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诗人”和“俗妻”的冷战

“诗人”和“俗妻”的冷战

www.zhiyin.cn 2019-01-16 10:32:53 知音读酷 我要评论

字号:T|T

 “我要离婚!”这个念头在我心里萦绕了数十年。


 

3

  1993年,儿子王猛出生。我希望他能勇猛刚强,不能像我这样文弱。

  哪知,他一出生,就患有先天性幽门狭窄,吃奶吐奶,喝水吐水,满月时,瘦得不成样子,比出生时还轻2斤多!县人民医院建议,立即转院,到大医院做手术,估计医疗费得数千元。

  那时,我的月工资只有100多元,两个人不吃不喝省一两年的钱,也不够看他的病。有亲朋建议放弃。李敏不肯,说:“抓紧治疗,欠的钱慢慢还!”

  在河南省儿童医院,我们吃泡面,住家庭旅馆。所幸,半个月后,儿子平安出院。只是经此一难,他比别人家的孩子难养多了。

  此时,我跟李敏的感情还没稳定,儿子的啼哭更让这婚姻一地鸡毛。他夜间吵闹,白天睡觉,俗称“睡倒了”,为纠正这种行为,妻子睡觉很少,造成严重的神经衰弱。

  她休息不好,脾气反复无常,我的日子自然不好过。

  好不容易,王猛上学了,却因反应迟钝,不爱学习,成为老师头疼的问题生。儿子7岁时,我被调入城郊一所初中任教。妻子却被调到离县城最远的一所小学任教,每周才能聚一次。

  我们成了周末夫妻。孩子,只能我来带。

  那时,我在新学校带重点班,几乎一天到晚泡在班里,还要按时接送儿子,给儿子弄吃的,陪他写作业,再去学校守班。儿子调皮,为了不写作业,他会故意把铅笔芯折断,常常气得我七窍生烟。

  然而,就在我为照顾儿子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妻子却忙中添乱。每次回来,她都会检查屋里有无异样。有一次,她莫名发火,说:“一定有其他女人来过!”证据是沙发上有几根长头发。

  说实话,我的确不知道头发从何而来。我这里,有老师来,有学生来,都属正常情况。但我绝对没做对不起她的事。

  面对争吵,我脑海浮现一个笑话:一个爱吃醋的女人每天检查男人的衣服,发现有头发就撒泼。有天,仔细检查后一无所获,骂道:你现在连秃头女人都搞上了!这则笑话仿佛就是在影射我们。

  我气不打一处来:“每天我又当爹又当妈,你不管不问,还对我百般指责,你就是泼妇,无理取闹!”

  结果,我们不欢而散。

  后来,有了手机,她更是频频检查,她可以一连数月停留在自己的猜测里,阴着脸,不搭理我,或用恶言恶语责难我。

  因为写诗,我喜欢随身带一个小本本,及时写下想到的诗句。有一次,她心血来潮,翻看我的诗稿,结果,勃然大怒。

  她确认,我有了外遇!证据如下:“你想用哪一种红诱惑我”,“再有一万行诗,能不能抵达你那里”,“我转身的背影,被你眸子里的春水淋漓湿透”……

  她又哭又闹,并起草了离婚协议。我需净身出户,因为我是过错方!

  我解释说,诗歌是虚拟的,是在借用爱情表达对美的向往。可是,越解释越糊涂。

  最后,儿子成了我们离婚的刹闸。离婚的事被搁下了,我们开始长时间的冷战。
 

4

  如果说,婚姻早期,阻止我们离婚的是孩子;那婚姻后期,阻止我们离婚的,就是债务。

  贫贱夫妻百事哀——那些年,我们几乎一直处于还债的生活模式。

  2005年,我被调入县教体局写材料,2007年,领导把我妻子调到了县城中等职业学校。我们结束了分居模式,开始真正成了“城里人”!

  当时,县城正在开发新区,住宅楼像雨后春笋一样拔节。妻子急急提出“买房子!”而我们的积蓄只有3万元。

  我劝她:“斯是陋室,唯吾德馨。买不起就不要瞎折腾!”

  李敏却自作主张,开始借债,在短短几个月内竟借到了近20万元,然后打听房价、看房,装修,这一系列过程,我几乎没有介入。她说:“你啥都不懂,只会帮倒忙!”

  2009年8月8日,我们搬进了新房。坐在新房子里,我百感交集。

  还房债时,她一笔一笔在账本上做着减法,常常一个人呆坐很久。我在另一个房间,沉浸在诗歌里。

  我知道她辛苦,可这债务毕竟是我跟她一起背的。我常常反思:为了一套房子,把人变成挣钱机器,毫无乐趣和梦想,到底值不值得?

  房贷的压力,直到2014年的3月才卸下。那天,她突然对我说:“我们的房债还完了!”

  说完,她站在窗前长长地吁了口气。新房子敞亮,大片阳光涌进来。我说:“往后我们积点钱,给你买黄金项链和戒指。”

  “好啊!”她难得地开心,在颈上比划着,“现在,黄金的落后了,流行铂金的。”我拥着她说:“就买铂金的。”

  可是,不久,我出了意外。

  一个月后,我违反了她关于不准参加写作活动的要求,参加市里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不小心从茶山上跌倒,摔成腰椎骨折。

  手术后,我躺在床上大半年,每天由她喂饭喂水,端屎端尿。不过,她的脸色很难看,仿佛在责备:不让你参加活动你偏去,不让你写诗你偏写……

  2015年5月27日,我的腰椎刚好不久,我又突发了心肌梗塞,从当地医院转到市医院,又转到武汉协和医院。后来又并发心衰,多次住进重症监护室,医生多次下了病危通知。

  折腾了个把月,病算是好了,但我们又欠下一屁股债。

  为了还债,从2016年起,她申请下乡支教,一年由上级补住2万元。连续三年,她每天骑电动车往返40多里地,早出晚归。为了赶时间,她必须每天早上5点起床,做饭、吃饭,然后出发。

  我们相处的时间,变得少得可怜。我也知道她异常辛苦,可是,我向往的婚姻生活不是这样的。这让我忧伤、叹惋。

字号:T|T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