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网首页 > 情感 > 情感故事 > 母亲的“哗变”,房产赠给了前儿媳

母亲的“哗变”,房产赠给了前儿媳

www.zhiyin.cn 2019-01-09 11:13:20 知音读酷 我要评论

字号:T|T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一位75岁婆婆的遗嘱在网上火了。她不顾亲生儿女阻止,力排亲友众议,执意要将名下唯一的房产赠与自己的前儿媳!

母亲的“哗变”,房产赠给了前儿媳

  03

  王东来出轨后,老魏对我更好了。早上收了摊,她就回来给我做饭,家里的活儿也从来不让我做。甚至我喝水,老魏也是凉好了再端给我。

  我知道,老魏对我的好,是怀着目的的,她怕我提出离婚,她渴望享受天伦之乐。她觉得只要把我和凡凡拴在身边,不怕王东来不回来。更何况,如今,她的心思都在小孙子身上。

  而我,何尝不是心存幻想。如果当初没有跟丈夫直接对质,或许他也不会离开得那么快。如果我早点原谅,或许他就不会再次离开,我有些自责。有时凡凡睡熟了,我会偷偷翻看王东来的朋友圈,看到他过得风生水起,我心痛得快要窒息,成宿睡不着觉。

  因为郁郁寡欢,2012年,我的乳房出现了肿块,好在检查结果是良性的。但医生嘱咐:“即使良性也要注意调节身心,以免有癌变的可能。”

  老魏打电话给王东来,让他回来看看我。王东来嘴上答应着,却迟迟没有回来。老魏面带悔意地跟我说:“也怪我,年轻时光顾着挣钱,没怎么管过他,从小淘气。”她还告诉我,因为家穷,她把女儿王小染也送了亲戚,如今,女儿长大了,跟她也不亲近。

  她每每说完,我只能陪她叹气。同是天涯沦落人啊,为什么身为女人,我们都这么苦命?

  好几次,我想到了离婚,想到带着凡凡离开,回自己的家——继父虽然走了,但老房子还在,我也并非无处安身。可是,有几次,东西都打包了,可走到门口,一听到老魏的呼噜声,我的腿就挪不动了。

  我知道老魏睡得沉,那是累的。

  为了让我好好休息,60多岁的老魏很吃力,她还要做早餐生意,还要给我们母子洗衣做饭。我劝她歇歇,她却说忙习惯了停不下来。

  她做的饭是我爱吃的,打开的电视剧是我爱看的,就连家里的垃圾桶都是我喜欢的颜色。我这个没有娘的女人,对老魏生出了依赖。

  更何况,有老魏在,我还有人帮忙照顾凡凡,如果离婚了,我一个人怎么照顾呢?这样想着,我安顿了下来,在家附近找了一份幼儿园的工作,与老魏相依为命。

  时间滑到了2015年的夏天。那天,老魏吃了一块鲜芒果,突然腹痛倒地,我连忙将她送到医院。

  检查结果,让我当头棒喝。医生说:“是胃癌,长了十几公分的恶性肿瘤,必须马上做介入手术。”手术费需要钱。我去银行查了自己的存款,只有三万块。

  怎么办?我不能问老魏要手术费,我怕一开口,她会知道自己的病情。情急之下,我想起王东来。我一个电话打过去,是凤儿接的。凤儿一口一个嫂子地叫,却亲昵地喊东来长、东来短。王东来听说老魏病了,答应马上拿钱回家。

  电话那头,我听见凤儿尖锐地叫喊:“不许给钱,这个月房贷还没交呢。”

  挂了电话,我又想起老魏的女儿王小染。

  当我找到王小染时,她拿出5000块钱说:“先垫上,等我有钱了再给你。”与她聊天中,我知道她也有苦衷,丈夫是个酒鬼,家里全靠她一个人支撑。

  最后,我找大学同学东拼西凑,借到第一次介入手术的费用。

  04

  手术前,王东来没有出现。王小染也说工作忙没来看老魏。

  医院里,老魏躺在病床上,人瘦了一大半,蜡黄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我将凡凡托付给幼儿园同事,自己陪床。我告诉老魏:“妈,没事,就是有个囊肿,要做切除。”

  我跟王东来发微信:“你真狠心,你妈都躺手术台上了,不知手术能否成功,你竟然都不回来看一眼!”发完微信,我低下头,泪水打湿了鞋子。

  医生说手术成功的希望只有百分之五十,就算手术成功了,只有很少的人能带癌生存五年以上。

  临上手术台,老魏直打哆嗦,抓住我的手说:“我害怕,怕我死了,你怎么办,凡凡怎么办。”

  我不敢哭,挤出一点笑容,安慰老魏:“妈,你别怕,这是良性的,割了就好了。”老魏看着我,那目光紧张而无助,我的心都要碎了。

  幸运的是,手术很成功,肿瘤被切除了。术后第二天,老魏还没醒。王东来来了。看出来,他过得也不好。胡子拉碴,一脸憔悴。他拉我到门外,问我:“这些年你过得好吗?玲子,让你和儿子受苦了。”

  怕吵醒老魏,我压住怒火对他说:“现在道歉有什么用?你和凤儿的事,我不想说什么了。是我当初糊涂,非你不嫁。找个时间,我们把婚离了吧。”

  王东来眼圈红了,他说:“当初是我对不起你,可我也没有办法,是凤儿她非要缠着我。现在她怀孕了,要把孩子生下来,我也是焦头烂额。你给咱妈做了手术,还有多少钱,能再借我点么?”

  我被他的话震住了,难道他回来不是看老魏,而是找我要钱?我不寒而栗,真没想到,自己找的男人事到关头,竟是这样的德行!

  我告诉他,钱是我借的,老魏还不知道自己是癌。我恳求他不要拆穿真相。他进了病房,伺候了老魏半个上午,然后电话响起,就再次消失了。

  不管怎样,手术后老魏恢复得很好。照她的话说,她是为了我们娘俩才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又回来。

  出院后,老魏又马不停蹄地要开张生意。我对她说:“医生说了,不能劳累,要保养身体。”她却不肯。再次进入忙碌状态,老魏干得很起劲,我甚至觉得她一定会慢慢好起来。

  我开始催着王东来办理离婚手续,他迟迟不答应。然而半年后,他带着大着肚子的凤儿出现在家里。凤儿马上要生了,她理直气壮地要求我和王东来离婚。

  我爽快地答应了,一旁的老魏却气得浑身发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算盘,你给我听着,就算他俩离了婚,你也甭想进这个家门!”说完,老魏就把俩人赶了出去。

  回到家,她对着我掉泪:“造孽啊,我自己的儿子,都不肯听娘的话!”我只好安慰她:“不管怎样,你还有我和凡凡。”

  没过多久,王东来起诉离婚,儿子归我。我毫不犹豫地签字同意。

字号:T|T
提示:键盘翻页 ←左 右→ ,点击图片可以翻页
关注我们:

新闻热搜词

你可能还会喜欢以下内容

编辑推荐

网友评论

收起评论

热点聚焦

热点视频

图文欣赏

1/5

精彩推荐

回顶部