又交了2万元的鉴定费用。没几天,鉴定结果出来了,这次鉴定的结果还是不符合公司收购的要求。

  连续两次,江先生的古钱币都不符合这家公司的收购条件。原本做着发财美梦的江先生,在交了3.5万元的鉴定费用之后,什么都没有得着。这让江先生就犯嘀咕了,难道这家要收购他古币的公司是在骗自己?可这家公司没向他要一分钱,还处处为他出谋划策。那是不是那家鉴定公司有什么猫腻呢?

  可鉴定古钱币的时候,江先生也曾经去看过,这家公司在江苏常州,很有实力,检测的时候还用的是高科技的仪器,不可能有假啊!思来想去,江先生实在是想不出来哪里出了问题。可摆在眼前的事实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自己白白损失了3万多元,什么都没捞着,江先生怎么也不甘心,他决定到派出所去报案。

  刚接到报警后,警方原以为是一个简单的民事纠纷,然而,随后发生的情况,让他们觉得这件事情很异常。警方经过搜索发现,每天都有人报警,而且涉及到的单位都是那一家。手法也十分相似,每一笔鉴定费都是1万-2万元,并且每个报警人都是说之前跟公司谈好要收购,公司说是真的,然后鉴定出来却是假的,警方觉得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随后,派出所将案情汇总。经过研判,警方认为此案涉嫌诈骗,遂对此事进行了立案侦查。在调查中,警方发现,经常带收藏者来常州市的这家艺术品检测中心的,并非只有开在无锡的那一家公司。而在警方对这几个公司的工商登记进行调查时,发现了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情况:文物公司和鉴定公司的老板竟是同一个人!

  经过两个月的侦查,警方逐步摸清了这几家公司的底细。江苏省常州警方经过统一部署,决定对这四家公司进行收网。

  此次行动,警方一举抓获涉案人员168名,查获大量作案电脑、手机以及账本、账单、银行卡等。这起案件中受害人员遍及全国32个省市区,已核实的涉案金额超过1.2亿元。像这样文物诈骗案件的规模和案值,在国内罕见。那么,这个案件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是如何操作,引诱受害人上当受骗的呢?

  就在警方对这个案件主要的犯罪嫌疑人顾中波审讯的过程中,他竟然说自己才是这个圈子里最大的一个受害者。一个涉嫌诈骗1.2亿的人,怎么会是最大的受害者?这话又从何说起呢?随着本刊特约记者的调查走访,一个在国内罕见的文物诈骗系列案内幕,被层层揭开了——

  在常州工作的顾中波博士,每个周末,都会来到常州最大的古玩交易市场转悠几圈。

  今年38岁的顾中波考古系博士毕业后,分配到研究所工作。虽然学历高,但因为研究工作没有多少油水,顾中波结婚后,还是和父母租房住在一起,没少受妻子的白眼。那些年来,顾中波在工作上刻苦钻研,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了多篇有影响力的论文,对常州市一些古代遗址的研究,在业内颇有影响。

  常州的古遗址,被列为重点保护单位。因为在遗址研究中有突出成果,顾中波被研究所委派对遗址进行系统研究,负责对遗址进行系统研究和发掘。然而,就在对遗址研究的过程中,突发的一起事件,让他的心里有了小九九。

  在遗址附近,一个工地在施工时,发现了一个古墓葬,挖出一些汉代的文物。研究所接到报告后,立即派顾中波等人对现场保护,并进行抢救性挖掘。

  那天是9月19日,对玉器颇有研究的顾中波一眼看出,其中一件玉器,应该是稀有之物。那一刻,顾中波头脑一热,想到家庭困难,如果能把这件玉器据为己有,就能解决他很多问题。于是,顾中波偷偷将这个玉器藏了起来。

  此后,为了让这个汉代玉器卖个好价钱,顾中波经常到南京的古玩市场溜达,希望能碰到合适的买家,卖个好价钱。

  终于,顾中波遇到了一个识货的人,在古玩市场,此人一看顾中波手中的玉器照片,立即表示出浓厚的兴趣。在几番来回后,对方确认顾中波手中的玉器是一块距今数千年的宝玉,愿意找买家高价收购。

  最终,经过一个月的牵线搭桥,汉代玉器最终以120万元脱手,顾中波拿到了80万元,中介拿了40万元。从此,顾中波和那个识货的中介一见如故,并向对方敞开了心扉,说出了他手里还有不少玉器,对方听了顾中波的描述后,眼前一亮。

  这个识货的中介,是在古玩圈颇有名气的一个行家,名叫姚三。姚三在闲暇无事时,经常会到各地的古玩市场溜达,寻找宝贝,同时从不识货的卖家手里淘到好宝贝,然后转手卖高价。当他从顾中波手里发现了玉器,并获悉他还有很多玉器后,内心一阵狂喜,他预感到发大财的机会来了。

  不久,顾中波又在遗址附近挖到了几件玉器,他已经非常相信姚三了,立即带着所有宝贝,找到姚三,希望能卖个大价钱。

  姚三看到顾中波带来的五件玉器后,眼里直放光。但他并没有急于表现出来,对顾中波表示,这五件玉器应该价值不菲,但一次性发掘出这么多玉器,他担心是假货,所以,他们得找一家专业的鉴定公司鉴定一下才行。

  顾中波对姚三言听计从,于是两人带着玉器来到北京的一家专业的拍卖公司进行估值、鉴定。拍卖公司告诉顾中波,这五件玉器如果是真的汉代玉器,估价应该在2000万元以上,但必须有权威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证明,他们才敢收购、拍卖。

  听到这里,预感自己将一夜暴富的顾中波欣喜若狂,在交给拍卖公司20万元的鉴定、展览、拍卖等费用后,等着拍卖公司委托鉴定的结果。

  然而,鉴定公司最终鉴定,这五件玉器虽然是汉代的玉器,但现在市面上流通的比较多,估值也大打折扣,只值200多万元。

  虽然如此,但200万也是钱。最终,急于脱手的顾中波委托姚三帮忙找买家,最终将五件汉代玉器以200万脱手,顾中波净得160万元。

  如果不是年底的一场拍卖会,顾中波可能还被蒙在鼓里。在年底的电视节目上,顾中波赫然发现,他当初委托的北京的那家拍卖公司,竟然在拍卖他当时送到该公司鉴定的一个汉代玉兔,更令顾中波震惊不已的是,这件玉兔,竟然被一个行家以480万的高价拍走。

  顾中波看呆了,他左思右想,最终不得不相信,他被姚三联合拍卖公司一起欺骗了,他手里的那五件汉代玉器个个价值连城,但被姚三和拍卖公司、鉴定公司一起蒙骗,他只得了一小部分钱,而姚三等人却以低廉的价格收购了顾中波手里的玉器后,再高价卖出,获利超过千万。

  因为这五件玉器本来就是盗挖的非法所得,顾中波只好忍气吞声,自认倒霉。

  这次遭遇被骗,顾中波却并没有感到懊悔,他反而从这次遭遇中找到了一个赚钱的捷径。被骗之后,顾中波逐渐熟悉了这个古玩圈子里的套路。于是,他成立了江苏某拍卖有限公司,随后,他又与周某、许某等人开办了两家艺术品公司,开始大量招聘业务员,进行培训。

  经过培训后,业务员们就开始在网上寻找目标,而等客户被业务员诱骗过来之后,公司会象征性地请来所谓的专家进行下一步诱惑。随后,顾中波就让业务员把藏家或者客户带到检测中心去做鉴定。而这个看似中立的检测中心,其实也是受顾中波的控制。不过,为了让鉴定真实一点,顾中波还专门为检测中心购买了一个所谓的仪器。

  拍卖公司和鉴定公司串通设局,主要目的是骗取藏家的鉴定费,由于几个公司是分开的,而且他们的手法比较隐蔽,因此上他们钩的受害者络绎不绝。

  诈骗成功后,几家公司会对藏家所交的鉴定费用进行分配,为了鼓励业务员大量的吸引客户,公司对业务员的提成很高,像总监及其分管部门的业务员可从中提成60%至70%,而他们对每件藏品的鉴定费,一般都定在一万到二万元。生意火爆的时候,每天会有数十名藏家被带到公司鉴定文物。这几家公司一个普通的业务员一个月最高可以拿到十万元的提成。

  除了诱骗藏家收取鉴定费,顾中波还利用自己练就的火眼金睛,故意将很多藏家的真实宝贝,鉴定为赝品或者不值钱,然后伺机收购。然后,仿造姚三当初诈骗他的方式,再转手高价出售。

  在顾中波这些公司存放的藏品,大多数是假的,是为了装饰门面用的。而藏家之所以会上当受骗,除了顾中波等人有一套完整诈骗方案和对自己的包装外,还有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自身的贪念。“你的藏品价值1000万!”一些人幻想一夜暴富,一步步走进骗子设下的圈套。

  在顾中波的精心布局下,一整套产业链运转的非常顺利,虽然有一些小插曲,但阻挡不了赚钱的速度,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顾中波的手中就聚敛了上亿的财富。如果不是文章开头重庆江先生那样的“搅局者”出现,顾中波团伙不知道还要蒙骗多少人。

  接到重庆江先生的报警后,由于案情重大,江苏警方组织了专案组,经过周密布局,一举抓获涉案人员168名,查获大量作案电脑、手机以及账本、账单、银行卡等。这起案件中受害人员遍及全国32个省市区,已核实的涉案金额超过1.2亿元。

  检察院对顾中波诈骗团伙提起公诉,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字号:T|T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